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十五章 专家指点

“张老师,谢谢你。”胡以晴递纸巾给张楚佳擦手。

张楚佳接过纸巾,很爱惜的擦拭自己的双手,问胡以晴:“我听教授说你是刚接手这个学生?”

胡以晴点头:“以前给他们班上课,但是都不了解。”

张楚佳笑:“是个明星料。”

胡以晴疑惑:“他不是想当明星吧。”

张楚佳笑:“不然学我们,当老师?”

胡以晴强调:“杨景行很有天赋,真的。”

张楚佳点头:“不然你也犯不着。”有天赋的张楚佳见得太多了,她自己也从小被别人这么说啊。谁有资格评价别人的天赋!

第二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李迎珍来了。胡以晴连忙站起来:“李教授,您好。”虽然杨景行也跟着站起来了,但她还是提了他的手臂一把。

李迎珍示意两人坐,她要去关心那三个小家伙。这些孩子学琴的经历肯定是比杨景行丰富多了,练习的那些曲子也比杨景行弹得好听,但是要他们弹《唐璜》就不可能了,手都没那么大。

李迎珍在每个孩子身上花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指出一两个问题要他们改正或者练习。她对孩子挺温柔的:“练了多少遍……有进步,但还是不够好。”他说的那个小男孩有点胖,正在奋斗小奏鸣曲。

终于轮到杨景行了,李迎珍叫他:“你们跟我来。”

张楚佳还把花拿来给老师:“杨景行祝您节日快乐的。”

李迎珍都没接过,只是点点头,带着杨景行和胡以晴上楼,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里也有琴。

“坐吧。”李迎珍给俩人都倒了一杯水,又给了杨景行两张稿纸,自己坐到琴前去了,问杨景行:“听音怎么样?”

胡以晴说:“还没练过,但是他乐感很好,应该没问题。”

李迎珍说:“那我弹,你记下来。”

杨景行点头,严阵以待。

李迎珍先弹了几句简单的旋律,看杨景行飞快的在稿纸上画好后就又原位和转位和弦,然后再是有比较复杂的切分音和变化音的双声部旋律。

胡以晴为杨景行捏一把汗的,这真是挺有难度的考试了。

杨景行却很快就把稿纸给李迎珍了:“教授,您看看。”

李迎珍看了几秒,点着头的用手指把稿纸点得嚓嚓响:“你看,这写错了吧,连音符号。”

杨景行连忙承认错误。

李迎珍有点纳闷:“绝对音高没问题……”她不知道杨景行现在的听觉对声音那是相当敏感,还以为他是苦练过听音的。

不过李迎珍还是从自己的怀疑方向出发,接着弹了两句,问杨景行:“知道是什么吗?”

杨景行摇头,胡以晴这时候也不敢提醒。李迎珍继续弹,弹的都是一些常人不太听的曲子里的一些典型乐句,可杨景行都不知道出处。

李迎珍一拍巴掌,胜利的宣布:“你知道你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

杨景行当然不能自作聪明,摇头。

李迎珍大声教训:“听得太少!练琴练得是什么?是大脑,不是手。你听得那么少,键盘按得再快有什么用!”

杨景行承认:“您说着对。”

李迎珍变本加厉的继续数落杨景行的不是,什么对音乐没有理解,弹奏完全没有感情,急功近利,可以说还没入门……

当然,李迎珍没忘记胡以晴,对她说:“这不是你的责任,但是你要负起责任。从现在开始,什么曲子必须先听了再谈!多听,有时间就听,要理解的去听。”唉,她也是一鼎鼎大名的钢琴教授,还要教这种小白,多少年没有过的事了。

专家的话,胡以晴不敢质疑,只能连连答应了。

布置好听的任务后,李迎珍又叫杨景行弹,而且就弹《唐璜》最有难度的那些小节。然后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什么手掌完全没放松,一直是紧绷的,什么黑键的时候手型完全散了,好多地方用指都是错的。而且杨景行为了保证速度,手腕一直蹦在同一个高度,其实反而会严重影响手型和换指。

李迎珍自己也弹了一些小节,虽然速度慢了一些,但是给人的感觉就好多了。她批判杨景行:“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声音那么僵涩干硬,就是因为你完全没放松,你不是用的手指,而是用的手腕手臂,听的人都累……”越说越激动,看样子是马上就要把杨景行赶出门去。

接下来,李迎珍对杨景行进行了针对性的训练,要求杨景行在高抬指弹奏了每一个音后就完全放松手掌和手腕,为下一个音做准备,而不是像他之前那样绷着两只爪子一个一个键的按。

改掉坏习惯是一件挺困难的事,但可能杨景行的坏习惯还没保持多长时间,所以他很快的就学会了放松。

“紧张是做不好事的。”这么简单的道理,杨景行以前怎么就没想到。用了一刻钟去学会放松后,虽然还不是那么顺其自然的放松,但是他已经能听出自己现在的弹奏声音要流畅清晰了,每个音都圆润饱满一些了。

李迎珍要杨景行保持住那种感觉,再弹一遍《唐璜》。这一次杨景行的速度慢了许多,但是他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他终于体会到了那种“弹”的感觉。这样弹法,整个人的感觉都好多了,虽然之前并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吃了甘蔗,才知道它比西瓜甜。

李迎珍和胡以晴的脸上也出现了笑容。李迎珍的右手也在空气中做弹奏的姿势,终于表扬杨景行了:“对,对了,就是这样嘛。”

“谢谢您,李教授!”弹完一曲的杨景行一脸的欣喜,专家到底是不一样。

李迎珍说:“今天就先到这里,记住这几点。你先下去,我和胡老师谈谈。”

杨景行走后,李迎珍严肃的问胡以晴:“杨景行初中没在尚浦读?”

胡以晴点头:“高中才来。”这个之前已经说过了啊。

“前两年,你看过他弹琴没有?”

胡以晴摇头:“没有,真的没有。”她琢磨到李迎珍的意思,说:“以前上音乐课都不怎么认真,他们班主任也说这学期变化挺大。一开始感觉是真的什么都不会,我那时候都不抱希望。”

李迎珍点点头,想了一下说:“千万别让他骄傲,更不能一时兴起,路遥才知马力。”

胡以晴点头,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后才一起下楼。

三个小家伙已经下课,教室只剩下杨景行和张楚佳。杨景行在练琴,张楚佳讨好自己老师:“上去半个小时,下来就变样了。”

李迎珍不问杨景行的意见就直接安排:“你明天早上九点到音乐学院北楼,楚佳给你上课,楚佳你接一下。”

杨景行和张楚佳都点头答应。

李迎珍没忘记重点:“楚佳带私学是两百块一个课时,你们自己商量,下午再过来这边。”又交代杨景行:“回学校要多听少练,不然都是无用功,我已经给胡老师说过了。”

杨景行又谢谢。

李迎珍看看表:“我先走了,你们还可以聊会。楚佳,今天和明天就练指法手型,其他的不准碰,就当他是幼儿园的。”

张楚佳和胡以晴都笑,杨景行很没面子。

李迎珍走后,胡以晴就问张楚佳,说看每星期上多少节课合适,什么时候上。张楚佳看着杨景行挑衅:“我收学生也是有门槛的……这样,先考察两个星期再说。”

杨景行点头:“好,这两星期我就在音乐学院呆着不走了。”

张楚佳指指琴:“那就抓紧时间吧。”

看杨景行练习了半个小时后,张楚佳得出个结论:“你真是个奇葩。”

杨景行看胡以晴求助:“老师,他说你学生是奇葩!”

胡以晴呵呵笑:“夸你呢。”

快六点的时候下课,杨景行要和张楚佳算钱,张楚佳不要:“都说了要考察两个星期。”

杨景行求情:“多考察两个星期吧。”

张楚佳笑,问:“现在回学校了?”

胡以晴对杨景行说:“你先回学校,我回家去拿些CD,你MP3带着没?”

杨景行说:“我好饿,先吃饭吧。”又请求:“赏脸赏脸。”

于是三个人去吃饭,杨景行让张楚佳挑地方,她应该熟悉。张楚佳就问都喜欢什么菜,胡以晴说无所谓。

张楚佳说:“南京西路有家豆捞坊,还不错。”

胡以晴眼睛一亮:“这也有,我家附近也有一家。”

杨景行决定:“那就走吧。”

虽说比较近,还是得打的。两个女人坐后面,一会就热乎起来。

胡以晴似乎都流口水了:“对对,我就喜欢他们家的虾滑,特别好吃。”

张楚佳猛点头:“甜点,这家的甜点最好,东路那家比不上。你一定要尝尝。”

到了后,胡以晴在后座掏钱并制止杨景行:“我给,杨景行,我给,司机……”

司机早烦这种状况了,就近收了杨景行的钱。

这家店得环境还不错,位置也紧张,服务员想让杨景行他们等一会,可杨景行说自己能顶三个人,非得要坐大座。

杨景行很强势:“我可以等,你能让她们等吗?美女从来不等人的!”

两个老师这时候站在杨景行身后,也没表现出威严来。

服务员妥协了,带他们入座。两个女人靠着坐,杨景行对面。

张楚佳说:“一般这时候来都要等的,我们有次等差不多一个小时。”

胡以晴说:“我们那边那家也是,好多人。”

杨景行说:“等一分钟就够我练几十遍分解和弦了。”

胡以晴她们呵呵乐。

开始点菜,两个女人激动又欣喜,商量着这个那个,很难决定。什么都想要,又怕吃不了。于是杨景行就把老师们斟酌过又放弃了的都点上了,并保证自己不会浪费。

菜上齐了开吃,杨景行举杯:“谢谢胡老师,谢谢张老师,敬你们。”

张楚佳说:“祝你考试成功。”

三个人也吃得蛮热闹,杨景行孝顺的帮胡以晴捞菜,胡以晴连忙制止:“我自己来,你住手。”

张楚佳倒是不客气:“丸子不要,你自己吃……你手好长啊!”

边吃边聊,张楚佳说自己是河冀人,却就爱吃海鲜和甜食。胡以晴的爱好也一样,还给张楚佳介绍了一家糕点店,说是美味非常。杨景行说自己是海纳百川。

张楚佳问杨景行:“你真的十七岁啊?”

“不像吗?”

张楚佳笑:“显得比较成熟……附小有个学生,谎报年龄进来的,估计都十四五了,说才十一!”

胡以晴还是关心正事:“考你们学校作曲系难吗?”

张楚佳瞄杨景行一眼:“真的挺难的。”

杨景行说:“我有这么好的老师,不怕。”

两个女人其实真没多大食量,后来就是看杨景行狼吞虎咽得津津有味了。可是她们休息了一阵后,又鼓起勇气商量,决定一起吃个甜点。

甜点上来后,两个女人分,分着分着就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了,都看杨景行。

杨景行说:“没说老师不准馋嘴。”

老师们却更不好意思了。

吃完了后又休息了一阵,都快八点了。杨景行叫结账,这次胡以晴是动真格的了,不准杨景行付钱。

服务员很为难的样子。胡以晴说:“他还是学生。”

杨景行很气愤:“我是男人。”又对服务员说:“你也是男人。”

服务员嘿嘿着收了杨景行的钱。张楚佳在那里笑得喘不过气,抓着胡以晴的手哈哈哈。

出来后在地铁站分手,胡以晴是二号线回家,她交代杨景行路上要小心,到学校了给她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

张楚佳说:“他用不着你担心吧。”

杨景行说:“确实,我担心你们比较多。”

胡以晴更像个老师:“早点休息,听李教授的话,别疯练了。明早别迟到。”

张楚佳和杨景行一起坐一号线,不过她就三四站路。她关心一下杨景行的文化成绩,有没有认识作曲系的什么人,然后问问他的成长经历,因为一般来说进作曲系的人,那都是从小就朝之奋斗的,都有耳濡目染的。

杨景行都听怕了,说:“你就不能鼓励鼓励我?”

张楚佳想了一下,说:“现代系有很多美女。”

杨景行心动的问:“我现在想考现代系,来得及么?”

张楚佳呵呵乐:“真的,作曲系是罪枯燥最无聊的。”

杨景行没被张楚佳吓倒,回学校后给胡以晴发了条短信,继续到琴房练了半夜。

周日早上九点,杨景行准时到音乐学院和张楚佳碰头。胡以晴也来了,其实没他什么事,可能也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的。三个人去了北楼,这里有李迎珍平时上小课用的教室,可以给杨景行先用用。

胡以晴带了几盒CD,大都是些钢琴曲,还有她自己的随身听也借给杨景行。她给杨景行的MP3里也装了很多钢琴曲。

练习了一上午的指法,休息的时候就听。中午的时候胡以晴和她的同学白悦碰头了,白悦带来了一些资料和以往的考试试题,说找来挺不容易的。

午饭当然就是胡以晴请白悦,杨景行和张楚佳跟着蹭。胡以晴还找机会叮嘱杨景行,不准他又抢着付账。杨景行听老师的话。

白悦对杨景行有点兴趣,下午就继续看他练琴,看看这个家伙是靠什么跟李迎珍拉上关系的。盯着杨景行练了半天指法后,她就迷茫了。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李迎珍来了,用半个小时检查的杨景行今天的练习成果,并提出新的要求,布置了三首曲子和599的几条要杨景行回到学校后练。

李迎珍叮嘱:“你要把你这两天学习领悟到的贯穿到今后的所有练习,甚至是表演中去。我下星期有空的话会去你们学校。”

五点左右杨景行和胡以晴回尚浦,杨景行在地铁上抢了个位置,胡以晴推辞了两下后才坐着。

胡以晴为杨景行高兴:“真的是运气好,你看这两天,你学到了多少。”

杨景行不同意:“要不是你教我,我也撞不上这个运气。”

快到徐家汇的时候,杨景行建议下车,说想试试胡以晴介绍的那家蛋糕。胡以晴很高兴的答应了。

确实是很不错的糕点店,一个小杯慕思就好几十。杨景行随便拿两个,胡以晴也选了两样。杨景行要一起结账,还教训起胡以晴来了:“你怎么一点老师的自觉性都没有,接受感谢也是美德。”

胡以晴居然不知道怎么反驳,拿着装点心的袋子口折啊折的有点尴尬。

出来后,杨景行把胡以晴的所有包包都接过挂在自己手臂上,好让俩人能边走边吃。胡以晴也说趁现在还有点冰,口感好些。她没并觉得这样走在大街上有什么不雅,还吃得挺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