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九十五章 神秘礼物

龙夜爵唇角抽了抽,“老婆,你是打算给我过一个别开生面的生日晚会吗?”

“……”

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说,你们两个人要在地上蹲一辈子吗?”看官们不满意了。

唐绵绵着急起来,小声的问道,“怎么办?”

他解开自己的衣服,披在她身上,才扶着她肩膀站起身来,“这样不就挡住了吗?”

唐绵绵脸色那个红啊。

尽管龙夜爵做了这样的补救,但也不妨碍旁人的猜测。

特别是龙若水,她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自然不会放过嘲笑的机会,便说道,“大哥,你们不是在跳舞吗?怎么把衣服披在她身上了?”

“太冷了。”龙夜爵回答永远都是那么的气定神闲。

让一出事情就慌张的唐绵绵佩服不已。

龙若水哪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笑着说道,“刚才我好像听到裙子撕裂的声音,我还以为是大嫂的裙子坏了呢,吓我一跳,要知道这可是名牌,还是我给大嫂买的,出了问题我得去找他们算账。”

龙若水说得十分合情合理。

可龙夜爵却能想到很多。

他冷冷的瞥了一眼龙若水,“算账?是该好好的算账!”

龙若水背脊发麻,被龙夜爵那冰冷的视线看得心虚不已。

她每一次做任何事情,明明做得很到位了,可总是逃不开大哥那双火眼金睛。

只能把剩下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其他几人虽然好奇,但也没多问。

有些时候,避免人家的尴尬,也是一种礼仪。

但河西爵跟祁云墨却交换了一个神秘兮兮的笑容。

龙夜爵要带着她去换衣服,但苏溪却开口说要跟他跳一支舞,算是祝贺他的生日。

龙夜爵犹豫了一下,看向唐绵绵,她却只是笑笑安慰,“你去吧,我自己去换衣服。”

而且她也不想让龙夜爵看到自己窘迫的状态,苏溪的开口邀约,反到让自己松了口气。

龙若水自告奋勇的说道,“我去吧。”

龙夜爵直接一个冷眼扫了过去。

她自动消音了。

苏宛如却笑着说道,“我陪绵绵去吧。”

唐绵绵不好拒绝,只好点头。

两人回到了念园的卧室,唐绵绵去更衣室找回先前换下的裙子。

换上属于自己的裙子,心里都舒畅多了,顺带也把脸上那浓妆给卸掉了。

看着镜子里干净的自己,她觉得顺眼多了。

难怪龙夜爵刚才会嫌弃了。

苏宛如看她换好裙子,也卸了妆,笑了笑说道,“你这样素净挺好的。”

“我也这么觉得,刚才毕竟是若水给我化的,我不好意思拒绝。”唐绵绵整理了一下裙子,这才满意的笑道,“走吧,下去。”

“好。”苏宛如陪她走下了楼,看到桌上的水杯,忽然说道,“刚才喝酒喝太多了,我有点渴,我去倒杯水喝吧。”

唐绵绵也觉得有点渴,打算主动去倒水。

苏宛如却说道,“你刚才穿高跟鞋跳了那么久,脚肯定很痛,我来倒吧。”

唐绵绵不疑有他,更是心生感激。

她进了厨房,那了两个杯子,倒水的时候,在她的被子里放了一颗药丸。

药丸很快便溶解,晃了几下,便看不出任何情况了。

她端着水出来,递给了唐绵绵,自己也喝了起来。

唐绵绵也确实渴了,三两下便喝光了水,苏宛如心里却慢慢的欣喜起来。

两人再次回到宴会,苏溪跟龙夜爵还在跳舞。

两人仿佛是最合拍的那一对儿,跳得分外的好。

画面感十足。

男的俊逸,女的漂亮。

用一个词来形容,非常贴切。

一对璧人。

不知道为什么,唐绵绵见到这样的苏溪,自卑感又升了起来。

苏溪恐怕是女人之中最为完美的人了,是任何女人都想成为的那种优雅女人。

有自己的事业,长得好看,又有礼貌,说话做事更是优雅典范。

跟龙夜爵站在一起,仿佛是最合适的那个人。

她莫名低沉,一杯接这一杯的喝酒。

河西爵跟祁云墨走了过去,递给她了一杯酒说道,“嫂子,干杯。”

她扬着笑容笑了笑,却没说什么,接过酒杯喝了起来。

付染染本来在那儿很困,见到河西爵跟祁云墨跟唐绵绵喝酒,眯起了眼镜走了过来,“干什么呢?”

祁云墨一听到付染染的声音,立马笑道,“没什么,跟嫂子喝个酒嘛。”

“你们一大老爷们也真好意思,居然跟女人喝酒,有本事跟我拼酒!”

付染染喝酒,那可是很牛的。

一般人还真不敢找她拼酒。

更别说她现在可是怀着孩子,祁云墨一听她那话,赶紧说道,“别,你别参合了,走走走,我们喝果汁去。”

付染染冷哼了一下,“我不想跟你们一起喝,我要跟绵绵一起喝酒。”

两人拗不过,也只能让她去了。

反正目的已经达成。

等两个讨人厌的苍蝇离开之后,付染染才问道,“你喝那么多酒做什么?心情不好?”

唐绵绵没开口,只是握着手中的杯子转动着,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作为好友的付染染,怎么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她看了看舞池里十分登对的苏溪跟龙夜爵,冷笑了一声,“你就这点出息吧!别忘了那红本上的名字是谁!”

唐绵绵知道她说的是结婚证,有些窘迫的说道,“我到现在都还没看到结婚证……”

付染染,“……”

她揉揉眉心,对这个好友的呆萌有些无奈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现在就是正室夫人,你自卑个什么劲儿啊!”

“不是,我就是觉得相差太多了。”她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心情还是很压抑。

女人嘛,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总是容易跟其他女人相比较。

可跟苏溪这么一比,自己差的不只是一大截!

付染染给她的直接是两个白眼,“差太多那也是他喜欢的,只要他觉得你好,你就是全世界最好的,比你好比你优秀有个屁用!”

听到付染染这么一说,唐绵绵心中微微一动。

不免想起了刚才他说的那句话。

你再差劲,那也是我喜欢的,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她展露笑颜,放下了心中的压力,“好吧,谢谢你安慰我。”

付染染见到她笑了,这才暗中松了口气,拍了她几下,“你啊,别庸人自扰了,好好的给你们家大BOSS生个孩子,一切都完美了。”

一说到孩子,她又囧了。

现在是每个人都觉得她应该怀孕了吗?

她眼神左右闪躲,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染染,其实我们……我们还没那个啥……”

“什么?”付染染仿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大声的反问到。

她的反问,惹来了众人的目光。

唐绵绵想死的心都有了,“你那么大声做什么!!”

付染染回头看了看其他人,确定没人再看自己了,这才压低声音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就……我们……我们还是……单纯的关系。”唐绵绵有种捂脸的冲动。

“我K!”付染染简直忍不住爆粗了。

这下对龙夜爵是万分佩服了,“我们家大BOSS的忍耐能力,简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小声点啊……”她在一旁面红心跳的。

“话说,不会是你老公那方面不行吧?”很值得怀疑啊,哪个男人能忍这么就的?

唐绵绵一听,猛的拍了一把付染染,“你才不行!”

“哟哟哟哟,维护自己老公了,居然还殴打孕妇。”

“付染染!”

**

舞会无非就是会跳舞的人,你邀请过来,我邀请过去。

只有不会跳舞的两只,在角落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而沈少恭一直陪着楚临湘,安安静静的,将其他人都排除在两人的世界之外了。

作为寿星的龙夜爵,更是被不停的邀约,跳了好久之后,才回到唐绵绵身边来。

见到两人有说有笑的,他也扬着眸子问道,“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付染染一见到龙夜爵,便笑得分外暧昧,“当然是在聊寿星啊。”

“我?说我坏话吗?”他端起酒杯浅抿一口。

付染染从自己包里拿了一个盒子出来,盒子不大,却十分精致,递到了龙夜爵面前,“大老板,这是我送的礼物,刚才看到其他人送的都那么高档,我没好意思拿出来,不过跟绵绵聊过之后,我觉得这个东西是你最需要的,就还是拿出手了,你别笑话才是。”

龙夜爵接了过来,挑眉好奇问道,“是我最需要的?”

“嗯,但是现在不能打开,得回去之后,你们再打开。”

付染染说得越发神秘了。

龙夜爵笑了笑,收了起来,“那好,我收下了,谢谢。”

“不用谢我,我是雷.锋!”她哈哈大笑起来。

唐绵绵虽然觉得付染染没安好心,但也很好奇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龙夜爵现在什么都不缺,怎么可能还有需要的东西?

期间龙夜爵被祁云墨等人拉过去玩游戏去了,唐绵绵是参合不进去那些游戏,只能跟付染染坐着聊天。

没多会付染染困乏了,被祁云墨安排在了念园的客房里,说是一会儿宴会结束之后,再带她回去。

付染染怀孕之后就很容易犯困,一峨眉拒绝,便去了。

作为念园的主人,唐绵绵自然要亲自护送她回去。

将她安顿好之后,自己也觉得有些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喝酒喝多了,还是太晚犯困。

外面偏冷起来,几人把游乐般到了大厅继续。

唐绵绵坐了一小会儿便开始犯困了,苏宛如走过来关切的问道,“绵绵,你困了?”

“嗯。”她老实的点点头,眼睛皮都睁不开了。

苏宛如立马劝道,“那还是去休息吧,我看他们还要完很晚呢。”

唐绵绵看了看玩得正高兴的几人,最后点了点头,“好,我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