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十二章 会拆了我医院

在他的行为准则里,从来不救没必要的人。

当然,唐绵绵是个意外。

确定了事实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之后,她才放下心来,坐在车里,心里隐隐不安。

这男人的脸色真的不太好,也不知道是自己什么惹到他了。

或者说,他是在在乎车子?

一想到这个,唐绵绵就有些心虚,说话也没底气了,嗫嚅着解释,“真的不是我的过错,可以找交警来看,是别人从后面撞的我,啊,对了,你投保险了吗?可以找保险公司来!”

反正她是没有钱赔!

龙夜爵的脸色更难看了。

这女人在说什么鬼东西?

他有说过在意车子的事情吗?

脸色越来越臭的他,恨不得将她的嘴巴堵住,“车子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会有人处理的。”

本来还提心吊胆的唐绵绵,这下算是落下心里的大石了。

只要不要她赔钱,什么都好说!

不过,既然不是因为车子的事情生气,那到底是在气什么?

对了一会儿手指,她实在受不了这低气压,弱弱的开口,“你在生什么气啊?”

正在专业飙车的某人,听到这个问题,整个车子都晃了晃。

吓得唐绵绵紧紧的拽出住把手,惊慌的看向他。

稳定了车子之后,他才隐忍着怒气开口,“我没生气!”

才怪!

唐绵绵在心里腹诽,明明就在生气好不好,跟人欠他几百万一样。

她囧了一下,那个车子,好像真的是几百万……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沈氏医院。

门口,已经有一群人在候着了,个个都严阵以待的样子,好像在接待什么大人物一样。

龙夜爵下了车,便打开副驾驶的门,抬手就将欲下车唐绵绵给抱了起来。

这种举动,吓得她又有些惊慌了,“我其实可以自己走的。”

他冷了一眼。

她闭嘴了。

沈少恭极少见到这个冷冷淡淡的大少爷如此在乎一个女人,不免好奇问了安义一句,“那人是谁啊?你们家爵少这么紧张兮兮的。”

安义斟酌了一下,再回答,“爵少的太太。”

沈少恭,“……”

什么玩意?

龙夜爵的太太?

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他没听说过!

是自己最近‘闭关’得太久了吗?

走孤陋寡闻了的说……

唐绵绵被龙夜爵抱到了候着的急救推床,放下的动作十分轻柔,似乎是怕弄疼了她。

沈少恭带着专业的眼光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这龙太太有何不妥。

可龙夜爵却脸色沉凝的道,“做最全面的检查。”

全面检查?

沈少恭唇角止不住的抽搐。

唐绵绵彻底囧了。

“她的伤,看起来没什么大碍。”沈少恭很中肯的建议。

可却惹来了男人的冷眸,“做最全面的检查,不然,我拆了你的医院!”

唐绵绵,“……”

等到被送进了检查室,离开了龙夜爵的监控范围之后,她才能开口,对沈少恭说道,“其实我没事,不用那么大阵仗。”

沈少恭挑了一下眉头,“那可不行,必须得做全面检查,你老公说了,不给你做,就拆掉我的医院。”

唐绵绵不吱声了。

比起受伤,检查才让她觉得更累。

两小时后,她终于出来了,结论跟沈少恭预想的一样,就是一点擦伤,其他什么都没有。

当这份准确的报告递给某人的时候,他才忍不住戏谑两句,“如果还不放心的话,可以再检查一遍。”

龙夜爵冷了一眼笑得不怀好意的沈少恭,不咸不淡的对唐绵绵道,“能自己走吗?”

“能!能!”她赶紧说道,生怕这个男人又抱自己。

那样太不自在了。

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给抱着,很别扭好不好?

“其实,最好还是不要自己行走。”沈少恭唯恐不乱的补充了一句。

唐绵绵的小脸立马就垮了下来。

于是,她有被抱起来了。

无比悲愤的看向沈少恭,却见他笑得更加得意了。

叫你丫大晚上的叫我出来看一点擦伤的小病!

那眼里,分明是报复的意思。

而这个冷冰冰的男人,还坦然自若的抱着她回到车里,她真的很想提醒他,你被耍了。

可考虑到那后果……

画面肯定很血腥,她还是不要说比较好。

安安静静的窝在副驾驶里,任由男人再次带自己回家。

途中,二人没说一句话。

他那冷冰冰的样子,自己也不好找话题,免得被冻出一身冰块。

只是当抵达海天一线,他下了车又打算抱她的时候,唐绵绵终于HOLD不住了。

脸色潮红的解释,“其实我真的没事,那医生就是故意整你,想让你抱我的。”

“难道你不想给我抱?”龙夜爵紧抿着唇瓣开口,凉薄的语气好似从齿缝中挤出来的一样。

冻死人!

可唐绵绵却被打击得说不出话来了。

能不能听一下重点??

“啊!”

在她还没想到说辞的时候,他已经打横抱起了她。

失重的她,紧张的拽着男人的衣服,视线也不敢乱看,只能落在他的下巴上。

可她发现,这男人即使是只看下巴,也迷死人!

所谓万人迷,就是他这种吧。

360度无死角的人,还真让她遇上了。

“看够了吗?”龙夜爵平稳的抱着她上楼,气息都没乱一下,将她放在床上之后,才淡淡开口。

被抓包的唐绵绵,囧红了一张脸,双眸乱窜,“看,看什么?”

男人嘴角一扬,似乎算是笑容。

看得她有点呆了。

这更取悦了男人,转身脱下自己的外套,随性的样子,更是魅力天成。

唐绵绵的心,好像又乱跳了。

一定是车祸出了问题,一定是。

她握着拳头为自己辩解。

“你不是说在家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皇都门口?”龙夜爵开口问道。

“啊,我,我去接我朋友啊,她喝醉了。”唐绵绵诺诺解释,像是想起什么,又急急忙忙的找自己的手机,“我都忘记问我朋友了,我的手机呢?你有没有看到我手机?”

龙夜爵眉头蹙了一下,“刚才走得太急,手机和包,大概在车子里。”

“……那能不能借一下你的手机?”

因为太关心染染,她这算是鼓足勇气了。

龙夜爵随手将自己手机丢了过去,便转身进了洗手间。

唐绵绵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手机,按下了付染染的号码。

可奇怪的是,任凭她怎么打,电话都没人接听。

难道也跟她一样,手机落在车子里了吗?

正在犹豫着,却瞧见安义的号码响起。

唐绵绵拿着手机小跑步走到浴室门口,轻轻的敲了一下。

里面的流水声顷刻间停止,随即传来男人低淳的嗓音,“有事儿?”

“那个,你电话。”

“帮我接。”

男人丢下一句,流水声继续。

好吧,她只能按下了通话键,是龙夜爵那万能助理打来的,她还没开口,就听到安义在那边汇报。

“爵少,车子已经处理好了,里面有太太的东西,需要现在送过来吗?”

现在?

好像都很晚了。

唐绵绵马上说道,“安特助,是我,那个,我的东西今晚就不用送来了,时间太晚了。”

“是太太啊,现在是很晚了,我来也打扰你们了。”

“……”唐绵绵囧了。

打扰这两个字,好像真的有点,暧昧了。

她慌忙解释,“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太晚了,不想让你多跑这一趟。”

“我懂。”

唐绵绵欲哭无泪,一句我懂,比刚才的信息量更大啊,她这是有理也说不清了吗?

不过就是如此,她还是没忘记自己的正事,赶紧问道,“安特助,你知道我朋友怎么样了吗?”

“就是那个跟你坐在车子里的女人?”

“对对对,就是她。”

“我不知道啊,我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唐绵绵略微失望,“这样啊,那谢谢你,我再打电话问问。”

“好的,太太,晚安。”安义不忘礼貌的说结束语。

反而弄得唐绵绵有些不好意思了,也说了一句晚安,才收了线。

安义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爵少可从不然跟碰他手机的,这太太看来真的是驯夫有道啊。”

正在唐绵绵拿着手机不知道该给谁打的时候,龙夜爵拉开了浴室门,走了出来。

只围着浴巾的高达身形,让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小脸上全是惊慌之色。

龙夜爵用毛巾简单的擦拭了一下头发,扫了一旁呆立的女人,“怎么?没找到你朋友?”

“嗯。”回过神的她猛点头,“刚才安特助打电话来了,说车子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龙夜爵波澜不惊的嗯了一声,往躺椅上一坐,“手机给我。”

“啊?”她还没反应过来。

“手机。”他耐着性子重复一遍。

唐绵绵这才飞速的将手机往他手心一放,尴尬的笑了笑。

打开手机,按下了一组号码,他随手将毛巾丢给了她。

唐绵绵被迫的接下毛巾,心里纠结着,他到底是让自己把毛巾收起来,还是让她给他擦拭头发呢?

他的头发还在滴着水,时不时的顺着他的颈项滑下。

那画面……太美!

唐绵绵脸上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最后拿着毛巾走了过去,给正在打电话的某人,擦拭起来。

“墨,刚刚那女人呢?”龙夜爵本来在给唐绵绵问那女人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