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八十四章:武大郎的深思

终于,萧云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那20万元的现金支票,这个时候萧云舟的笑容才是最灿烂的,他突然的发觉,自己怎么如此的贪财好色起来,这不好啊,一个伟人是不应该有这样的毛病。

从公安局出来,萧云舟第一个要去的就是银行了,他要及时的把这笔钱存进自己的账户,在银行办理手续的时候,萧云舟还见一少妇带着一小女孩来银行取钱,在保险窗里工作的银行人员把钱递给少妇时,小女孩一脸疑惑:“妈妈,她是不是欠咱们钱啊。”

少妇一脸黑线,说:“是啊,他们欠很多人钱,是坏人,所以被关在里面了。”

萧云舟听得一阵的好笑。.

事情办好之后,萧云舟打个车往弘丰集团赶过去,车上放着巨难听的歌,还是男女对唱版,俩人都不在调上,听得萧云舟一阵阵的头皮发麻,忍了半天他终于爆发:“师傅,换台吧,唱得太JB难听了!”

司机很生气的看了一眼萧云舟,说:“没法换,也不想换,这是我跟我媳妇儿自己灌的唱片。”

萧云舟无语了,是啊,人家的地盘人家做主,不换就不换吧。

他呵呵的自嘲着笑了两声,说:“现在生活好了,你们夫妻都可以直接灌唱片了。”

司机很不以为然的说:“屁,生活好什么啊。”

“这话说的,怎么就不好了?”

司机叹口气,说:“看了水浒传,你就知道古今中国的差距来了。“

“水壶?这和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关系。”

“你想啊,那武大郎不过是个卖烧饼的,可人家那生活水平,在繁华大街有一处房产吧,还是二层的,媳妇潘金莲是专职家庭妇女,根本不用工作,仅靠卖烧饼全家就可以过衣食无忧的生活。再看看现如今的百姓,哪个卖烧饼的可以在市区拥有一套二层别墅?可以一个人工作就养活一家?”

“额,这.......”

萧云舟无言以对,问题到底出现在上面地方了,是水浒写错了,还是?

“不过,现在还是比过去发达了,人们的精神领域更充实了,对不对。你看看,每个人都配上了电话。”

“快不要说电话了,前几天啊,饭桌上一哥儿们炫耀,说他老婆去成都出差,他每天跟老婆通话,可老婆回来后他上网缴话费,发现中国移动没有收取她老婆的漫游费!把这哥们高兴坏了,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中国移动是SB。”

萧云舟沉默不语了!!!!

回到了弘丰集团,也快到下班的时候了,赵巧馨和杨韵环还没回来,说是到下面的企业视察工作了,萧云舟只好靠在办公室桌上,休息了一会。

等赵巧馨他们几个回来了,萧云舟一下来了精神,过去很是显摆了一通。

最后三人高高兴兴的回到了家里,赵巧馨的心情也很不错的,亲自下厨,说要慰劳一下萧云舟,萧云舟就舒服的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喝着茶,等着厨房里两个美女一会给自己送来好吃的,这小日子过的,真几把舒服!

别墅的外面,蝉歇斯底里地哀嚎干巴巴地烦燥,像一个成天蓬头垢面的专靠翻唱发家的男歌手的声音,虽然市里各单位都被警告夏天不可弄出大声响,所有的工程都加装了隔音护围,但没人能阻止动物的活动。比如这蝉们的空虚难耐的求爱歌声,猫叫春,蝉却叫夏。

一会,赵巧馨就整了一锅鱼汤,萧云舟喝了一口,其实花椒的味道没给够,有股子腥味,不过看见赵巧馨满头大汗,一脸关切的样子,萧云舟没忍心打击她已不幼小的心灵,就咕咕咚咚一阵猛灌把一碗汤全送进胃里,还不忘咂一下嘴说:“啧啧,好喝!”

赵巧馨的脸上笑出了花,萧云舟马上“嘣嘣”地打出响亮饱嗝配合了一下。

一会,罗宛茹也回来了,唧唧喳喳的说个没完,别墅里再也没有安静的状态了,电视也被她调到了一个芭蕾舞的频道上,萧云舟刚要表示反对,但看看人家跳舞演员长的都特别的漂亮,穿的也不多,萧云舟也就忍了,陪着罗宛茹看了起来。

萧云舟指着电视中女演员对;罗宛茹说:“宛茹啊,你也很适合跳芭蕾。”

罗宛茹暗自窃喜!心想:萧云舟一定觉得我身材不错。

可是罗宛茹想让萧云舟表扬的直接点,于是沉住气继续问他:“你为什么说我适合跳芭蕾呀?”

萧云舟一本正经并用很专业的语气说到:“跳芭蕾的人胸都不能太大的。”

罗宛茹顿时没从椅子上滚下来。

客厅里一下子几个女人都笑了起来,笑得罗宛茹自己都有点感到自卑了,要说起来,这三个女人之中,也就她的胸脯最小了,杨韵环的不用说,有名的巨无霸,赵巧馨也挺拔高耸的。当然,这也是相对而言,换个地方,让罗宛茹和萧云舟比比,其实也挺大的。

大家笑闹一会,天色也就晚了,萧云舟准备到傍边的别墅区看看吴松鹤,今天他特意的用自己的奖金给吴松鹤买了很多贵重的补品,什么虫草,人参,牦牛壮骨粉等等,也不知道吴松鹤能不能吃,管他呢,自己有钱。

几个女人听说他要过去,都站起来相送,萧云舟恍然中觉得自己成了这个家的男主人一样,从这几个女人的眼中,可以看出他们对自己的信任和依赖,这样的感觉很不错,就想自己在铁鹰大队哪些属下对自己的感觉一样,想到那些战友,萧云舟有点怅然若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哎,这老爹啊,尽整这麻烦事。

萧云舟提着东西到了门口,赵巧馨帮他整了整衣领,说:“早点回来。”

“哦,我一会就回来,对了,你需要不需要吻我一下,道别一声。”

赵巧馨刚刚流露出来的那一腔柔情顷刻间就化为乌有了,萧云舟哪里会傻傻的等着她发飙,转身就溜之大吉。

到了旁边的别墅,黑虎等人一起迎了过来,萧云舟从提兜里摸出了两条好烟,扔给他们,说:“辛苦各位了,把这些补品让大夫看看,看能不能让吴松鹤吃。”

黑虎一看,不错啊,两条软中华,他赶忙笑着指挥手下的弟兄忙活起来,给泡茶,点烟,汇报情况。

“吴松鹤今天醒了好几次,医生说他问题不大了,就是个恢复时间,但功夫能不能恢复到过去,这就很难说了。”

“恩,是啊,不管是谁,遭受到这样的伤害,都会影响功力的,不过我看啊,吴盟主的问题还不单单是功夫,他的心态和精神状况更让人担忧,你们几个,没事了就多和他聊聊,让他心情好一点。”

“是是,我们一定谨遵大哥的指示。”

“呵呵,还客气上了,走,看看松鹤去。”

几个人到了吴松鹤的卧室,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药味,吴松鹤安静的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眼珠呆滞,只有在看到萧云舟的那一瞬间,他的眼中闪过了一抹亮光,但很快,有回复到了黯然失落的状态。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萧云舟摁住了他。不让他起来。

“我来看看你,怎么样?好多了吧?”

“谢谢你,其实你不用对我不用这样好,当初我一直都没有准备帮你,我真的打算坐山观虎斗的。”

“那并不怪你,你做的一点都没有错,身为一个几百上千号兄弟的老大,必须考虑和顾虑很多。”

“但或许我错了。”

“没有你对错,这个世界上总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很难单单的从表面或者结果来区分对错,大家都在凭自己的直觉做事,问心无愧就好。”

“哎,要是早几年认识你就好了。”

“为什么这样说。”

“那我就可以跟你一起干。”

“哈哈哈,其实就算现在也不晚,等你身体好了,我们还可以形成联盟,一同笑傲江湖,当然,你要是还想坐山观虎斗,那也没问题,总之,我不会把你当成敌人。”

“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有的人是可以信任,可以交心的,哪怕仅仅是见过一面。”

吴松鹤沉默了,他有些感动,如果没有这个人,自己可能已经死在洞穴里,但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就算自己一直不愿意帮他,他依然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出手救了自己,这需要多么博大的胸怀啊,试问,换做自己,自己真的能做到这点吗?

萧云舟也在沉默,他很想把现在连心盟的状况给吴松鹤说说,但又怕伤了他的心,今天秦萍再一次来电话说到了连心盟的问题,说现在连心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几个地位不相上下的大哥,都在纠集和串通着各自的势力,准备抢夺盟主的位置。

形势在不断的恶化着,以秦萍的判断,下一步,连心盟的火拼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一个结局,但不管最后谁当了连心盟的大哥盟主,其结果是火拼后的连心盟一定会毋庸置疑的,快速的滑落成为玉寒市二,三流帮派,要是等吴松鹤病好之后,看到自己一手创建的连心盟变成这样的一个样子,不知道他会怎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