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86章 陪我去酒店

“怎么可能?”简沫下意识的就反驳了回去。

“不可能最好……”李筱月到底是律师,头脑清楚的很,“你和顾北辰肯定没结果……你现在就只要记住两点!”

李筱月郑重其事的说道:“一个是不能对他动感情,另一个不能留他的种。”

简沫嘴角抽搐了下。

李筱月瞟着顾北辰的方向冷嗤,“如果这两样你把持不住,以后你哭的时候可别来找我……”

“恩恩,不找你!我自个儿蹲墙角去哭……”简沫嬉笑的开了玩笑,可是,心里却闷闷的。可为了什么闷,她却没有仔细去想。

饭还没有吃饭,李筱月的电话就响了……

她接起,听着里面的人的声音陡然变了脸色,“你什么意思?”她又听了会儿,接着说道,“好啊,如果你想闹,就慢慢闹……如果我怕你,我就不叫李筱月!”

“啪”的挂断了电话,李筱月的好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怎么了?”简沫从来没有见过李筱月这么冷漠过,那种感觉仿佛打电话的人和她有仇一样。

李筱月没有当即回答,只是努力的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后方才说道:“律所的事情……”她眼睛里诡异的光芒闪烁了下,忍了忍,又说道,“妞儿,我……”

“有事儿就去忙!”简沫浅笑的说道,“你我之间还需要客气?”

“可是你……”

“等下我打个车回去就好了,明早你过来接我就好。”简沫扇动了下眼帘笑着说道。

“真是体贴的小女人……”李筱月探手过去,就在简沫的脸上掐了把,“等我处理完了事情再给你赔罪!”

“这是必须的……”

“那我先走了。”

“嗯!”简沫应了声,看着李筱月急匆匆的离开,眼睛里有些疑惑。

许是女人敏感,又或者她和李筱月太熟悉了……她总觉得,那通电话绝对不是律所的事情。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如果筱月不想说,那就说明暂时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对自己讲。

原本两个人的饭局成了一个人,简沫吃的有些无聊……索性边吃边拿手机上网看洛城新闻。

刷了圈儿,基本还是讲她和苏钧离的事情……当然了,韩真真撤诉后各方充当自己是“专家”,分析的言论也有不少。

偏头,简沫看了眼顾北辰的方向……她的位置只能看到他的腿还有那个妖娆的女人的一点点侧颜。

简沫觉得自己这会儿特悲哀,具体表现在……

作为正妻,却看着老公和有可能是小三儿的女人有说有笑的和自己在一个餐厅用餐也就算了,主要是,她还孤零零的一个。

简沫没有了胃口,也就起身离开了……

漫步在洛城这个不夜城的夜里,处处的霓虹显得简沫的声音格外的孤单。

坐在花坛上,简沫看着前方……车流和路灯绘出了夜晚最繁忙的景象,看着这一切,她视线渐渐失去了焦点,涣散迷离的一点儿焦距都没有。

有人在面前站定,遮挡了视线……

简沫微微皱眉的缓缓抬眸,那一瞬间,对上那深邃的墨瞳的时候,她嘴角勾了笑意。

“阿辰,我好像又出现幻觉了呢!”简沫娇嗔的说道,眼底幻化出迷离的同时,嘴角勾了起来。

顾北辰看着简沫,鹰眸幽深不见底,就好似一汪古潭,和墨空缠绕到一起的时候,要将周遭的一切都吞噬殆尽。

“坐在这里干什么?”顾北辰冷声问道。

“欣赏夜景……”简沫胡扯的挑眉,然后左右看看,“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好看到一只流浪猫,下来看看……”顾北辰的声音透着一抹冷嘲,冷峻如雕的脸上却淡漠如斯。

简沫先是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暗暗呲牙咧嘴的就腹诽了顾北辰一通,也不说话,直接将脸撇到了一旁。

“哼!”顾北辰冷哼一声,“车呢?”

“在公司……”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顾北辰微蹙了剑眉。

简沫就和被训的孩子一样,嗫喏的说道:“和闺蜜吃饭,可惜……她临时有事走了,抛弃了我!”说到最后,她嘴角抿了笑意。

顾北辰自然知道她和李筱月在一起,那会儿和Kruis进了餐厅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他们了……

“送你回去。”顾北辰话落,人已经转身走向路边儿停靠着的一辆迈巴赫。

简沫起身,默默的跟了上前……可刚刚想要开后车门的时候,萧景急忙下了车转了过来,就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简小姐,请!”

简沫微微皱眉了下,虽然奇怪,可还是上了副驾驶。

等人上去后,她才知道,后座原来那个餐厅里遇到的女人也在!

现在什么情况?

她这个正妻怎么弄的和小三一样?虽然,她好像是有些见不得光……

“King,”Kruis挑眉看了眼简沫,正好看她转过来看向她,她含笑的微微点头示意了下,方才用法语问道,“她是?”

“一个朋友!”顾北辰同样用法语回答,声音透着淡淡冷漠。

Kruis一听,不免笑了起来……美眸轻睨了眼简沫,然后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延续那会儿餐厅没有谈完的事情。

二人就这样用法语交流着,简沫听不懂……那种感觉,就好像他们在说她什么,故意才会用她不懂的语言一样。

车到了蓝泽园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停下……

简沫嘴角扯了很标准的笑,回头就对顾北辰说道:“辰少,谢谢你送我回来……”她眼神暖昧的看了Kruis一眼,嘴角的笑扯的更大的看着顾北辰,“祝夜晚愉快!”

话落,简沫落落大方的和Kruis含笑点头示意了下,然后转身下车。

从头到尾,她的表情无懈可击,就连离开的身影都没有任何的情绪泄露。

顾北辰眸光深了下,“开车!”

萧景从后视镜看了眼,随即应了声,就启动了车调转了方向离开……

“他刚刚……祝你夜晚愉快?” Kruis依旧用法语说道,语气里透着笑意。

顾北辰没有说话,只是从倒车镜看了眼那渐远的身影后冷漠的收回视线……

Kruis要从国外转回国内发展,加上和帝皇即将签约,于公于私,他自然要尽地主之谊。

送Kruis回酒店,谁知道就在路边儿碰到了好似被人丢弃了一样的简沫……那一刻,他明明知道不应该停下,可偏偏,看不得她那可怜样!

“啧啧,你说……我一回国就被人觉得和你有一腿,这……真的好吗?”

Kruis挑眉,这次却是用中文说的,“King,既然都已经被人误会了……不如,”她圈上了顾北辰的胳膊,俯身上前,胸前的波涛更是仿佛无意,却肆无忌惮的蹭上了他,“今晚你陪我在酒店,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