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八十五章:接受了重托

可是萧云舟无法说出口来,因为面对正在和死亡挣扎的吴松鹤,萧云舟不忍心,他只能在心中担忧,却无能为力,不好援手,这让萧云舟也很难受。

房间里静得要命,萧云舟为了打破这个氛围,咳嗽了一声,说:“来,我看看你现在恢复到什么样子了。”

说完,萧云舟的两根手指就搭在了吴松鹤的脉上。

吴松鹤的内力很散,脉搏断断续续的,萧云舟犹豫了一下,决定帮吴松鹤一把,他用手掌抓住了吴松鹤的手腕,让自己完全的沉浸下来,开始导引着吴松鹤体内的气息,慢慢的游走,由于吴松鹤身体有伤,很多地方气息难以通畅自如,萧云舟边催起了自己的真气,帮着他流动。

道家有小周天与大周天之分。小周天路线是任督两脉;大周天路线是人身24经脉与奇经全通。仅仅是感觉到气在身体内运行,称之为经络周天;内视到经络、穴位及内光、内景,才能说真正是周天路线通了,这称之为丹道周天。丹道周天是道家的正途,由此可开发出人体潜能,并最终觉悟到“炁”的真谛。

现在萧云舟就是要让吴松鹤体内的真气进入到大周天的循环之中,这需要耗费萧云舟本身很多的真气和体能,他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头上就冒出了汗水,喘息也沉重起来。

但这个时候,吴松鹤是不能不让他引导和治疗的,要知道,在这个的医治中,对方强行中断,会让两人都受到伤害,他也只好打起精神配合着萧云舟。

这样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样子,萧云舟才缓缓的收拢自己的真气,再看吴松鹤,也是脸色红润了许多,刚才那惨白的面容现在改观不少。

萧云舟有些疲惫的调息了一会,才能开口说话。

“现在感觉好多了吧?”

吴松鹤眼中充满了感激,以气治人,这对使用者本身功力是有一定的损耗,除非你已经达到大金元那种近乎神灵的地步,但普天之下能达到那个地步的人已经早都绝迹,萧云舟就算武功了得,也绝对达不到那种层次。

吴松鹤点点头:“谢谢萧大哥,让你如此伤神费力,我实在于心不忍。”

“呵呵,兄弟之间不用这样客气。”

“我们是兄弟?”

“是啊,不管你认不认我这个格兄弟,反正我是认定你了。”

吴松鹤在刚刚被手下的弟兄出卖之后,已经心慌意乱了很多天,现在骤然听到这句话,有点痴痴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眼中热泪滚滚,他偏过头去,好一会才说:“这怕我这个兄弟会让你失望了。”

萧云舟站起来,朗声大笑:“哈哈哈,兄弟不是做生意,兄弟更不用算得失,没有谁差谁好之分。”

吴松鹤听着萧云舟这豪迈,大气的话,久久都没有平静下来,他突然之间,觉得自己过去受了太多生活和世俗的影响,自己活的不够洒脱,活得不够大气。

他抬起头,看着萧云舟说:“好,既然我们是兄弟了,那么小弟有一件事情相托。”

“请讲,不要说一件,就是十件八件,我也定当为你办成。”

“好,萧大哥够爽快,我想请你接管连心盟。”

萧云舟脸色一下就变了,接管连心盟,这怎么可以,假如吴松鹤是自己的对头,自己会毫不犹豫的接管过来,问题是吴松鹤是自己的兄弟啊,自己现在如此,真有点乘人之危的嫌疑。

“不,你听我说,连心盟不管在任何时候,他都是你的,等你伤好了,我可以帮你,重新开辟连心盟的辉煌。”

“萧大哥,你错了,别的我不敢说,但对连心盟的了解,我要比你深刻的多,我现在这个样子,没有一两个月,根本都下不了地,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连心盟肯定会发生内讧,你在不赶快接过来,只怕要不了多久,它就毫无价值了。”

萧云舟很是惊讶,最近几天,连心盟的状况的确是如此,但吴松鹤怎么能知道呢,莫非他早就预计到会有今天的这个状况。

吴松鹤笑了笑,他看到了萧云舟的疑惑。

“萧大哥,是不是最近连心盟的情况让我说对了,当然,你会很奇怪,我既然知道这个情况会发生,为什么不提前预防?”

萧云舟点头,他真的是有过这个疑问的。

“其实啊,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我也不例外,我总在幻想着连心盟永远永远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所以很多时候,我还在刻意的引导着下面人互不服气,为的就是让他们唯我独尊,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到现在,看到你,我才知道,我是狭隘自私的一个人。”

吴松鹤沉重的叹息了一口,脸上也泛出了不少的愧意,当一个人在生死之间走过一遭之后,他才能大彻大悟,看透很多平常想破头都想不通的道理来。

“但是松鹤,你要知道,我绝不会同意去接管你的连心盟,因为它永远都是你的,如果说我有什么希望,那就是希望有一天,你恢复过来之后,去亲自接管他们。”

“不,你错了,云舟,他们不是我的,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强者才拥有一切,如果是我的,为什么今天我还像丧家之犬一样躲避在你的麾下,去吧,算我求你了,接管过来,不然等我好了之后,连心盟也就垮了,一点价值都没有了。”

萧云舟感到很矛盾,不错,吴松鹤说的是一个真实的状况,但是,自己现在接管了连心盟,自己的良心又实在是不能平静,这算什么,是强取豪夺,还是趁火打劫,这让自己救助吴松鹤的行动蒙上了一层阴影,别人会怎么说自己呢?

吴松鹤像是看透了萧云舟的担忧和顾虑,努力的笑了笑,说:“我刚刚还认为你是一个豪放,大气的人,没想到啊,你萧云舟也是如此的庸俗,也在在意别人的想法,在意虚伪的名声,你快让我失望了。”

萧云舟苦笑着,他承认,自己是一个俗人,自己还是不能超脱到不计名声的地步,自己也很虚伪,喜欢别人说自己好话。

吴松鹤挣扎着侧过身去,从腰间摸出了一个似铜非铜,似金飞金牌子,拉过了萧云舟的手,说:“收下吧,这就是连心盟的令牌,所有连心盟的人都认识,你用他接管过来哪里的一切,而我,从今往后,也将成为你一个忠实的兄弟,朋友,属下。”

吴松鹤是真诚的,也是伤感的,但对他来说,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让自己一手创建的这个连心盟不会分崩离析,至于以后,谁知道呢,但不管怎么说,在萧云舟的领导下,一定会比过去更为辉煌。

“云舟,你现在面临静安堂和欧阳杰的联合压制,用好他们,对你大有好处,请不要再拒绝了。”

萧云舟接过了令牌,他不想在去顾虑太多,理智的讲,这或者是最好的一个结果,与其最后让连心盟四分五裂,不如为吴松鹤保留一点点老本。

“好,我接受你的建议,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要告诉你,欧阳杰不会和静安堂联手了。”

这个话让吴松鹤惊诧不已:“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这点的?”

“呵呵,每个人都有弱点,只要你找准了,所有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吴松鹤由衷的敬佩起来,这样的事情在他看来本来是无解,可是在萧云舟的手里,用了几天的时间,就轻描淡写的化解开来,这才是真正的能力,在很多时候,光有武功是不行的,智慧永远都占据着主导的地位。

接下来,吴松鹤和萧云舟又谈了好长时间,他告诉萧云舟了关于连心盟中很多的事情,给他一一的介绍了里面每一个大哥的脾气,性格,人品和能力。

最后萧云舟平静的说:“我会在明天抽时间过去看看。”

说是看看,但吴松鹤很明白,明天,萧云舟一定会面临很多麻烦,但对萧云舟这个大哥,吴松鹤是充满了信心。

等萧云舟离开这里,回到赵巧馨别墅的时候,这里的几个女人都还没有休息,她们在等待着他的回来,这个男人对她们来说,越来越不可分割,她们也习惯了依赖他,有他在,她们才会心安。

赵巧馨迎住了萧云舟,说:“我们在等你。”

“谢谢,我很感动,现在这里让我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是吗?还有什么感觉。”说话的时候,赵巧馨的眼中有了一片朦朦的雾气。

她真的很想听到萧云舟正儿八经的说上几句带有感情的话,哪怕是假话,赵巧馨都觉得自己会很喜欢的。

萧云舟也被赵巧馨的情绪感动了,他看着赵巧馨,情意缠绵的,喃喃自语:“还有一种感觉,很遥远,很迷离,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可以天天并肩而行,却不能敞开心扉的交谈一句,他们可以经常坐在一起,却不敢去扭头看对方的眼睛,这样的两个人,是多么的倍受煎熬.......。”

身后响起了罗宛茹的话:”萧云舟,你说的是新闻联播那俩播音吧!”

萧云舟一头黑线,这丫头,每到关键的时候,她总能及时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