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三章 囚车里算命

派出所出警的警车一边都是经过改装的面包车,前面一半是座位,后面一半是个关嫌疑犯的小铁仓。江枫此刻就被关在铁仓之中。

年纪最大那个警察周海自告奋勇的选择了陪江枫蹲在铁仓里面,对李冰薇的说法自然是看管犯人,而实际上却是来找江枫指点迷津的。

周海道:“活神仙,你会看相啊?”

江枫点了下头,道:“略懂一二。另外我叫江枫,‘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江枫。不是什么活神仙。”

“都一样,都一样。”周海点着头,说道:“刚才你给我们李队算的那个,算得可真准。您看能不能给我也算算,算算我的……”

未等周海说完,江枫开口说道:“不用算了,我的建议是离。”

“啊?”周海顿时愣住了,脸上露出被人看穿心事的慌张。

江枫道:“你的眉毛眉头稀疏,眉尾松散,是标准的八字眉。此眉主生活富足,但婚姻多变故,难续香火。而你左眼角一颗痣恰对耳尖,此痣名叫‘妻出’,意思是你的妻子会背叛你。

我见你强颜欢笑,眉头愁云纠结不散,想必你妻子出轨的事你已经知道了。既然放不下,何不放人家自由?别人快乐,你也解脱不是一举两得吗?”

刚刚还一副老油条模样的周海眼眶顿时一红,他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其实也不怪她。她喜欢孩子,可是我精/子存活率太低,不可能有孩子的。活神仙你说的对,我是应该放下了。”

江枫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既然你有了这个决定,那我可以透露一句给你,你的眼睛圆小,眼皮上下有横陈细纹。这是典型的龟眼,主健康长寿,晚年美满幸福。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结束这段姻缘以后,还有一段更好的姻缘在等待着你。”

“真的吗?”周海此刻已经完全相信了江枫,他有些兴奋地追问道:“那活神仙,我要怎么样才能碰到那段姻缘?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我这辈子有儿女?”

“这……”江枫一下沉默了。

这堪舆风水相士能以奇法推演人的过去未来,此为预料天机。如果只是将已经真实存在的说出来这还好一点,但若是提前把还未发生的事告诉给别人,那就是干预天机,是会遭受天谴的。

修道之人五弊三缺必犯其一,所谓五弊就是“鳏、寡、孤、独、残。”,三缺就是“钱、命、权”。江枫恰好犯的是钱缺。

原本他身上的业报就不小,以致于身上的钱从未超出过五十块,现在若是再告诉周海如何去结识二段良缘,如何留下子嗣传承香火,那恐怕这最近会有报应。

江枫想了想后问周海:“身上有没有一块钱的硬币?”

“有。”周海赶紧摸了一枚硬币出来递给江枫。

江枫将硬币拿到身后握在手中,然后双手握着拳头对周海道:“你猜哪只手里有硬币,猜中了我就告诉你如何能遇上你的良缘,如何能有子嗣继承香火。猜不中的话就代表我们没有缘分,我就不能把这些告诉你了。”

“哦,好。”周海仔细打量着江枫两个拳头,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江枫的眼睛。一般来说当警察的人观察力都很不错,所以能够凭借人眼神的变化判断出一些端倪。

但是周海看向江枫时这一招就不管用了,因为江枫直接闭上了眼睛。

周海知道自己今天是遇到高人了。可江枫算得越是准他现在就越是紧张,因为这可是关系到他未来妻儿子女的问题,一点儿都马虎不得。

周海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按住江枫的右手道:“我选这只手。”

江枫将手摊开,里面果然有一枚一块钱的硬币。江枫摇头叹了一声:“天意。”

周海一看自己猜中了,兴奋地低呼了一声,忍不住挥了挥手拳头,然后一脸期盼地看着江枫。

江枫道:“测姻缘会比较麻烦,你写个字吧,我帮你测一测。”

“好。”周海想了想,说道:“最近心情不好,人都瘦了七八斤。我就写个‘斤’字吧。”说完,周海用手指在江枫的手掌心里写了个“斤”字。

江枫笑了笑,道:“你写的是个‘斤’字,但是我们现在却是在车上,那等于‘斤’字在走。‘斤’字下面一个‘走’字旁就是一个‘近’字。看来你的良缘离你很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你的同事。”

“很近,同事?”周海下意识地扭头,透过铁仓的窗户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李冰薇,因为这车里几个人里面就她一个是女的。

周海下意识地张了张嘴巴,一脸惊悚地模样低呼道:“不会吧,没这么倒霉吧?”

他话刚说完,车一下停了。经常小王把车子的尾箱门打开,笑着对周海说道:“周哥,憋坏了吧?”

“到了?”周海跳下车,然后赶紧转身伸手去接江枫,“活神仙,您小心着点儿。”

江枫推开周海的手,自己跳了下去。他淡淡地说了句:“我只是个普通人,不是什么活神仙。”

“周哥,原来你在这儿啊。”伴随着一声呼叫,一道淡淡的兰花香味袭来。

周海扭头看了一眼,原来是自己所里的户籍民警刘可迪。周海笑着问道:“可迪妹子,找我有事吗?”

刘可迪摇了下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问你明天有没有空,能不能陪我去一趟刘奶奶家。”

“刘奶奶?”周海想了一下问:“就是上一次我背上五楼的那个刘奶奶?”

“对的。”刘可迪点点头,道:“刘奶奶的房子被开发商高价收购了,开发商给她赔了一套新房子,她得先迁了户籍才能办房产证,所以我想你陪我一起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了她的。”

“这种事儿你一个人去不就行了吧,非拉上我干嘛?”周海心里这样想,但面子上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如果明天没什么事儿我就陪你去吧。”

“诶,谢谢周哥。”说完,刘可迪递过一个保温壶给周海道:“我今天炖人参乌鸡汤的时候炖多了点儿,记得上次你说你喜欢喝,所以我顺便带点儿来给你尝尝,手艺不好可不要嫌弃哦。”

“哪里话,难得你有这心,多谢了。”周海大咧咧地接过刘可迪手中的保温壶。

刘可迪对周海摆摆手道:“那我先走了周哥。”说完,刘可迪好像逃也似的跑了。

周海看着刘可迪的背影,忍不住说了句:“年轻人就是风风火火的。”

江枫忍不住走过去敲了一下周海的脑袋,说道:“就你傻。你说一句喜欢喝人参乌鸡汤,人家就‘顺便’炖了。然后‘顺便’炖多了,然后还‘顺便’买了个新的保温壶,‘顺便’带给你尝尝。难违我给你批了句‘良缘很近,应是同事。’这都还不懂。”

周海一听,立刻拿着自己手中的保温壶看了看。可不就是崭新的吗?什么叫当局者迷周海这次算是彻底明白了,他转头看向江枫,欣喜若狂。

“活神仙,你可真是我的活神仙呐。”周海赶紧抱着江枫的手,低声问道:“活神仙,赶紧告诉我,我要怎么样才能有子女?快点指点指点我。只要你给我说办法,我给你跪下都成。”

说着,周海还真就作势准备下跪了。

江枫伸手扶住他,笑着低声说道:“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多做好事积福积德,因果报应之下,什么都会有的。”

说完,江枫在身上摸了一下,他手指缝中夹了一根银针,未等周海注意,江枫拍了一下他的腰部,笑着说道:“另外还得多注意身体,不要太过劳累。”

“多做好事,不要太过劳累?”周海听后重重地点了下头,说道:“好,我一定多做好事。”

江枫听后拍了拍周海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说道:“好事哪有那么多等你去做啊,不过眼前倒是有一件。比如帮我洗刷冤屈什么的……”

周海一听顿时愣神了,紧接着就嘴一咧,惨声叫道:“哎呀……糟了,肚子疼,肚子好疼啊……小王,快点帮我把活神仙带进所里去,我要去一趟医院。哎哟我的天啊,我这个不争气的肚子……”

江枫一听气得脸都白了,对着飞快逃走的周海就大声叫道:“忘恩负义,我诅咒你七天不举!”

“七天不举也比惹怒女暴龙强!”

话音刚落,那个叫小王的民警过来了。

小王爷笑着问江枫:“额……大哥,你刚才给咱们李队算的那可真叫一个准,你能不能给我也算算?”

江枫看了小王一眼,问道:“算什么?”

“算姻缘,就算算我什么时候能有女朋友。”小王笑着说道。

江枫看了小王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得陇望蜀,朝三暮四。脚踏两条船还故意在我面前炫耀,迟早两条船都得沉。桃花太多便是劫,自己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