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八十八章、无处容身!

第八十八章、无处容身!

痛!

全身地骨头都像是断掉了一般。

耳朵里有浪涛拍岸流水潺潺的声音,鼻腔里有传来阵阵湿润的泥土气息。

李牧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置身在江边一片草丛之中。一人多高的芦苇随风飘荡,可以将他地身体和外界隔绝开来,倒是一个极佳的藏身之所。

天高云淡,骄艳似火。

看起来今天是一个好天气。

“我怎么会在这里?”李牧羊疑惑地想着。

脑袋昏昏沉沉地,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悠长又逼真地大梦。

梦里有妖龙巨兽,有鱼虾撞船,有一剑横空,还有--------自己杀了崔照人?

李牧羊记得和崔照人的仇怨,也知道自己被他给突然袭击一剑打入大江,当场昏死过去。后面的事情怎么就变得离奇梦幻起来?

在那个梦里,李牧羊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施展了很大很大的威能-----现在想起来都有种让人心跳加速热血沸腾地感觉。

可是,那种感觉又实在太不真切,就像是有人借助他的身体做了那些事情一般。

因为李牧羊对自己有一个清晰地认知,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再是人们嘲讽鄙夷地废物了,可是,让他和崔照人那种顶级强者对峙并且将其击杀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拿最简单地一件事实来说吧?到底怎么样把身体悬浮在空中小半天-----这也不是现在的李牧羊能够办到的事情吧?

就是让他从河岸这边跨到河岸那边,如果距离太远,河沟太深的话,他也是没办法做到的。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自己到底有没有杀掉崔照人?崔照人是天都崔家人,他和崔小心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崔照人是崔小心的哥哥------就算是堂哥,或者是远房哥哥,自己杀死了崔照人,崔小心怕是也会对自己怀恨在心吧?

“你醒了。”一个带着些喜感地声音传来,然后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圆滚滚的大脸。

“你是谁?”李牧羊大惊,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戒备地盯着那张大脸的主人。

他没想到这里还有别人,自己竟然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发呆走神那么长时间,实在是不可原谅。

离开江南的时候父母再三嘱咐,不要和来陌生人讲话。并不是说外面的每一个人都是坏人,但是你也不能保证你所遭遇的每一个人都是好人。

不过想到自己才刚刚从昏迷状态中醒来,对方旁观良久也没有割掉自己的皮肉绑了自己的身体,证明对方并没有祸害自己的念头。

伸手抚摸裤裆,就连那点儿金币都还在。李牧羊就对这个胖子的人品更加高看了一眼。

不为美色所动,不为钱帛所惑,当是铁骨铮铮好男儿。

李牧羊地反应过于激烈,把胖子也给吓了一跳,蹲在李牧羊身边的身体连连后退,双手挡在自己前面,说道:“你别激动,你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不认识我了?”

他很怕李牧羊突然间发威,就像是对待崔照人那般地对待自己。

李牧羊认真地打量着胖子,说道:“看起来是有点儿面熟。”

胖子拱了拱手,笑着说道:“本人公输垣,在枫林渡口登船时见到江南城主燕伯来亲自为公子送行。牧羊公子和人争执的时候,我还帮腔了几句。不过公子那个时候已经回到船舱,怕是并不知道此事。”

“我想起来了----我们确实见过。”李牧羊指着公输垣说道。他在上船的时候见过胖子,以为对方是和他一样的生员或者坐船去天都的商旅。不过当时正和家人告别,看到李思念蹦跳起来和他挥手告别,他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也没有心思去思考别的事情。更不会在意船上之人都是些什么身份。

“牧羊公子想起来了?”胖子大喜,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隙。

“想起来了。”李牧羊点头,说道:“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在这里?其它人呢?”

“-------”

李牧羊看到胖子眼神诡异地看着自己,问道:“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之前的事,牧羊公子都不记得了?”胖子一脸错愕。一直以为自己擅长伪装,现在看来这小子比自己还要精通千百倍啊。你看看人家这表情,你看看人家这动作,你看看人家这眼神,里里外外全都是戏啊。

“不记得了。”李牧羊说道。

“你和人发生争执,被打进大江----这件事情你记得?”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记得。”

“鼍龙救主-----”胖子的手臂努力地张开,说道:“那么大的鼍龙把你从大江里面顶了起来,你记不记得?”

“记得。”

“江水沸腾,百万鱼虾大军疯狂攻击楼船,将楼船击裂撞沉-------你可记得?”

“记得。”

“你和帝国监察司长史崔照人一场惊天大战,惊雷闪电,天地异象----”胖子越说越是夸张,也越说越是激动。

乖乖我滴娘亲哎,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物啊?想到自己亲眼年见的一切,胖子就觉得自己的小心肝有些不太好了。

这哪里是普通人啊?这简直是神迹啊。

在李牧羊昏迷之时,他好几次想把他解剖了,就像是他解剖那些木头一样。他想好好地研究研究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结构组成的。

“等等等等。”李牧羊打断胖子的问话,脸色铁青地看着胖子问道:“你是说----这些都是真实的?”

“千真万确。”胖子一脸认真地说道:“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是我亲眼所见。我公输垣见多识广,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等壮烈之事-------”

他拍拍自己壮实肥胖的胸口,说道:“吓死我了。”

“----------”李牧羊呆若木鸡。

“牧羊公子-----你怎么了?”

“我杀了崔照人?”

“是啊。”胖子激动地胖脸潮红,说道:“那可是闲云上品的崔照人啊,是帝国年轻一辈最有名气的几个家伙,年纪轻轻就接管了直属皇室的帝国监察司,位高权重,几乎掌握了世间大部份人的生杀大权------结果被你给活劈了。”

胖子满脸崇拜地看着李牧羊,恨不得当场拉开衣襟让他在自己的白嫩胸口上面签上大名。他看得出来,此子不是凡人,以后定然也非同凡响。

不不不,现在已经光彩照人能够亮瞎很多人的狗眼了。“此事传到天都,牧羊公子将会名震西风,甚至直接登上了那强者云集的随风榜------”

李牧羊地额头冷汗嗖嗖,强行保持着镇定,看着胖子的胖脸小声问道:“公输兄------你觉得此事,会不会传到天都?”

“应该------会吧?”公孙垣斟酌着用词,说道:“你和崔照人一战,楼上诸多生员商旅都是亲眼所见。特别是你最后时刻击杀那些监察史的一幕,更是被江上诸多人围观。天气好转之后,江上又有楼船经过。那些落水的生员和商人全都被别的船只所搭救,怕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传了开来-------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能够想象那些生员绘声绘色讲述之前发生那些事物的状况。当然,假如他们此时还有力气和精神的话。”

“-----------”

“牧羊公子----------”

“------------”

“牧羊公子,你怎么了?”

李牧羊的声音都颤抖起来,问道:“如果此事传到天都,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你猜?”胖子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

“---------”李牧羊就想一拳打在胖子的胖脸上面。关键时刻,你能不能严肃一点儿回答问题?你他妈现在卖萌算是什么情况?你知不知道你一点儿也不萌而且还很蠢--------

李牧羊体内的正义之气又要爆发了。

世间贱人太多,时不时地就想野蛮一回。

“你击杀了崔照人,天都崔家和你不死不休。”胖子笑着说道。他竟然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崔家是帝国巨阀,猛将如云,嫡系遍布整个帝国。平时都是他们欺负别人的份,还从来没有被人给这么欺负过。”

“-----------”

“你斩杀帝国监察司数十条人命,帝国也不会饶你。”胖子说道。“监察司有监察百官以及正本清源厘清外敌的功能效用,是皇室手里的一把宝剑。你把皇帝的宝剑给折了,你说皇帝他老人家会怎么看你?”

“----------”

李牧羊脸色惨白,悲怆说道:“天下之大,竟然没有我容身之处------”

(PS:感谢最爱坐怀小说君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