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四十章 偶遇

星期三上午,张家霍到音乐学院来了。场面搞得比较隆重,钢琴系和主任和李迎珍,指挥系的孙主任和两个教授,贺宏垂,副院长等人都来欢迎。

张家霍略显瘦高,发型穿着都充满艺术家气质,五十岁的人看起来像四十岁。他可是很厉害的人物,不光在国内首屈一指,在欧洲和俄罗斯也很有名气,和那边的不少一流乐团合作过。另外,张家霍的助手也年轻漂亮。

张家霍和领导朋友同行们快速寒暄一下后来关注杨景行,两人握手,杨景行问好:“张指挥您好。”

张家霍表扬:“气质不错!走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当然不能去小琴房,一群人直奔新贺绿汀音乐厅。贺绿汀音乐厅是学校的新音乐厅,落成还没几年,条件很好,对外经营的,杨景行昨天晚上才第一次来。

音乐厅舞台面积大,能容纳三管制乐团演奏,现在就舞台中央摆着一台斯坦威大三角琴。这是多少学子梦寐以求的啊,杨景行也是昨天晚上才第一次摸上。

音乐厅一楼有六七百个座位,二楼还有包间,但是现在就前两排坐满了人。除了领导教授们,还有音乐学院交响乐团的各种首席们,大部分是研究生和年轻老师。张楚佳也来了,只能坐在后面,对杨景行树大拇指。

杨景行早早等着了,可是台下的人还要准备,没办法,人际交往啊。等张家霍好不容易握完所有人的手,杨景行先鞠了一躬,然后坐到钢琴前去,给了观众们的耳朵几秒钟准备时间才开始。

当然是先弹拉三。这台琴,这里的声学混响效果,这里的杨景行,几个音符传播开,台下人脸上的各种表情就都被专注取代了。

杨景行才弹了两分钟,台下的人就在交换眼神了。第一乐章结束,有几个人立刻热烈鼓掌,可杨景行没听,马上进入了第二乐章。

在其他人都瞠目结舌的时候,张家霍上台去了,站在杨景行右前方,给他当指挥。看来他不是沽名钓誉,没啥准备也能背谱嘛。

张家霍其实是在检验杨景行,看他会不会尊重指挥。杨景行还真没这经验,好在他已经自学过指挥入门的东西,所以勉强能适应张家霍的热情。

其他人都对这场景做出赏心悦目的姿态,只有李迎珍微微皱眉。看得出张家霍对这首曲子的理解太过沉重,用力去深邃延展,可杨景行是青年派的,演奏是富有激情的,有时候甚至是戏谑调皮的。最可笑的时候,张家霍有时候还把乐队协奏和钢琴独奏搞混淆,幸好杨景行帮他遮掩了过去。

第二乐章结束后,张家霍没马上切入第三乐章,杨景行也马上停止,给台下的人半分钟时间鼓掌,互相惊叹。

第三乐章就精彩了,张家霍也变成了激情派的,看那样子真担心他把手膀子甩脱臼。杨景行的肢体动作没那么夸张,甚至是面无表情的,但是他的演奏在那里,音符激流奔腾,冲刷着听众的感官神经。

第三乐章结束,台下人热烈鼓掌,这下李迎珍成了焦点,纷纷祝贺她赞美她。张家霍把杨景行带下台,让他接受表扬。一群人忙活了半小时。可还没结束,张家霍不满足,要杨景行继续弹,点歌,当然就是肖邦,贝多芬,莫扎特都试试。

本来是面试的,变成演奏会了。从十点到十二点,杨景行拼着命去表现,让台下的李迎珍接受一轮又一轮的恭贺。

还得吃午饭吧,终于结束了。张家霍拍杨景行的肩膀:“这一代就看你了,有什么计划?”

杨景行厚道:“好好学习。”

张家霍哈哈笑:“学习,李教授,您的意思是?”

一群人开始叽叽喳喳,为杨景行的将来做打算。搞了半天张家霍才知道杨景行原来是作曲系的,他吃惊的对贺宏垂说:“贺教授爱才啊!”

贺宏垂笑笑:“学生有自己的理想。”

总不能丢了西瓜拣芝麻啊,张家霍开始关心杨景行,问他想不想和浦海交响乐团合作,或者是蓉城交响乐团,这是国内最好的两个乐团了,又或者是杨景行想出国深造,他都可以帮忙。

其他人羡慕呢,杨景行却不领情:“那些起点太高了,我想慢慢来。”

李迎珍表扬:“对的,不要好高骛远,张主席夸几句就飘飘然了。”

张家霍不同意:“这不能算好高骛远,过度谦虚就是骄傲。”

杨景行高兴:“谢谢您,不过我才刚进校,想和老师学长们多熟悉一下。”

学校领导高兴,最终就敲定让杨景行和学院的乐团合作。然后杨景行挨个认识乐团的常任指挥,几个首席。

领导们决定去搓一顿,可杨景行下午还有课,就和张楚佳两人去食堂。张楚佳说天才一般都有白痴的一面,问杨景行是什么方面白痴,尤其是他如此奇葩。

杨景行说:“这充分说明我不是天才。”

张楚佳说杨景行不要脸。

星期四上午,杨景行体育课也不上了,和乐团在音乐厅三楼的练习厅集合,开始训练拉三和肖邦钢协一。

张家霍这首席指挥一年也和乐团聚不了两次,但是这次明显重视,把几个小提琴大提琴一顿骂,让杨景行很不好意思。

说是练杨景行,其实是练乐团。拉三不但钢琴难,对乐团的要求也是很高的,而学校的乐团之前显然都没碰过这谱子,难免有点吃力。

后来连李迎珍都受不了了,和孙主任一顿吵:“他们这样怎么行!?这是杨景行的第一次演出,实在不行就算了。”

咦,你求人办事还这个态度,孙主任只好去拿乐团发火。杨景行坐在钢琴前一句话不说,但是也结怨不少了。

中午解散的时候,杨景行连忙对指挥和乐团鞠躬:“辛苦了,谢谢。”

李迎珍悄悄告诉杨景行,叫他不要受乐团和指挥影响,发挥好自己就行。

星期五又是一上午,乐团终于得到了张家霍的一点表扬。乐团的人虽然对杨景行很是欢迎,可还是一个个埋怨太累了。其实杨景行更累,下午还要去交和声作业,然后找贺宏垂探讨赋格这东西。吃过晚饭后,还得给过生日的刘苗打电话弹琴。

刘苗说自己感冒了,让杨景行好好关心了一阵。然后还是谈到了学习问题,刘苗说自己再怎么努力也考不上同济复旦,就凑合一个浦海大学什么的算了。杨景行好一顿骂,让刘苗烦了,答应会好好努力。

夏雪也在,说自己的英语成绩进步很大,看来杨景行的那一套学习方法还是挺有用。夏雪以前最烦英语了。

杨景行还得打给陶萌:“终于等到了,明天什么时候去接你?”

陶萌还犹豫:“明天,学生会可能还有点事。”

杨景行说:“不去!”

陶萌有气:“凭什么!你有事就必须在,我的就不重要?”

杨景行说:“学生会能有什么重要?要是你当会长了,我头都抬不起来!”

陶萌得意:“谁叫你那么我行我素。”

杨景行叫:“好哇,你还是故意的。”

陶萌说:“让你有点紧迫感……明天不知道天气怎么样。”

杨景行说:“看过了,艳阳高照。”

陶萌确认:“你来接我?”

杨景行感叹:“多有诚意啊。”

陶萌思考了一会:“上午?”

杨景行贪婪:“一起吃早餐最好了。”

陶萌说:“不行,要在家吃。九点吧,这边有个法拉利专卖店,你知道吗?”

杨景行说:“啊,那我不是要分心。”

陶萌讥笑:“我看过了,没车,就周边产品。在马当路,一百八十号。”

杨景行说:“好,我现在就去等着。”

陶萌当然不信:“随便你……早点也行,八点半吧,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杨景行说:“好,你记得穿尚浦校服。”

陶萌骂:“你神经病?”

杨景行说:“你不是怀恋高中生活么?”

陶萌犹豫:“家里人肯定好奇怪……你有校服么?”

杨景行说:“没有,我看你就能怀恋了。”

陶萌想了一下,还是否定:“穿着校服去你们学校,好奇怪,不行!”

杨景行说:“那好,等下次。明天,星期六,十月二十一号,早上八点半,别忘记啊。”

陶萌突然想起来:“对了,你把你的车洗一下,上次就好脏。”

杨景行说:“上次不是你坐嘛。挂了,我去洗车。”

第二天,被杨景行猜中了,天气依然不错。杨景行是八点就到了目的地,给陶萌打电话,等了一刻钟,陶萌打的来了。

杨景行看看自己全身,奇怪:“笑什么?”

陶萌没好气:“看见你就想笑。”

杨景行问:“讥笑还奸笑?”

陶萌说:“嘲笑!”

杨景行小气:“本来还想夸你漂亮的,忍了。”

陶萌问:“你吃早餐没?那边有家麦当劳。”

杨景行说:“吃过了。我们先去哪?”

陶萌问:“你不看法拉利了?”

杨景行说:“有什么好看的。我给鲁林打个电话,说你今天比上次还漂亮,气死他们。”

陶萌哼:“你不是不夸我么?”

杨景行嘴硬:“我给我兄弟说,又不是给你。”

陶萌说:“我觉得你几个朋友,鲁林挺好的。”

杨景行还吃醋呢:“那我不打了。”

陶萌很认真:“他那天要结账,是不是护你的面子?”

杨景行责怪:“你什么时候学这么庸俗了?”

陶萌说:“你才庸俗,每天陪他们吃饭喝酒,什么正事不做。要是他们一直在,你就一直那样?”

杨景行劝告:“珍惜今天!”

陶萌继续:“你还知道珍惜时间?”

杨景行说:“我珍惜的是感情,走了!对了,你很漂亮。”

陶萌今天没上次见面那么成熟,穿着红白色帆布鞋,裤子有点九十后,体恤有卡通图案,外套也很少女。

上车后,陶萌说直接去学校。一路上又打听起杨景行的学习情况来,几门课程难吗?有没有期中考啊?老师赏识你吗?有什么机会和别人多交流吗?

陶萌还高瞻远瞩:“我怕你选择的道路会让你变得更我行我素,一定要多交流,三人行必有我师。”

杨景行点头:“是的,陶老师。”

陶萌都不生气:“人可以有性格,但是不能太自我,更不能自大……这方面你真的应该向我学习。”

杨景行全盘否定:“我没性格,也不自我,更不自大,你说谁呢?”

陶萌说:“你听进去就行了。而且你应该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不要过于争强好胜。”

杨景行纳闷了:“一会叫我努力,一会叫我平和,我到底该怎么办?”

陶萌说:“我咨询过了,音乐学院里根本不是我们当初想象的那样,竞争非常激烈……”

杨景行笑:“你放心,我不和任何人竞争。”

陶萌急:“你就是这样目中无人,社会很复杂的。”

杨景行实在忍不住笑:“有你这么光明的导师,我什么都不怕了。”

陶萌打开包包,翻出几颗什么糖果巧克力:“我自己吃了!”

杨景行连忙讨饶,陶萌才分了他两颗。

到学校后,陶萌羡慕杨景行的停车场,说复旦里根本找不到地方停车,害他每次都只能把车停学校外面,上课下课要走好远。

杨景行说:“那还不好,多了一道风景线。”

陶萌笑:“是有人……”

杨景行连忙问:“怎么样?”

陶萌撇嘴:“有点可笑。”

杨景行说:“勇气可嘉。”

陶萌说:“我很礼貌,没让别人难堪!”

杨景行教训:“怎么能礼貌呢?你应该破口大骂。”

陶萌说:“除非那人像你。”

杨景行恍然大悟:“我说怎么每次挨骂呢,难道真是长相问题?”

陶萌说:“你以为自己多好看。”

杨景行不计较:“我珍惜今天。”

陶萌气:“每次都是你先讨厌!就不能好好说话!”

杨景行引路:“陶小姐,这边请。”

两人在校园里慢慢走,杨景行介绍起来也简单,就那么几幢楼。边走边看,陶萌就问得更仔细点,什么课在那里上,在哪儿练琴,食堂呢?

真巧,在新教学楼下面看见了喻昕婷和安馨,杨景行远远抬手打个招呼。喻昕婷今天好像很开心,拉着安馨的手一蹦一跳的跑过来,笑得很灿烂:“你好。”

陶萌点头:“你好。”

喻昕婷简直有点色迷迷:“你好漂亮。我叫喻昕婷……她是安馨,我们都是钢琴系的。”

陶萌看杨景行一眼后自我介绍:“我叫陶萌……”

杨景行补充:“她是来参观的,复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

喻昕婷大幅度点头:“难怪没见过,复旦大学,好好……那你好好看,我们去练琴了,拜拜。”

陶萌点头:“再见。”

安馨还回头看了陶萌两眼,喻昕婷也回头:“杨景行,你下星期是不是要开演奏会?”

杨景行邀请:“来捧场。”

喻昕婷点头:“一定的,再见,常来玩啊。”

陶萌笑着点头,当然还要问杨景行:“你怎么还认识钢琴系的?”

杨景行说:“我也练琴……去年寒假准备考试的时候认识的。”

陶萌又问:“你开什么演奏会?”

杨景行说:“这里天天都有演奏会。”

陶萌点头:“那你也可以告诉我……这样挺好的,可以多认识人,也可以多听意见。哎,她是哪里人?”

杨景行说:“喻昕婷是益都人,安馨是安华的。”

虽然走得那么慢,连操场都去了,但是一个学校只用一个小时就走遍了。陶萌还很羡慕,说上课那么近,不像她,一栋教学楼到另一栋都要走好半天。

杜玲给杨景行打来电话:“在干什么?我好无聊,来接我。”

杨景行说:“接你干什么?我现在没空。”

杜玲说:“请我吃饭!哎,我们去你家自己做吧。”

杨景行说:“真的没时间,再找机会。”

杜玲怀疑:“你有那么忙!?上个星期没空,这星期还没空,干什么呢?”

杨景行说:“可怜啊,这顿先记着,下次一起算。”

杜玲说:“我想去你那洗衣服,你还有钥匙没?”

杨景行说:“我怕你爸爸揍我,就这样,挂了。”

陶萌又要问:“谁……他爸爸为什么要揍你?”

杨景行无奈:“他爸爸是打手,逮谁揍谁。”

陶萌大方:“你叫她过来啊。”

杨景行才不傻:“你想得美。”

陶萌好奇:“她和你们真的是好朋友?”

杨景行点头:“算是。”

“你们吃饭喝酒唱歌她都跟着?”

杨景行笑:“她是主力。”

学校实在太小,路上遇见熟人,就是大三钢琴系的那个高个男生,和他女朋友一起,很热情的跟陶萌打招呼,问杨景行:“女朋友?”

杨景行惋惜:“第一次见面你就把她得罪了。”

男生笑:“不好意思。”她女朋友弥补:“你好漂亮。”

陶萌谢谢。对方预祝杨景行演奏会成功后就告别了。

陶萌有点吃惊:“你认识的人不少了。”

杨景行说:“都是被你灌输的。”

陶萌很得意:“这有什么不好。”

可能是被音乐学院的气氛感染了,曾经也苦练过钢琴的陶萌突然手痒,想弹上一曲,问杨景行有没有地方。学生琴房是不让外人进的,杨景行只好带陶萌去北楼的小课教室。还真是对不起李迎珍,她此刻还以为杨景行正在拼命练琴呢。

陶萌坐到钢琴前了还要谦虚一下:“肯定没你们专业的弹得好。”

杨景行说:“那我就只用眼睛。”

陶萌却不肯:“你好好听。”

难怪要好好听,陶萌弹的《灌篮高手》,就是杨景行给她谱子的那两首。当然是不够专业,但是看得出很认真,比杨景行想象的要好。

陶萌制止杨景行夸张的掌声:“够了,你来。”

杨景行弹啊弹的,陶萌就笑起来了,好老土,居然是《让我们荡起双桨》。杨景行在编这个钢琴曲的时候还是挺用心的,一些和弦和装饰音都恰到好处,他自己也比较满意。

弹完后,杨景行说:“谱子在车里,等会给你。”

陶萌笑:“你还记得。”

杨景行说:“我怕你挂我电话啊。”

陶萌说:“那你自己也应该检讨。”

十一点了,两人商量去哪里吃饭。陶萌问:“你有正装吗?我们去君悦吧。”

杨景行咂舌:“那么远!”

陶萌坚持:“那里环境好,我喜欢。”

杨景行问:“我就穿这样不行?”

“正式点!”

真是痛苦,杨景行还得回家换衣服。到小区楼下后,杨景行问:“你上不上去?”

陶萌点头:“我想喝点水。”

进屋后,陶萌四周看,问:“卫生间在哪?”等她从卫生间出来,杨景行已经换好衣服等半天了。

陶萌看着杨景行评价:“还不错,领带呢?算了。”

杨景行说:“走吧。”

陶萌还要看看,问:“你请保姆了?”家里收拾得挺干净的。

路上,陶萌问杨景行:“你的衣服是你妈帮你买的?”

“这你都看出来了。”

陶萌说:“家长会我见过你妈,比较有品位……我觉得你受她影响比较小。”

杨景行说:“好歹夸了我妈,不跟你计较。”

陶萌又说:“已经读大学了,也算成人了,应该要注意这些方面了。”

杨景行烦了:“你能不能享受你的青春。”

陶萌生气:“不说你了!”过了一会又问:“你有信用卡吗,没有就先用我的,回头还我。”

杨景行说:“我妈有品位,给我办了张附属卡。”

君悦杨景行是第三次来,前两次都是跟着母亲来体验的。这辆旧奥迪真是丢人现眼,难怪陶萌要他洗干净点。

两人坐电梯直接到了五十六楼,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找两个靠窗的座位,视野真好。

服务员问:“先生,请问要现在点菜吗?”

杨景行说:“先给我一杯水吧,你呢?”

陶萌说:“我也是。”

两人先喝水休息一会,都才十八岁的小屁孩,在那装成熟。陶萌先忍不住了:“你好奇怪。”

杨景行恨:“都是你害的……给你来个不奇怪的。”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