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六十二章 宗门有难?

“嗯?”

凌志转身,看着黄青青淡漠一笑,“还有事?”

“这个,给你……”

黄青青说完,单手一抛,一个四方盒子径直朝凌志飞了过来。

“这个是?”凌志顺手接过,脸上带着疑惑。

“送给你!你会记得我的,对吗?”凌志一愣,旋又露出笑容,“当然,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说完这句话,凌志再次转身,飘然而去。

“等等……”

黄青青看着凌志又喊了一句,不等对方转头,她就高声说道:“凌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见?”

“再见吗?”

凌志笑了笑,“如果有缘,自会再见!”

说罢飘然离去,瞬息间消失在一干黄家人的眼底。

黄青青抬起头,仰望着凌志消失的方向,两行清泪滑落,悲伤逆流成河。

“青青……”苏沐走了过来,把黄青青搂进怀里,小心的拍着她的后背,“别看了,你和他,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娘,你不会怪我,把那东西送给凌大哥吧?”黄青青蓦然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苏沐的脸。

发生了这么多事,黄家能说得上话的人几乎死绝了。现在整个黄家,苏沐基本上等于一家之主,刚才她擅自决定送给凌志的东西,不知娘是否会怪她。

苏沐揉了揉黄青青的头,笑着说:“别傻了,娘又怎么会怪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东西继续留在我们黄家,是祸不是福,好了,别哭了,赶紧收拾下情绪,配合娘,我们黄家,从今日开始,全体搬离汴梁城……”

……

凌志离开黄家之后,直接给自己贴了张隐身符,之后放开速度,很是顺利就潜出了汴梁城。

汴梁城太小,无论是早前的年会,还是之后的黄府之事,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小插曲。

他的未来,注定是要翱翔于九天之上。

但一想到“黑袍首领”离开时那句话,他的目光又忍不住凝了下来,在转身离开之际,他蓦然回过头来,漆黑的眸子最后看了汴梁城一眼,“有朝一日,我还是会回来的,那时候,你是否真能追杀我到天涯海角?!”

……

数日之后,在通往落霞宗的古道上,单人单骑,绝尘而来。马上骑士俊朗潇洒,时而停下饮一口烈酒,纵马而歌,好不痛快。

这人自然是凌志了,在离开汴梁城后,他在一集市上购买了一匹烈马,之后就扬马狂奔,以期尽早赶回落霞宗。

在年前决定回汴梁城时,他就刻意打听过,宗门半年一次的内门大比之日为期不远。对于落霞宗内门弟子的身份,凌志并没有太过向往,不过他却必须争夺到这个名额。

因为只有成为内门弟子,才能进入宝阁三四层。修习更加高深的武技是一回事,更重要是三四层上存放有更加多的奇闻异志。

虽然那日他也曾询问过柳无心有关于雷劫的事情,对方也告诉过他,哪怕是修为到武帝境界,也不会出现雷劫。

不过这些事情柳无心也多是道听途说,他还是希望能够亲自查阅些典籍,以期能够寻到写蛛丝马迹。

当然,即便这个世界当真不存在雷劫一说,他同样不会灰心。

不修天道,武道同样是一条强者之路,他现在武魄觉醒,自信天资不会比任何人差,假以时日,未必就不能登陆顶峰,一览众山小。

“对了,那日离开时青青送我的东西还没察看过。”

连续跑了一阵,眼看天已渐黑,凌志找了个避风的山坳,把马放到一边吃草喝水,自己寻了个地方坐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那个小方盒。

盒子是很平常的玉盒,从外部看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入手也不沉,但当凌志打开盒子后,幽深的眸子却忍不住微微凝了下。

盒子里别无长物,只有一颗珠子,龙眼般大小,晶莹剔透,看不出任何诡异之处。让凌志感觉奇怪的是,这颗珠子,他的神识竟然无法渗透进去。

神识作为修真者独有,天地之物,几乎没有什么不能侵透观察。哪怕是这个世界天级神兵,神识同样可以浸入,但这颗珠子,他的神识却不能浸入半分,这就让他有些好奇了。

观察了一阵,凌志突然面色一怔,想到一种可能。

“难道,那‘黑袍首领’一行人,并非虚张声势,是真的想从黄家获得什么宝物?而那宝物,就是自己手中这颗珠子?”

凌志仔细的凝神起珠子,好一阵后,又有些失望。通过这一阵的观察,他发现,这珠子除了神识渗透不进去外,并没有任何奇特之处,他实在看不出其宝贵到哪里。

“算了,终究是黄青青一番心意,无论是不是宝物,收起来便罢,何必想太多?”

凌志自我安慰,正准备把珠子给收进储物戒指,突然面色微动。下一瞬,念头升起,一团模模糊糊,依稀能够看出山水轮廓的画卷,就从他的后背徐徐升起。

就是刚刚,他正欲收好珠子时,那自从“觉醒”后就再没有反应过的画卷武魄,竟然传来一种淡淡的信息,似在提醒着他,不要把珠子放进储物戒中,而是放入画卷中。

乃自画卷武魄出现后,这种信息显得越发强烈。凌志当即就有些奇怪了,天地奇异武魄他也见过听说过不少,可是还从未听谁说过武魄能够拥有储物的功效。

不过这并不妨碍凌志一试,他当即就把珠子朝画卷武魄抛去。

珠子刚刚投进画卷中,神奇的一幕就出现。只见原本模糊看不清的山水画卷,突然风起云涌,似怒海波卷,在一阵连绵起伏的变化后,那遮住景物的浓雾逐渐扒开,原本看不真切的山水风景,亦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武魄本就是武者身体的一部分,要查看并不需要眼睛或者神识。,当画卷武魄生出这种变化后,凌志第一时间就注意到,在整幅画卷,辽阔不知凡几的天空之上,正高高契着一颗水运流转的珠子,不是刚刚那颗珠子还是什么?

只是此刻的珠子已经无限放大,在山水画卷上空犹如一轮明月般,释放出淡淡青色光芒,而珠子的周围,似漂浮着层层水汽云雾。

“水?那是一个水字?”凌志定睛一看,就发现珠子的正中心,流淌着一个古体“水”字。

“难道这是一个水珠?这水字又代表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这颗水珠和我的画卷武魄会有某种联系?”

就那么观察了良久,凌志放弃了继续无谓的猜测,随即把武魄重新收回到体内。

并不是他没有探索精神,实在是整幅画卷武魄,除了在最开始吸纳珠子以后,里面的山山水水变得更加清晰外,就再没有其他变化,他再观察也是白费。

如此这般闹腾一阵,一轮圆月升上高空,一股倦意袭来。凌志打了个哈欠,干脆什么也不想,捏碎一枚隐身符篆后,就那么沉沉睡去。

转眼又是数天时间过去,这些时日来凌志一边赶路,闲暇时也不忘武道天道修行,日子倒也不难过。

这一日,眼看着逐渐接近落霞宗的地界,凌志勒住马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就在他的旁边,一群铁骑疾驰而过,每个骑手都透着一股冷冽森寒的气息,大约因为凌志表现出的境界太低,骑士们只是把他当着普通的路人,并未太过注意。

但就是其中一些骑士随意投来的一瞥,亦让他感觉到一股森森的寒意。

“好重的杀气!”

凌志目光微凝,刚才的擦身而过,他不仅从这群骑士身上感觉到了杀气,还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气。

这里已经接近落霞宗的势力范围,而从这些骑士的衣着来看,显然对方并非落霞宗之人。却又带着如此可怕气势,前进的方向分明就是冲着落霞宗而去,这不得不让他心头生出猜测。

接下来的两天,随着凌志不断靠近落霞宗,路途中遇到的行人骑士越来越多,更让他疑惑是,几乎大多数碰到的路人骑士,散发出的气势都特别冷酷强大,其修为更是不凡。

他甚至在其中看到了几名地武境以上的大高手。

“究竟怎么回事?难道落霞宗出事了?”

随着又是一批强大骑士擦身而过,凌志很自然就生出这种想法。不过随即他就摇了摇头,暗叹自己想多了。

落霞宗生为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说是王朝最强的四大武学圣地都不为过,又能出什么事呢?

“咦?”

就在这时,凌志突然脸色一变。远处,一阵激烈的打斗声遥遥传来,其中时伴随有元气爆炸的声音。

“谁这么大胆子?竟敢在落霞宗的地界争斗?”

凌志眉头微皱,当他探出神识朝打斗的地方扫过去时,面色不由得一沉,一股杀意瞬间从身上释放开来,“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