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87章 医院,注定了凝重的地方

顾北辰当下蹙紧了剑眉,冷峻如雕的脸上全然是冷漠,“放开!”

冷漠的声音瞬间将狭小的车厢冰冻,棱角分明的脸上更是不留情面的透出一抹嫌弃。

Kruis有些没趣的松开顾北辰,妖娆的撩了下那犹如海藻般的波浪大卷发,“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趣!冷漠!无情!”

顾北辰墨瞳幽冷的睨了下Kruis,“关于帝皇和你的合约,明天你去公司直接找苏珊……”微微一顿,他接着说道,“还有,少琛之前在国外的事情我不希望是从你嘴里出来的。”

Kruis笑了,笑的妩媚动人,“King,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顾北辰鹰眸微凛,偏转的看向Kruis,“是吗?”他轻咦,浑身上下透出一股睥睨的气势,“可我偏偏要让这件事吹不进来!”

Kruis微微敛眸的看着顾北辰,因为惊愕而微微张了下嘴,最后皱眉说道:“别人说出这话我只会觉得可笑,可你说的……我到真愿意相信。”

顾北辰收回视线,只是偏了头看向车窗外……

车,适时滑过百货商场,外面的巨星屏幕上正在播放新闻,关于帝皇集团收购JK集团的事情。

“男人的世界,你不该参与进来。”顾北辰的声音低沉的溢出薄唇,“娱乐圈是你想要的生活,那就好好的过你的生活。”

Kruis心里有些难受,想说什么,可最终唇翕动了下,什么也没有说。

顾北辰送了Kruis去飞天大酒店,他没有下车。

“不上去坐坐?” Kruis挑了妖娆的眉眼问道。

“不了,”顾北辰淡漠的说道,“早些休息。”

Kruis倒也没有强求,只是魅惑的勾了唇角一笑,“好……晚安!”

话落,她俯身上前,给了顾北辰一个礼节性的颊吻后下了车,踏着那足足有十公分高的细高跟鞋,扭着电臀进了酒店。

“去医院。”顾北辰淡然的收回视线开口。

萧景应了声后开了车径自往敏康医院驶去……

在车水马龙的洛城的道路上,将马路两边儿的霓虹迅速的跑开……汇聚成了一道光滑下的暗沉之色。

“你回去吧。”顾北辰下车的同时冷然开口。

萧景知道顾北辰这会儿心情不大好,可却不知道是因为Kruis后面的话,还是因为那会儿路上捡到简沫的事情。

“是。”萧景应了声,将车钥匙给了顾北辰后,自己打车离开了医院。

顾北辰径自去了VIP病房,莫少琛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已经醒来,厉云泽亲自检查的,大幸……并无大碍了。

“感觉怎么样?”顾北辰眸光深邃的看着莫少琛问道。

莫少琛嘴角微勾了抹薄的几乎看不见的笑,“不给你将事情解决了,死不了……”

顾北辰蹙眉,“JK怎能和你比?”

莫少琛嘴角的笑意深了深,却透着一抹苦涩,“那会儿听瑾汐说……你对JK用了非常手段?”虽然是疑问,可显然是肯定了。

顾北辰性子冷然,从小到大,除了被他认为是朋友和家人的人之外……他不会多付出一分的感情。

这样的人太过薄情,也太过冷血!

“他们制造交通意外,我难道不该回敬?”顾北辰冷嗤,“既然明的他们不愿意,也只是逼我动手罢了。”

莫少琛默不作声,他作为一名律师很清楚,顾北辰这样做是怎么游离在法律的边缘和灰色地带上。

做得好就算了,如果有个万一……

莫少琛渐渐蹙了眉心,沉默了会儿,方才说道:“我没事……”他轻叹的抬眸看向顾北辰,“JK怕是也逼的不行,毕竟这次如果一旦我出庭,他们丢得不仅仅是经营权。”

顾北辰墨瞳犀利的看着莫少琛,他心里想什么自己是清楚的,“我不会因为他是小初的爸爸,而心软一分!”

莫少琛只觉得心脏的位置被人狠狠的掐了一把,痛的他几乎窒息。扯了扯嘴角,他涩然一笑的说道:“他……从来就没有当阿初是女儿!”

病房突然陷入了沉默,死寂的气息映衬的此刻医院外救护车“哇呜”的声音格外的诡谲。

没有人喜欢来医院,不管大病小痛,这里总是能给人莫名的凝重。

女人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躺在急救床上被迅速的推向手术室,杂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但那一双穿透了发间的眼睛,充满了死亡和绝望的气息。

简沫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开了门准备进屋,听说李筱月被送进敏康医院,吓得脸都白了……

可是,她没有开车,蓝泽园那里又根本打不到车,无奈之下,只能给楚梓霄打了电话。

“怎么回事?”楚梓霄看着脸色煞白的简沫问道。

简沫暗暗吞咽了下,呆滞的看着楚梓霄就摇摇头,心里特别难过,“我也不知道……我接到电话是救护人员打得,说筱月昏迷前一直喊着我的名字……”

楚梓霄探出手轻轻抚摸了下简沫的脸颊,“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简沫的心情沉重的点点头,下意识的接受了楚梓霄对她的安抚……仿佛,那一刻久违了的安心又回来了一样。

到了医院,二人急匆匆的就往里奔……

等待电梯的时候,简沫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漫长过。

李筱月的家人在她考上洛大的时候就移居了国外,她不喜欢出国,毕业后也就还留在了洛城……如今这里除了简沫一个从小到大的闺蜜外,真正能交心的朋友不多。

看着简沫因为等待和焦急手都在发抖,楚梓霄默默的过去……大掌握住她颤抖的小手低沉而安抚的说道:“别紧张,一定不会有事的,嗯?”

简沫任由着楚梓霄握着,只是偏头看向他,抿了唇的点点头。

“叮”的一声传来,电梯抵达,就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楚梓霄牵了简沫的手就走了进去。

简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被楚梓霄牵着,她垂眸看着那被握着的地方,经由片刻的晃神。

电梯门缓缓关闭,就在几乎关上的那刻,外面有人摁了上行键,电梯门复又缓缓打开……

就在打开的那一刻,楚梓霄的视线对上顾北辰的……瞬间惊愕。

顾北辰冷漠如斯的脸上没有半分情绪,鹰眸微垂,落在了楚梓霄和简沫牵着的手上,随即抬眸,冷然的看向简沫,“看来……这次又换我幻觉了?”

冷漠的声音溢出薄唇,透着危险的寒意……就好似一锤狠狠的砸在了简沫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