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52章 她彻夜未归

苏钧离送了简沫到蓝泽园,车就在路边儿停着,他看了眼安静的周边儿一圈儿后看向简沫,“会不会给你造成困扰?”

“还好……”简沫耸耸肩,“我先回去了。”

苏钧离点点头,就在简沫解开安全带转身欲开车门的时候,他有些急切的开了口:“简沫,你如今开心吗?”

简沫原本已经搭在门把上的手僵了僵,随即扯了嘴角回头看向苏钧离,“开心是什么?不开心又是什么?每个人的生活,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开心里,也不可能时刻都在悲伤里……不是吗?”

苏钧离微微蹙眉看着简沫,她只是瞬间就竖起了身上的刺,一方面保护自己,一方面随时准备刺伤要接近她的人……不管对方是好意,好事恶意的。

“每个人有选择最大快乐的权利……”苏钧离的声音温柔的不像话,“如果你想,你也可以。”微微一顿,“你有权利去追求更多的美好。”

简沫知道苏钧离的意思,可是,他嘴里的权利她没有!

“我和顾北辰在一起,各取所需……”简沫索性坐回身体说道,“他那个时候需要一个老婆,我需要钱,就这样。”

苏钧离微微蹙眉,显然没有想到简沫会直接这样说。

简沫却笑了,“对,我就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其实,我和顾北辰之间挺好。我住别墅,穿名牌,有钱花……这样的生活大家看也许顾太太就是个空虚寂寞冷的女人。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的生活其实还不错。”

“可你不开心!”

简沫对于苏钧离死咬着“不开心”有些恼火,“开心?怎么样才叫开心?每天为了生活奔波,为了省点儿房租,我需要住在五环以外?每天为了上班要提前两个小时就出门?晚上回到家要筋疲力尽?这样的生活才叫开心吗?”

“我只知道,人的意识不是在强撑着的时候,那叫开心!”苏钧离的视线幽深的就好似一眼看穿了简沫,“你不是了钱而妥协人生的人,你这样说你自己,不痛吗?”

简沫被苏钧离总是一针见血的剖析,顿时气得不轻,“你不是我,请不要将你的思想附加在我的身上!”说完,她气恼的下了车,“砰”的一声甩上了车门。

苏钧离也下了车,一把捞住了简沫的手腕,“沫沫,是我错了……”他话语软了下来,“我不该逼迫你正视这些……”

简沫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缓缓转身看向苏钧离,“钧离,你是辅修心理学的我清楚,可是……能不能以后不要这样轻而易举的看穿我的心思?”

苏钧离看到了简沫眼底隐忍的悲伤,心里难过,“对不起!”

“算了,”简沫自嘲的一笑,“你只是为了我好。”微微一顿,她沉叹了声,有些无奈,“当初嫁给顾北辰是有些原因,可是,既然结婚了,我就不想离婚……虽然,这是奢望,可和钱无关。”

苏钧离的就像似被利刃划了一下,本该是女人最美丽的年龄,可她却用坚强伪装自己的无奈,那是什么样的原因才能让她放下骄傲?

曾经还那么小,就已经有着远大抱负的她……又是什么原因让她学会了妥协?

苏钧离心疼,只是本能的将简沫拉入了怀里抱着……那一刻,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这样抱着,仿佛,只有这样彼此才能少一点儿难过。

有刺目的车灯滑过……

因为光线的缘故,苏钧离并没有看到车内坐着的人。

顾北辰鹰眸微微偏着,从远到近,然后在慢慢驶离……墨瞳越来越深,狭小的车内渐渐的被一种冰冷的东西将空气冻结。

苏珊从倒车镜看了眼还拥着的两个人,然后又从后视镜看看顾北辰……只见那冷峻如雕的脸上布满了阴霾,透着冷嗤的嘲讽。

“辰少,”苏珊在车转入蓝泽园大门的时候说道,“其实……有可能是误会。”

顾北辰没有说话,只是收回视线冷漠的看向前方。

苏珊将车停到了别墅里的停车位上,思忖着这位少爷要不要下车的时候,顾北辰的声音突然溢出薄唇,“回半山。”

苏珊抿了下唇角,想说什么,最后也没有说,只是应了声……启动了车又离开了蓝泽园。

那会儿苏珊在想,如果外面的两个人还抱着,她敢保证,辰少一定能叫停车,然后下车就将简沫给扯开……会不会直接在苏钧离面前来个法式热吻就不好说了。

她这样想着,有点儿小兴奋……可惜,出去的时候不但没有看到抱着的两个人,就连苏钧离的车也消失不见了。

“停车!”顾北辰的声音冰冷的传阿里。

苏珊一脚刹车急忙停下,“辰少?”

顾北辰冷着脸,“刚刚一路出来,你看到她了吗?”

这个“她”不言而喻,“好像……”苏珊有些迟疑,“没有。不过,有可能光线有死角。”

这样的是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蓝泽园因为是别墅群,绿化带做的很到位……车行道毕竟和人行走的道路很多有分叉口。

顾北辰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下了车……

“辰少,还去半山吗?”苏珊明明知道,却还是故意问道。

“你回去吧。”顾北辰动作不停的下了车就往回头走去。

苏珊看着男人冷漠孤傲的背影,脑子里只有萧景的那句揣测,不由得自喃了起来,“辰少……不会真的对简沫上心了吧?”

如果是真的,那陆蔓是几个意思?如果不是真的,这会儿阴沉沉的仿佛要杀人又是几个意思?

男人的自大作祟吗?

苏珊皱了眉,可也没多想下去……只是开了车离开。

顾北辰从绿化带小道穿过回了别墅……一路上没有遇到简沫,回去后,别墅也是漆黑一片。

顾北辰如雕似刻的脸上被阴霾笼罩……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开始下了毛毛细雨,脸色越发的难看。

简沫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因为没有带伞,她回来的时候身上湿漉漉的……进了别墅急忙脱了鞋就打算上楼洗个热水澡,换了衣服去公司。

“怎么,小白脸连把伞都没有送吗?”

突然,阴测测的声音冷嘲的传来,简沫的脚步下意识的一顿,就对上了正坐在沙发上看过来的犀利眸光。

只是一眼,简沫就好似被凌迟了一般……吓的她脸色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