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51章 他就是小白脸?

“辰少亲自出面了,帝皇又保驾护航的,一切都好说,好说……”李局有些醉了,一脸肥肉随着说话乱颤,那只大肥手还时不时的假装不经意的滑过身边儿女人的手。

据刚刚介绍……身边儿女人是他干女儿!

嗯,如今干爹什么的都很流行……顾北辰虽然不沾染“俗世”,可也对这里的门道清楚的很。

“李局如此说,那我可要替蔓蔓谢谢了……”顾北辰修长的手指轻轻捻动着红酒杯,冷峻如雕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鹰眸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看那位干女儿。

自然,那位干女儿时不时送过来的“秋波”他是一点儿都没有看到。

顾北辰亲自约饭局,李局自然不好不给面子……看了看始终腻在顾北辰身边儿的陆蔓,对她那妙曼的身体着实有些眼馋,可想想这女人如今是顾北辰的女人,也就只能忍了。

顾北辰在洛城的势力虽然是在城中,可是,物以类聚,他身边的几个人可都不是善茬儿,真要惹怒了这个人,他仕途怕是也就到头了。

饭局相谈甚欢,最后顾北辰不仅仅送了张飞天大酒店长期的总统套房的房卡给李局,还顺带的留下一句“李局的人情,我顾北辰记下了”的话。

在洛城,谁不知道,让顾北辰领个人情多不简单……

这样一想,李局不免对陆蔓刮目相看。这个女人,不会有被扶正的可能吧?还倒是有些手段……

陆蔓自然心里也是高兴的,原本她和顾北辰也没有什么交集,谁知道一次意外二人碰到后,顾北辰对她就上了心。

二人没有什么逾距的亲密,可是,只要她提出不是过分的要求,顾北辰都会给她完成……一度,让她有些迷茫。

今天的事情,顾北辰竟然因为李局的放过而承了人情,多多少少让她不免胡思乱想了起来……

“北辰,你对我这么好,很容易让我沦陷……”陆蔓勾着顾北辰的胳膊,有些惆怅的说道。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虽然迫切的想要将这个男人勾住,可是,她很明白,欲速则不达。

顾北辰没有说话,只是任由着陆蔓圈着往外走……

突然,顾北辰的脚步停下,随即,视线偏移的看向另一侧……只见简沫和苏钧离从那边儿走了出来,不知道苏钧离说了什么,简沫抿嘴笑着。

那样的笑让顾北辰觉得刺目……对他,她从来没有那样发自内心的浅浅一笑,就好似羞涩一般。

简沫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顾北辰,下午接到苏钧离的电话,邀请她吃饭,一句“朋友不该有距离感”让她推不过去,也就过来了。

顾北辰鹰眸冷然的滑过苏钧离,薄唇轻嗤的勾起,“他就是所谓的小白脸?”毫无由来的一句话落下,他冷漠的轻哼了声,转声带着陆蔓就走。

简沫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苏钧离微微蹙眉,看着顾北辰的背影缓缓说道:“没有想到,辰少原来也是幼稚的人。”

顾北辰缓缓停下脚步,并没有立马回头,只是凉薄的唇角扬了一抹淡淡笑……那样的笑冷漠的僵在嘴角,不抵眼底。

缓缓转身,顾北辰眸光凌厉的和苏钧离淡然的目光在空中相撞,瞬间火光四溅……就连彼此身边的两个女人都感受到了剑拔弩张。

陆蔓有些好奇的看着简沫,对她有些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只是,这个女人竟然能和苏三少在一起,想来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只是,刚刚顾北辰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和这个女人也是认识的?

想到此,陆蔓审视简沫的视线不由得深了几分……

“奉劝三少一句,”顾北辰的声音平缓的没有任何语调,却透出一股弑杀的冷漠,“有些人有毒,还是不要碰的好……否则,惹祸上身,我怕你承受不起。”

苏钧离到底是名家出身,岂会被顾北辰三言两语就给吓到?

“多谢辰少提醒,不过,我也有一句话要奉劝辰少……”苏钧离浅笑,他长得本就温润俊雅,这样一笑,让人顿觉如沐晨风,明明舒逸,却透着丝丝凉意,“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有些事情,看不清……最后后悔可就来不及。”

“是吗?”顾北辰轻笑,“那我要多谢三少提醒了。”

“不客气!”苏钧离淡然以对,随即看向简沫,“我送你回去。”

简沫点点头,看了眼顾北辰……确切的说是看了眼陆蔓圈着顾北辰的胳膊一眼,然后无视了顾北辰若不经意投射过来的警告后,和苏钧离离开了。

“苏三少身边儿那位很漂亮……”陆蔓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出的笑着说道,“北辰,你觉得呢?”

顾北辰鹰眸淡然,实则已然幽深不见底的看着离去的身影,薄唇浅扬,缓缓说道:“漂亮不及你!”

陆蔓笑了,不管顾北辰这话有几分真意,可这个男人愿意讨好她,是不是他对她真的是不同的?

因为萧景今天感冒,送顾北辰过来的是临时成为司机的苏珊……

苏珊以前没有发觉,当她今天给顾北辰开车送陆蔓回去,有了一个小发现。

仿佛……辰少亲自开车载女人她从来没有见过。

当然了,除了顾家那几位,貌似也就只有简沫一人!

这个人对情感好似有着洁癖,可是,外面的绯闻却总是不间断……最主要的是,对这位陆蔓好似格外的上心。

等红灯的时候,下意识的,苏珊从后视镜向后看了眼。

这不看还好,一看,正好陆蔓挽着顾北辰的胳膊,脸颊靠在他的肩膀上,眸光微垂,直发轻轻垂落……

这样的场景,加上不甚明亮的车内环境……一度,让苏珊愣神。

像,太像了……

“滴滴——”

车后传来催促的鸣笛声,苏珊急忙回神启动了车往陆蔓公寓的方向驶去……只是,她心里有些惊魂未定。

如果不是对顾北辰太过熟悉,她几乎以为陆蔓就是那个她!

原来如此……

苏珊暗暗轻叹了声,突然想到下午简沫从顾北辰办公室离开时候的样子,心里突然替那个小女人悲伤了起来。

辰少从来就没有心,他的心在五年前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