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三十九章 拉三

送走了朋友们,假期结束,杨景行立刻投入到紧张的练习中去了。《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三个乐章,时长半个多小时,结构庞大沉重,难度世界顶尖。想演奏好这首曲子,不但要技术,还要毅力,耐力,勇气……一般人,把那厚厚一沓谱子看上两页就被吓得晕头转向了。就是好多已经成名的大师,也只能望洋兴叹,还有些不服气的人,手都练废了。

什么八度大跳,在拉三里已经是小儿科了。这首曲子几乎涵盖了一切的钢琴演奏技巧,把钢琴的表现力发挥到了极致。在整个钢琴音域上狂风暴雨般倾斜的大力音符,体现着所有的情绪力量,悲伤,喜悦,豪迈,迷茫……钢琴老师们一再强调的手指独立性,在这首曲子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真的要一心二用甚至三用,不然根本无法完成几个声部的完美契合。

杨景行的第一遍拉三其实是在九纯家里自己听CD扒谱后弹的。别说书店了,音乐学院外面的那些专业店里也难找到这种曲谱。他光扒谱就用了三个晚上,曲子里迅雷不及掩耳的急速和弦,稠密错杂的装饰音真是要人命。

扒谱都是小事,弹起来才知道什么是真金不怕火炼。杨景行每天晚上练习,但是第一次完整的弹奏一遍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

李迎珍把那两三百页谱子交到杨景行手里时,像给委任状那么庄重,说:“先好好看看,不要着急。”另外还有一本乐队宗谱,更是恐怖。

杨景行快速翻看,发现了问题:“和我听的版本不太一样。”

李迎珍给的版本是有OSSIA的,就是会在一些实在太难的地方做演奏上的简易化处理。这也没人会笑话你,大师都这么干。

可杨景行不愿意,就把自己练的弹一遍给李迎珍听。

听完后,李迎珍盯着杨景行看,好一会后一拍大腿站起来,指着杨景行,问:“你练多长时间了?”

杨景行说:“放假在家玩玩。”

李迎珍很是责怪:“你就想一步登天!”

杨景行嘿嘿憨笑。

师徒俩去图书馆找来了正宗谱子,检查杨景行自己扒的谱有没有错误,事实上还真有,毕竟那么多音符。

然后李迎珍再叫杨景行弹,她自己则边听边飞快的翻谱,做记号。杨景行的弹奏虽然让她吃惊,也能上台面了,但是还不到他能够达到的水准。

午饭都没吃,杨景行弹了四五遍,李迎珍不停的发现细节不足,不停的纠正。

下午了,有钢琴系的学生来上课了,李迎珍却想叫人家换时间再来,杨景行可不好意思了:“李教授,您给他上课吧,好多内容我要慢慢消化。您吃点什么,我去买。”

李迎珍也不客气:“随便,盒饭就行,清淡点。”

杨景行连忙去了,自己飞快的吃完了再给李迎珍送,还是两菜一汤。可能是最近杨景行没什么大纰漏让李迎珍骂,那个大二的学生成了出气筒,被好一顿批啊。杨景行都不好意思看了,飞快的撤退,去学生琴房。

学生琴房在新教学楼十五层到十八层,挺多的,但是要用琴的学生更多。学生是凭学校发的琴卡用琴房,钢琴系的学生能用的时间最多,作曲系也不赖,像什么教育系管理系就惨了点。

因为琴房紧张,就不可能让个别人长时间霸占。不过杨景行是个例外,他有李迎珍的特殊关照。尽管他在琴房一呆就是四五个小时,但是管理的老师绝对不会驱赶他,那怕是钢琴系的人要上。

在电梯里,一个和杨景行差不过高的男生跟他打招呼:“你大一的吧?”

杨景行点头:“多关照。”

男生问:“不是钢琴系的?”

“作曲系的。”

男生哦,然后就有点惊奇:“你是不是叫杨景行?”

杨景行一阵怕怕:“啊!我出名了?”

男生笑,自我介绍是大三的,说是听自己的老师和一些同学说起过杨景行,而且还知道得挺多:“你从小就跟李迎珍学琴的?”

杨景行说:“算是。”

“难怪……我跟谢教授的。”

到琴房后,高个男生显然想听杨景行露两手。杨景行没拒绝,也没收敛,认真对待,弹了首平均律。

都是练家子,扎个马步也能看出功夫怎么样。高个男生笑笑:“我们院也好几年没出过人了……你以前没参加过比赛么?”

杨景行谦虚:“差得远。”

男生猜想:“不过现在的比赛是没意思了,不打扰你了。”

人一走,杨景行立刻开始弹拉三。第一乐章的华彩他重新选了大和弦版本,得多练几遍。然后就是李迎珍说的那些还不完美的段落小节。李迎珍在听赏评论方面真是专家中的专家,许多杨景行自己没发现的小细节她都能第一时间指出。

一层楼有好多件琴房,墙壁的隔音效果是很好,但是门不行。从明亮干净的走廊一路走过去,路过每一扇门的时候都能清楚的听见里面传来的琴声。

杨景行练习了两个小时后,突然听见敲门声,一声请进,请进来六个人。三男三女,包括之前的高个男生。

高个男生不好意思:“我们听了半个小时了,这是我同学,也是女朋友。”介绍的是他身边一个女生,看上去挺温柔的。

杨景行好像多熟悉似地:“漂亮,你不是来炫耀的吧?”

几个人笑一下,都互相介绍,有两个是大二钢琴系的,两个大三钢琴系的,还有一个指挥系的。

指挥系的男生挺不满的说:“你就完整的弹一遍啊,急死我们了!”刚刚杨景行一直在做小节练习,东摸摸西摸摸的,馋人。

其他人附和:“是啊,已经那么好了!”

杨景行讨好:“都是学长学姐,多指导。”

杨景行开弹,其他人站着听。听啊听的,指挥系的男生还激动起来,打拍子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杨景行进入第二乐章的时候,他都差点要亲吻大地了。第三乐章,他手势夸张得把周围都吓开了,也不知道是他指挥杨景行还是杨景行指挥他。

一曲弹完,杨景行都满头大汗了。指挥系的男生先出声,大喊:“好,太好了!”

其他几人也鼓掌,大二的女生问:“怎么以前没听说过你?”

另一个问老问题:“去过什么比赛?”

杨景行好一阵谦虚才把这些人送走,继续练习。

当然,自己专业的课还是要上的。要不怎么说作曲系枯燥呢,就是天天的视唱练耳,听啊听,还不是欣赏!然后就是和声,逐小节去分析曲子的和弦……还得做好多作业!虽然对杨景行来说就跟小学数学差不多,但是他也认真完成。

贺宏垂没李迎珍那么重视杨景行,但也还算上心,虽然还没他的课,但也单独约见过几次杨景行,给他布置了一些自学任务和写作任务。这种写作任务可不是叫你尽情发挥自己的灵感和才华去创作,而是有严格的格式要求,规定你要写什么样的和弦,用什么样的连接……也是个枯燥!

十月十三号,星期五,下小雨,有点冷。下午陶萌打来电话,问杨景行周末有时间没,她想过来音乐学院参观参观。

凄惨,杨景行白天的时间都被李迎珍霸占了。人家老教授舍得牺牲休息时间免费辅导你,你杨景行总不能说要去见高中同学吧。

杨景行问:“晚上行不行?”

陶萌大声说:“当然不行,晚上要回家。”

杨景行说:“那下周末,我去接你。”

陶萌不屑:“算了,我还不想去呢。”把电话挂了。

杨景行又打回去,警告:“你再挂我就习惯了,就不打了!”

陶萌没说话,又挂了。

看来杨景行还没习惯,再打过去:“说实话,你到底是谁?我经常怀疑你不是陶萌。”

陶萌没好气:“你听不出我的声音?”

杨景行说:“所以我只是怀疑。我问你,陶萌脸上有几颗痣?”

陶萌可能还得照镜子确认一下:“……一颗都没有。”

杨景行大叫:“果然!她左边耳朵前面有一颗,说,你到底是谁?”

“……这么小你也算!哎,你无不无聊?”陶萌温柔了一些。

杨景行换话题:“这周末真的不行,下次。”

陶萌说:“随便你,我不一定有时间……你适应大学生活吗?”

杨景行说:“除了没美女同桌,其他的还好。”

陶萌呵呵:“我们每次上大课,一排五六个人同桌。”

杨景行问:“你是不是一个人坐一排?”

“那怎么可能!”

杨景行伤心:“不守信用!”

陶萌烦:“我都和女生坐一起。”

杨景行表扬:“那还差不多,继续保持。”

陶萌问:“你们上课怎么上的?”

杨景行描述:“十几个人,一个人一桌,零零散散,视唱练耳除外。”

陶萌挺感兴趣的:“视唱练耳是什么?”

于是,两人就各自的学业交流了一番,知道杨景行没数学课后,陶萌是又羡慕又惋惜,说杨景行不学数学可惜了。可惜个啥啊?高考也就一百三,

杨景行教育:“你要学会欣赏数学,逻辑的快感。”

“还快……你就不能换个词汇?”陶萌很不高兴。

杨景行妥协:“好吧,逻辑的快乐。”

陶萌又说:“我加入学生会了,宣传部,要做一期问卷活动。”

杨景行问:“问什么?”

陶萌说:“就是调查大一新生的思想状态,然后宣传鼓励一下……你们学校活动多吗?”

其实音乐学院各种各样的学生活动不少,除了和音乐有关的,也还有好多其他的,甚至连学习政治思想这样的事都有,可是杨景行一样都没参加过。

陶萌埋怨:“你就是这样……那你在学校认识新朋友了没?”

杨景行自卑:“还没有,你呢?”

陶萌说:“班上同学关系都还不错……我有点怀恋高中生活,在这里感觉差距有点大,我想回家住是因为寝室一个女生太不讲卫生,吃方便面了盒子就放在桌上!”

杨景行说:“那是你运气不好,遇上了。”

陶萌又说:“虽然没什么矛盾,可是总觉得人与人之间有点冷淡。”

杨景行安慰:“刚开始这样,要是对你热情,那就是居心叵测了。你以为谁都像我这样。”

陶萌哼:“你就热情?打过几次电话,发过几条短信?”

杨景行说:“今天就打两次了。”

陶萌又说:“等会回家了也没事做,你有什么新谱子吗?”

杨景行说:“有,拉三,你要不要?”

“我是说你自己编的!”

杨景行说:“说吧,喜欢什么,下星期给你。”

陶萌却说:“不知道,你选。”

杨景行的整个周末都耗在了拉三上,得到了李迎珍好多的表扬啊。星期一下午,李迎珍把指挥系的孙主任叫来了,让他听了杨景行的拉三。孙主任就立刻答应让浦海音乐学院交响乐团跟杨景行合作,在学院内开一次演奏会。

学院的交响乐团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可是人是年年换,而且平均年龄才二十岁,大部分是学生,还有些研究生和年轻老师,所以水准就那样。不过乐团也和不少大师合作过,也常去欧美演出,可给人的感觉都是些情面或者政治上的东西。在这方面,乐团的直属上级孙主任还是做得很成功的。

李迎珍也没问杨景行愿不愿意,这个校内的演奏会就当是给他热身。一般人还没这个机会呢。李迎珍还叮嘱孙主任:“你要让他们好好准备一下!”

孙主任连连点头,对杨景行说:“没问题,我马上联系张家霍,他在浦海。”这个张家霍也是国内有名的指挥家,身上一大推头衔,国家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浦海音乐家协会主席,蓉城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浦海交响乐团常任指挥,此外还有浦海音乐学院交响乐团首席指挥。

孙主任和张家霍关系肯定是很不错,所以敢打包票,一定叫到张家霍来亲自指挥乐团,配合杨景行演出。

回头,李迎珍又对杨景行说:“张指挥这个人很热情,他可能会要帮你联系国内外的其他乐团,或者要你去参加什么比赛,你就谢谢他,但是不要分心。”

杨景行点头:“明白了。”

李迎珍语重心长:“你要做一个真正的演奏家,音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