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60章 酒窖里的吻

从楚梓霄回来开始,就约着说一起吃个饭,可是,一直拖到他回来都一个月了才有了这个机会……

饭桌上,顾慈和楚天秦一如既往,顾北辰冷着脸习惯了,除了在床上的时候,简沫见过他一脸禽獣的样子,在别的时候,都是这么一张像是打了肉毒杆菌的脸。

整个饭桌上,楚梓霄有些沉默……身为一个名辩,他除了法庭上,其他时候多数话也不多。当然了,除去上学期间和简沫在一起的时候。

简沫上学的时候是个清冷高傲的人,多数时候都是楚梓霄逗她说话……可如今气氛不对,仿佛饭桌上除了家常,绕着绕着又绕到了工作上。

顾家在洛城有着根深蒂固的势力,尤其在城中,无人能够撼动帝皇集团……楚氏集团虽然也是大公司,可到底很多项目上,还是要依附帝皇。

可惜,顾北辰这个人六亲不认,商场上杀伐果决……从来不留情面。

三言两语的,楚天秦打的如意算盘就又被顾北辰给搪塞了过去……

“晚上有空吗?”楚梓霄插嘴,眸光落在顾北辰身上,“去喝一杯?”

“好。”顾北辰顺势就应了声,偏头看向始终安心吃饭的简沫,“晚上一起过去?”

“不去,我明天还要上班……”简沫说的自然,却没有发现声音里透着一点儿娇嗔。

顾北辰薄唇浅扬,“坐会儿就回,嗯?”

简沫轻叹一声,只能妥协……

她的表现原本如常,可是,所有的一切落在楚梓霄的眼里竟然有些刺眼……他看不懂对面的两个人演戏的成分多还是平日里就这般,可是,他了解简沫。

那无意识的娇嗔,让他有些抗拒去想真正的原因……

饭后,顾慈喊了顾北辰到一旁说话,简沫也就先到客厅吃水果等着。

“那个项目真的不能帮帮你姐夫吗?”顾慈的声音有些凝重,“北辰,你也知道,楚氏这次如果拿不下这个项目,股票跌宕会很严重……”

顾北辰双手抄兜的立在那里,鹰眸深邃的落在远方,冷峻如雕的脸上没有半分情绪的说道:“在商言商,如果帝皇都是靠裙带关系,怕也走不到今天。”

顾慈皱眉,“御景湖畔现在四、五期开始收尾,如果事情不解决,窟窿填不上……北辰,你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

顾北辰瞬间就蹙了剑眉,眸光深邃的看着顾慈,声音透着一丝寒意的溢出薄唇:“大姐,你这是在威胁我?”

“北辰,你明明知道不是……”顾慈皱眉,被保养的极好的脸上,看不出实际的年龄,“可如果御景湖畔六期继续奠基不了,媒体必然盯着不放……早晚,事情还是会纰漏出来。”

顾北辰收敛眸光看向远方,薄唇边儿溢出一抹冷然的笑意,“既然大姐用这件事情说事儿……好!”

顾慈见顾北辰应了,眼睛里顿时溢出欢喜,可是,转瞬就被他说的话给打的僵住了。

“用你手上帝皇百分之五的股份来换……”顾北辰鹰眸微微眯缝了下,墨瞳溢出精光,“不仅仅这个项目,御景湖畔六期前期启动资金,帝皇承担!”

这是个双赢的局面,可是,顾慈也明白……他是要渐渐收拢帝皇的股份。

“爸爸用了那么多年心思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北辰,你是打算完成爷爷的心愿?”顾慈的声音有些微颤的看着顾北辰。

顾北辰转身,看向顾慈,“大姐,你应该明白,我必须要这样做!”微微一顿,他接着说道,“我会让苏珊将股权转让协议拟好,如果大姐想明白了,我在帝皇等你。”话落,他转身回了别墅,接了简沫,和楚梓霄一同我了蓝调。

从头到尾,他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同情……

简沫是第一次来蓝调,这里是私人会所,多是洛城名人在这里用来藏酒的地方……方便过来喝酒小聚的。

她站在顾北辰私人酒窖,看着琳琅满目的各种酒摆放在足足有两百平的空间里,嘴角有些抽搐……

这才叫做……有钱,就是任性!

简沫随手拿下一直,好嘛……1976的珍藏Latour。

还没有来得及欣赏这支价值三十几万的红酒,手里猛然一空,然后又落下一只酒……简沫有些茫然的看看手里呈现出淡淡的黄色的酒,在看看一旁的顾北辰。

“你明天不是要上班?喝香槟就好。”顾北辰说着,直接将那瓶Latour给放回了酒架。

“说的好像为了我好一样……”简沫撇嘴,有些贪婪的看了眼那瓶酒,嘴里喃道,“小气。”

顾北辰倚靠在酒架上,薄唇浅扬,“小气?”

“哼!”简沫看着手里的气泡酒,鼻子里哼了声,那样子,别说有多可爱了。

顾北辰看着简沫的视线猛然变的深邃不见底,等到简沫有些觉得气氛好似炙热起来的时候,人已经被他抵在了酒柜上狠狠的吻上……

简沫手里还攥着香槟,铺天盖地透着想念的吻不过瞬间就点燃了她的热情……她拿着酒圈着顾北辰的脖颈,就开始回应着她。

得到简沫的回应,顾北辰不由自主的加深了这个吻……她香甜的唇舌总是能让他身体最快的做出反应。

楚梓霄手里拿着一瓶刚刚挑选好的酒过来,看着两个吻得浑然忘我的人,心脏的位置猛然抽痛了下……一抹自嘲和悲恸滑过嘴角。

他该转身的,可是,那一刻就和个傻子一样,看着自己从小到大最崇拜的小舅舅和他这辈子唯一动了心的女人吻的难舍难分。

“嗯……”简沫到底被顾北辰吻得透不过气,气恼的嘤咛了声,就想要推开他。

顾北辰眸底微暗了下,随即滑过一抹笑意,却没有放开简沫……直到楚梓霄转身去了另一边的过道,他才缓缓放开了已经快要窒息了的简沫。

简沫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因为缺氧,脸也被憋得一片绯红,在灯光下,格外的迷人……

“唉,我后悔了。”

简沫气息还没有平稳,只是抬眸疑惑的看着顾北辰,不知道他后悔什么。

“不该答应梓霄过来的,应该回家直接……”顾北辰轻声上前,薄唇在简沫耳边微勾了抹暧昧的笑意,缓缓溢出下半句,“……将你就地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