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十四章 纯小白

星期天早上九点,胡以晴去琴房,想把准备好的教学内容在黑板上板书一下,方便下午给杨景行上课。可她在楼梯口一听见那琴声就知道杨景行已经先到了。

两人对质,杨景行说是想让胡以晴好好休息才说下午集合,胡以晴说考试不光是杨景行的事,她当老师的也有责任在身。

于是抓紧时间,开始上课练习。复习了一下昨天的和弦后,今天开始学习调式调性。杨景行还是摆脱不了应试教育的命运,背教材,做题。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任初雨来看望杨景行了。可胡以晴在,影响了她的发挥,只能问杨景行:“你不去吃饭?”

杨景行指指面包和水:“早准备好了。”

“这么刻苦!”任初雨撇嘴,“胡老师呢?”

胡以晴说:“是该吃饭了,那先休息一下,我两点再来,没问题吧?”

胡以晴走后,任初雨就开始翻开杨景行的书,又看黑板,说:“我以前也学过,忘光了,我来和你一起上课吧?”

杨景行不肯:“都说了我要专心学习了。”

“你真不去吃饭啊?我给你带来?喜欢什么菜?”

“谢谢,心领了。你快去吃吧,看都瘦成什么样了。”

任初雨又凑到杨景行身前小声说:“我昨天早上看见邵磊和蒋箐了,他们一起走的,邵磊家的车。”

杨景行更神秘的小声:“我今天中午看见杨景行和任初雨了,他们一起在琴房,任初雨还化妆了。”

任初雨咯咯乐的生气:“那我走了!”

胡以晴是一点多回来的,问杨景行:“吃饭了吗?任初雨呢?”

杨景行说:“我两分钟吃了一整袋面包,把她吓跑了。”

胡以晴呵呵,问:“你在学校和谁的关系最好?”

杨景行想了一下:“你了。”

胡以晴无奈的笑:“我问的是同学。”但是也不再追究这个问题,开始上课。

一下午又是三四个小时,然后杨景行得去食堂吃晚饭,不然到半夜会很饿。学校一共三个食堂,说是食堂,其实更像自助餐厅。杨景行和胡以晴一起去的花乐园,因为这里的菜比较清淡。

杨景行端了两个盘子,挺吓人的。可能是觉得跟一个饭桶坐一起会很丢脸,胡以晴和遇见的同事一桌去了。

杨景行狼吞虎咽快速解决战斗,他回琴房半个小时后胡以晴才来,是说散了会步助消化,还说杨景行也应该养成这个习惯。

用半个小时检查复习了今天学习的内容后,杨景行就说:“老师你今天也累了,回去休息吧,我晚上就不学新内容了,好好巩固一下。”

胡以晴说不要紧,看着杨景行练。看了一个小时后说:“有你这样的学生,老师根本不会觉得累。”

杨景行很惭愧:“我才这种水平,你别让我骄傲。”

胡以晴很严肃:“水平是无止境的,不断的进步才是关键。”

快到九点的时候,胡以晴开始滴眼药水打哈欠,杨景行就用罢练威胁她回家休息了,自己还是奋斗到大半夜。

星期一,上午课间操下课前,胡以晴就在教室外等着杨景行了,面带不悦的对他说:“上完操到办公室来,我有话问你。”

胡以晴要问的是:“你星期六是不是见到李迎珍教授了?”

“啊,是的。”杨景行点头。

“怎么不告诉我!?”胡以晴挺生气,她还是早上听办公室主任说的。

杨景行不好意思:“我被她骂了一顿,给你丢脸了。”

胡以晴气得嘴角一抽:“骂你?看得起你才骂你!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把握住,我还想找陈老师来指导你……”她知道,以自己的钢琴水平是很难把杨景行教到299的。而以杨景行的进步速度,很快就要面临她的瓶颈了。

胡以晴又问:“是不是给你名片了?”

杨景行点头。

“打电话没?”

杨景行摇头。

胡以晴急得直揉手:“你赶快打,知道怎么说吗?”

杨景行很不争气:“等我练好了再打,让她看看我的老师也不是吃素的。”

胡以晴真想咬杨景行两口解恨,脸都有点涨红了,指着杨景行说:“你把名片给我,你知不知道如果她肯教你可以让你少走多少弯路,可以节约多少时间!快去把名片拿来!”

杨景行说:“我记得电话号码。”

胡以晴拿了电话号码后又犹豫了:“机会要自己把握,还是应该你自己打……算了,还是我帮你打。”

电话是打通了,但是接听的是李迎珍工作室的助手,说教授不在,当然也不肯透露老板手机。

胡以晴说了好久才让对方明白自己是李教授偶遇并批评了一通的一个学生的老师,她还再三请求:“麻烦你,一定要告诉李教授,这个学生非常想得到她的指点……尚浦高中,叫杨景行……对对,麻烦你了……可以直接联系我,谢谢您,太谢谢了!”

已经打上课铃了,胡以晴舒一口气,看看杨景行说:“快去上课吧。你也别想多了,就算联系不上也没什么,你也不是考钢琴系,对吧?”

杨景行点点头,问:“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胡以晴跺了一脚,鞋跟磕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命令:“快去上课!”

杨景行拔腿就跑,胡以晴在后面笑。

胡以晴并没期盼太久,十一点的时候手机就响了,就是那个号码,她连忙接听:“您好。”

“你好,我是李迎珍,你是哪位?”

“李教授,您好,打扰您了,不好意思。您上个星期六在尚浦高中指导过一个叫杨景行的学生,谢谢你,我是杨景行的老师……”

“嗯,我知道了,你有什么事?”李迎珍的话语并不热情。

胡以晴连忙开始组织了几遍的语言:“李教授,您是专家泰斗,肯定很忙,如果杨景行不是个好学生,我也不敢贸然打搅您。杨景行真的是个非常有天赋而且特别刻苦的学生,他真的……李教授,您能不能指点一下他。”她怕别人听得烦,不敢一次说太多。

李迎珍和别人讲了句什么才对电话说:“都高三了,早干什么去了?你是他第几个老师。”

胡以晴连忙说:“我只是他们班的音乐老师,基本没教他弹琴,也教不了。杨景行是小时候学过琴,但是我觉得他真的很有天赋,而且那么刻苦,肯定是能练出来的。”

李迎珍却不同意:“有天赋又刻苦,那怎么弹成那样!?走都没学会就想跑,这种学生怎么教?”

胡以晴立刻说:“李教授,这都是我的责任,我没能力教好,我本来正在给他找其他钢琴老师,没想到他会遇上您,这可能是天意,李教授,求您给他一个机会。”

看来胡以晴还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老师,爱才惜才之心也有。李迎珍就说:“你给我说说这个学生的具体情况。就算是个好苗子,怎么会被教成那样!?”

于是胡以晴就说她知道的。杨景行小时候学过琴,但是家在小城市,难免受客观条件限制,得不到最好的教导。而现在升学压力大,学习任务繁重,家里又望子成龙,初中高中也基本没时间练琴了。可是杨景行的音乐梦想之火一直没熄灭过,在高三这个关键时刻,在向父母保证不丢下文化课的前提下,他仍然想拼搏一次,不给人生留下遗憾。胡以晴着重强调她是怎么看着杨景行每天都飞速进步的,而这种进步又是建立在如何刻苦的基础上。

“每天吃了晚饭就进教室,都是练到凌晨两三点,学校管理处的人都在说他。周末整天都是呆在教室的,午饭都是带去的面包。”胡以晴也不考虑这些话的可信度。

李迎珍又说:“不刻苦也弹不成那样。我听说,他是想考作曲系?”

……

胡以晴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才回办公室,同事问她:“乐什么呢?笑这么开心。”

“哦,没什么。”胡以晴还是笑。

中午下课前,胡以晴又来找杨景行了,她把杨景行带到一边,形势严峻的说:“这个周六下午两点我们去见李教授。”

杨景行点点头:“嗯。”

“好好准备一下,再别弹那些高难度了。”

杨景行点头:“谢谢你。”

胡以晴笑得有些灿烂:“加油。”

然后还是每天晚上苦练,胡以晴都是陪杨景行到十点左右,盯着他练基础,希望到时候能让李迎珍对杨景行有所改观。

星期五下午,胡以晴回市里了,和杨景行约好第二天中午一点在浦海音乐学院附小大门口碰面。他叮嘱杨景行早点休息,明天一定要有最好的精神状态。

杨景行星期六早上九点就到了市区,闲逛。十点的时候接到胡以晴的电话,问他出发没。知道杨景行已经到市里了胡以晴就邀他去家里吃午饭,杨景行当然不好意思去。

杨景行在浦海音乐学院附属小学门口等了半个小时胡以晴才来,胡以晴边说不好意思边注意到杨景行手中的花束。

“节日快乐。”杨景行递上比较素的康乃馨花束,还有一个小袋子。

胡以晴都不好意思得有点尴尬了:“谢谢……昨天你们已经全班一起送了。”今天是教师节。

杨景行说:“那是形式,这是心意。”

胡以晴看看袋子,又看杨景行,挺惊喜:“你怎么知道选这个牌子?”保养品,中档牌子,一瓶补湿液也就几百块。

杨景行说:“我问的我妈。”

胡以晴笑:“你妈妈很漂亮。”又批评:“不该买这么贵的东西。”

杨景行说:“是我害你睡不好美容觉嘛。”

胡以晴突然笑得有点狡猾起来:“是不是变丑了?”

杨景行连连摇头:“不是,只是觉得越来越漂亮的趋势有点变慢。”

胡以晴咬牙做个恐吓的表情,但还是没忍住笑。她看了看表,说:“还有半个小时,我们等一会。”

大太阳照得什么都滚烫的,两人选了个阴凉的地方站着。胡以晴说不需要水和冷饮后,杨景行又说:“我等会还要借花献佛,可以吧?”

胡以晴看了杨景行两秒才明白,跺脚:“真的,我把这事忘记了……光送花不好吧?现在去买还来不来得及?就把这送给李教授。”胡以晴想奉献自己的保养品。

杨景行笑:“她那么大年纪了,你不是取笑她么!”

胡以晴头大:“那下次补吧,唉,我没想到,你怎么不提醒我。”还连忙把自己的包包打开,想把杨景行送的礼物藏起来。可是装不下,就只好不要那个小袋子了,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放进手袋里。有补湿液,精华,乳液,洁面粉,差不多一整套了。还有一张卡片,胡以晴收进去之前打开看了一眼,写着:胡老师,谢谢你,祝你美丽快乐。

胡以晴瞟了杨景行一眼,没说什么好歹。

两点差一刻的时候胡以晴接到电话,但不是李迎珍,而是她的助手。三个人碰头,助手自我介绍叫张楚佳,是李迎珍带的研究生,当然也帮李迎珍上课,算是助教。胡以晴就和张楚佳拉关系,说自己有个同学正在音乐学院读研,不过是管理系的。

张楚佳比胡以晴年轻两三岁,身材高两三公分,也是苗条的那一型。但是张楚佳的穿着没胡以晴这么时尚化女人化,披肩发也是自然黑直,还是个简单的大学生样子。

至于相貌嘛,俩人各有长处短处。张楚佳的眼睛稍微大一些,但是脸相对比较宽。胡以晴五官相对玲珑,但相对缺少轮廓神采。

两个女人站在一起,给人的第一印象应该是胡以晴温柔小巧,张楚佳爽朗活泼。

因为李教授有事忙,所以不能亲自来,张楚佳表示歉意。胡以晴说没关系,告诉杨景行:“能得到张老师的指点也是一样的。”

于是杨景行把花给张楚佳:“祝张老师教师节快乐。”

张楚佳接过花笑:“这是送给李教授的吧?放心,我会转告的。哎,给我看看你的手。”

杨景行把双手伸出来给张楚佳过目。张楚佳看了又笑:“是好大。你们吃饭了吧……那我们走吧。”

走在路上,张楚佳告诉杨景行,李迎珍给她的交代是让杨景行跟着附小钢琴版的同学一起上课,还只能旁听。

张楚佳也觉得好笑,问杨景行:“没意见吧?”

胡以晴帮忙回答:“没有,没有,谢谢你们。”

张楚佳又对胡以晴说:“你要是不忙的话可以一起,要是李教授不能来,还会给你打电话的。”

胡以晴犹豫了一下问:“那学费呢?”

张楚佳说:“旁听,不要学费的吧。”

让张楚佳上课的钢琴班就三个学生,两个小子一个女孩,都是十来岁的样子。杨景行往哪里一站,也不知道是鹤立鸡群还是鸡立鹤群。三个小孩子也没对杨景行这个大哥哥表现出什么兴趣,倒是他们的家长很看稀奇。

家长们当然是准备了教师节礼物,但是张楚佳都拒绝了卡片之外的,并且说李教授也是从来不收礼的,这大家都应该知道。

上课的地点也是一间小教室,几把椅子,一架立式琴,看样子还有年代了。幸好有空调,不然这种天气一般人真受不了。

张楚佳把教材给杨景行发几张,让他好好看看,好像都是他已经了解的东西。准备了一会就开始上课了,教学的主要形式就是小家伙们弹,张楚佳在一旁不停的叫停,纠正错误或者不恰当的地方,然后学生重弹。

张楚佳说话的时候,偶尔瞟杨景行一眼,发现这家伙听得很认真。不但杨景行认真,胡以晴都一丝不苟,还做笔记。

三个小孩子轮流着去弹,每个人都上去好几遍了,杨景行还是只能耸坐着,像个大傻冒。

不过是真有收获。虽然还是十来岁的小孩子,但是在练琴的时候就已经音乐性和技巧性并重了,不同的和弦,不同的曲调,不同的乐句,该是怎么样的处理方法,各种技巧的要点。虽然都是些初级技巧,但是也够杨景行吸收利用的了。杨景行甚至聪明的发现自己之前的姿势和用力有不少错误,看来看书自学钢琴还真是不靠谱的事。那么多要注意的细节,哪本书说得清楚明白。

课间休息,张楚佳来调笑杨景行:“感觉怎么样?”

杨景行说:“我真希望他们多犯错,就能多学到东西了。”

张楚佳呵呵:“可别谦虚哦。”

胡以晴说:“张老师是真教得好。”

张楚佳拍拍杨景行的肩膀:“去,露一手吧。”

杨景行苦笑:“你对我第一印象就这么不好?”

张楚佳声音清脆的哈哈:“真的,让我看看,课间嘛。”

胡以晴也说:“你去弹一首,好让张老师看看到底有些什么问题。”

杨景行只得坐到钢琴前去了,忐忑的说:“那我就弹599的第十八首。”

张楚佳点头:“嗯。”又笑:“他们都还弹不好。”

可能是不同环境的孩子的竞争意识很不一样,正在休息的三个小孩子都看着杨景行了。

杨景行的第一小节还没弹完,张楚佳就叫起来了:“停,停!”看着杨景行:“你弹之前都不分析一下旋律声部么?你看看,这几拍其实是模进的,你弹起来一点进行感都没有!”

杨景行茫然:“模进?”

胡以晴连忙来解释:“模进就是……你想,两拍的音程关系是一样的。”

“哦,哦,明白了。”杨景行连连点头。

张楚佳不怕打击人:“你不是吧,你谱怎么背的啊?”

杨景行顶住压力继续,这立式琴的键盘触感和音色比名牌三角琴还是差了一些,好在杨景行适应快。弹了几小节后张楚佳又叫停:“比刚才好点,练习曲其实就是练音型,但是你怎么没型啊,和人恰恰相反。这一首中总共就几种音型……”她给杨景行分析了,杨景行听得连连点头。

张楚佳还走到键盘前,亲自示范了几种音型,叫杨景行在开始:“慢点,只管慢点,十六分音符,别那么快。”

杨景行又继续,两个小节后张楚佳就看胡以晴,有点吃惊的表情。可她还是叫停了:“小指别那么重,不好听,大拇指还可以。”

杨景行又弹了两遍,张楚佳点头了,对胡以晴说:“他指头独立性好,双手同步不错。”

可惜有小家伙不愿意受折磨了,来叫:“张老师,可以开始上课了。”

张楚佳才想起来:“哦,上课,上课……等我几分钟。”快步出门去了,胡以晴了解同类,也跟去上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