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十四章 天级神兵

“咦?华兄,你这是什么表情?咱们才多久没见?难道已经不认识我了?”

朝地上的华雄伸出一只手,凌志笑着打趣道:“要说不认识,貌似应该小弟我才对吧?毕竟比起一天前的你,现在的你身体可发育了不少!”

“哈哈哈……不错,凌志,真有你小子的,难怪酒量比老子还好,看来我没有看错,你小子的确是个人物。”

华雄被凌志调笑也不生气,咧着嘴就大笑起来,随即又因为牵动全身的伤痕,痛得他嗤牙咧嘴。

“是你?”

这个时候,一把冰冷的声音响起,却是白冰清在认出来人的身份后,满是怨毒的朝凌志看了过来,“我记得,在广场上,我提醒过你,千万别在比赛中碰到我,现在我没去找你,你竟然先找过来了,好,实在是好!”

凌志面色一愣,有些看不懂白冰清究竟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刚才自己劈出的一刀,威力不够大?还是说,这小妞已经强大到能够无视自己的实力?

“我很奇怪,为什么你到现在还笑得出来?”凌志问出了心中疑惑。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一区区黄武境五重的废物,不过是凭借一把天级神兵,就自以为能够唬住我吗?”白冰清说着,眼神直接朝凌志提着的血饮狂刀看去。

众人哗然,这才明白,原来眼前的小子是借了神兵之威。

不过这样才解释得通嘛,如果不是借了兵器之威,他一区区黄武境的废物,如何能够发出先前那么大威力一刀?

“我倒是差点看走眼了,像你这种低阶黄武境的废物,你的家族竟然舍得把天级神兵交给你使用,看来你的来头不小啊!”

葛存志躲过那石破天惊的一刀后,本都打算脚底抹油了,可此刻听见白冰清的话后,又硬生生的倒了回来,眼神炙热的看向凌志手里的长刀,“可惜,外物再厉害始终都是外物,就如同稚童抡大刀,这把天级神兵给你倒是浪费了。”

“天级神兵?”

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血饮狂刀,凌志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和修为境界的区分一样,这个世界的法宝武器划分,同样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

可天地良心,自己的血饮狂刀真不是什么天级神兵啊!

记得昔日还是练气期时,为了磨砺自己,同时也是赚取自己和母亲生活所需,凌志偷偷加入了一个名叫“赤血联盟”的杀手组织。

一段时间里,他从那个联盟中获得了不少修炼资源,也就是那时,他随手以当时还是练气期的真火,淬炼打造了一柄再普通不过的长刀武器。

之所以取名血饮狂刀,是因为上一世他惯用的武器就是一柄名为“血饮狂刀”的攻击法宝。如果说唯一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在炼制这柄武器时,他刻入了两个最基础最低级的攻击阵法。

本意是想要如同上一世血饮狂刀般,与人交战时能够借敌人之血而增幅攻击效果。

可惜因为自身实力不够,这柄山寨版血饮狂刀只是得了其行,在攻击时最多能够释放出血色红光,至于饱饮敌人鲜血为己用,却是半点也无。

就这,却被白冰清等人认作天级神兵,凌志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看见凌志提着长刀,哭笑不得的表情,白冰清自以为说中了,眼神中的讥讽越发浓烈,“本来,你害死我五叔,还在明月酒楼让我丢尽脸面,我应该杀死你才对,不过念在你主动送刀的份上,我可以破例一次,留下你的刀和令牌,滚!”

“不错,想来凭借这把刀,你应该干了不少杀人越货的事情,交出你非法所得的令牌,我可以放你们离开。”葛存志望了白冰清一眼,也在旁边附和起来。

“兄弟……”一直没开口的华雄此刻脸色就有些凝重了,“这次是我连累了你,不过你放心,除非我死,否则,任何人想抢你的宝刀都是妄想。”

华雄说完,因为武魄而起的一身沙石铠甲稀稀疏疏掉落地上,整个人也恢复成正常的一米八左右。随即,就见他伸手在腰上的储物袋一抹,下一颗,一枚婴儿拳头大的火红色珠子就出现在了掌心。

“天雷珠?华雄,你不要命了?”

看到这枚珠子后,葛存志脸色骤变,不单是他,就连一旁的白冰清和其他同伴,脸色亦都难看起来。

“华雄,你真的想找死吗?就凭你现在的实力,就算音爆了天雷珠,难道还逃得出爆炸的攻击范围?”白冰清看着华雄道。

“哈哈哈,怎么?一个个龟儿子现在知道害怕了?不错,这天雷珠的威力在十里范围之内,如果在这里引爆,凭我现在的情况,的确逃不掉,不过那又怎样?你们想抢我兄弟的神兵,难道还不让老子痛快一把?”

华雄放声大笑,说完又看向凌志道:“怎么样?兄弟,怕死吗?”

“怕!”

“啊?你说什么?”华雄面色一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怕被你给连累白死啊!”

凌志没好气的骂了一声,话未说完,嘴唇一裂,“杀!”

血饮狂刀卷起无边殷红杀气,首先朝葛存志锁定而去。

“你找死!”

葛存志脸色骤寒,身躯往旁边飞退的同时,嘴里爆喝道:“黄泉一刀!”

一道寒意烁闪的刀光,凭空生出,在空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转瞬间,已经由一刀,变幻成无穷无尽,遮天蔽日的漫空剑气。

天地为之色变,当无尽刀气形成一股刀光怒海时,当真犹如黄泉苦海,如渊如狱,要人性命。

“黄泉苦海?刀武魄?你也配用刀?”凌志一声冷笑,无视如潮刀雨,凌然挥出的一刀没有半分停滞。

轰!

锵锵锵!

双刀交接!

就似破开山岳的天外雷霆,霸气殷红的一刀,在如雨如潮的黄泉刀光中,势如破竹,一路高歌猛进,瞬间卷动漫天风云,令得天地为之色变的黄泉刀雨也染上一层殷红的血色。

当大地恢复清明时,众人只看见那高高不可一世的葛存志,犹如一只破布袋般躺在地上,而他的脖子上,则架着一柄血红耀眼的长刀。

“够了!”

这个时候,白冰清突然跨前一步,看着凌志冷声道:“之前他羞辱你兄弟,现在你也劈了他一刀,怎么算都是扯平了,大家各走各路,今日的事情,我白冰清可以承诺,以后不再追究!”

“扯平了?不再追究?”

凌志缓缓抬起头来,看见白冰清一脸的理所当然,似乎说出那种话不是她占便宜,反而是吃了很大亏一般,眉头就皱了起来,“我是该说你天真还是可爱呢?刚才要杀人夺刀的是你们,现在一句话就想这么算了?”

白冰清脸色一变,随即眸子冷得如同万年寒冰一般,“我让你放了他,你究竟听没听见?”

“住口!”凌志一声冷哼,“你让我放我就放?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再罗嗦,信不信我连你一起宰了?”

“大胆!”

人群中,一名白衣男人越众而出,眼中带着滚滚杀伐之气,看着凌志寒声道:“立刻向白仙子道歉,否则让你血溅当场!”

看见这名男子站出,白冰清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这凌志,简直太狂妄了,仗着神兵之威,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难道他以为,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一人拥有天级神兵?不过也仅此而已,要杀他,根本就不必自己亲自动手。

“很好,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如何让我血溅当场!”

凌志双目一冷,他是真的有些怒了。原本,两世为人的他,特别是上一世的修真界,经历过的杀戮本就不少,对于世事,亦有自己独特的认知。

那姓白的女人虽狂傲无比,在他看来也不过是没有见过世面的纨绔而已,只要不是真犯在他手中,未必就一定要杀死对方。

但人善被人欺这句话,似乎到哪一个世界都是同样的道理,自己一再退避,反而被当成了软弱可欺,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你的尊严,在我眼中一钱不值,让你道歉,已经是便宜你了,既然你存心找死,我就成全你好了!”

白衣男大步踏前,目光森森,一股可怕的气势从身上散发而出,直扑凌志而去。

凌志反手就是一拳砸在葛存志的脸上,然后如拧死狗一般把葛存志抛到华雄脚下,“华兄,这小子交给你处置!”

“区区黄武境五重的废物,就算给你一把天级战刀,又能发挥出几成的力量?”

白衣男一声冷笑,话声未落,只见一股金色的光华从他身上突兀升起,转眼间,原本正常的血肉之躯便镀上一层金色,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尊战神金刚,威风凛凛,刀枪不入。

“皇极圣凯!”

白衣男爆喝一声,金色的身躯再起变化,一身金光闪闪的黄金铠甲自后背冒起,瞬间包裹全身,那坚固厚重的气息,即便是隔着老远的凌志,眉头都忍不住微微皱了起来。

“那凌志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以为凭借一把天级战刀就可笑傲群雄,却不知,金远征不仅是黄金武魄,本身还被家族赐予了一件同样达到天级的防御铠甲皇极圣凯,他天级战刀再霸道,破不了金远征的防御也是白搭!”

“还破个屁的防御啊?那小子不过区区黄武境五重的修为,金少可是实打实黄武境九重的修为,能不能挨金少一拳都是未知之数。”

“可笑,他还以为打败了葛存志就天下无敌,却不知,论真实战力,金少才是我们这些人中最厉害的几个之一!”

人群看见白衣男出手后,纷纷露出自信的表情,仿佛凌志的死亡已经是注定中的事情。

PS:同志们,盆友们,祝大家节日快乐!好吧,不过这个节日的,也祭奠下逝去的青春吧!能追看到这里的,都是缘分,十三只能保证,剧情拉开,后面只会越来越精彩,另,从今天开始,每日两更,分别是11点和六点左右更新,大伙风狂投票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