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69章 失落,那晚不是她?!

简沫被顾北辰问到,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顾北辰拉着她就在一个长椅上坐下,看着微风下波光洌滟的湖泊,他眸光变得深邃,“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简沫垂眸咧了下嘴角,故意压下内心翻腾着的思绪,扯了笑容就娇嗔的问道:“阿辰,你是不是特别在乎?”说着,她还故意圈着他的胳膊,将头靠在他肩膀上,一副就算你在乎也晚了的节奏。

顾北辰眸光深深的看着简沫,墨夜下,那如墨染了的瞳仁就好似和墨空结合到了一起……他是没有处钕情结,可是,为什么在简沫问他是不是在乎的时候,他竟然有点儿介意?

“只是好奇……”顾北辰淡淡开口,冷峻如雕的脸上没有半点儿情绪。

简沫抿了抿唇角,然后笑着问道:“那你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我?”顾北辰轻咦了声,随即眸光深邃的说道,“大概十四五的时候吧……”

“这么早!”简沫惊讶到了,猛然从顾北辰身上起来,晶亮的眼睛里透着吃惊的好奇看着他,“你不会交代给了未成年少女吧?”

“……”顾北辰微微挑了眉尾,“那么禽獣的事情不是我干的。”

可你也没有少禽獣……这是简沫心里补上的。

顾北辰躺靠在椅背上,薄唇一侧轻扬了个肆意的弧度,眸光看着简沫越发幽深,“我是给了我自己的右手……”

简沫没有想到顾北辰回答的这么一本正经,“腾”的一下,脸就红了……好在这边儿光线昏暗,也看不太清。

顾北辰等了会儿,方才又问道:“那你呢?第一次多大?不会告诉我……十岁就交出去了吧?”

简沫嘴角抽搐了下,“顾北辰,你就是禽獣!”

顾北辰笑了,“嗯,那你说说,多大……”

简沫今年二十三岁,两年前也就是二十一……如果真的是那个年纪没有了初夜的,那还真有可能就凑巧了。

顾北辰心里噙了抹希冀,目光也随之灼灼的看着简沫,等待着她的回答。

简沫有些不敢去看顾北辰的眼睛,她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只是觉得……那晚的事情她不能认真去想。

因为爸爸的建筑公司设计图泄露的事情,原本还不错的小康之家一下子变得捉襟见肘。最可悲的是,上面的开发商不停的施压下,民工工资发不出,事情愈演愈烈。

爸爸无法,只能让哥哥也去找一些之前的关系户……

可最后呢?

不但没有拿到保证书还有资金,她还被骗去了索菲亚大酒店……一杯奇异果汁,她最喜欢喝的饮品,从此断送了她原本光明的人生。

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只是知道他在她身上疯狂的驰骋……一次一次的不知疲倦,甚至不顾她是第一次而狠狠的撕裂了她。

唯一,她有印象的就是对方应该是个很年轻的人。

简沫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身体也有些不受控制的发颤……

“冷?”顾北辰微微蹙眉,给简沫拢了拢薄针织衫。

简沫的心猛然一惊,下意识的就说道:“我第一次已经是成年了……”她仿佛要证实第一次和那夜没有关系一样,急忙说道,“十九岁的时候!”

顾北辰眸光灼灼的看着简沫,仿佛想要看看她是不是撒谎……可是,这个女人有时候将自己的情绪掩藏的极好,纵然是他,也有看不懂的时候。

“真的?”顾北辰心里依旧噙了一点儿奢望。

“这个有必要骗你吗?”简沫翻翻眼睛,随即偏脸到了一旁,故意说道,“如果有必要骗人,我也和那个女星一样,嫁给你之前补个膜就好了……唉,现在想想都是后悔呢,如果我是第一次,你是不是会对我更好些呢?”

话落,简沫又腻歪到了顾北辰的身上……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

顾北辰心里说不失落那是骗人的。

当萧景说那晚简沫也在索菲亚大酒店的时候,他心里多多少少有着希冀……如果,那晚的人真的是她,他想……他真的会对她更好一些。

可惜,那晚的人不是她……

突然,顾北辰微微蹙眉。

简沫十九岁第一次没有的,如果他没有记错,萧景曾经说过,简沫是在大学第二学期开始和梓霄好上的……那岂不是,她的第一次给了梓霄?

顾北辰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自己的老婆的第一次给了自己的外甥,怎么都觉得让人添堵呢?

原本那会儿回来,简沫在车上发怔,估摸着就在想楚梓霄的事情让顾北辰心里就不舒服了。

好了……这会儿一想到第一次很大可能也是给了梓霄,他整个人更不好了。

简沫发现,顾北辰散步过后心情更不好了……具体体现在攻陷她的时候。

以往,他都是霸道的,可是,多少都会顾及她的感受和舒不舒服……他在这方面很厉害也很会调晴,看着她也能抵达高朝,就会觉得特有成就。

可今天明显的他完全不顾及她,明摆着就是发泄……甚至,任性的在她身上留下了很多紫红的印子。

简沫是被顾北辰强有力的体力做的昏过去的……就在最后一波,承受不住的同时身体又敏感的抵达了最高点的时候,她两眼一黑的就晕厥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后,简沫觉得特丢人……可是,更让她丢人的是,纵然穿高领的衣服,也遮不住耳边儿那吮吻出来的印记。

“我这几天不回来了……”顾北辰临走冷漠的撂下这句话,没有多余的表情就走了。

简沫还站在楼梯口,看着离开透着孤傲的背影,微微出了神……

“砰”的关门声传来,顿时,简沫就好似心里被塞了棉花一样,压抑的她喘不过气。

以前,他也多数是这样回来后连着许多天不来蓝泽园,哪怕明明也在洛城。

可从来走的时候声音没有这么冷过……

“自己说不介意,其实还不就是介意!”简沫垂眸嘟囔,嘴角勾了抹苦涩。

她没有时间去哀悼自己的第一次,就如同那天晚上,所有的事情容不得她去哀悼和悲伤第一次莫名其妙的消失一样……

收拾心情后,简沫也没有在家吃早餐,只是在去公司路上买了杯豆浆和两个包子。

一进办公室,向晚手里拿着东西就兴冲冲的跟了进来……

“沫姐,洛大校庆的邀请函!”向晚将邀请函递了上前,然后一脸好奇,眼睛犀利而晶亮的看着简沫脖子,贼兮兮的暧昧问道,“沫姐,你这晚上也……太激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