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二十二章 醒悟

第二十二章醒悟

萧修已经离开了,现在房间里只剩下郑峰和范老。

郑峰见面前这位白发老者慈祥的看着自己,自然而然有种亲切感。

“你真的可以让我见到丫头姐姐?”

郑峰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看见这就是萧修所说,能让自己与丫头相见的老者,急不可耐的问道。

范老和蔼的对着郑峰笑了笑,并没有立刻回答郑峰的提问,而是信步走到郑峰跟前,用他那双饱经风霜的手抚摸着郑峰那久经未理的银色长发,说道:“你就是丫头所说的弟弟吧,你们俩给我的感觉的确很像。”

郑峰一听到有关丫头的消息,便立刻抬起头来,双手紧紧抓着范老那干枯的左手不放,银发下那双眼睛凝视着范老,喊道:“你见过丫头姐姐?她在哪里??”

范老瞧见郑峰这心急的样子,笑道:“这点你可和那丫头不同,她可没像你这样来折腾我这老人家的身体。”

郑峰再也忍受不了这老人每一次都问非所答,大喊大叫到道:“丫头姐姐究竟在哪里?!!丫头姐姐究竟在哪里?!!”

“我答应了那丫头,只要你能见到我会,我会替她照顾你。”

说完这句范老向郑峰说起和丫头见面的情景,两年前,天龙帝国首先打算给十岁的丫头重新安排一个身份,最好的方法是让丫头做某个权贵的养女。

范老八十八岁的高龄还无儿无女,林烈认为这个养父的身份他是最适合的,他也并没有反对,想想自己已经是半只脚踏进坟墓的人,还不知道能剩多少日子。是时候该培养一个继承人了,丫头那孩子他见过后也很满意。

但丫头知道了这件事和范老的身份后,毅然拒绝了收养,转而请求范老收养郑峰,总不能让范老的孩子是个无名无才之人吧,最后范老答应了丫头,只要郑峰能见到范老,范老就会收养郑峰。要知道一个孤儿院的普通孩子想见到范老是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除非像丫头那样,有着闪瞎众人狗眼的天赋,不然一辈子都未必能见到范老一面。范老也是知道这一点,或者其他机缘巧合之下能相见,这也算他和那孩子的缘分吧,便答应丫头的要求。

于是,丫头被另一位权贵所领养。

郑峰的天赋并没有闪瞎众人的狗眼,唯独闪瞎了林烈的,但这也足够了。那天夜里,当林烈和范老说起郑峰后,范老便知道自己答应丫头的承诺是时候兑现了。

郑峰一开始还在那大吵大闹,但范老的语言仿佛天生就有种感染别人的力量,身为小孩的郑峰也不能列外,慢慢听了起来。

听到丫头最后还是被人收养后,郑峰忍不住插嘴问道:“那丫头姐姐被谁收养了?”

“现在的你没有资格去见丫头。”

范老看着眼前这孩子不停追问丫头的行踪,但还是摇了摇头,没有告诉郑峰丫头的下落。

郑峰面对范老一直不告诉自己知道丫头在哪里,小脸涨的通红,鼓起了腮帮,非常生气地喊道:“为什么?!”

“你的实力还太弱了,去不了丫头所在的地方。”

范老毫无表情的回答了郑峰,声音没有了刚才的和蔼,他并不满意郑峰现在这中容易冲动的表现。无论任何时候都要尽量保持自己的理智清晰,这是成为一个成功者的必要心态。

郑峰见范老竟然说自己很弱,强硬的反驳说道:“我才不弱,我已经是一名兽魂师了。牙!!”

牙听到中主人的呼唤,“喵!”的一声从郑峰胸口钻出来,跳到右肩上,眯起自己的眼睛注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老者。

郑峰看见牙对自己的呼喊做出了的回应,更是眉飞色舞的向范老炫耀着自己的魂兽。

范老铁青的脸色看着郑峰这不可一世的态度,那双锐利有神的眼睛注视着他,枯竭的嘴唇泛起一丝冷笑,说道:“哪你修炼到兽魂师的哪个阶段?”

郑峰被范老的锐眼注视着,一下子就失去了刚才那不可一世的模样,不敢与范老那锐利的眼神相互对视,撇过头去侧目而视,答道:“控.....控兽者。”

范老那铁青的脸色并没有好转,那已被染成白霜的眉毛翘了起来,疾言厉色的对郑峰喝道:“那你知道不知道控兽者只是兽魂师的最底层?仅仅是最弱的兽魂师!”

郑峰这两年里因为有牙的保护,被孤儿院里的其他孩子所惧怕,慢慢变得自傲起来,他只是不想去当那个孤儿院的统治者而已,不然非自己莫属。看到他们欺压比自己更弱的人,觉得他们非常丑陋,他看不起其他孩子,不屑于去和他们争夺。他想不懂当初丫头姐姐为什么要统治这群丑陋的家伙,他们爱打就让他们打个你死我活算了。

但他从未想过可以在孤儿院里称霸的自己只是一个控兽者,一个在强者眼中什么都不是的弱者。

对啊!自己仅仅是控兽者,最弱的兽魂师。身为弱者的自己竟靠欺负比自己更弱的人而感到自傲,现在的自己到底算什么?他突然觉得自己很丑陋,就和孤儿院里那些心理扭曲的人没有什么分别,只不过是他们比被他们欺压的人强,而自己比他们强。但性质是一模一样的,若被丫头姐姐看到如今的自己,她会怎么样看自己?

郑峰害怕了,他也后悔,他开始明白丫头为什么要统治他们。为的是不想让自己看见那些丑陋的人,更不想让自己变的和他们一样丑陋。但丫头离开后,他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

如今,郑峰被范老当头棒喝,恍然醒悟。想起这两年在孤儿院里,自己对种种被欺压孩子见死不救,并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情况。他跪在地上,不禁抱头痛哭起来,牙惊慌失措围着郑峰打转,叫唤,但这并不能止住郑峰的泪水。

范老欣慰的看着眼前这孩子失声痛苦,铁青的脸色终于平伏了下去。他知道这孩子现在已经清醒了,不然的话自己还得继续下去。

.............

那晚与林烈交谈过后,范老既然要收养郑峰,当然会调查清楚郑峰的各种情况。经过调查,他看出郑峰的内心状况并不如表面那样安然无恙。这也难怪,郑峰这‘纯洁’的孩子在帝都孤儿院那种环境下失去‘保护扇’,不被影响的几率微乎其微。所以才特意安排这一幕让他清醒。结果也令他满意,自己对他的第一次点悟便已想通。

良久,郑峰终于停下了哭泣,看见围着他打转的牙,他伸出双手慢慢抱起牙那毛茸茸的身体,拥入怀中,说了一句:“对不起。”

牙并不知道主人为什么刚刚还在哭泣,现在却突然这样抱起自己,不过这感觉它并不讨厌。

郑峰抬起了头,目光坚定的望向范老,沉声道:“现在的我没有资格见丫头姐姐。我会成为一个强者!真正的强者!!一定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