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八章:可怜的屁股

砰!!!

“危险!?一级戒备状态!”

“混蛋,这么猛?!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护住脑袋再说!”

空间转换之间,尚未适应的浔仇脑袋浑浑噩噩地胀痛,只是这种非人的折磨尚未真正结束,耳边突然一声震天爆响,磅礴又彪悍的气劲骤然迸射,身子单薄的浔秋就像是被吃了豆腐的老寡妇,扯着嗓子惊声尖叫。

铛!

潇洒地腾起,优雅地划过一抹抛物线,最后狼狈地一下子砸在地上,摔成一个漂亮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有些清醒的浔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这才清醒过来。

仰面从地上坐起来,浔仇使劲揉了揉快要碎成八瓣的屁股,这才大开眼皮,两个桃花眼顿时瞪得浑圆,迎面一缕青白色的光柱闪着幽幽寒光,嗖地一声,夹杂着尖锐刺耳的破空声冲着面门射过来。

“妈呀,这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本少爷也敢暗算,难道是活的不耐烦了?”危机关头,懒散之态一扫而空,浔秋顿时打足十二分精神,头发瞬间齐刷刷地立起来。

砰!

“完了,本少爷英年早逝啊!”来不及弄清是怎么一回事,便只听一声砰响,浔秋顺势仰面躺下,在心底为自己暗暗叫苦。

在地上滚来滚去地嚎了半天,还是没有感到什么实质性的不正常,浔秋疑惑的回头望去,身后金色的墙壁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凹槽,这才让他抹了一把汗。

“呼……还好还好,原来只是虚惊一场,方才我都干啥来着?”浔秋长呼一口气,暗自庆幸躲过一劫,揉了揉有些鼓胀的太阳穴,仔细回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好像是一个老和尚在和一个漂亮姑娘打架?对了,错不了。”

“对对,是个姑娘,还相当漂亮呐。”处于本能,浔秋先是抹了把口水,脑中又回想起之前的绝美画面。

肌肤如雪,白色纱裙,那如画的眉目灿若星辰,令世上最美的风景失色,特别是那惹火的身材,前凸后翘,而且是很凸很翘……

“咕噜!”想到这,浔秋咽了口唾沫,两眼直冒桃红,咧着的嘴巴几乎能滴出口水来。

“妞是很正,不过打打杀杀的可不太好,要怎么调教呢。”浔秋自言自语地点点头,回想起之前在乱石岗上的画面,顿时得了个冷战,惊呼出声!

“打架?!”

猛地抬起头,前方气息收缩之间急剧动荡,空气中仿佛埋藏着炸药,处处透着爆发的诡异,浔秋揉揉眼睛,试图让自己看得更清楚,结果像是在公共场合被别人一下子扒光衣服扯着嗓子叫起来。

“他妈的,原来老子一直都不是在做梦啊?!”

“轰!”又一声爆炸传来,呼啸的风刃几乎能撕开身体,浔秋立时就觉得天地开始旋转,两耳一阵轰鸣,眼前无数个金色的小星星调皮地飞来飞去,坐地的屁股一轻,身体也快速朝后飞射出去。

“啊……我的屁股!”

惨叫一声,还来不及双手捂住,又一次重重地亲在地上,他相信,自己此时飞出去的姿势一定比方才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来得更难看。

方才的爆炸声后,闻道和尚布置的卍字符咒被彻底撕裂开来,足踏青莲的白衣女子一头如瀑的青丝向后吹起,那光洁如玉的耳垂完美的展现出来。

浔秋眼眶一紧,仅扫了四周一眼,布满金光的神秘空间便骤然沸腾起来,一手伏地的闻道和尚手掌用力一抓,只听咔嚓一声,五道深深地凹痕顿时从精金打造般的地面上崩裂。

铛!

清澈的一声钟鸣自闻道和尚身体内传出,而后迅速响彻在整个金色空间之内,空气中的金色佛光犹如充满灵性,轻轻的蠕动起来,而后越发狂暴,凝聚成道道金色洪流朝着闻道和尚的身体汹涌汇聚。

璀璨的金光呈灌顶之势,不断浇筑之下,闻道和尚的身体逐渐呈现出金黄的色彩,一道道晦涩的淡色佛文覆该在躯体之上,闻道和尚像是佛祖转世,一股异常强大的威压,随之蔓延开来。

“天罗真功?”

白衣女子听到清透的佛钟声,眼中掠过一抹细微的惊愕,旋即微微摇了摇头,难怪这次问道和尚不再是一味逃脱,原来有备而来,而且还有不少潜藏的手段,不过难不成凭借这部佛宗炼体秘术,便降得了我?

白衣女子抬起头,望着百丈高的金色穹顶,这是金竺混元钵之内的奇异空间,四周壁面上勾画的佛家符文皆是佛族无上经典,有着天生排斥其它种类能量的功效,佛门真力在此使用,无疑会得到极大的辅助。

“天罗真功再配上这顶金竺混元钵确实能将佛功提升二三,但只怕这种程度还是不够。”

侧身回望,白衣女子讥讽冷笑,眼神却是狠意森然,玉手微抬,雪砌玉雕般的指尖稍一曲合,绚丽的元气风暴如同潮水般在天空中凝聚,周遭佛光立即消融,仅仅片刻时光,化为一枚光华流转的多彩光羽,光羽周遭生满尖刺,能量吞吐之间,整块天空都震颤起来。

屈指一弹,那绚丽而充满危机的光羽顿时呼啸而出,一闪而逝,犹如穿梭空间,洞穿虚空,狠狠地对着闻道和尚爆射而去。

咚!

见白衣女子展开攻势,闻道和尚心头一声冷哼,脚掌重重跺地,金色地面震颤之间,干枯的双手向前猛推,璀璨的佛光顿时席卷而出,化为一道道精金色洪流,能量洪流呼啸之间,一道道卍字金印冲天而起。

“佛法无边,卍字咒印!”

一声怒吼,两千道卍字印升腾,闻道和尚没有丝毫多余动作,一步跨出,卍字洪流呼啸而起,每一道卍字印记所凝聚的佛门真力惊世骇俗,闻道和尚凭借这对佛门秘术卍字咒印的掌控,一次性可以施展出几千道卍字咒印,叠加一起,包含着足以轻易摧毁一座城池的可怕力量。

轰!

漫天空气寸寸炸裂开来,两千道卍字咒印凝成的金印撕裂天空将周遭空气生生压爆,下一瞬,同绚丽而充满危险气息的光羽异常凌厉的撞在一起。

惊人巨响传出,强大的冲击波席卷开来,犹如在空间内掀起一场风暴,下方堪比金刚的地面竟然寸寸爆裂,稍近一些,当场化为粉屑。

浔秋的目光投射过去,眼中满是凝重,近年来几乎在众多门派走了个遍,虽然三重炼体境的修为依旧难以启齿,但修为高绝者却也见过不少,但同眼前二人相比,竟然天差地别,即便拿浔长风来讲,元神境高手,开平帝国军方第一高手,相形之下,也差的天远!

“妈的,这俩人也太拽了吧,老爹的身手跟他们比起来,简直是个瘪三啊!”浔秋咂咂嘴,一边努力向后退却,这金竺混元钵内充斥着浓厚的佛门真力,又有众多结界封锁,爆炸的冲击传到浔秋所在的外围,几乎被抵消了七七八八,否则观战的他,早被蹦成灰屑了。

金光一闪,爆炸的绚丽色彩刚有削减,全身裹在金光内的闻道和尚已经出现在白衣女子身前,一声冷笑,而后一拳狠狠地轰在地上。

咔嚓!

一道百丈裂痕犹如金龙出洞,瞬间延伸到白衣女子脚下,而后金光喷出,两道凝实地金色手掌从地下钻出,一把握住白色莲台,同时一道古佛坐影从天而降,宛如泰山压顶,一下将白衣女子砸下去。

“哼!废物的手段再多,也起不了实质性的作用!”

白衣女子眼神冰冷,尚未见到任何肢体动作,一道绚丽的冲击波便从体内爆发开来,竟直接将金掌金佛通通震散开去。

唰!

金佛震碎的那一瞬间,一道诡异的身影,已经跳跃到白衣女子身前一丈处,山岳般磅礴凝重的气势袭来,一柄闪烁着惩戒之气的金色禅杖,凭一种磅礴威严的气势,狠狠地划向白衣女子白嫩细腻的脖颈。

铛!

面对闻道和尚出其不意的攻击,白衣女子冷哼一声,娇躯一旋,身后的绚丽云霞顿时化为一道七彩光盾,光盾一产生,便爆发出一股凝实而磅礴的能量,硬生生的将袭来的金色禅杖挡下来。

唰唰唰!

攻势被阻,闻道和尚身形一动,化为道道金色残影,金禅舞动之间,全部笼罩白衣女子周身要害,每一杖气劲,都足以毁山碎石。

叮叮当当!

刺耳的金铁撞击声不断响起,接连不断的音爆声响彻不停,浔秋努力地睁大眼睛,却完全抓不到一丝片段。

嗖!

两种属性的能量轰然四散,两道身影尽皆暴退开来,双手紧握禅杖的闻道和尚微微有些气喘,而瞪大眼睛的浔秋向着另一侧望去,顿时惊呼出声,吸了一口凉气!

“呃,空手接白刃?!!”

一身白色纱衣未显一丝凌乱,垂下右臂,白纱袍口从皓腕滑下,半掩住如葱如玉的手掌,白衣女子红唇微张,一抹冷笑浮上冰霜秀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