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70章 校庆,突发事端

简沫已经无力解释了,对于顾北辰昨晚的疯狂和今天早上的冷漠,她暗暗沉叹了声……故意忽略了向晚的好奇心拿起邀请函翻看。

洛大每五年会举办一次校庆,她在校期间没有赶上,这次是第一次碰上……没有想到会收到邀请函。

“下周六……”简沫看看时间,是苏钧离演奏会的前一天。

“沫姐,我听说这次邀请了很多名人呢。各个系出去的学长学姐回来的好多……”向晚的注意力被拉到了校庆上,“我下周四五还得请假,回去布置会场。”

今年是洛大的第95年校庆,还没有到百年,就搞这么大……她都感觉百年校庆的时候洛大不得邀请全球洛大出去的学子回来?

“沫姐,去不去?”向晚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去……”

当然去,被母校邀请那是荣耀,她又不是大牌,还耍高傲。

简沫在向晚出去后就给李筱月打了电话……她也收到了邀请函,听简沫也收到了,顿时兴奋起来。

二人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后来考大学更是考到一起,只是兴趣不同,不同系罢了……学生时代到底有太多美好的事情让人留恋,自然,校庆回去也变得有意义起来。

转眼,就到了校庆当天……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和时宜,之前连着阴沉了几天的天气这天突然放晴了。

简沫挑了牛仔裤和微微宽松的格子衬衣穿上,一双帆布鞋,又拿了双肩包……整个人就和刚刚进入大学校园的十八九的女孩儿一样。

对着镜子照了照,简沫觉得自己特装嫩……可是,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出了别墅上了车,一旁的车位已经空了好多天了……

顾北辰从那天走了后,就没有回来过。偶尔,简沫能从财经报道和公司那些八卦女嘴里听到他的消息,那种感觉有点儿怪怪的,明明习惯了一年多的状态,突然不习惯了。

启动车,简沫收回不自知的失落往洛大驶去……

洛大是老校,可也不在市区里,正好和蓝泽园是相反的方向。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简沫开了电台……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竟然正在播关于顾北辰的消息。

“今天凌晨,有人拍到辰少和某地产商小女儿骆晓彤一前一后的从皇朝度假酒店出来……虽然二人错开了时间,可是,还是被拍到最后骆晓彤上了辰少的座驾……”

简沫微微痴愣了下,看着小小的触摸屏,仿佛上面有那张照片一样。

“滴滴——”

有催促的鸣笛声传来,简沫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又看看已经变成绿灯的指示灯,急忙启动了车往前行驶……

电台里依旧传来主播的声音:“之前就有传出,二人之间有暧昧关系,可一直也只是传,没有实质的证据。这次……”

后面说什么,简沫已经没有去听了,只是恨恨的关了电台……原本出门时候的好心情也瞬间跌落了谷底。

“要找人传绯闻就不能找个差不多的?那个呆蠢的女人你顾北辰也不嫌掉价……”简沫死死的捏着方向盘喃喃开口,心里滑过一抹忧伤,可是,她却没有去正视为什么。

到了洛大,简沫找了停车位后漫步在百年老校里……

因为校庆,各个校社都卯足了劲儿的开始推销一些纪念品来增加社团收入,简沫也买了个纪念护腕套上……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她突然有种回到了上学时期的时候。

今天被邀请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在洛城的洛大人……

许是名校的缘故,洛大出去的人,至少一半的人数在各个领域上都是极为出色的。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简沫看了眼是李筱月,急忙接起……

“妞儿,在哪儿呢?”电话一通,李筱月就兴奋的喊了起来。

“我在北门……你在哪儿?”

“我在法学系,你快过来找我!”

简沫翻翻眼睛,“我还没有去我们系报道呢……”她看看时间,“我先去教授那里点个卯,等下过来找你。”

“最多一个小时一定要过来啊……”

“干嘛?”简沫奇怪。

李筱月隐忍着雀跃的咬牙说道:“法学系当年最风云的学长莫少琛,也就是比骆子霄还要风云的那位今天来演讲……”她已经兴奋到不行,“我给你占了位置,你等下直接到法学系的大礼堂来找我。”

李筱月当初会考法学系,是因为莫少琛在校期间的一篇报道,然后她就翻看了他所有打官司视频,义无反顾的扎入了律界。

简沫答应了李筱月后去了建筑系,见了教授闲聊了会儿,就打算去法学系……

“简沫啊,你正好帮我把这个送去法学系五楼助教办公室……”教授听她要去法学系,急忙翻了一个档案袋出来。

简沫应了,就拿着档案去了法学系……看看时间,离李筱月约定的还有二十分钟,她就先去了教学楼送档案。

今天由于是校庆,学校放假,助教办公室就两个人在……无巧不巧的,两人简沫都认识。

一个是当年疯狂追楚梓霄的韩真真,一个是对楚梓霄有着隐忍情愫的黎染夏……

韩真真如今在洛大读研做助教,黎染夏和她以前一个宿舍的。只不过,韩真真从来不知道黎染夏也喜欢楚梓霄。

“这个是王教授让送过来的……”简沫放下,嘴角含着礼貌的笑意,“你们忙,我去找筱月……”话落,也不给二人说话的机会,人已经转身出去。

“简沫——”韩真真怔愣过后喊了声,然后急忙起身就追了出去。

简沫想要当做没有听到,不要说以前和楚梓霄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对韩真真没有好感了,如今不在一起,依旧没有。

不是情敌的缘故,是这个人性格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简沫,你站住!”韩真真已经追了出来,一把拉住了简沫,“怎么,老朋友见面了,这么快就急着走?”

简沫暗暗叹息了下,微微挑眉问道:“有事?”不是朋友,实在没有心情迂回。

“简沫,你当初是怎么说的?”韩真真看着简沫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就生气,“曾经你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的说楚梓霄是你的男人,可现在呢?你甩了他……”

简沫回到洛大最不想提起的就是以前和楚梓霄的种种,两年前有多无奈,她对二人之间的结束就有多痛苦,“我和他的事情不用你管!”话落,她转身就欲离开。

“简沫,你怎么对得起楚梓霄对你的一往情深……”韩真真见简沫要走,吼了声后就想去拽住她。

简沫心里烦躁,当韩真真的手碰到她的那刻,下意识的就推了她一把……

韩真真脚下一个不稳就往后退,腰部顿时撞到栏杆,整个人竟然往后栽去……这里是五楼,走廊是开放式的,摔下去不死差不多也废了。

简沫不及思考,下意识的转身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可是,因为惯性,几步就被韩真真给带了上前……

适时,韩真真整个人已然甩出了栏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