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十三章 风狂

“死!”

凌志冷哼一声,一道殷红的刀光扑面而出,刀气纵横,杀意漫天。

“锵锵锵”一阵金戈交击的声音后,六名黄武境六七重的武者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顿时化作六具冰冷的尸体。

单手虚抓,将六枚碧蓝令牌摄入手中,眼中闪过一道冷意,“这些人既然都把自己当成待宰的羔羊,抢夺令牌的同时还要动杀手,自当有被杀的觉悟。”

嘶!

湛蓝的天空下,一股寒意弥漫而出,周围许多各自交战的武者,在看到凌志如吃饭喝水般斩杀六人后,全都忍不住倒抽冷气,脸色变得比死人还要难看。

“留下令牌,滚!”凌志环目四周,眼中爆出精芒。

“朋友,所谓人前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刚才对你觊觎出手的并非我等,你这样就有些过份了吧?”

一名黄武境七重的武者停下和旁人的争斗,冷冷的看向凌志,话虽说得硬气,但明眼人都看出他其中的软意。

“别以为你一刀杀了六个人就天下无敌,我们现场这么多人,如果逼急了,一哄而上,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再强也只有一个人,凭什么要我们全都交出令牌?”

人群议论纷纷,说不尽的愤怒屈辱,但见识了凌志先前一刻的威风,却没有任何一人做出头鸟。

“全都给老子去死!”

突然一道霸道嚣张的声音传来,话声未落,天空中突兀的降下数十条苍翠嫩绿的藤条。

这些藤条似巨蟒,如毒蛇,刚一落下,纷纷缠上众人的身体。一丝丝一寸寸破开所有防御,任凭人群如何挣扎抵抗,却止不住浑身精血被吸走的现实。

“啊!”

数声惨叫发出,却是有几人不堪缠杀,被藤条抽走浑身精血,转眼间化作一具具脸色苍白的皮肉骷髅,死状惨烈,触目惊心。

“风狂,是万兽山庄的杀神风狂来了,这下我们死定了!”

“住手,风狂,你要令牌我们都给你,求你饶我一命!”

“闭嘴!”

虚空中,一道高挑狂霸的身影缓缓走来,满头赤发如流火,一双细长眸子阴冷如毒蛇,满脸虬须,赤裸上身,露出古铜色精壮发达的肌肉,看起来颇有几分野人的味道。

“风狂,大家都是大夏王朝武修一脉,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赶尽杀绝?你要令牌,我们给你就是,求你快快收了这索命鬼藤。”

“风大哥饶命,我是斜月山庄的乌坦之,上次去万兽山庄还和你喝过酒,求风大哥念在相识一场的份上,饶了小弟一名。”

“都给我闭嘴!”

风狂纵声大笑,“一个个苍蝇蝼蚁般的人物,也敢来与本少抢落霞宗弟子的名额,今日我不仅要你们的令牌,你们的性命,我也都收了,哈哈哈……虚肚鬼藤,尽情的吸吧,把这些废物全都给我吸进肚子里!”

随着他话声落下,那些嫩绿苍翠的藤条好似被打了鸡血般,吸食缠杀的速度变得越发的迅猛起来。霎那间,又是数声惨叫发出,几人化作无血的皮肉窟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这风狂,也不过黄武境八重修为而已,但表现出的实力已经远超易风那种玄武境的废物,看来武道的世界,并不能单纯以境界看待。”

凌志目光微凝,冷冷的看着风狂,“尤其他这种可怕能吸食人血的藤条武魄,似乎能够通过不断吸食武者的精血而壮大自身,如果再给他多些时间成长,将来成就只怕不可限量。”

和周围其他人群一样,凌志身上也被一根藤条缠绕着,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并不是被迫被缠上,而是主动让藤条加身,想要看看这个世界武者奇异武魄究竟具备如何的威力。

现在既然已经感受过,又岂能让藤条继续肆虐下去?

筑基期的浑厚真元稍微一鼓荡,一股属于修真者独有的真火“轰”的一声燃烧起来,空气中立刻飘荡起一股烤肉的焦糊味,缠绕在身上的藤条犹如白雪遇到滚油,瞬间被焚烧化为灰烬。

“咦?”就在这一刻,风狂瞳孔骤缩,难以置信的朝凌志看过来。

“你的藤条武魄不错,尤其是在杀人的同时,还能吸食对方精血壮大自身,不过,如此残忍手段,未免有干天和!现在你也接我一刀试试!”

凌志一声冷笑,血饮狂刀闪电般劈出,拖出一道可怕的殷红刀气巨浪,直朝风狂涌去。

风狂神情一滞,感受到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生死危机,再顾不得考虑区区黄武境五重的垃圾为什么会有如此战力。双臂猛的朝着身前一挥,那些原本缠绕在众人身上的藤条纷纷被召回,转眼间在身前组成一张翠绿色的狰狞大网。

轰!

殷红的刀光闪过,宛如刀切豆腐,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凭风狂的藤条武魄如何可怕诡异,却是连半分抵抗都不能,眨眼间便化作齑粉,四散破碎。

“你给我等着!”

就在藤条巨网消失的同一时刻,风狂已经飞退出数百米远。喷出一大口滚烫的鲜血,再不敢看凌志半眼,匆匆丢下一句狠话后,已经亡命的朝远处飞遁而去。

“嗤……”

又是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接连发出。

劫后余生的人群看见凌志不仅一招就破了可怕的虚肚鬼藤,更是一刀劈得众人眼中无敌存在的风狂吐血遁走,完全的呆滞住了。

就这样一个强人,亏他们刚才还想着以人海战术拒绝交出令牌,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刚才不是风狂突然跑出来搅局,现在他们还能活着的有几人?

“多谢这位师兄救命之恩,我愿意交出令牌。”

“我也愿意交出令牌!”

根本不用凌志再开口,活下来的人群很自觉的掏出令牌朝凌志抛了过去。

凌志自然不会拒绝,挥手朝着虚空一拂,把所有令牌一一卷进须弥戒指后,抬头望了望远处云天相接的插云巨峰,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众人眼底。

发生了刚才一幕,凌志身上的令牌足足有五六十块之多,和戊剑老头说的十枚之数已经远远超过。

回忆起早前戊剑老头的传音,似乎令牌获得越多,在接下来的考核中就约占优势,但凌志本身并非嗜杀之人,对所谓的考核难度更是嗤之以鼻。

此刻他只想早点赶到约定的山峰之巅,以期尽快完成下面的考核,并不再主动去抢夺别人的令牌。但即便如此,因为他本身显示出的黄武境五重修为表现,一路所过,拦路者多如过江之鲫。

对于这些劫道抢劫的人,如果对方只是夺令牌而不杀人,凌志同样会留下对方性命,而如果对方不仅要抢令牌还有杀人,结果自不必说,凌志直接一刀劈出。

就这样,花了整整两个时辰后,当凌志即将靠近那处插云巨峰时,戒指中的令牌已经多达五百多枚,这还是他故意留手,并没有主动去抢别人的结果。

“五百枚令牌,即便是这次上万人的考核人群里,成绩应该也算前列了吧?”

凌志心头暗自揣摩,就在这时,突然一阵怒吼声传来,声音高亢,却又透着几许英雄末路的悲苍,听得凌志脸色一变。

下一秒,没有任何犹豫,凌志直接改换方向,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狂奔而去。

……

“华雄,你还能撑多久?昔日在明月酒楼时,你不是很狂吗?你不是说葛某是跳梁小丑吗?现在怎么爬地上了?哈哈哈……”葛存志倒提宝刀,一脚踩在地上一个身高超过两米,浑身肌肉虬结的巨汉胸口上。

在他的旁边,赫然还站着许多其他男男女女,全都大笑着看向这一幕。而为首之人,正是欲除凌志而后快的冰堡小公主白冰清。

“葛兄,差不多了,现在令牌我们每人接近两百之数,结果了他,咱们赶紧去约定地点进行下一场考核吧!”白冰清皱了皱眉头,朝葛存志淡淡道。

“啊!!!想杀我华雄?你们还不配!”

就在这时,被葛存志踩在脚下的华雄突然爆喝一声,原就如巨人般的身躯,再次暴涨起来,转瞬间,已经接近三米。

不单如此,在他魁伟的身躯上,一层好似由沙石构成的土黄色铠甲缓缓出现,很快覆盖他的全身。

“不好,他的武魄进化了,葛兄,赶紧杀了他!”

人群勃然变色,白冰清更是止不住出言朝葛存志提醒起来。

葛存志同样没想到自己眼中的废物竟然会临阵突破,不过他只是短暂的失色后,很快又恢复平静。随即只见他目光一冷,单腿猛的用力,原本已经渐渐从地上爬起的华雄,又再一次被他踩到了地面。

“吼……吼吼……”华雄眼眶迸血,嘴里不断发出声声嘶吼,身上铠甲遮住的身躯更是隆起条条婴儿小臂粗的巨大青筋。

可仍凭他如何挣扎,那落在胸口的脚掌却是稳如泰山,连半点异动都不能。

“临场突破,你的天资也算不俗了,可惜,你再天才,碰到我葛存志,也跟只蝼蚁没有任何区别,哈哈哈……”

葛存志冷笑连连,居高临下的看着华雄,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嘲讽和鄙夷。

杀死敌人不算一件开心的事,但如果是在敌人自诩为达到人生巅峰,可以掌控自己命运时,再跺下狠狠的一脚,从身心把对方由云端打入谷底,那才是人生一大乐事。

“好了葛兄,咱们时间差不多了,处理了他赶紧走吧。”看见葛存志如此轻松就制住了突破后的华雄,白冰清的眼眸深处微不可察的凝了一下,随即再次提醒起来。

“好好,既然冰清你不愿意再玩了,那我们就走吧。”

葛存志朝白冰清讨好的点了点头,话声方落,突然脸色一变,甚至顾不得提刀砍向华雄,整个人身形爆退,同时朝着四周围大声喝道:“快闪!”

“锵!”

一道殷红的刀气,似苍龙出海,在空气中犁出一条数十米长的血色真空,瞬间斩向葛存志刚刚伫立的方向。

轰隆隆!!!

大地震动,刀光狂卷,一道笔挺的身影,如流星坠地,快得众人无法反应,已经出现在了人群的视线中。

“华雄,你没事吧?”

来者自然是凌志了,远远看见葛存志踩在华雄身上,似乎随时都要动手杀人,他连半分都不敢耽搁,直接运集起全身十二万分力气,朝着葛存志劈出大力一刀。

可惜那小子属泥鳅的,滑溜得跟个鬼一样,那一刀竟然被他给躲过了。

“是……是你?”

浑身凯甲多处迸裂,整张脸更是犹如被鲜血浸透的华雄,当看见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凌志后,嘴张得能塞进一只鸭蛋,似乎做梦也想不到这突然来救自己的高手会是凌志。

PS:粉丝值连一百个都没有!啊啊啊!同志们,盆友们,都给力顶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