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九十四章 你是我一个人的了

河西爵切了一声,摆摆手,“我还以为你要生气呢,原来不生气,没劲。”

“今儿我生日,我生气做什么?”龙夜爵浅笑开来,深黑的瞳眸依旧*笑意。

唐绵绵松了口气,因为她感觉到男人没有生气的意思。

祁云墨到是了然的笑了笑,举起酒杯,在龙夜爵杯子上碰了一下,扬唇说道,“看来我找到了天涯沦落人了。”

唐绵绵囧了一下,对这个形容有些无地自容。

而龙夜爵则是勾唇轻轻一笑,“形容到很贴切,不过我比你要好,我是阳关道,你是独木桥。”

于是……

于是祁云墨去角落画圈圈了……

这他妈哪儿是天涯沦落人啊!

苏溪是几个人之中,唯一没有恢复笑容的人,她愣愣的看着龙夜爵护着唐绵绵的样子,心如刀割。

唐绵绵甚至看到了她眼里的一丝泪光……

龙若水跟苏宛如对视一眼,有种浓浓的疑惑。

为什么龙夜爵没有生气?

红色裙子,不一直是他的禁忌吗?

为什么唐绵绵穿了,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还笑得那么灿烂!

两人有疑惑,却不好表现在脸上,只能暗中不爽。

她们可是设定了一连串的计谋!

之前给她化浓妆,不只是为了让朱文怡生气反感,还想让她给龙夜爵丢脸。

结果倒好,被龙夜爵一句我都不嫌弃,你们嫌弃什么给化解。

红裙子更是让人意料之外的意外。

连连受挫,两人心情极度不好。

苏宛如便走向了心情低落的苏溪,“苏溪姐,你怎么站在这儿啊,过去一起吧。”

苏溪还在悲伤之中,摇了摇头,“不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苏宛如知道苏溪难受的是什么,便说道,“我知道你肯定难过吧,毕竟……”

“不要再说了!”苏溪情绪有些小激动,阻止了苏宛如的话。

苏宛如只是点到为止,也不继续,只能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提到了不该提的,不过想一想,如果不是那件事情,哪有她唐绵绵的出现啊。”

苏溪冷然的看了一眼苏宛如。

她不是龙若水,自然不会那么容易被鼓动。

但苏宛如说的也是实话。

至少,她现在也是倍受打击的。

本以为龙夜爵会将那间事,那个人放在心里一辈子。

可现在看来……不过也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而已。

没有什么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哪怕她曾经认为的最美好的感情。

河西爵担心苏溪,走了过来,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走吧,不要想太多。”

苏溪微微点头,在河西爵的带领下,回到了人群之中。

长形餐桌旁,唐绵绵浑身不自在的,尴尬的问龙夜爵,“我是不是很丢脸?”

龙夜爵没有隐瞒的点点头,“是丢脸。”

呜呜……

她又想钻地洞了。

“不过我好奇,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些东西?”他伸手去扯她眼帘上的假睫毛。

她睫毛本来就很浓密卷翘,哪里还需要这种人造的东西?

唐绵绵被他一扯,眼睛巨痛。

捂着自己的眼睛气恼,“好痛,你干嘛!”

“帮你卸妆啊。”他说得理所当然。

“你不是说不嫌弃的吗?”

龙夜爵扬着邪肆的眸子,“我那不过是说的体面话,你也当真?”

“呜呜……”她气得暗中掐住男人,“我就知道你嫌弃我。”

“嗯,嫌弃你,我巴不得所有人的嫌弃你,这样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他轻笑出声,语带宠溺的说道。

唐绵绵本来还低沉的心情,一下子就飞扬起来,“算你会说话。”

“不过你这个样子真的好丑……我怕我晚上会做噩梦。”

“……”

龙夜爵!你去死!

两人的打情骂俏,看在其他人眼里,那叫一个碍眼啊。

河西爵老大不爽点了第二支舞曲,直接走过去棒打鸳鸯了,“嫂子,请你跳支舞吧。”

跳舞……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她求救的看向龙夜爵,希望他能留下自己。

可龙夜爵还没开口,河西爵又说了,“嫂子,不会这个面子你都不给吧?”

“不是……”她脸颊通红,又不敢说自己不会。

祁云墨也过来补刀了,“爵,你不会这么小气不让你老婆更河西跳舞吧?”

龙夜爵本来是没意见的,可看到小女人那表情,猜到了什么,这才救场的说道,“我的女人,肯定只跟我跳舞,你们要跳舞,自己找老婆去。”

河西爵,“……”

“龙夜爵,你这个炫老婆的家伙!我跟你势不两立!”河西爵气的跳脚。

可龙夜爵偏偏极为悠闲,回了一句,“我就炫,怎么了?单身狗!”

“嗷……龙夜爵!”

原本冷场的气氛,一下子热络了起来。

舞曲起,莫染拿着一大杯的橙汁儿建议道,“爵少既然是寿星,是不是得带少奶奶跳个舞啊?”

“是啊,你们俩跳舞吧,既然恩爱都秀了,那就秀得彻底点吧。”祁云墨也认可的说道。

付染染拉了她一把,“你凑什么热闹啊!边儿去!”

祁云墨一见自家女人发话了,自然老实了。

龙夜爵也觉得建议不错,便对唐绵绵说道,“老婆,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唐绵绵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哇,龙夜爵,叫你秀恩爱,被拒绝了吧,哈哈哈哈,活该!”河西爵是第一个嘲笑的人,心里那个美啊。

龙夜爵也有阴沟里翻船的一天啊。

龙夜爵被拒绝,显然也有些意外,“老婆,我这么正式的邀请你,你拒绝,很伤面子的。”

唐绵绵哽了两声,“那个,我……我不会。”

“什么?”他仿佛没听清楚。

“我不会!”唐绵绵只能豁出去,大声的说道。

众人静默了一番……

唐绵绵这下是真的觉得太丢人了。

河西爵第一个笑了起来,“嫂子,你怎么会不会呢?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我觉得应该是他们晚上回去独自跳双人舞。”莫成宇扬着带笑的眸子暧昧的说道。

莫染好奇问一句,“什么是双人舞?”

“小染乖,喝果汁儿。”他揉了揉莫染的齐刘海,柔着嗓音哄到。

莫染最听他的话,瞬间就将这个问题给丢开了。

而唐绵绵那个丢人啊,简直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睛了。

他肯定觉得很丢脸吧?

毕竟,她给他丢面子了。

可谁知道龙夜爵并不在意,反而带着笑意和深情说道,“我教你。”

“不要,那样很丢人的。”她低声说道。

“这有什么丢人的?他们生下来就会了吗、”

也是。

唐绵绵算是被他说服,默认了他的建议。

龙夜爵带着她走到舞池中间,在他的指点下,放好了手,摆好了姿势,便开始跳舞。

“我喊你出哪只脚,你就出哪只脚,知道了吗?”龙夜爵搂着她的腰说道。

唐绵绵老实的点头。

“左脚退一步,右脚……唉。”

才走了两步,他就被踩了。

众人一阵哄笑。

唐绵绵脸颊红得堪比红酒了,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笨了。”

“没关系,再来。”龙夜爵在她身上展现着从未有过的耐心。

这让众人更是讶异。

河西爵摸着下巴,依旧是雅痞的样子,“这还是龙夜爵吗?我真怀疑我眼睛了。”

“亮瞎眼了。”祁云墨也认可的点头。

莫成宇稍稍内敛点,淡淡的笑了笑说道,“龙夜爵这是变傻了。”

这边的人看得很欢乐,那边跳舞的唐绵绵就不那么好过了。

每一次跳了不到三步,准踩他的脚。

龙夜爵那高顶级定制的皮鞋,这会儿都被踩得面目全非了。

她那个愧疚啊,最后自暴自弃的说道,“不学了。”

“怎么?这么点就受打击了?要知道在龙家,总会有大大小小的舞会。”龙夜爵耐心的劝道。

唐绵绵一听,又是一阵懊恼,“我很差劲对不对?”

“还好。”他并没有直接否决,但也没有直接肯定。

唐绵绵内心沉了沉,不免想起了前几日的事情,那种自卑感又涌了上来。

龙夜爵却带着笑意补充了一句,“哪怕你再差劲,那也是我龙夜爵的女人。”

唐绵绵抬起眼眸,惊讶的看着他。

这算不算他的真情流露?

不过,为嘛她那么心跳加速呢?

想来也是,龙夜爵这么优秀的男人,哪个女人面对他的时候,不是心跳加速的?

渐渐稳下心来,她自信满满的说道,“我一定要把华尔兹学会。”

“有志气。”他鼓励的吻了一下她的脸。

这让唐绵绵害羞的缩着脖子娇嗔,“还有其他人呢。”

“你的意思是,只要没有其他人在,我就能为所欲为了吗?”他勾着坏坏的笑容问道。

“……”

这下,唐绵绵装死了。

苏宛如跟龙若水本来是看好戏的。

反正唐绵绵越丢脸,她们心里越爽。

可谁知道龙夜爵还亲自教她跳舞……

亲自教也就算了,居然还跳出了情调!

这可让苏宛如气得不行,恨不得上前去撕烂唐绵绵的笑容。

龙若水亦是如此,气恼的说道,“这个唐绵绵在大哥心中,果然是不一样的!”

苏宛如紧紧的拽着酒杯,双眸含着阴郁的毒光。

唐绵绵也不算太笨,终于掌握了一点技巧,但在下腰的时候,又卡住了。

当她再度旋转下腰之时,只听得一声异响,她本就冰凉的背部,更是寒冷。

如果她没感觉错误的话,是裙子爆开了!

当下不顾身子不平衡,放开了龙夜爵的手,却不想为此而跌倒在地……

跌倒的姿势实在不太好看,龙夜爵先是楞了一下,随即上前扶她,“你忽然松手做什么?”

唐绵绵这下是起来也不是,不起来也不是,伸手在自己的背后摩挲着,只希望是拉链爆开了。

可事实并不像她想的那样。

裙子并非拉链被爆开,而是直接从针缝撕裂开来……

也就是所谓的撑开!

天啊!

她今天是命犯太岁吗?

怎么接二连三的发生倒霉事情!

她红着脸坐在那儿,哪怕龙夜爵拉她,也不敢妄动,用眼神看着他求救。

龙夜爵眉头蹙了一下,以为她是受.伤了,急忙去抱。

这一抱,他明白了。

唐绵绵低下头,再也太不起来的感觉。

“我把裙子撑开了。”她小脸上血色全无,唇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