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四章 夺魂秘术

民警小王把江枫带进派出所以后,李冰薇直接命他将江枫带到了拘留室,并且特地交待小王给江枫上了手铐。

江枫表现的倒比较配合,仍由小王为自己锁上手铐后便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坐在审讯椅上闭上了眼睛。

原本审讯椅只要坐超过十分钟就会开始难受,李冰薇特意拖延去审讯江枫的时间,就是为了给他一点儿苦头尝尝,挫挫他的锐气。谁知道她在监控里面足足看了二十分钟有余,才发现江枫闭着眼睛一副入定模样,好像已经睡着了。

李冰薇怒极,立刻带着一名民警走进审讯室。果不其然,江枫呼吸匀称悠长,睡的似乎很香。

“啪!”站在李冰薇身边的那年轻民警立刻把手中用来做笔录的本子往桌上一扔,然后冲着江枫就大声吼道:“给我老实点儿!”

江枫睁开眼睛看向那年轻民警,懒洋洋地说道:“你鼻挺耳大睫毛长,家中必定很富贵。但是你嘴薄、颈细、中指粗,必定是个贪图美色,寡情薄义的人。你冲着我大声嚷嚷,想要在这女暴龙面前表现自己,看来你是对她有意思啊。可惜,你们没戏,你是在白费心机。”

“小子,你玩儿花样是吧。信不信我让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年轻民警瞬间被江枫戳破心中所想,恼羞成怒地走到江枫面前吼道。

江枫双目死死地盯着年轻民警,嘴角微微露着笑意道:“说,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民警只觉得自己大脑一阵眩晕,下意识的就对江枫说道:“我叫冉坤。”

“最近一个月,你做过什么缺德事没有?”江枫问道。

冉坤脸上露出一丝挣扎的神色,但还是无意识地回答道:“十天前我在杭城艺术学院玩儿的那个大学生怀孕了,我让她去流掉她不肯。她想用孩子逼我跟她结婚,我不肯所以和她吵了起来。最后我一时失手,把她给杀了。”

“冉坤……”饶是李冰薇见过不少大场面,也不由得被眼前这一切给惊住了。江枫在这空隙间还看了李冰薇一眼,对她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

江枫用手敲了敲桌面道:“好了,把我放出来吧。另外给我说说,那姑娘的尸体你藏哪儿了?”

冉坤为江枫打开审讯椅,同时还解开了他的手铐。他无意识地说道:“尸体在我家别墅的车库里面……”

江枫走到李冰薇身旁,伸手拍了拍李冰薇的肩膀道:“怎么样?我为你破了一件这么大的案子,先前的那一点儿冒犯你总可以放过我了吧?”

李冰薇愣愣地看着江枫,半天没反应过来应该说什么。江枫道:“好了,不用谢我,快点儿去找尸体然后抓人吧。我先走了,有事没事尽量都别再来找我。”

说完,江枫当真就走到审讯室的门口,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在关门的那一刻李冰薇才反应过来,想要叫住江枫。谁知道这个时候冉坤突然醒了过来,他惊恐地看着李冰薇,颤抖着声音说道:“刚刚……刚刚我有没有说什么话?”

李冰薇立刻从腰间拔出自己的手枪,枪口对准了冉坤的额头。李冰薇冷冷说道:“冉坤,转过身去趴在墙上,两腿分开不准回头看!”

江枫大摇大摆的从派出所里走出,刚刚走到出口处就看见一个身材有些圆滚发福的男人,正带着韩初雪和另外一个中等身材的精悍男人往这边走。

男人一边走一边慌里慌张地对韩初雪说道:“你这孩子,未免也太冲动了。什么都还没弄清楚就打电话报警,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那可麻烦了。”

“嗨……初雪。”江枫眼尖,一眼就看见了韩初雪。韩初雪微微一愣,立刻摇着那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爸,那人在哪儿。”

韩震顺着韩初雪所指的方向看过去,见到江枫那副形象明显也是愣了愣。想当初他遇到江枫那两个师父的时候,那两位老人家可是仙风道骨一副世外高人的形象,怎么他们的徒弟却如此的……如此的含蓄?

不过韩震也明白,世外高人往往行事都有些特立独行。他两步跑到江枫面前,态度客气地问道:“请问是江枫对吧?”

江枫点点头,他右手一翻,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张符纸出来。他将符纸往韩震的胸口一拍,符纸无火自燃瞬间化为灰烬。奇怪的是,韩震的衣服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一点儿没有被火烧着。

江枫淡淡笑道:“你体内有回春符的符力在,看来你就是我两位师父口中的那个韩震了。他们说我在山上太能吃,养我太费粮食,所以就叫我来找你寻份工作,给你女儿当保镖。嗯……贴身保镖。”

“是是是……欢迎欢迎。那以后初雪的安全,就全拜托江……江兄弟了。至于江兄弟当保镖的佣金嘛,江兄弟你看三万一个月怎么样?”

“啊?”江枫眼睛一瞪,心中激动不已。他自从学习堪舆之术以来一直犯钱缺,身上的钱从未超出过五十块,没想到这突然就得到一份月薪三万的工作,这如何能让江枫不激动。

韩震看江枫那眼神,还以为江枫不满意,于是赶紧加码:“哦,我没说完。三万块只是底薪,每个月再加两万生活费补足怎么样?”

“嗯?”江枫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还是嫌少?那再加三万奖金好了。”

“什么?”

“好好好,这样……江兄弟,我再给你加两万交通补贴费。这两年房地产生意难做,我的压力也很大啊,还望江兄弟能理解。”

“行,十万就十万。我答应了,不过我有一个请求。”江枫压抑着内心激动的心情说道。

“江兄弟请讲。”韩震道。

咕噜……江枫肚子一阵叫唤。他捂着肚子咽了口口水道:“我的请求就是,先带我去吃顿饭……”

“成成成……我们快点儿走。”韩震赶紧招呼江枫上车。

车子刚刚驶出派出所不远,江枫突然在车里吐了一口鲜血。这可怕韩震和韩初雪给吓了一跳,韩初雪惊叫了一声,韩震则赶紧问江枫:“江兄弟,你没事儿吧。”

江枫一边从车里的纸巾盒里抽出餐巾纸擦血,一边摆着手道:“我没事儿,今天说破了一次天机,又使了一次‘夺魂’,有点儿业报是应该的。麻烦韩大哥你给我点儿钱,把我在这里放下就可以了。一会儿我自己会去水云居找初雪的。”

“最好是不要来。”韩初雪低声自言自语道。

江枫悠悠地看了韩初雪一眼,从韩震手中接过他递来的两万块钱。韩震还是有些不放心,忍不住担忧地问江枫:“江兄弟,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江枫摇摇头,等车子停下来以后拉开车门就离开了。

目送着韩震他们离开,江枫站在街边四处看了看,最后他选择了一家名为“开心吃”的快餐店。

进入店内江枫随便点了一份川椒嫩鱼饭,然后便走到快餐店角落处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江枫这个位置很不起眼,一般容易被人忽视。但是这个位置却能将快餐店里的所有人情况收于眼中,不会有丝毫的死角地带。并且背靠墙壁,不必担心被人从背后攻击,同时靠近门口,如果一旦遇到什么事可以立刻逃跑。

江枫的坐姿也很奇怪,他后背并不紧贴于椅背,而是微微弓着身子,右脚在后,前脚掌紧贴地面,左脚在前,放置在桌外。

这样的姿势方便随时攻击以及逃跑,如此习惯可是他那两位师父轮番折磨他十多年之下,才慢慢养成的。

服务员将饭端到江枫面前,江枫说了一声谢谢后开始享用美食。

快餐店的生意很火爆,江枫每吃一口饭就会抬头往四周看一眼。虽然他下意识地在几个姿色尚佳的女人身上停留了一下,但是最后目光却锁定在了两个男人身上。

那两个男人都带着鸭舌帽,帽檐低戴看不清长相。二人面前的桌上摆着饭,但是却一口没动。透过江枫的观察,二人应当是在做一笔交易,且这两个人身上都带着浓郁的杀气,应当是杀过不少人才对。

江枫正准备找机会观察一下二人的面前,却突然闻到一股香风袭来。

他扭头一看,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女人。

女人很年轻,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身上散发着一股正气。

所谓的气势之谈很虚无缥缈,但是却实际存在着。存在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你言行举止所带出的一种感觉。比如这女人坐下的时候上半身习惯性保持笔直,肩膀习惯性打平。一边吃饭的同时她还会下意识地伸左手去摸摸腰间。

江枫摇摇头,心中暗道:“真是奇了怪了,怎么漂亮女人都去做警察了。希望这个不要向女暴龙脾气那么火爆才好。”

江枫哪里知道,他身边这位女刑警名叫李紫薇……是李冰薇的亲妹妹。

半个月前是她们组接到线报说是羊城银行劫案的劫匪来到了杭城,这劫匪枪法一流身手矫健,一人单枪匹马就抢了银行三百多万并且轻松逃走。

经过半个月的追踪调查,李紫薇他们组跟踪到了这个劫匪的行踪,如今这家快餐店外已经布满了刑警和武警。上头派她乔装进来是为了监视情况,毕竟这快餐店里人太多,万一出现什么意外那就糟了。

通过李紫薇的观察,那两个疑犯好像是在交易枪支弹药。

情报果然没错,这家伙当真是准备在杭城干票大的。嗯,得小心一点,他已经有枪了。李紫薇心中正在暗想时,突然那个银行劫匪想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一下转过头来。

李紫薇想也没想便拉过身旁的江枫便吻了起来。

江枫两眼一瞪,心中忍不住高声大呼道:“妈呀,我的初吻……好吧,是今天的初吻。”

本着警民一家亲的原则,江枫一阵错愕之后便开始十分配合地抱着李紫薇吻了起来。江枫可不是什么初哥,他十六岁那年就已经祸害了寻龙宗的宗主女儿,至今寻龙宗宗主都还嚷嚷着一定要让江枫负责呢。

李紫薇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但很快江枫那舌头在她口腔里灵巧地转动着,一股异样的感觉如同微微的小电流一般从她口腔里传入游走全身。

李紫薇这才想起来这是自己的初吻,她一下将江枫推开忍不住大声质问道:“你干嘛,死色狼。”

江枫一脸无辜地摊着手道:“拜托了大妈,是你先扑过来的好不?怎么这年头流行贼喊捉贼吗?虽然你有几分姿色没错,但这并不代表你能在肆无忌惮亲了别人过后还骂别人是色狼吧?大妈,这世道变了,男人也是有贞操的。”

江枫一脸沉重地摇头,偶尔抬一下头露出的都是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李紫薇勃然大怒,眼前这个土到掉渣的男人不仅夺了自己的初吻,还一口一个大妈地称呼自己,看他那表情好像还是他受了委屈一般。

李紫薇忍不住骂道:“你个死变态,你是想进局子是吧?”

话刚说出口,李紫薇立刻后悔了。与此同时江枫也是一副用看傻瓜的表情看着她。

坐在对面不远处的那两个男人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男人一下从腰间取出一把手枪大骂道:“找死,死警察。”

砰!砰!砰!男人果然是个悍匪,居然说开枪就开枪了。李紫薇刚当刑警不久,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全靠是那个江枫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踢飞过去,拉着李紫薇一下躲开了子弹。

外面的警察听见枪声后立刻鸣枪示警让群众们散开,然后拉响警笛,开扩音器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放下武器出来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投你妈!”男人对着门口射了两枪,然后一把抓起身边座位上的一个小男孩道:“那个死警察,自己乖乖的站出来,不然我一枪崩了这小杂种。”

李紫薇偷偷看了一眼,见那个劫匪居然枪顶着一名小男孩,李紫薇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枪对准那男人说道:“你……你你放下枪,放开孩子。”

如此情况之下那劫匪居然还笑了一下,他对着李紫薇招招手道:“让我放开这小杂种可以,小妞儿你过来给爷当人质吧,爷一旦逃脱了一定记着你的好。”

“好!我给你当人质。”李紫薇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当她正准备放下枪时突然她身体一紧,拿枪的右手不知道被谁一下从后面握着抬手便射了两枪。

两枪过后李紫薇甚至都闭上眼睛不敢睁开,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任何声音,然后便是尖叫声响起来。李紫薇慢慢睁开眼睛,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个劫匪和那个卖枪的居然都倒在了地上。

走过去一看,李紫薇惊呆了,两人全是眉心中弹,鲜红的血混杂着脑花正从弹孔中流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