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二章 武狂然

接下来,武沐开始环顾起四周的环境。

这一看不要紧,还真是吓了他一跳!

他竟然躺在了臭水沟中!

“唔!”武沐捂着鼻子,手脚并用的从臭水中爬了出来,紧接着,匍匐下去:“呕!”

稀里哗啦!

“好臭啊!”武沐一抬胳膊,一股浓郁的五谷轮回之物的香气,迅速的钻入了他的鼻孔,进入了他的肺中。

“这货怎么死在了臭水坑里!”浓郁的臭味辣的武沐眼睛都疼了起来,接着一股信息进入了脑中。

身体的原配是武家大公子,一个典型的不务正业的纨绔少爷,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样样俱全。

可是奈何爷爷武长天乃是赵国开国将军,西域内出了名的神将!那可是将皇位拱手让给赵家的传奇人物。

再加上武家满门忠烈,为国捐躯,战死者无数。这几年来,武家虽然看似权势熏天,几乎就是当朝一人,但却始终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后继乏人!第三代唯一的后人也只得武沐这个纨绔小子而已!武老爷子看似四旬之人,心态何尝不老,洞悉世情,情知万一有一日自己撒手人间,武家只怕会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被人彻底从这世上抹去。更何况,武老爷子终日待在战场,不可能回到武家,管这些俗事。以目前武沐的情况看,这种可能性几乎已经是必然结局,甚至这根本就是可以看到的最终结局。

所以武狂燃曾经腆着老脸,向皇帝提出希望武沐能够迎娶皇帝陛下最为宠爱的灵梦公主为妻,若是此事能成,就算自己西去,那么武邪有自己的余威庇佑,又占着一个公主夫婿、皇亲国戚的名头,只要不太出格,再怎么混想来也能保全武家香火不致断绝。

公主夫婿,看似风光,其实却是朝野上下一个最尴尬的职位,只要是甚有权势的大臣家庭,人人都害怕皇帝突然赐婚,让自己儿子娶个公主回家来:公公婆婆却要对儿媳妇行跪拜之礼?尤其是除了公主特许,驸马是绝对禁止纳妾的,万一公主是位性格乖张、妒心重点,那一家子想过好还真的很困难。可是,对如武沐这样的纨绔小子却是一个极大的保证,至少为武家香火计,已经是一个最好的方案!因为这种种原因,皇帝照顾武家的面子,就把公主许配给了这个纨绔败家子。

可是骄傲任性的公主说什么也不同意这门亲事,所以就暗中派人,把这纨绔杀掉,顺便推进了臭水沟。

谁知道,尸体还没变冷呢,武沐就借尸还魂了。

“这人,啧啧!”武沐无语的摇了摇头:“还真是个奇葩。”

“而且还真是给自己扔下了个烂摊子啊。”武沐喃喃:“不过什么公主不公主的,灵界的美女我都见到多了。还差你一个小小的公主,你不找麻烦还好,要是找麻烦,肯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一想到灵界,武沐就想起了穆柔。

沉默半晌,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开始检查起身体:“这身体前任不注重修炼,好酒色,经脉瘀堵,骨骼僵硬,肉体更是污秽不堪。再加上胸口的伤势,经脉受损,想要不留下隐疾,必须要颗完脉丹才行。”

武沐查找着前世的记忆,从纷乱的信息中,终于找到了既能使这被吞噬的,又不至于损害身体,还能在这灵界中找到的丹药。

“前世倒是看到过很多炼丹师炼丹,这一些简单的丹药倒是难不住我。只是买这些丹药的钱要去哪里弄呢?”武沐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竟然发现身无分文。

“不应该啊,一个纨绔子弟,怎么能这么穷?”武沐转着眼珠想:“我记得他爸爸,也就是我那便宜老爹是镇国将军,那岂不是很有钱?”武沐打了个响指,朝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这一路上,武沐倒是收获了颇多的眼球,大家都像是躲瘟神一般绕着他走。而他们也好奇,这锁阳城武家第一纨绔少爷,又在作什么妖,把身体弄的这么臭!

武沐倒到也不理会,前一世什么场面他没见过。他还能怕了这小小的眼神攻势不成。

无所谓的哼着小调,一副二世祖模样的武沐,在大街上招摇过市的向着家中走去。

不一会,他便看到自家那洪铁烧铸的大铁门,此时外面还有许许多多的侍卫在出出近近,他们的脸上统一的都能看出些许急色。

而当武沐又向前跨近几步后,他便听到了一声大喊。

“少爷,是少爷,少爷回来了。”

紧接着,从门内踉踉跄跄的跑出了一个双下巴老头。这老头,直直的冲着武沐跑了过来,神色看起来十分喜悦。

武沐吓得急忙后退几步,喝道:“你要干啥,我对老头没兴趣!”

老头看着自己因为激动伸出的双臂,一阵尴尬,咳了两声道:“少爷,你一宿没回来,真是把老庞吓坏了。快,快进去,夫人和老爷都急着呢!”

武沐从记忆中得知了这老头乃是将军府的管家,姓庞。为人忠厚老实,对武家十分忠心。

老庞上前拍了拍武沐身上并不存在的泥土,好像丝毫不介意后者身上气味。

看着这一动作的老庞,武沐感觉这老头很有意思。

老庞微笑着带着武沐进了内院,而在院子里,正站着两个人,两个对这一世的武沐,最重要的人。

他的父亲和母亲。

院子中来回踱步的中年人,在看见有人进来后,便停下了脚步,向着这边望了过来。

武沐也望了过去,中男人一身灰袍,一丝不苟。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不怒自威。尤其是哪一双丹凤眼,极其凌厉,很是威严。

这是武沐的父亲,武狂然,赵国第一将军!

身旁还有一个美妇人,挽着发髻,瞳孔里满是慈爱,看到武沐。急忙的迎了过来,一把将其揽入了怀中。

“沐儿,你可算回来了。娘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美妇人眼角含泪,眼中满是关心。

看到父母脸上掩饰不住的急色,武沐心里骤然一暖。不管真实的自己与这两人是否有血缘关系,但是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抑制不住的。

美妇将武沐放开,开始上下打量起来,在发现后者并没有什么大碍后,方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身后的武狂然看着武沐的身体,眸中闪烁一瞬,收去了急色,冷冷的哼了一声。

武沐记忆中的武狂然,便是这一副威严的模样,从记事起。变没对他笑过,不过自己做什么事,到了父亲眼里都是错。

这也许是过去的武沐太不争气的缘故,可是每次他在外面惹了祸,最后还是武狂然给他擦的屁股。老爹看起来威严,却不知道为他操了多少的心。

这冷冷的一哼,武沐到没感觉怎样,可他的母亲不让了。

“孩子都回来了,你还摆你那幅臭架子。”母亲轩辕灵心为儿子出气道:“你说你从小到大教过孩子什么,你就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整天打打杀杀的,难道孩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字,你就没错吗?”

现在这样?现在很差吗?武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确很差。武沐无语。

“哼!烂泥扶不上墙!”武狂然甩了下袍袖,看也没看武沐一眼,转身回了内屋。

紧接着轩辕灵芯也跟了进去,武沐摸了摸鼻子,心想这时候朝父亲要钱,纯属找揍,所以只能无语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万一,这原配有在屋子里藏钱的习惯呢?

可是,他失望了。

武沐有些嗟叹做到了床上,想着自己前世拥有的一切。再看看现在的自己,一副弱鸡的模样。

“唉,前世的好多底牌,现在都不能用。”武沐挠了挠后脑勺:“我倒是记得几个遗迹开始的时间,可是现在的身体去了也是送菜。要抓紧提升实力才行。”

至于买药材的钱,看来只有向母亲要了。

武沐正思考着,便听到了父母那震天响的打架声音。

“你看这就是你养的孩子,整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武狂然朝着轩辕灵芯冷哼道:“真是把武家的脸给丢尽了!”

轩辕灵芯瞪了他一眼,道:“我儿子就算纨绔,窝囊点,至少不会被那皇帝老儿拉倒战场上送死!”

“你这婆娘,你懂什么?男儿生下来就是要冲闯沙场,为国捐躯!”武狂然冷哼。

“就知道为国捐躯,为国效力!我们武家上上下下为了国家捐了多少躯,效了多少力了,那皇帝说咱一句好没。我看他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轩辕灵芯毫不退让。

“你,休得无礼。”武狂然气的,啪的了一声,拍在了洪木桌子上。

瞬间,洪木桌子出现了一道裂纹。

“哼!”轩辕灵芯看着已经动怒,快要暴走的武狂然,没再说话。

就在武沐等待着母亲从父亲的房中出来时,忽然听到了一阵公鸭子般的叫声。

“皇帝有旨!”

紧接着父母和所有家丁都跑了出来,半跪下来。武沐没出去,他可不习惯给一个太监下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由于前方战事告急,特命武狂然为先锋大将军,两月以后即出征西域!钦此!”

“谢主隆恩!”

武沐在房间的门缝看着外面的一切,认出了这个送旨的太监,乃是赵国东厂的大主管,也就是头号大太监,洪总管。

武狂然站起身,郑重的接过圣旨,伸手邀请洪总管进屋坐坐。

洪总管头不抬眼不睁的,用着极为不爽的声音说道:“不用了,武家上了战场,很少有回来的,我怕沾上晦气。但是有一件事,我要提醒武将军一声。”

武狂然听着洪总管冷嘲热讽的声音,面皮抽了抽,但是后者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他不能得罪,道:“武某洗耳恭听。”

“两月之后,皇帝会举办一次英豪比武大会,目的是结交天下豪杰,到时候赵国所有有实力的人物都会汇聚倒此。而九大将军家没满三十周岁的年轻人则必须参加。”

“比武大会结束后,实力强的会留在皇帝身边护驾,弱的将会被遣送到战场,而我则是这次大会的负责人!以我对你家那废物后代的了解,我劝你还是想想办法给他找一个路子。否则上了台,吓尿了或吓死了,可怨不着别人。”洪总管冷冷的瞥了一眼武狂然,不说话了。

武狂然听的这个叫生气,你说我跟你无冤无仇,骂儿子废物也就算了,话语还如此不堪。这太监在以前就看不起武家,在皇帝面前更是说尽坏话,使得武家没少得罪人。

这就是纯心和武家过不去!

可是现在还不能撕破脸,因为武家为国捐躯者实在太多,整个武家就只剩下了武沐这一脉,还是单传。

皇宫内与自己一派的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武狂然说什么都不会让武沐上战场的,更何况后者太弱了。那风一吹都要倒的弱鸡身体,怎么能让他参加比武大会。

武狂然给轩辕灵芯使了个眼色,后者进入了房间,没一会,走了出来,同时手上多了一张银票。

“这是十万两银票。”武狂然将银票放到了洪总管的手中,道:“废子不才,还是不要让他参加这场比武大会的好。”

洪总管看着手上的十万两银票,目漏贪婪:“这我可说的不算,这是要请示皇上的。”

“还请洪总管多多美言几句。”武狂然恭敬的低身一礼,又往他的手中塞了一张银票。

洪总管不屑的看了一眼武狂然,心想这武家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孽,家族中几乎所有人都战死沙场,最后这一代还出了这么一个废物。

不过看这财大气粗的样,也没少贪。正好拿到钱回去好好犒劳自己一下,顺便在皇帝面前参武家一本,表表忠心,说不定武家哪天灭亡了,这财产还能有自己一份。

“嗯!”洪总管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将银票放入怀中,道:“就这样吧,杂家回去复旨了。”

武狂然满脸笑意的将其送到了门外,看着渐渐远去的洪总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随后,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内屋。

武沐看的清晰,就在武狂然转身的一刹那,他发现父亲苍老了许多。

看着走出门外的洪总管,武沐眸中寒光闪烁,随后偷偷翻过花园的后墙,尾随着追了上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