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字体:16+-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洛杉矶全面上涨

“非常感谢大家,非常希望我们都能过上一个幸福快乐的圣诞节!”

酒吧门口,博格思在兴奋的向所有的代理商们道别,因为他非常愉快的卖出了自己的货物,只是这些代理商们显然就没那么高兴了,甚至还有些失魂落魄,安德玛在踏过一个台阶的时候还差点摔了一跤。

这些代理商们当然都很崩溃,最终他们还是只能接受博格思那高到离谱的价格。

看着这些代理商们离去的背影,博格思却挺直了腰板,他能明白这些代理商们离开,明天的洛杉矶会发生什么,所有的圣诞和元旦的商品都价格暴涨,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在这一刻,博格思感觉自己站在了整个洛杉矶的顶点,自己居然操纵了整个洛杉矶的商品价格,这才是真正的商界大亨才该有的手笔呀!

博格思雄心万丈着,但突然的,他怀里的电话却突然响起,博格思看也没看的拿起接通。

“恭喜博格思先生操纵洛杉矶商品市场!”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萨普尼先生的声音,犹如一盆凉水浇在了博格思头上,狠狠浇灭了他刚刚燃起的名为雄心壮志的火焰。

这也让博格思想起现在洛杉矶发生的一切,都并不真正是自己的手笔,自己只不过是萨普尼摆在台面上的提线木偶罢了,自己要做什么都必须得到萨普尼先生的首肯,否则就现在,只要萨普尼放开货源,自己的一切谋划就马上前功尽弃了。

不!不仅仅是萨普尼,更有那位藏在更幕后的周铭先生,据说那位周铭先生,他操纵的还并不只有洛杉矶,还有全美几十个城市。

博格思只为了洛杉矶一座城市,就耗尽了自己的全部资金,甚至还从银行贷款不少,也接受了萨普尼和欧文的投资,才堪堪搞定,他无法想像那位周铭先生,要究竟怎么做,才能同时控制那么多城市。

恐怕……那才是真正的商界大亨吧!自己在他面前,根本连个蚂蚁都算不上。

博格思想到这里,有些泄气有些小心翼翼:“萨普尼先生您好,不知您有什么吩咐?还是我哪里没有做好,请萨普尼先生指点。”

萨普尼笑着说:“你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你做的非常好,我并不是来找你兴师问罪的,相反我还要表扬你,你的整个布置,以及激发其他代理商提价的手段,都很不错,我会继续关注你的。”

博格思连连向萨普尼表示感谢,也保证自己一定会将所有事情都做好。

等萨普尼挂断了电话,酒吧外的一阵冷风吹过,博格思才赫然发现自己的后背都被浸透了冷汗。

这让博格思更是心有余悸,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个电话,居然就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压力。

不过博格思也更有底气了,有机会能成为那位周铭先生手里的木偶,那也是自己的荣幸!

……

第二天,帕迪纳大街上,当沃尔西打开自己的店门,准备开始新的一天营业,就发现自己的供货商安德玛就站在门外。

沃尔西

当场就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一顿祖安问候:“他吗的你这个杂碎站在门口是失去了双亲吗?还是得到了自己命不久矣的消息,如果不是那可惜了,如果是这样,那我希望加大力度!”

“你他吗的都不知道你给我带来了多大的困扰,就因为你的货没有及时补上,你知道昨天给我带来多大的损失吗?你他吗要给我补偿,我要补偿!”

沃尔西大声狂吼着,可对面安德玛就这么静静听着,也不反驳也不说话。

沃尔西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小心翼翼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这个问题,那边安德玛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就见他狠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然后看向沃尔西:“沃尔西我的朋友,今天我给你带来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好消息是我可以给你补货。”

虽然安德玛先说的是好消息,但沃尔西却一点喜悦的感觉也没有,只是慌慌张张的问:“那……坏消息呢?”

“价格非常贵。”安德玛回答着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价目表递给沃尔西。

“安德玛先生瞧您说的,这圣诞节不是越来越近了吗?有些东西的价格要涨我完全可以理解……王德发?”

开始的时候,沃尔西还想客气两句,可当他看到了上面的价格,马上粗口就爆出来了。

沃尔西瞪直了眼睛,他很想问安德玛这是在开什么很恶劣的玩笑吗?但安德玛却十分认真的点头告诉他就是这个价格。

“这他吗是在抢劫!安德玛你这个混婊子养的东西,我们好歹也合作了这么长时间,结果你现在就给我一个这种东西吗?你是真的以为我不会更换供货商吗?”沃尔西相当暴躁的怒喷一通。

安德玛倒也不着急,静静的站在那里等沃尔西喷完了才慢悠悠的说道:“沃尔西我的朋友,我知道你对这样的价格非常不满,事实上我也同样不满,但这个价格就是现在整个洛杉矶的现状。”

沃尔西眼睛一瞪又要开喷,但安德玛却先说道:“请相信我,你在整个洛杉矶都一定找不到比这便宜的货,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自己想办法去问一问。”

沃尔西当然是不相信的,他继续怒骂安德玛是背叛者,是喝血吃肉的魔鬼,他沃尔西坚决不会再要他的货了。

安德玛被骂了出来,也是满脸苦涩,如果有办法的话,他也不想和自己的客户搞的这么僵,但博格思那边一下将价格架的那么高,同时还规定了单次购买的保底数额,他们要想赚钱,就只能从这些商户身上赚了,哪怕让这些商户恨自己也没办法。

安德玛已经不止一次的后悔,如果当初要是能给博格思一点面子,没有将价格拉得那么高,是不是现在自己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安德玛只能一个接一个的商店去说去解释,结果是可以预见的,只能是一家一家的被骂出来,这些商户都发誓要跟自己断绝合作。

最终安德玛只能郁闷的坐在路边抽烟,然后看到这些商户老板一个个的出门,甚至路过自己面前

的时候,还狠狠的吐口水问候,比划友好手势。

安德玛对此也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看着,但实际上他心里却慌得一批,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是去找其他供货商了,他很怕真有人出价比自己低的。

虽说安德玛和欧文等其他供货商都私底下有过协议,大家共同推出一个价格,好避免内部之间的倾轧竞争。

我们之间都已经被博格思逼到了这份上,如果还继续内部倾轧,只能损失更大!

这是他们达成的共识。

可他们都是商人啊,共识和协议这种东西,他们真的值得信任吗?

更不要说在所有人的背后,还有博格思站在最后,别看他当初从自己这些人手上买货的时候被坑大了一波,可到了现在,反而他那里的成了最便宜的,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安德玛最后狠狠将烟头砸在了地上,自己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只能赌这一把。

倒不是安德玛有多信任博格思的信誉,而是安德玛相信博格思背信弃义抢占市场的的收益,没有供货给自己这些人的收益更高。

其实不光安德玛有这样的想法,其他代理商也都有这样的想法,而在这样的想法下,这些代理商们,难得默契的保持了一致的价格。

当然也有例外,就是唯一加入了博格思的欧文,他在第一时间致电博格思,讨论要不要趁机吞掉一些人的客户,结果却被博格思痛骂一顿。

“他吗的欧文你想死我可不想,你别忘了咱们是怎么做到现在这一步的,你这个蠢货,真以为我们垄断了货源了吗?”

博格思的痛骂让欧文恍然想起还有萨普尼,还有更上面的老板,那位神秘的周铭先生。

明白过来的欧文就不再有其他想法,安安心心的去涨价了。

安德玛就这么在帕迪纳大街的街边坐了整整一天,直到下午太阳快要落下了,那些商户老板们才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首先回来的还是那位沃尔西,他停车在安德玛面前,赔着笑脸走下车。

“安德玛先生非常抱歉,早上是我神智错乱了,才会说出那些对您那么不敬的话……”

安德玛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这些废话就用不着再说了,早上的时候,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和你有同样的情绪。”

安德玛说着站了起来:“所以现在了解了整个洛杉矶的形势,知道商品价格上涨了?”

提起这个,沃尔西整个人都变成了苦瓜:“这……怎么就突然一夜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

“搞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再去想了,现在你能做的,就是从我手上拿货了对吗?”

安德玛还友情提醒道:“作为长期的合作伙伴,我得提醒你,整个洛杉矶的圣诞商品市场要全面上涨了。”

沃尔西连连点头表示明白:“我懂,我会一次向安德玛先生您多进一些货预备着!”

安德玛笑着点头表示孺子可教!

但事实上沃尔西此时心里早就把安德玛全家都给骂翻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