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九十三章 你这是秀恩爱啊

不过从付染染的情绪上来开,她已经好了很多,估计祁云墨已经处理好两更之间的关系了。

几人送给龙夜爵的礼物,才让她比较惊愕。

跑车,房子什么的,简直让人羡慕妒忌恨啊。

土豪们都是这么送礼物的吗?

她愧疚的看了看龙夜爵腰上的皮带,比起人家几百万的跑车,真的差太多了。

而且自己还是刷的他的卡!

苏溪送的东西比较理性,据说是一本书。

龙夜爵很随性的放在一边,并没当回事。

唐绵绵明显看到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便将那盒子收起来,对苏溪说道,“这礼物肯定有意义,我帮你放好,晚上给他拆。”

苏溪微微点了点头,并没多说什么。

众人将视线一致转移到了唐绵绵身上。

特别是河西爵,吹了口哨,有些雅痞的问道,“嫂子,你送的什么?我们好好奇啊。”

“没……”

她不好意思说自己的礼物被他当做了见面礼,而新的生日礼物还没准备好。

龙夜爵拥着她慵懒一笑,“她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河西爵哟哟哟几声,笑得分外暧昧,“你这是秀恩爱啊!“

唐绵绵囧了一下,被调侃得无地自容了。

苏溪明显心情不佳,只是浅浅淡淡的笑着。

祁云墨低头在河西爵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惹来河西爵大笑,对他竖了个大拇指,“真有创意。”

龙若水跟苏宛如此时参合进来,也送了龙夜爵礼物。

但礼物的待遇都跟之前苏溪的礼物一样,被冷落了。

龙若水到是没什么不悦,将手里的包和衣服递了过去,“嫂子,这是你上次买的包和衣服,你一直没来拿,我给你放着呢。”

“谢谢。”唐绵绵小心的接过来,怕男人不高兴,但好在龙夜爵并没说什么。

苏宛如打开了那衣服袋子,对唐绵绵说道,“这衣服已经洗过了,很适合你,你穿给我们看看呗。”

唐绵绵楞了一下,“现在就穿吗?”

龙若水猛点头,“是啊,我想看你穿上,不然我大哥给你买了那么多的衣服,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穿给我看,再等几个月,你就穿不了了。”

她的话别有深意,唐绵绵听得有脸红了,只能点头,“好,我这就去。”

龙夜爵明显不乐意,“我喜欢你现在穿的这一件。”

龙若水撅起嘴巴,“大哥,你连这个醋都要吃吗?我可是你妹妹啊,难得送嫂子一件衣服,你就让她穿穿看嘛。”

“我去换一下。”唐绵绵怕龙夜爵翻脸,主动开口。

她开口了,龙夜爵自然不好说什么,只能默许了。

但也不忘教训一下龙若水,“送衣服?你送她一件衣服,坑了一个五十几万的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龙若水没想到大哥会这么不给自己面子,气的脸红脖子粗,“大哥你这么说太伤人了,当时可是我自己付款,是大嫂说她来付的。”

“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男人灵力的眸子,刀锋般的凝视着她。

龙若水被他看得心里发虚,只能气呼呼的掉头离开。

但心里却很愤慨的想,这肯定是唐绵绵告诉他的,不然大哥怎么能知道得那么清楚。

看来这个唐绵绵还是有些手段的,完全如苏宛如说的那样,白莲花一个。

她看了看楼上的方向,扬起一个恶毒的笑容。

唐绵绵正在穿衣服,无奈那衣服有些小,怎么都够不到后面的拉链。

正在犯难之际,响起了敲门声,龙若水的甜甜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嫂子,是我。”

她好像看到救星一样,马上打开了门,“你来得正好,这拉链我够不到,你帮我一下。”

龙若水哦了一声,便让她转过身去,动手给她拉拉链。

一边拉,一边做了一些小动作。

背着身子的唐绵绵当然感觉不出来,还一个劲的说道,“我肯定是长胖了,上一次在店里的时候明明穿的就是这个尺寸的,都是龙夜爵。”

“嫂子,你就秀恩爱吧,看得我眼红啊。”龙若水拉好了拉链,帮她整理一下裙子,这才说道,“不错,传上去挺好看的,很适合你。”

唐绵绵是看不出太大的分别,毕竟在她眼里,这些衣服都好看,当然,价格也贵。

不过跟自己以往穿的裙子不一样,这裙子是丝绸质感的裙子,很紧贴身躯,她那点小胸部,算是暴露了。

之前龙夜爵给她准备的那些衣服,都是偏纯色。

而龙若水给自己选的这衣服,有些偏性感。

她从未尝试过,还有些惊讶,牵扯了几番问道,“这样,会不会太露了?”

“怎么会?我还觉得你太保守了,你看今天来的那些女伴,她们的衣服都比你的要性感好不好?”

也是。

唐绵绵放下心来,整理了一下就要下楼,龙若水拉住了她,“别急啊,你这样怎么行呢,为了配这件衣服,你的化个妆。”

“化妆?太夸张了吧。”唐绵绵默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看上去是有些单调了,自己一张纯素颜,配上这红色的裙子,还真有些显得苍白了。

“怎么会夸张,来来来,我化妆品都带过来了,我给你画。”龙若水主动说道。

她这么热络,唐绵绵还真有些不习惯了,愧疚的说道,“上一次的事情,其实不怪你,是你大哥太小题大做了,可我说不住他,你别生气啊。”

“我没生气,我大哥就那性子,我要是生他气,还不得气死啊?”龙若水打开着她的那些化妆盒。

唐绵绵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任由她给自己化妆。

龙若水很认真的在她脸上涂涂抹抹,不时夸奖几句,“大嫂,你皮肤真好。”

“谢谢。”

没多会儿,龙若水大功告成,对她说道,“好了,你看现在,是不是好很多了?”

她将她对向镜子。

唐绵绵对镜子里的自己陌生极了。

虽然还是自己,可……那妆容,太浮夸了。

虽然没有烟熏妆什么的浓艳,但也有些浮夸了。

“这,太浓了吧?”她尴尬的说道。

“不会不会,这样刚刚好。”龙若水收起盒子,不等她后悔,便拉着她下楼。

楼下的人已经转移到院子里去了,估计是有晚会什么的。

她心情十分紧张,怕自己给龙夜爵丢脸什么的。

不过龙若水一直夸奖,称赞,让她稍稍放下心来。

龙若水说要把化妆盒放回去,出门便分开了。

她独自提着裙子,往院子里走去。

因为今夜是龙夜爵生日,老宅也是装扮了一番。

外面到处都装上了霓虹灯,十分美丽。

不远处更是传来了人群的阵阵欢声笑语。

但夜晚的冷空气,让她缩了缩脖子。

这个天儿,穿露肩装什么的,还真有点冷。

走过转角,便看到了热闹的人群。

好像是舞会,大家都在跳舞,就跟自己在电视里看到的那样。

每一个人都十分优雅,一男一女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

她紧张得握起拳头,有些不想前去了。

因为有一个很残忍的事实……

她不会跳舞!

正在犹豫之际,视线却触及到转角处的角落里的两个人影。

是苏溪和……和徐管家?

两人的声音虽然小,但毕竟比舞池隔得近,顺着风,她也能听到一些。

苏溪关切的问徐管家,“爷爷最近身子还好吗?”

“老爷身子还好,没什么大问题,但毕竟上了年岁,需要注意的事情很多。”

“那麻烦徐管家多费心一些了。”苏溪感激的说道。

徐管家赶紧摇头,“小姐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你不要叫我小姐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了。”苏溪淡淡的笑了笑,声音却无比落寞。

徐全尴尬了一下,才连忙点头,“是,苏小姐。”

唐绵绵虽然听得不太仔细,但也能看出几分来。

徐全叫她小姐,而苏溪说自己已经不是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苏溪以前是龙家的小姐?

不然怎么会叫老爷子爷爷,又让徐全这么毕恭毕敬?

但……没人提及过这件事情,应该不可能吧。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什么的……

那边,徐全已经走了,苏溪独自一人站在那儿好久,双眸就看着念园的房子,许久,许久,才转身回到了人群之中。

唐绵绵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站在这让好久了。

人家那边都跳玩一支舞了。

而且龙若水也来了,跟她一起来的,还有朱文怡。

她急急忙忙的走了过去,还未走近,心已经忐忑起来。

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来自众人的视线……

这些人还没来得及发表敢言,便听到朱文怡冷声问道,“你化这么浓的妆做什么?还穿高跟鞋?!”

“我……”唐绵绵心里一跳,脸上迅速像火烧一样难受。

而先前给她化妆的龙若水也不敢说什么,只是站在她身后歉意的看着她。

眼光里还有这乞求,似乎希望她不要将她供出来。

唐绵绵自知理亏,只能道歉,“对不起,我这就去洗。”

龙夜爵却开了口,“洗什么洗?画都画了,我都没嫌弃,你们嫌弃什么?”

说罢,走过来将她拦在怀里。

众人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

特别是苏溪,在看到唐绵绵身上的红色裙子,更是涌动着复杂的神色。

被龙夜爵这么一护短,朱文怡再气,也只能忍了,气的跺脚,“你们怎么玩我不管,但也要注意一下身份,和应该注意的事情。”

说罢,她气得走掉。

气氛僵硬了一下,所有人都是紧张的看着龙夜爵,仿佛下一秒,他就会生气一样。

可众人预期的生气并没有发生,龙夜爵依旧搂着唐绵绵扬着笑容。

一切看上去都很和谐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