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一章:少爷回来了?

深秋时节,一场秋雨卷过,冬寒初现端倪。

开平帝国都城,临京城建筑极为繁华,可容纳人口数百万,向来商贾云集,热闹非凡。这其中,掌控着帝国军事大权的浔府便坐落在城内偏东北方位。

卫国公府邸占地极为广阔,千门万户,极尽土木之盛,雕花的红漆大门敞亮无比,足有三人高,四五丈宽,铜锁石狮擦得光滑锃亮。在整个帝国内,除了开平皇宫的修筑比之富贵堂皇外,唯有大国师家的章府可与之一较短长。

浔家作为开平帝国第一世家,可谓得到了除皇权之外的一切,卫国公浔长风更是开平帝国的风云人物,平民出身的他文武双全,年轻时率军击退外敌,从万军中斩敌将首级如若闲庭信步。应该说是时势造英雄,也可能是出身贫苦的原因,侯爷性格温和宽厚又沉稳大气,在整个开平帝国都有不错的口碑。不过这一切荣誉都因一个二世祖的出现而大打折扣,这些年来,他已经成为卫国公日夜牵挂的一块心病。

卫国公独子浔秋作为帝国顶顶有名的三害之首,他完全未能继承父辈的文成武德,却偏偏在声色犬马上无师自通,甚至堪称绝世天才。为了管理小侯爷,卫国公浔长风接纳了管家建议,将小侯爷送到修仙府邸去修行,期望借助各个门派严格的门风条规约束其恶劣行为。只不过钱虽然花了不少,修仙门派也去了不少,但没有哪一个能让小侯爷呆上一个月,就像上次从去烈火剑派到被赶回家前后共经历两个月光景,本来卫国公还算是挺高兴,最起码儿子能待两个月了,谁知后来明白事情原委差点气得岔气,这小子到了人家山门三天便被赶回来,只不过是在妓院待了两个月花光钱后才回家而已。

今天天气有些阴寒,死寂的天空泛着灰蒙蒙色彩,卫国公府邸内的气氛有些诡异,杂役都早早爬起来,各自做活,他们无不小心翼翼,打足十二分精神,即便走路都不敢发出多大声响。

这情况的根由是他们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昨晚有人偷偷地闯入府中账房,打昏两个守卫后偷走两本田契,紧接着早晨外面便传来消息,昨天晚上在京城内的赌场,有人一夜间连输掉两千五百亩良田,消息讲到这里,一直在府内做下人的他们大概都已经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早朝过后,被同行们一顿冷嘲热讽的卫国公一回到家便雷霆大怒,在大厅里来回跺脚,暴躁地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任谁也不敢去触霉头。

不过此刻,满是粉色调的小侯爷房内,早已是一片歌舞升平,一股浓重的糜烂味道充斥鼻孔。

“脱!”

“脱!”

“脱!”

“快脱!还有一件,快!”

翘着二郎腿瘫坐在椅子上的黄衫少年,散架的身体如同没有骨头一般慵懒,扯着嗓子喊道,两边各站着一个妙龄侍女给他捏肩。卧房正中间,两个身体脱得仅剩一些零星布片的年轻女子正卖力地摇着肚皮,已累的香汗淋漓。

“少爷,老管家来了,就快到门口!”

一直站在门口负责望风的小丫鬟急急忙忙地跑进房内娇声喊道,言语之中有些着急。

坐在檀香木椅上的黄衫少年却是满不在乎,身体动也不动,懒洋洋的开口道:“不用管他,你们继续。”

说罢,他向前挺了挺尖尖的下巴,而本以为可逢大赦的两个艳舞女子再次被打入地狱,无奈地再度扭动起来。

站在左侧捏肩的丫鬟见状,一脸堆笑地将脸凑过去,打趣地说道:“少爷现在真是越来越有侯爷的威严风范了。”

“你这个小妖精,嘴巴可真是甜。”一双桃花眼放肆地打量身侧身材丰满的侍女,黄衣少年伸出手来在那翘挺的酥胸上使劲捏了一把,向后者怀里使劲探了探脑袋,旋即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拉着长腔无限猥琐地叹道。

“哇欧,好香哟~”

“哎呀少爷,你好讨厌哦~”一边借机卖弄风骚的惹火侍女自然深谙如何讨主子欢心的法门,轻拍黄衫少年如羊脂玉般白皙细腻的手掌,冲前者无限风情地眨眨眼,另一面却又装作一副女儿家娇羞的模样向后闪闪身体,咯咯地笑起来。

“待会去洗吧干净,晚上等我好好疼你哦。”黄衫少年轻佻地挑挑眉,冲左侧的侍女朝木床那边使个眼色,右手掌顺着后者曲线玲珑的后背滑落下来,掠过那翘臀时再放肆地摸一把,一脸令人难以忍受的淫笑。

“少爷,老管家已经来了。”

“不见!”

“老管家还在门外,说是老爷要见……”

“妈的!耳朵聋了,老子说不见,没有听到!”黄衫少年被吵得烦了,屁股向后猛地一撅,腾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传信侍女破口大骂,吓得小姑娘哆哆嗦嗦,几乎快要瘫在地上。

“滚!通通给老子滚!”一副没有闹够的模样,黄衫少年一脸怒气地挥拳,将房内的人全部赶出去。

砰!

这时,有人砰地一脚将房门踹开,怒气冲冲地闯进来,以高出黄衫少年声音两倍的气势吼道。

“竖子,休得无礼!”

一脚把门踹开,房间鸦雀无声,一脸狂傲不逊的黄衫少年不由一愣,敢情这位朋友,火气挺大啊。

“看你们这样子,还不滚下去!”扫了房内一眼,两个几乎快脱光的侍女正双手捂胸,白嫩的胸脯顺着指缝鼓起片片肉香,老管家看在眼里,心中气的要命,急忙将她们呵斥下去。

见老管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黄衫少年无奈地白了他一眼,一屁股拍到椅子上,懒散地两眼一闭,嘴里阴阳怪气地叨念着。

“喂,我说这位不守礼法,门都不知道敲的老头,发飙够了的话可以走了,不过记得把门关上!”

“胡闹!”老管家一样不是吃素的,大手一拍,红漆方桌顿时一声爆响,咔嚓一声散成数半,惊得躺在椅子上的大少爷打了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