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七章:开膛破肚取金玺

夜色沉沉,乱石岗陷入短暂宁静之中,足踏莲花的女子,清冷深邃的眸子冷冷地看着下方两人,含着圣洁与孤傲的明眸中未带一丝情感波动。

精致的下颌微抬,莲花前移七尺,一身月白纱衣的女子眉宇间散发着令人难以抵御的魅力,纤长雪腴玉指轻掠过颈畔青丝,女子冷冷地瞅了浔秋一眼,红唇微张,满口冷意。

“难逃肉身消亡的凡人,终归还是抵御不了皮相的诱惑。”

“凡人?呵呵,玄天使向来眼光毒辣,不过此次给出的这个称谓,似乎有欠妥当吧?”古怪老头笑了笑,冲白衣女子轻声奚落道。

“我知道他是你要找的传人。”白衣女子却面不改色的冷声回应道:“既然你已找到他,刚好省了我的麻烦。”

少年打了个激灵,“省了她的麻烦?这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按照白衣女子的意思,敢情是也想要搜寻自己。

“嘿嘿,本少爷啥时变得这般有市场,不但能让怪和尚‘动心’,还能让大美女记挂,简直可以说男女通吃,老少皆宜啊!”

就在浔秋偷着乐的时候,古怪老头却不知何时像个牛皮糖一样贴身上来,死死地扣住浔秋的胳膊,一本正经地说,凝重的话里竟带着几分威胁韵味。

“混小子,方才那金玺已被我封印到你体内,正所谓拿人手短,现在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你不想死的话,乖乖听我的!”

“什么一条船?老东西你耍我!”一头雾水地听了好半天,这些理不清的恩怨他浔秋管不了,不过这金玺似乎是两方争夺的焦点,而现在双方斗争的焦点,居然被封在自己体内!

有些无辜地耸耸肩,古怪老头满脸无奈:“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不过话又说回来,咱们也不一定会输,何必一惊一乍的。”

“老家伙,你……”浔仇指着古怪老头的鼻子,一口闷气堵在喉咙上,有些说不出话来。

“闻道和尚,你想借助他的独特体质将金玺气息遮住,以为这样便可瞒天过海,却未料到我早在你身上做了手脚,你的所有行动,都在我的掌控当中。”白衣女子古井无波地望着争执之中的两人,旋即冷冰冰地说道,睥睨的眼神里,浸透着一切尽在掌控的神色。

无惧白衣女子胜券在握的傲然神色,古怪老头嗤笑一声,淡金的脸上却依旧没有任何挫败表情,惋惜地摇了摇头,长叹道:“你们玄天界虽然各个英豪,却是人人眼高于顶,这样下去,终归会吃大亏的。”

“各界之间的恩怨并非我等可以过问,我玄天界的行事风格更非你一个外人可以插手,起码现在,谁是执牛耳者,已经很明显。”白衣女子完全不在意古怪老头的讥讽之言,语音中依旧充溢着结冰的温度,令浔秋觉得眼下的事情更加可疑,而这时只见白衣女子的目光突然迎向自己,怒斥道:“人界的无知小子,还不快到我这边来,那老和尚只是借着你的身体隐藏宝物,待时间一过,必将你开膛破肚,取出金玺!”

浔秋浑身一震,不知白衣女子所言真假,忍不住看向古怪老头,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古怪老头自嘲地摇摇头,有些鄙弃地瞪了白衣女子一眼,轻声道:“简直一派胡言,寻找玄门新一代传人是我的使命,对相中的传人岂会萌生加害之意,尔等以普度众生为由,却是随便判他人死生,才是荒谬。”

讲到这,闻道和尚怒从心生,愤愤不平地吼道:“上三天由尔等执掌岂有不灭亡之理!”

冷笑一声,白衣女子对闻道和尚的话嗤之以鼻:“灭亡?哼!笑话!”

“笑话?!”闻道和尚反问一声,莫然道:“难道曾经的玄天外祖师不是吗?!”说完这些,老人火热的眼睛直视对方,那满是敬畏与疯狂的眼神,竟令占据上风的白衣女子产生了畏色。

“哼!休要拿一个逝去的传奇来压我,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咱们还是手下见真章吧!”

仿佛被刺到痛处,白衣女子有些羞恼地转开视线,却不再做口舌之争,冷笑一声,玉口娇喝,羊脂玉凝聚般藕臂随意一挥,一道淡青色的云气冲着浔秋直卷而去。

“还不给我滚过来!”喷薄的云气迎风而聚,直接罩向浔秋,登时将他定在原地,旋即白衣女子玉臂陡然上扬,便欲将他提将起来。

“喝!”

古怪老头见状同样一声爆吼,一道金色佛光从手中瞬间射出,顿时将青色云气撞得七零八落,翻腾的气浪爆发开来,将定在原地的浔秋立时掀翻,几个翻滚跌到古怪老头脚下。

一招被古怪老头拦截下来,白衣女子并不恼怒,虽然均是踏足仙境的人物,但作为仙界玄天使,她的实力,还要比眼前的怪和尚强上一些。

同白衣女子拼了一招,古怪老头面上没有变化,心里却暗道不妙,若是能够在修为上与之平等对话,他也不用到处躲闪犹如丧家之犬。

“你若想逃,我或许阻止不了,但这小子,你今天保不住了。”白衣女子冷笑一声,有些阴森的瞥了浔秋一眼,妙目中杀机流转,旋即玉臂微扬,斜刺半空的方向上风雷涌动,一道刺眼的电芒划过,彪悍地风雷之力犹如将泄的山洪,在半空中层层翻滚起来。

“等等!”就在此刻,古怪老头突然喊停:“这是什么地方,你先考虑清楚再与我动手。”

白衣女子怔了怔,旋即了然一笑,似乎在嘲笑古怪老头的无知:“人间界又如何,闻道和尚,你真是老糊涂了,不要忘了,界域剥离之术可是我的拿手好戏。”

讲到这,白衣女子眼中寒光一闪,一层淡银色的天地元气骤然扩散开来,一瞬间蔓延开百丈方圆,将乱石岗上的三人全然罩住,与外界全然隔离开来。

被称为闻道和尚的古怪老头一脸庄重,周身金光一闪,随着口中一段晦涩地佛门吟唱传出,一道佛印带着神圣的气息顿时升腾而起,迅速的朝白衣女子胸前印去。

宝相庄严,身染金光,佛门无上法力如同滚雷一般在身上澎湃激荡,双手合十的闻道和尚睁开双眼,金色双瞳放射出奕奕神光。

双手一招,环绕在周身的金光发出一声悠长钟鸣,犹如惊世之声,化为一道璀璨的卍字金符悬于头顶,闻道低声吟唱不止,佛门真言催动下,有些干枯的手掌屈指一弹,铮铮爆鸣之声响彻天地,卍字咒符迎风见长,一股温热的佛门真力冲天而起,将三人完全覆盖其内。

卍字咒符一经归位,随即旋转加速,无数道佛咒聚集开来,将白衣女子完全封锁进去,一道光华流转的金纹法罩将她牢牢罩在其中。同时闻道和尚身上四道金色符文飞出,牢牢贴在卍字咒符四角,只见光华一闪,整个乱石岗立时佛光大盛,形成一道闪烁着金色佛光的结界。

伴着佛法结界的形成,磅礴地气劲顿时下压,将白衣女子浮在半空的身子生生压低一丈,脚下的土地亦不堪重负,寸寸爆裂起来。

卍字符咒中,白衣女子眼神一冷,轻哼道:“卍字金罗罩不愧为问仙级秘法,真是不简单,只是可惜,凭它只怕你还困不住我。现在,就看我怎样破你这佛门奇学。”

“风雷斩,元气怒吼!”

白衣女子高举的右手臂立时挥下,一道愤怒的咆哮从半空之中传来,流光闪烁之间,只听一声铿然巨响,澎湃着强大至极的气息化为一道桶粗的怒雷,毫不留情地袭杀而至。

“轰!”

只见那银色雷光,狠狠的劈在那金光闪烁的卍字咒符之上,平滑的金光结界顿时凹成一抹惊险的弧度,两种不同属性的能量彼此交汇,无数光芒撞击四射,发出耀眼光华。

“破!”

白衣女子扬手娇喝,击撞的雷芒再增威势,苦苦支撑的卍字符咒铿地响起,一道裂痕从一角开端,向中间蔓延。

持续对抗之下,只闻一声闷雷传出,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立时以破碎的卍字咒符为中心,向四外疯狂散射,双手立时回收的闻道和尚两掌齐齐上推,成托天之势,一道庞大的金钵犹如砸下的山峰,砰地一声将三人扣在里面。

“金竺混元钵!”

白衣少女的惊怒声从钵体内传来,佛光流转的金钵立即缩小,从地面砰地一声弹起,化为一道淡金色光点,瞬间消失在夜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