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61章 沙发好还是地上好?

因为唇离耳朵很近,随着顾北辰说话,薄唇不停的撩拨着简沫的耳朵上的肌肤,热气铺洒了一片,加上他那充满了调情的话……顿时,她脸“腾”的一下,更红了。

“外面的女人都喂不饱你吗?”简沫喘息的无辜扇动着眼帘。

顾北辰薄唇浅扬了个邪肆的弧度,煞有其事的点头,“喂不喂得饱是一回事儿,主要是……”他眸光深邃的看着简沫,声音也低沉了几分,“……没有你花样多。”

简沫的脸瞬间更红了,平日里二人私下本来也是这样相处的,可是,这会儿在酒窖,主要是……楚梓霄还在!

感觉到简沫的羞赧,顾北辰也没有继续逗她,起身拉了她的手就一同去了外面。

一瓶红酒,一瓶香槟……两个极品男人优雅高贵的品着红酒,简沫却喝着基本没有酒精度的香槟,想想也是觉得不搭。

顾北辰估摸着看她“可怜”,拿了杯子给她倒了一些,“尝尝?”

“不了,我明天要上班,还是少喝酒的好……”简沫撇了脸,甚至鼻子里哼了声。

顾北辰薄唇浅扬,“嗯,我就看看你自不自觉……故意试探下。”说着,已经收回了递过去的杯子,然后抵在唇边儿自己喝了。

简沫顿时恨得牙痒痒,倒不是她贪酒,只是极品的红酒不多见,她自然也有向往的时候……狠狠的瞪了眼顾北辰,她气恼的自己抱着香槟继续喝。

楚梓霄坐在对面,眸光深邃的看着简沫,最后,眸底深处溢出更多的酸楚……北辰这是让他看清楚,就算他和沫沫离婚,自己也不会有机会了吗?

他了解沫沫……如果不是和特别熟稔的人,她根本不会表现出这些小娇嗔。

不管当初为了什么结婚,如今的她已经对北辰动心了吗?

暗暗自嘲,楚梓霄看向顾北辰优雅邪魅的犹如撒旦般魅惑……这样的男人,又有几个女人不喜欢?

简沫不知道楚梓霄在想什么,甚至,三个人浅聊她没有觉得尴尬,为什么,她没有去想……或者说,根本就忘记去了想。

“有打算来帝皇律师团吗?”顾北辰慵懒的交叠着修长的双腿,擒着红酒杯的手随意的搭在腿上,眸光淡然。

“我主攻刑辩,商业辩护不是我的范畴。”楚梓霄摇头说道。

顾北辰浅笑,“早晚是要接楚氏的,打算一辈子待在律界?”

楚梓霄沉默了下,眸光深邃的看着顾北辰,“你盯着楚氏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接?怎么接?”

顾北辰笑了,只是,那样的笑透着危险。

简沫偏头看向顾北辰,没有想到他的心思竟然会打到自家人身上……可转念一想,他这人从接手帝皇集团开始,大大小小完成了多少并购、收购案?里面不乏有裙带关系的……这样一想,她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

对于楚梓霄和顾北辰谈论的问题简沫没有兴趣,一个人有些无聊,竟是困得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

当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顾北辰的臂弯里……

“阿辰……”哼唧软绵的声音溢出简沫的唇瓣,透着娇嗔的讨好。

楚梓霄的心猛然就被蛰痛了下,惺忪的朦胧下,她下意识的声音透着习惯,这让他心里就好似被堵了东西一样。

“剩下的事情回头再说,”顾北辰看着简沫,话落的时候抬眸,“但是……梓霄,有些事情你自己掂量,如果再有下次,不要怪我不念情。”

楚梓霄默不作声,只是心情沉闷的看着简沫。

简沫被顾北辰冷冷的话语彻底的弄醒,这才恍然还在蓝调……

顾北辰鹰眸轻睨了眼简沫突然的不自在,随即转身打横抱着她就离开了蓝调。

回去的路上,简沫沉默了……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那两个人最后谈了什么,可顾北辰后面的情绪明显的透着生气。

一路沉默让狭小的车厢内充满了凝重,直到车在蓝泽园停下,二人下了车……

刚刚进了屋子,简沫就被顾北辰一把抵在墙上狠狠的吻上,就好似要继续那会儿酒窖里的吻,又好似在发泄着什么。

简沫被顾北辰的情绪弄的有些莫名其妙,可想想两个人也好些天没有在一起了,倒也热情的就回应了他……

“回……回卧室……”简沫气喘吁吁的寻了机会艰难的开口。

“撕拉”的声音紧接着传来,简沫暗暗哀悼了下这件儿也才穿了一次的衣服后,就已经被顾北辰压在了沙发上。

沙发很宽,可对于顾北辰高大的身形来说有些施展不开……

简沫也被这样的狭小弄的不是很舒服,她微微推开顾北辰就说道:“去,去床上……”

最后,顾北辰没有去床上,而是直接在地板上将简沫就地正法了……照他的话讲,地方够宽敞,想怎么滚就怎么滚……什么姿势都不会局限。

第二天,初秋慵懒的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映射在卧室的时候,简沫在顾北辰的怀里醒来。

“阿辰,早……”

顾北辰薄唇浅扬,在简沫的唇边儿啄了下,“早!”

“醒来就能看到你,真好!”简沫软腻的说了句。

顾北辰鹰眸微深,眼底有一抹笑意溢出,“嘴这么甜,看来昨晚儿没有满足你……”

“别,人家身体承受不住你的能力。”简沫急忙说道。

她就想不明白了,顾北辰外面绯闻不断的,怎么就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彻底的满足他吗?每次他回来,她一定会被折腾的昏睡过去。

顾北辰也只是和简沫开个玩笑,并不是真的就要和她再来一次晨间运动。

他起身去了浴室洗漱出来后问道:“你的车还没有修好?”

“说是让今天过去开……”简沫大方的掀开被子,对于自己什么都没有穿一点儿都不介意的就往浴室走去。

顾北辰眸光幽深,简沫的身材是那种及其完美的那种,该有肉的地方有,该没有的没有多一点儿赘肉……加上漂亮的脸蛋,绝对不负当年洛大校花的称号。

“等下带你去地铁站?”

简沫已经走到浴室,回头就笑靥如花的说道:“你最好了……”话落,她还不怕死的抛了个媚眼,然后就在顾北辰狼一样的目光溢出的时候,急忙闪身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