意念成魔

第十七章:天材地宝

寻得问题症结所在,浔仇定下心神。令人兴奋的是,在他不断的努力下,那神秘七彩光屏已向内严重弯曲,撑出了一抹极其凹陷的弧度。

慢慢张开的双目,澄澈的双眸写满说不出的狂喜之色,这一层即将捅破的窗户纸之后,浔仇仿佛能看到休门大开的样子!

不过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那样顺利,再一缕罡元顽强的挤下去,本以为即将成功的形势竟然再遇困阻!

极度扭曲的光屏面剧烈波动,屏面上跳耀的七彩光芒分别向七个点汇集,七种斑驳色彩接连亮起,分布于光屏七角的七点迅速相连,一个神秘耀眼的七角星芒当即连成。

“这是什么情况!”心头大骇的浔仇来不及多做思考,那七角其一的橙色光点便已陡然爆发。一道道锐利的橙色剑气飙射而出,凝聚而成的一把把利剑吞吐着撕裂天地的光芒,方一接触,便将自己辛苦凝聚而来的罡元立即绞成碎片。

噗哧!

心神合一的浔仇两齿一松,一口鲜血喷出,下一瞬他只感到眼前一黑,便仰面倒下!

清晨的日光,带着朦胧的色彩。此刻,从东方射来的光线刚好穿过一株枯树稀疏的枝桠,将余晖洒在了躺在地上的浔仇身上。

“唔~混蛋!”迷迷糊糊的意识,眼前明晃晃的令人烦躁,躺在地上的浔仇痛苦地吱了一声,恢复知觉后才翻身从地上坐起来。

哎呦叫唤了一声,胸口残留的痛感传来,全身骨头根根错节般提不起力气。浔仇眉头拧成一团,咧着的嘴巴,显现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果然还是不行啊。”心神沉入躯体,一番查探,果然如同他所料。

“师父说冲门靠机缘,可这机缘也…唉!”浔仇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一边在心头暗自默念,一边埋着头向前走去。却不知他在模糊之间,居然选错了方位,非但没有离开远华山山的山脚,反而向着半山腰的方位不断接近。

也许是因为远华山的下半部分坡度较缓,再加上浔仇一时间沉浸在之前发生的奇妙场景之内,并没有注意方位以及周边环境。因此两个时辰的功夫过去,已经快接近半山腰,他都浑然不觉。

“我说老大你快看,半山腰有一个小家伙。”

山脚处,一小队人马从密林涌出,一行五人,全是中年大汉。这五人身背阔斧长剑,身上多多少少的分布着一些狰狞的伤口,粗布衣裳上还粘着一块块未干的血迹,狠厉的气势中带着一丝血腥的味道。

一睹便知,这五人,绝对过的是刀剑舔血的日子。

方才说话的是五人中最靠左的一个,其在五人当中,身材最为瘦小,略微驼背,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尖嘴猴腮的模样。

被称为老大的是走在正当中的一个彪形黑大汉,浓黑的皮肤,久未打点的络腮胡子,个头足足两米高,肩上扛着一把精铁大斧,看重量绝对下不了两百斤。

闻声,黑大汉身形一滞,而后转过头向山上望去。

“呵,这是哪家的娃,胆子也太大了吧。”咂了咂嘴,黑大汉叹道。

“大哥,现在都下午了,这小子一人冒风险上山,不会是去找宝藏吧,你看咱们是不是……”满脸堆笑的说着,一边使劲地搓手,长相如瘦猴的中年人,双眼中跳动着贪婪的色彩。

“混蛋!”

听到伙伴的话,黑大汉立即大怒,嘹亮的声音,令随行的其他伙伴都不由一震。而后在其他的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他开始破口大骂。

“你小子脑袋里装的屎啊!看到没有吗,那是半山腰,不是山下!万一遇到九阶或是更高级别的妖兽,老子这八重炼体境的本事,可保不住你的狗命!”

“走!”向左边狠刮了一眼,黑大汉毫不犹豫,胳膊一甩,继续向前走去。

人在江湖,量力而行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被臭骂了一顿的倒霉蛋未敢出声,心有不甘地半山腰瞅了一眼,一丝挣扎的神色闪现过后,原地一跺脚,向前方的四人跟去。

话分两头。

且不再说这一群进山探险的队伍如何,前行中的浔仇在恍惚中向前走了两个时辰后,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我这是在回山脚茅屋,怎么还得爬石头?”向前走着,一段崎岖的山道出现在眼前,条件反射之下,浔仇欲翻过眼前的山石,而就在此刻,疑惑的念头涌上心来。好似明白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一个急停转身!

啪!

浔仇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而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可以感受到,一股粗气顷刻间涌上喉咙,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他居然跑到半山腰上来了!在此处境下,想到闻道和尚嘱咐过的话,少年心头顿时一惊,吓出一身冷汗。

“你若是到远华山历练,一定要在山下活动,万万不可深入,否则极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闻道和尚曾经不止一遍地反复告诫他,想到这,他已是大汗涔涔。

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也怕自己去找死啊!

看着下面延绵的山路,浔仇真不知如何是好。现在周围草木的每一次摇动,都让他寒颤连连。浔仇抿紧双唇,大气都不敢喘,仿佛有一双双凶残的眼睛在时刻盯着自己,随时可能扑上来,将他撕成碎片。

潜在的危险才最可怕,一向淡然的浔仇别无选择,只能尽最大可能的提高警惕,蹑手蹑脚的向着山下挪去。移动中,少年全身的意识大开,不断环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半个时辰之后,小心翼翼的浔仇仅仅向下移动了三四百米,虽然迎着冷烈的山风,可他的后背仍旧被汗水浸透,紧贴在后背上。远华山历史久远,人迹罕至,置身此地,你根本不会明白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风险总是伴着机缘,环视中,一道淡黄色的光芒不经意地从他眼中闪过,同时伴着一缕奇异的草香飘到鼻尖。浔仇下意识的止住脚步,朝着道路西侧的灌木丛望去。视线中,那淡淡的光芒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那,那居然是天材地宝成熟的迹象!”一经作出判断,浔仇内心的害怕也立减三分,他都不知自己究竟该表现出什么表情才合乎现在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