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十三章 丑媳妇见公婆

忽然感觉到毛巾在自己头上软绵绵的擦拭着,手上的动作微微一僵。

眼帘往上一抬,便对上了唐绵绵那双小鹿般的双眸。

柔柔软软的小手,还在继续擦拭着,那双眼睛也有些慌张,用口型小声解释,“头发没干。”

他睁着眼睛,就这么看着她,感受着她的每一个动作。

甚至忘记了电话里的男人。

直到祁云墨在电话里怒吼,“龙夜爵,你他妈打电话来玩我是吧?问了又不吭声是几个意思?”

因为隔得太近,声音太大,唐绵绵不小心听到了电话里男人的怒吼。

只能赶紧提醒面无表情的某人,“电话。”

男人这才垂眸,淡淡开口,“那个女人呢?”

“付染染。”唐绵绵小声的提醒。

男人轻咳了一下,重复一遍,“付染染呢?”

祁云墨那方似乎冷哼了一下,“那女人原来叫付染染啊?她回去了,手机什么的都丢我这儿了,明天你让你家女人来拿走,烦死了。”

说完,祁云墨挂了电话。

龙夜爵眼眸微微一眯,泛着一层精芒。

“怎么样怎么样?”唐绵绵立马关心的问道。

“没事,回家了。”男人似乎有些不悦她因为关心别的人,而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头发还没干。”

“呃……”

知道染染还平安就好,她又继续给他擦拭头发。

极少给人做这种事情,她还真是有些不自在。

好在她一边在心里给自己安慰,就算是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好了,而且自己还毁了人家一辆豪车,这账,简直没办法算。

等到把他头发弄干,唐绵绵的手也开始发软了。

她欲哭无泪的想,她不是病人嘛?

为什么病人还在伺候这个没病的人?

因为受了皮外伤,唐绵绵没办法洗澡,只能简单的在浴室清洗了一下自己,回到卧室一倒床就睡觉。

今天算是惊了一天了,神经都紧绷了。

听着隔壁安安静静的声音,她瘪瘪嘴,脑子里不免出现了那张俊美得令人屏息,却没有一丝笑容的面孔来。

这男人,如果能笑的话,那简直能迷死一堆人。

不对不对,就算是不笑,也能迷死一堆人!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唐绵绵惊慌的拍拍自己的脸颊,“唐绵绵,你大半夜的,在想什么呢!睡觉!”

灯一关,整个世界,都陷入了黑暗。

另一方,龙夜爵在确定隔壁没动静之后,才拿起电话,给安义打了过去。

“查一下今天车祸的前因后果,包括她进入皇都里面的所有事情,都要查清楚。”

冷冷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带着几分危险。

本来正要进入浅眠状态的安义,立马精神起来,“爵少,你怀疑是有人故意的吗?”

“嗯。”

根据那女人的说法,肯定是故意的。

他的仇家颇多,当时唐绵绵又开着自己的车,所以不免被当了枪把子。

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但如果让他知道,是谁故意这么伤害自己的女人,他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安义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冷厉之气,马上应道,“爵少,你放心,我一定会仔细调查这件事情,给你一个交代的。”

“嗯。”男人收起电话,眉头微微拧了起来,看着夜色之中的花园,久久。

***

翌日一早,唐绵绵打算起床他做早餐,却又囧囧的发现,他已经做好了早餐。

简单的粥,却有着几分淡淡的香气,让她食欲大开,却又觉得是在是不好意思。

明明自己才是他老婆,应该做这些事情的,但却连着两个早上,都是他在做。

这种好像被人伺候的感觉,真的有点不自在。

龙夜爵一边看着平板,一边喝着咖啡。

每一个动作都优美得让人想哭。

再看看自己,分明就是一土包子,吃个饭,都没个礼仪。

不过像龙夜爵这种男人,含着金汤是出生,社交礼仪是他们的必修课。

所谓大家风范,可谓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

单从吃饭的礼仪上来讲,两人就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

唐绵绵心想,自己怎么就会嫁给了这么一个男人呢?

到底是自己走狗屎运了,还是自己倒霉了?

她低头闷闷的喝着粥,一声不吭的样子,也不敢去看男人,怕自己走神又被他抓住。

“一会回家,你准备一下。”男人继续看着电脑,不疾不徐的说道。

“呃,咳咳咳……”

唐绵绵被他突然的一句话,吓得呛到了,难受的咳嗽起来。

龙夜爵微微抬眸,眉间微拧,顺手扯了纸巾递给她。

“谢,谢谢。”她想,自己丢脸死了,居然吃个东西都会呛着。

不过,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他刚刚说什么!!

“你要回家?”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是我们。”他补充道。

唐绵绵囧了一把,眼神滴溜溜的转,“我现在就跟你回去吗?”

他搁下电脑,眉角微挑,“怎么?现在不合适?我们已经结婚了。”

问题问了,答案他也给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欲哭无泪的她只能点头,“好吧,那我需要准备什么吗?带什么礼物去比较好?”

“礼物?”龙夜爵的眼神有些怪异,似乎听到了什么陌生词语一样。

唐绵绵弱弱的问道,“难道见长辈,不应该带礼物的吗?”

他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似乎是在细想,那个家,有多久没有礼物这种东西了?

以往任何一个节日,父母永远都是给钱。

到后来,便是自己的成绩单。

而现在,他公司的业绩,便是最好的礼物。

突然停她提起来,自己好像真的很久没给家里人买礼物了,薄唇微微勾了一下,即使弧度很小,“随便买点吧。”

唐绵绵泪了。

随便,最不好买了好不好?

不过她还是老实的回房间换了一身得体的衣服,化了个淡妆,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

“也不知道他父母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

站在镜子前,唐绵绵上下打量着,一边还嘟囔着。

应该还算得体吧?

转来转去,确定找不到什么破绽之后,才下了楼。

其实心里还是不安的,她双手都背在身后,拧成了十个白玉小结。

龙夜爵微微抬眸,正好看到她的身影,黑眸微微一眯,眼底浮现一丝赞许。

但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依旧淡淡的。

唐绵绵扯了好几次自己的裙子,这才不安的问道,“可以吗?”

那模样,像学生问老师一样,萌极了。

他微微勾起嘴角,深幽的黑瞳里划过一丝笑意,“可以。”

其实,可以用漂亮来形容。

只是,他极少称赞人,这样一句可以,便已经是很好的赞许了。

如果安义听到,肯定会惊掉下巴。

当然,唐绵绵是不会这么认为,她本以为会有一句不错,却不想换来的是可以,心里就更加忐忑了。

这可是她最浓重的一次装扮了!

而且她没有去见公婆的经验,以前跟苏世杰在一起,她曾经提出过去见他父母。

可惜,苏世杰都是婉拒了。

现在想想,当时苏世杰那么回避,肯定是早有异心了。

可恨的是,这人渣现在还来给她说,他一直爱的是她!

当她眼瞎吗?

咳咳,当然,她也曾经眼瞎过。

“在想什么?”龙夜爵看她走神,淡淡开口,唤回了她的理智。

唐绵绵脸色一红,慌忙摇头,“没什么,就是有些紧张而已。”

“自然而然就好,不必太紧张。”他幽潭般的眸子微微撇了她一眼,起身拿起外套穿上。

不必太紧张……

话虽然这么说,但她哪能不紧张啊?

“礼物还没买……”她看着自己的脚尖,声音低到不能再低,“而且我没钱买礼物。”

龙夜爵眉心微蹙,扣好最后一颗纽扣,才从自己的钱夹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她,“这卡给你,需要买什么,直接刷。”

“……”

啊,这感觉为什么像是被包养的意思呢?

她怎么就那么不自在呢?

不过,英雄气短,她现在没钱,腰板也硬不起来,只能默默结果,画蛇添足的补充一句,“我以后会还你的。”

正迈步打算出门的男人,猛的停下了脚步。

回头看着她,眼眸微寒,“你说什么?”

嗓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唐绵绵心里发虚,心想他肯定是觉得自己太矫情了,便马上摇头,“没说什么。”

即使她如此解释,男人还是脸色不佳。

冷着一张俊脸,转身大步出了大厅,丢下女人在那儿傻眼。

怎么又生气了?

她好像每天都在惹这个男人生气……

自己果然是嘴笨,话都不会说。

叹了口气,她只能小跑着追了出去。

龙夜爵已经将车子开了出来,这一次是比较内敛的迈巴赫,不像兰博基尼那么嚣张,衬着他不太高兴的表情,让她不敢上车的节奏。

但男人的眼神又带着几分冷凝,她不敢不上车。

“去哪里买礼物?”他开动车前,冷冷问道。

唐绵绵思索了一下,开口问道,“你父母有什么爱好吗?”

“不知道。”

“……”

这么理直气壮的回答,他也回答得出来?

见她那怀疑的眼神,龙夜爵难得开口解释,“我从高中之后,便搬离了大宅,极少回家。”

唐绵绵哦了一声,算是了解,“这样吧,你告诉我,你家有多少人,我再归类一下,该怎么买。”

龙夜爵眉头微微紧了一下,深深的看了一眼她,最后说道,“五十九口。”

唐绵绵,“……”

她唇角止不住的抽搐……

是自己幻听了吗?

“你们家,怎么那么多人?”

(踊跃留言呀,让琉璃看到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