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九十六章 你最好滚出去

苏宛如脸上掠过得逞的笑容,看着唐绵绵上了楼,再给龙若水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龙若水这会正缠着龙夜爵玩游戏,让他不能分心去顾着唐绵绵。

上了楼,唐绵绵的困意很快就来袭,甚至连洗澡都没来得及,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没多会,苏宛如也悄悄的上楼来,将她拖到了另一个房间。

本来是打算弄到三楼的客房,可才行动,便听到楼梯有人上来了。

是祁云墨的声音。

苏宛如一着急,便将她往旁边的客房带去。

时间太紧急,她丢在床上便逃开了。

祁云墨却是进了龙夜爵的卧室。

苏宛如怕自己穿帮,便趁此机会逃下来了。

下来却也坐立难安,不时往楼上看了看,没多会,祁云墨也下来了,一脸正常的样子,她才松了口气。

宴会持续到了十二点多,大家才各自散去。

许管家安排了司机,送喝了酒的几人回去。

龙夜爵也喝得差不多了,龙若水递过去酒杯说道,“哥,我还没跟你正儿八经的说一句生日快乐。”

龙夜爵想着上楼去抱老婆,一口干完,便上楼了。

龙若水见此情况,便笑了起来。

时间虽然短暂,却也够苏宛如准备了。

卧室里昏昏暗暗的,估计是因为唐绵绵在睡觉的缘故。

龙夜爵一进去,正打算开灯,又想着小女人睡着了,不好吵,便没开灯,而是径直去了浴室。

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便围着浴巾出来。

床上的苏宛如紧张不已。

她给唐绵绵吃了安眠药,目的是为了让自己有机会爬床。

龙若水刚才也给龙夜爵吃下了那种药,男人只要一冲动,是不会想到什么的。

龙夜爵果然像往常一样上了床,一转身就去抱软香温玉的老婆。

低沉的嗓音也随之响起,“老婆,我的生日礼物呢?”

苏宛如是绝对不敢开口说话的,一转身便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龙夜爵只觉得身子分外发热,不知道是喝酒,还是因为打算做某件事情而引起的。

他冲动了。

只是……

他猛然睁眼,伸手一推!

砰!

苏宛如被狠狠的推落在地。

而男人也已经清醒过来,即使身子滚烫,但那双凤眸里,却是一片冷厉之气,“你是谁?”

“龙大哥……”

苏宛如哽咽的叫了一声,她被他蛮力的一推,整个人摔落下去。

虽然地上有长毛地毯,但她的头却磕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

很痛……

她伸手摸了一下,一片*。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是流血了。

可见龙夜爵刚才的用力程度了。

她强忍着痛,站起身来,看向床上的男人。

虽然没光线,但透着外面的路灯,还是能看清楚一点轮廓。

男人浑身充满暴戾之气,让人不敢靠近。

他伸手打开了一旁的壁灯。

刺眼的灯光让苏宛如伸手一挡……

而龙夜爵看到的却是苏宛如衣不蔽体的样子,摆明了是来诱惑他!

苏宛如害怕的放下手,看向男人。

她在他深黑的瞳眸里,看到了阴沉的光,吓得缩了缩脖子,不顾羞耻的又爬了上去。

“龙大哥,我喜欢你。”她主动表明自己的心意,企图再度缠上男人的身子。

可还没近身,就被龙夜爵给按着。

她以为是男人冲动了,水眸晶亮了一番。

可才抬眸,看见自己在他眼里的倒影。

龙夜爵捏着她的脖子,刀锋般凝视住她,“绵绵呢?”

“龙大……”哥字还没说出来,就被他狠狠捏住。

那双凌厉的眸子里,自己仿佛是只挣扎快要窒息而死的可怜虫。

“说!她在哪里!”男人不给她一时喘息的机会,紧紧逼问。

苏宛如被他掐得快要呼吸不过来,脸颊涨得通红。

双手也开始挣扎起来,不住的去扯着男人的手……

龙夜爵渐渐加大了力度,苏宛如只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双颊涨红到泛着紫色。

“我……”她被掐住,怎么说的诶出来?

龙夜爵在她即将要窒息的前一秒,松开来。

苏宛如因为突如其来的空气,而大口大口的呼吸,随即又咳嗽起来,咳得十分狼狈。

“说,她在哪里。”

龙夜爵还是那冰冷的声音。

苏宛如这才知道,自己到底是招惹了什么样的男人。

她太小看龙夜爵了。

这个男人就如恶魔般,那么的不好掌控。

自己如果再做任何出格的行为,他杀了自己,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为了小明着想,她喘着气说道,“在隔壁的卧室。”

龙夜爵头也不回的转身,没有半秒钟的停留,“在我回来之前,你最好滚出去。”

苏宛如马不停蹄的滚了,甚至衣服都没来得及穿。

龙夜爵去了客房,却没找到唐绵绵的影子,回头正好碰上了打算逃跑的苏宛如。

从未对女人动手的他,一巴掌便挥打了过去。

“啊……”苏宛如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让楼下正在收拾的管家和佣人急急忙忙的上楼来,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到底在哪里!”龙夜爵沉着眸子逼问。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放在这个房间的。”苏宛如哆哆嗦嗦的说着,嘴角是因为被打耳光而溢出的血丝。

她现在不仅仅是喉咙痛了,整个脸颊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还不说实话是吗?”;龙夜爵冷笑起来,进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支手枪,冰冰冷冷的抵在了苏宛如的额头之上。

苏宛如吓得面无血色,双手赶紧举了起来。

闻讯而来的徐全见到这样的状况,也是大为震惊,“大少爷,不要冲动。”

“说,她在哪里。”龙夜爵仿佛没听到徐全的劝告,依旧冷冷的逼着苏宛如。

苏宛如整个身子都颤抖着,双眸惊恐的看着那支抵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枪……

龙夜爵居然有这样的东西……

自己……自己真的是太愚蠢了。

居然以为他跟其他男人一样那么好勾引。

她哆哆嗦嗦的说道,“我真的,真的放在里的,后来,后来祁云墨上来,我不知道……其他的我……我不知道了。”

她的话语无伦次,但龙夜爵知道她没撒谎。

折身回去拿了手机给祁云墨打电话……

电话到是很快就被接起,龙夜爵还没开口,祁云墨就说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你怎么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难道你是秒.射君?”

“她在哪里?”龙夜爵一听便明白祁云墨知道唐绵绵在哪里,嘴角阴沉沉的问道。

祁云墨听到这声音,本来玩笑的心态收了一下,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我女人在哪里!”

“你女人不是在你房间吗?我可是准备了好大一个箱子。”祁云墨笑着说道,不过听他这语气,又觉得好像不对劲,好奇的问道,“你不会没有拆开那个最大的礼物吧?”

礼物?

龙夜爵这才有时间看房间里的摆设……

床的对面,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粉红色盒子……

上面打着漂亮的蝴蝶结,还写着最惊艳的礼物几个字。

他大步的走了过去,三两下的扯开了蝴蝶结,掀开了礼物盒子……

里面,卷缩着睡着了的唐绵绵……

心里的大石落了下来,还没开口,祁云墨便说道,“我说你连自己老婆都找不到,也太差劲了,本来还以为能给你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你这样一闹,一点惊喜都没有了。”

龙夜爵没空跟他贫嘴,正准备直接挂电话,可却在触及她身上的穿着时,楞了一下,更大的火焰燃烧起来,“祁云墨!你居然动我女人!!”

祁云墨,“……”

我K!他哪里动她女人了?

“喂,你说话注意点,我身边可有女朋友呢。”祁云墨马上撇清。

开玩笑,兄弟妻,不可戏这种道理他还是懂的好伐?

“她身上的衣服,是你换的吗?!”龙夜爵咬牙切齿的问道。

祁云墨,“……”

我靠!

这男人真小气!

逮着他骂一通就是为了这事儿?

“你老婆身上穿的什么衣服?”祁云墨好奇的问了一句。

也成功而聪明的化解了这个问题。

龙夜爵紧蹙的眉头稍稍缓和了一下,又才问道,“那是谁换上的?”

“我女友啊。”祁云墨看向睡着的付染染,“染染说要帮忙,就给她换了衣服,还不准我看,我到是好奇了,是什么衣服啊,你这么着急的样子。”

龙夜爵听到是付染染换的,也不跟他废话了,直接挂了电话。

祁云墨还在那好奇,“快点告诉我,是什么衣服啊,难不成是没穿,喂……喂!”

他看着黑屏的手机,一阵鄙夷,“龙夜爵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明明他是好心给他送礼物,没换来感激也就算了,结果还被他莫名其妙的骂了一顿。

这朋友,完全慎交啊。

付染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龙夜爵发疯呢。”他安抚的说道,“睡吧,还没到。”

付染染嗯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顺带说了一句,“他现在肯定发疯,我给绵绵床了他们房间里的情,趣,睡,衣。”

发现这睡衣,她也好惊讶。

而且还是在唐绵绵的包里发现的,藏匿得很深……

她默默在想,唐绵绵,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你自己努力了。

祁云墨则是隐忍得快要抽筋了。

自己女人果然就是强悍啊,居然给龙夜爵老婆换上了情.趣.睡.衣,难怪龙夜爵那么把持不住,哈哈哈哈哈……

龙夜爵确定了唐绵绵的安全,这才打走到房门口,冷冷的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苏宛如,便对一旁站着的众佣人说道,“带她出去,通知苏家来领人,记住,不要给她任何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