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三章 讹人

这次洪总管来武家宣旨,什么侍卫都没带,正因为武家世代忠良,他不相信武家人敢对他放肆。

此时他正乐呵呵的迈着夹档步,向着一处民房走去。可他刚拐进胡同口,就忽然感到背后传来一阵寒气的。他慌忙的转过身,却看到了一个面色清秀的少年,正站在他的后方。

这人正是武沐。

“洪总管这是要做什么去?”武沐微眯眼眸看着洪总管,打趣道。

“原来是武家的小废物。”洪总管为自己方才的心慌感到丢脸,道:“我要做什么,还需要向你这个纨绔子汇报吗?”

洪总管感觉现在武沐的小命,就捏在自己的手里,自然不会对他客气。

“当然不需要。”武沐耸了耸肩,道:“可是你做这件事,皇帝知道吗?”

洪总管楞了一下,但还是面色不改:“皇帝知不知道关你屁事?我劝小废物你还是管好自己吧,别因为哪天多管闲事被割了舌头。”

武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并没理会前者恶毒的语言,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后面的那座民房,是被皇帝贬为庶民的珍妃所住的地方吧。”

闻言,洪总管面色忽然一变,道:“珍妃以前对我有恩,她受难了,我来看望她再正常不过。”

“是吗?”武沐笑道:“可是看玩一次两次倒没什么,这一天跑来三四趟,可就有问题了吧?”

“你跟踪我?”洪总管不打自招。

“我才没那兴趣。”武沐淡淡道:“但是你也知道,这纨绔平时就不务正业,闲着没事就爱打听这东家长西家短的。可就在偶然情况下,打听出了有个太监总往后宫娘娘那跑的事!”

听着武沐意有所指的话,洪总管沉默了,但是瞬间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就算你知道又怎样,你大可以去皇帝那里参我一本!我倒要看看,皇帝更相信谁!而且别怪我没提醒你,若不是看在你老子份上,看你那废物模样,我非要让你尝尝宫中八十一种酷刑是什么味道!”

武沐呵呵一笑,道:“谁尝还不一定呢!”

洪总管望着武沐,心里想着回到皇宫,在皇帝面前怎么好好‘表扬’一番武沐,让他知道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可就在这时候,武沐的一句话,让他彻底傻掉了。

“你没阉割彻底吧!”武沐微笑着,淡淡道。

武沐敏感的捕捉到,洪总管的脸色在一瞬间绿了几分,他继续道:“像我们这种经常混迹在青楼的人来说,都能明白,一个阉割不彻底的太监对皇帝的威胁时多么的大。”

“你…你在胡说什么?”洪总管明显有些慌了神。

“你不明白我说什么吗?”武沐疑惑道:“那我就给你解释解释吧。这太监啊,要是阉割不彻底,也就是下面留下了一些的话。可还是有同房能力的,按我们纨绔的语言来说,就是玩女人。而一个没阉割彻底的太监,一个又总往被贬娘娘住处跑的太监。说这两人之间没事,谁信?”

洪总管目光呆滞,额头已经冒出了丝丝冷汗,咕噜一声咽了口唾沫,心脏止不住的狂跳起来。

其实这些事,也只是武沐的猜测而已。但是根据他前世的记忆,灵界一些世俗国家的太监,确实存在着很多阉割不彻底的例子。否则后宫那么多的妃子娘娘,谁来安抚,都靠五指姑娘吗?笑话!

“不过庆幸的是,这些事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武沐道:“可是我想着,要是传到皇帝耳中,肯定会很有意思吧?我可听说若是有人敢与后宫妃子有染,那可是要尝试九九八十一种酷刑,甚至被株连九族呢!”

洪总管是后宫的,自然明白这九九八十一种酷刑是多么的可怕残忍,那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每一种都能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时的他满头冷汗,后背已经全湿。已近秋天的季节,冷汗都大颗大颗的滴到了地上!

此时的他,因武沐的一席话,脸全绿了!

这是他一生最大的死穴,深藏心中最大的秘密!

“可是呢,我却是一个善良的人。”武沐露出一副温和的表情,继续道:“我可不想让皇宫大乱,眼睁睁看着那么多人死去。而我相信洪总管也明白,我说这些话的目的!”

“什……什么意思?”洪总管心脏砰砰狂跳!但是只要武沐不把这事告诉皇上,就叫他跪下来叫爹,他都愿意。

“洪总管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武沐淡淡道:“刚刚从我父亲拿走的东西,转眼就忘了。真真是金钱如粪土,值得敬佩!”

洪总管一愣,随后使劲的吞了一口唾沫,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掏出了银票伸到了武沐的面前。

武沐慢条斯理的接了过来,看了看,疑惑道:“二十万两?好像不只这些吧?”

洪总管看着武沐思考的模样,狠狠的咬紧牙关,这货纯属在讹人,奈何形势比人低,他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极为肉疼的把兜里的钱全掏了出来,道:“你可要答应我,这件事以后绝不外传!”

武沐将洪总管手里的银票金元宝碎银子什么的,一把抓了过来,看也不看的揣进了怀中,又拍了拍,道:“看心情吧。”

“你……”洪总管用食指指着武沐,突然恨的牙根直,心脏都在滴血。

“哦,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这时候,武沐突然一拍前额,若有所思道:“听说青楼又来了几个女子,全是上等货色,这些钱绝对够了。”

毫不理会洪总管如欲吃人的眼睛,武沐转身离去,终了道:“快去见你的珍妃娘娘吧,可别让她等急了!”

望着缓缓消失在巷子口的那抹身影,洪总管气的牙齿都咬碎了数颗!

他发现今天的武沐与以前他见到的小废物有些不同了,可却没想出哪里不同了。

不过在他心里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尽快除掉武沐,否则早晚是个祸害。

“东厂的那帮人呆的太久了,是时候要他们活动活动了……”洪总管寒着双眼,看武沐离开的身影,仿佛在看一具死尸。

……

方才武沐的一番行为可谓做的滴水不漏,因为他害怕别人看出他前后变化太大!毕竟这具身体,他才刚刚适应,记忆还没有完全融合。万一被对方发现蹊跷,赵国人知道事小,有心人知道事大!

毕竟借尸还魂这样的事,太稀有了!

之所以放过洪总管,一是因为现在的武沐还没有那样的能力,二是还没到杀死对方的地步。而且留着,说不定以后还有用。

只要把柄掌握在手中,还怕他飞了不成?

只是这次把洪总管放回去,武沐知道他在皇帝面前不会说自己好话。

但他无所谓,不就是比武大会吗?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了。

当下之急,是要炼制完脉丹才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