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二十一章 初见范老

第二十一章初见范老

等林烈冷静下来,认识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板着脸对着萧修下达死令道:“这件事情暂时绝不能让别人知道!”

“是的陛下,谨遵您的意愿!”

萧修听到命令,单腿跪下,身体平直,眼光直视的回答道。

待萧修离开书房,只剩下林烈一个人孤零零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是考虑是否应该把帝都孤儿院里的孩子......

只是当天夜里,皇宫里的下人,看见范老先生受到陛下的召见。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又一周过去了,沉睡中的郑峰终于醒来。他似乎还未发觉兽魂力测试的事情,像往常那样,打算带着牙去后山的树林里进行‘环境破坏’。

但还未动身就被萧修叫到院长室里。

萧修神情庄严的说道:“陛下在你昏迷时下达了命令,你已经不再适合留在孤儿院中,等下我会带你去见一位老者,你从今日后便要听从他的吩咐。”

郑峰听着萧修的话,脑海充满困惑,露出一张云里雾去的脸仰视的看向萧修。他完全不明白院长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自己不能在待在孤儿院了,他还没有十岁吧?

“为什么我不能留在孤儿院?我还没有到十岁,不是应该留在这里吗?我不走!!我不要走!!”

郑峰气得鼓起腮帮子,脸像阴了的天,灰蒙蒙、黑沉沉的大喊道。

自从丫头离开后,萧修这两年里,在孤儿院里听到郑峰说话的次数都寥寥无几,更别说像现在这样,情绪如此激动。

郑峰一直在孤儿院里等待着,而不是靠牙逃跑。是因为,其实心里还是坚信丫头会回来接他的,他总幻想或许有一天,自己一觉醒来,会发现丫头姐姐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若不是这个幻想支撑着他,郑峰早就会靠着牙,逃离孤儿院,自己去寻找丫头了。

躲在郑峰怀里的牙也瞠目怒视着萧修,露出锐利的虎牙,仿佛只要等郑峰一声令下,便会立刻扑向萧修,发动进攻。

“那位老者能让你见到丫头。”

萧修瞧见郑峰这激动的反应,也不着急,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缓缓说道。

听到萧修这句,郑峰顿时把激动的情绪压了下去,半信半疑的问道:“真的?”

虽然郑峰把心中的不满压下,但他还是对萧修所说的话保持怀疑态度,在这两年中,孤儿院里的种种现象,告诉了他不能轻易相信别人。

萧修从容不迫的道:“这个我也太不清楚,你见到那位老者,他自然会和你说明。”

郑峰虽然对萧修的话半信半疑,但有能与丫头相见的诱惑下,他默不出声走到萧修的身后,静静的等待,像在催促萧修赶快动身。

看到郑峰不再争辩,默默跟随的样子,萧修知道这孩子答应了。便动起身来大步流星的走出院长室。

离开孤儿院,穿过大街,来到一个安静的小道入口。从外面看起来,这小道极其狭隘,在天龙城的大街上是那么的毫不起眼。

但是,当郑峰跟随萧修走进去的时候,却对里面的真正状况大吃一惊。

只见里面豁然开朗,一道雄伟的石门落入眼里,石门上雕刻着许多郑峰从未见过的魂兽相互环绕。一看门环可不得了,门环是丹漆金钉铜环。

青龙大陆统治阶级对门环有很明确的等级规定。根据资料显示:“亲王的府邸正门才能以丹漆金钉铜环;公王府大门是绿油铜环;百官拥有爵位是用金漆兽面锡环;高级官员是绿油兽面锡环;中级官员是黑油锡环;低级官员和富商是黑油铁环,平民百姓没有资格使用门环。”

郑峰暗道难道这座府邸是属于陛下的兄弟或血亲?

在石门的两旁巍然屹立着两座惟妙惟肖的石狮,石狮的瞪大眼睛瞠目而视,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石门之上是一块木匾,上面刻着两个苍劲有力,力透木背的字——范府。

整座府邸充满庄重古老的气息。

萧修瞧见郑峰被这座府邸吓到的惊讶摸样,仿佛这是他的府邸一样,得意洋洋的对郑峰说道:“怎么样?大吃一惊吧。”

“这是你的府邸?”郑峰明知顾问到,他可知道院长姓萧名修,而这府邸上挂的木匾是范府。

“这怎么可能,这可是......”萧修被郑峰这样一问,顿时一愣,想告诉这小子这座府邸的主人是谁,但还未说完就给郑峰打断。

“那你在我面前得意个什么劲!?”郑峰知道萧修和丫头合伙起来隐瞒他后,便没有给过他好脸色,如今见萧修在自己面前的得意模样,极度不爽,随口讽刺道。

萧修面红耳赤的怒视着郑峰,本来就没有剩下多少根的头发气的翘起,却无法反驳,恼羞成怒之下只能骂道:“你......你.....你这臭小子。”

萧修用凶狠的目光瞪了瞪郑峰道:“这可是当今宰相范老先生的府邸。”

“宰相?宰相的门环能用丹漆金钉铜环?这不是只有帝国王族才能用的么,他和陛下是血亲?”

范老先生可是天龙帝国许多人尊敬的英雄人物,萧修自己便是其中之一。见郑峰竟不知道范老先生,萧修更是怒不可遏,他也不管郑峰听不听,现场讲述起范老的丰功伟绩。

......

待到暴怒的萧修心境完全平伏下来,他才徐徐走上石门前,敲响了石门上的门环。

石门慢慢打开,一个佣人探出了头来,看了看萧修和郑峰,礼貌的问道:“您好,请问来我家主人的府邸有什么事情吗?”

萧修回答,道:“在下是帝国孤儿院院长萧修,受范老先生的吩咐,特意带这孩子前来求见,麻烦你通报一下。”

“好的,请您稍等,我这就去通报。”

佣人说完,对萧修躬身,退回到石门后。不一会儿,石门便再次打开,佣人恭敬的说道:“我家主人有请萧先生和少爷,我会为您带路。”

萧修和气的说道:“有劳了。”

等萧修说完,佣人领着萧修进入府内。

郑峰用那双被头发挡住的眼睛盯着萧修,他心中暗道:这是我认识的院长吗?平常大大咧咧的院长,现在怎么变了个样?!刚才还恼羞成怒,现在却变得“文质彬彬”,不等他多想,萧修跟上了佣人,他也只好大步紧跟而上。

进入府邸之后的郑峰,那双眼睛好奇的打量四周。

四处飞檐斗拱,雕梁画栋,和他在外面见过大贵族和富商的家完全不同,弥漫着一种古色古香的氛围。

佣人带着他们走到一道房门前便停了下来,躬了躬身,说道:“主人就在里面,萧先生,少爷,请。”

萧修和郑峰走到木门前,轻轻敲了敲木门,从房间里传出一声和蔼的声音,道:“请进。”

房间里飘散着一股让人心旷神怡的紫檀香味。

一个白发苍苍,瘦骨嶙峋的老者站在窗旁,虽看似苍老,可一旦接触到老者那双锐利有神的目光,便无法认为,他是个日落西山的老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