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第八十七章、朝闻夕死!

第八十七章、朝闻夕死!

崔照人手指一弹,手里的长剑便漂浮到了李牧羊的面前。

李牧羊伸手一抓,剑便到了李牧羊的手里。

剑柄漆黑,剑刃银白。

烈阳之下,有流光浮影闪烁其上。

是把好剑。

“此剑名曰通天,乃用海外神铁由天都铸剑名师曹冶子冶炼而成。当时取此名意为早日通达天道,使出渡劫剑的第三剑斩天道-----此时看来,倒是有些自取其辱了。”崔照人的声音带着无限的遗憾。

神州浩大,世间繁华,奇人异物数不胜数。倘若能够多活一天,就能够多见识一些。可惜啊,可惜啊----

“如若牧羊兄不嫌弃的话,就以这把通天剑作为谢礼。虽然礼物轻微,却也是一番拳拳心意。好剑若就此沉江,实在不是雅致之事。”崔照人一脸诚肯地看着李牧羊说道:“我看牧羊兄还没有配剑,就先随身携带。等到它日觅得好剑,将其赠予名主便好。总要让其有出头之日。”

李牧羊感受到了崔照人对生命地不舍以及对此剑的怜惜之意,心想:早知今日,何归当初呢?

不过,对于崔照人的人格倒是高看了一眼,出声问道:“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崔照人。”崔照人心里微喜,能够被人在这个时候询问姓名,证明对方是想把你记住。记住,这两个字对他们这些武者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你获得了对手的尊重,不然的话,别人为什么要记住你的名字?他们经常说得那句‘报上你的姓名此剑不杀无名小卒’便是如此。“崔氏崔照人。”

“崔照人?”李牧羊眉头微皱,沉思良久,问道:“你姓崔?”

“正是。”崔照人不明白李牧羊脸上为何变色,露出如此为难的表情,说道:“天都崔家。”

这一次,李牧羊思考地更加长久了。

“可有问题?”崔照人有些担心。这家伙不会听到自己的背#景来历之后不敢使剑了吧?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可就见不到斩天道了。不仅仅现在见不到,或许一辈子都见不到。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啊。

“没有。”李牧羊出声说道。“你可想好了,倘若我以你的身体喂剑,你便会当场肢解再无生存可能。”

“倘若我不以身体喂剑,你便会放过我吗?”崔照人笑着问道。

李牧羊这次回答地很干脆,说道:“不会。”

在楼船上之时,崔照人不给李牧羊任何辩解和准备的机会,一剑斩来,意欲强杀。

也幸好李牧羊身怀《破体术》之奇学,而且一直在凝神戒备,这才只是被打入大江被鼍龙所救。不然的话,现在的李牧羊早就成为一具被鱼虾吞噬的尸体-----

那样的话,李牧羊还有机会和崔照人战斗?还有机会感受他对武道的追求和对名剑的爱惜?

死人是没有资格说宽容的。

正如崔照人的第二剑那般,有善因,结善果。有恶因,那么结得也自然就是现在的恶果。

李牧羊不会原谅崔照人,不管他现在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崔照人对李牧羊的回答一点儿也不意外,笑着说道:“能够以身殉道,而且是我崔家千百年来无人可以触及的斩天道---死而无撼。”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看好了。”

崔照人闭上了眼睛。

对于他这样的高手,对手的一举一动都能够‘察觉’的到。留心之下,甚至连他的每一次呼吸都能够有所感应。

眼睛有时候反而会带着欺骗性质,让他不能清楚直接地感受那神技之奇天地之威。

李牧羊动了。

手里长剑高举,一条金色闪电跳跃在剑刃上面。

和崔照人第二剑的起手势一样,但是在中途却发生了变化。

崔照人的斩因果先蓄力再泄力,用自己体内的《十万八荒无意诀》来催动冥火将其做为攻击源。

威力强大,燃烧一切,寂灭空间。

却也将自己体内的劲气给泄掉了,将根基给摧毁了。

困果剑倒是有点儿欲杀人,先杀已的决绝之风。

当然,大多数人都被这霸道无匹的这一剑给杀死了。所以得有所偿。

而且印诀繁琐,一般人根本就难以掌握。

李牧羊的这一剑没有多余的变化,高举空中,似斩非斩,引而不发。

除了有闪电飞跃其间,他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举剑式。

远处有闷雷响动,仿若远在九天之外,又好像近在眼前声声叩击耳膜。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举剑式,却让崔照人眼界开阔,有种瞬间明悟的感觉。

“去芜存精,化繁为简。”崔照人在心间喃喃自语。“第二剑比第一剑繁琐复杂,所以家人也都以为第三剑会比第二剑更繁琐复杂。《渡劫剑》剑谱之上也只有这一个举剑式,家人还只当是一本残谱,后面的没有描述清楚-----其实不然。精华就在这举剑式的‘引而不发’四字之上。”

“传言《渡劫剑》为地藏菩萨所创授予世人的,那么这集大成者的第三剑自然应当包括至高无上的佛门智慧。佛门有拈花一笑的典故,有一次大梵天王在灵鹫山上请佛祖释迦牟尼说法。大梵天王率众人把一朵金婆罗花献给佛祖,隆重行礼之后大家退坐一旁。佛祖拈起一朵金婆罗花,意态安详,却一句话也不说。大家都不明白他的意思,面面相觑,唯有摩诃迦叶破颜轻轻一笑。佛祖当即宣布:我有普照宇宙、包含万有的精深佛法,熄灭生死、超脱轮回的奥妙心法,能够摆脱一切虚假表相修成正果,其中妙处难以言说。我不立文字,以心传心,于教外别传一宗,现在传给摩诃迦叶。然后把平素所用的金缕袈裟和钵盂授与迦叶。”

“地藏菩萨自然深谙佛理,将极繁变成极简,将有迹可循变成无迹可寻。没有踪迹便没有破绽,没有破绽便无可防范。所以,这个李牧羊说他见过更完美的《渡劫剑》。”

崔照人的内心激荡不已,他知道自己以前实在是太着相了。越是心急,就越是倒退。第三剑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悟出来的。斩天道,就是说登临天道,然后再斩去天道。

何为天道?为情#欲,为利益,也为至高修为。

不是获得,而是舍弃。

非大心胸大智慧者难以抵达。

六根清净方能成佛,这是最基础也最简单地佛理,却被所有人给忽略了。

“明白了。”崔照人的脸上绽放出释然的笑意,那种笑意纯粹高洁,竟然隐有佛家慈眉善相。“明白了。”

李牧羊一剑挥出。

不见风雷,也没有气势。

甚至没有剑气,也没有任何声响。

就像是普通人的一剑。

可是,九天之外却有惊雷响应,轰隆隆地朝着崔照人劈来。

“冥火更佳。”崔照人叹息着说道。

虽然李牧羊记下了《渡劫剑》的第三剑剑招,却并不知道剑诀。更重要的是,他催动不出冥火,也施展不出《十万八荒无意诀》,所以这一剑只见其形,没有任何的神魄。威能也要大打折扣,十成难出一成。

“谢谢。”崔照人轻声说道。

白光遮掩天际,闪电比那天上的烈阳还要更加炽烈耀眼。

这一剑之威的光芒竟然将太阳的光芒也给挡下了,只见这白光,却难以见到那照耀世人的阳光。

天空中出现一道白色的沟渠,那沟渠将天空给分成两半,也将那白云给分成两半。

有白云飘荡过去,在遇到那条沟渠边沿时竟然难以跨越。

就像是真实存在地一般。

白光未散,崔照人已经消失不见。

李牧羊悬浮空中,静静地沉默不语。

-------

“少主-----”大江之上抱着船板求生的一名监察史抬头看天,当他看到监察司崔照人不见了之后,眼眶泛红,暴喝一声。“兄弟们,你们迅速赶回报信,星夜替司主报仇-----”

说话之时,身体已经从江水之中跃起。他站在船板之上,脚尖一点,人便凌空飞跃。

身在半空,长刀出鞘。

铛-----

他一刀劈向缓缓下落的李牧羊。

砰-----

李牧羊一拳轰出,那监察史的身体在空中爆裂开来。

“清风去替司主报仇,兄弟们速走-----”

又一个监察史跳了起来,然后被李牧羊给一拳秒杀。

“替我照顾家小,莫超去和仇人拼命-----”

------

那些黑衣大汉就像是一具具强壮地傀儡,凌空而起,举着大刀朝着李牧羊劈去。

同伴地身体在空中爆裂,却难以阻挡他们复仇的心意。

不死不休!

此役,帝国监察司二十一名监察史全员战死,包括监察司长史崔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