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字体:16+-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皮耶罗的攻势

一大清早,当周铭还迷迷糊糊没有睡醒的时候,周司长就火急火燎冲过来敲门了。

周司长现在为了更便捷的沟通,以及摆脱亨特和其他人的骚扰,就主动搬到了周铭的独栋别墅里。

周铭起来迷瞪着开门,然后就看到门口周司长拿着报纸一脸相当亢奋的表情,他伸手抓住周铭的肩膀用力摇晃着:“周铭同志真的发生了,没想到皮耶罗和其他豪门真的对亨特出手啦!”

周铭被逐渐摇晃清醒,他接过周司长手里的报纸,看到了上面关于比特工厂违规用工,以及工厂高管存在肤色歧视等问题。

周司长对这个问题表示非常高兴,因为他们之前一起梳理过关于美隆家族的相关产业,知道这个比特工厂就是这位亨特先生控股所有,而且还是亨特名下最重要的产业,现在突然爆发这样的负面.消息,就是有人对亨特出手了。

“我记得周铭同志你说过,这些豪门大都和媒体的关系很好,甚至很多人干脆就控股了媒体,或者派人进媒体做高管,这种情况下,一般自己的企业出了点什么小问题,媒体那边都能自动压下去。”

周司长用力的点了点报纸:“可是现在这样的新闻居然登上了头条,这肯定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了吧,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的结果!”

不能不说这年代的老人也有他的本事,就周司长这个敏感性那是相当厉害了,因为就连周铭第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

听完这些,周铭仔细想了想:“这的确应该存在一些问题,不过这应该只是一个开始,后面皮耶罗他们还有更多后手。”

虽说舆论在商业上很重要,哪怕到了后世水果和亚马逊那样的体量,也仍然要顾忌舆论,但这个时候就要说比特工厂的特殊性了。

水果和亚马逊这样的互联网科技企业要顾忌舆论,说到底是担心他们的市值,以及他们面向大众的产品;但比特工厂不一样,首先他是传统制造业,本身拥有极强的保值能力,再者他没上市,也不用担心股市风向的影响;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他的比特工厂的最大客户基本都是美隆家族内部的人,或者是其他家族的兄弟企业,也不需要担心市场抵制。

总之就是现在别看报纸上的新闻报的热闹,也会引发大规模社会讨论,但真正能对亨特造成的影响十分有限,更多的像是一个教训。

周司长也随之收起了先前的乐观:因为如果只是教训的话,那自己这边的目标就达不到,甚至还要担心亨特和皮耶罗他们沆瀣一气了。

周铭却摇头表示这个可能性比较小:“如果他们真的能达成一致的话,就根本用不着这种方式去教训,相反既然都用上了教训这种方式,就证明他们并没有谈拢,或者他们根本没有谈过。”

周司长沉默了,这的确是他忽略了的问题,原本他只单纯的担心亨特被胁迫被说服,却忘了如果他们真有那么一条心,这种胁迫教训的方式就是有问题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已经达成同盟,故意通过这种方式欺骗自己。

这种可能性无疑是微乎其微的,毕竟不管舆论对比特工厂的影响多么有限,但终究还是存在影响的,除非自己和亨特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否则作为一位纯粹的资本家,他都没道理这么做。

“所以周司长我们还要继续看戏一段时间,我可以肯定,皮耶罗这些家伙后面还会有手段的。”周铭拍拍周司长的肩膀,示意他把心放回肚子里面。

周司长先很严肃的点头,但紧接着他失笑起来:好歹自己也是老干部了,怎么周铭还能这么领导一样拍自己肩膀,偏偏自己还感觉并不违和。

后来事情的发展也证明了周铭的猜测。

老美都是很不讲道理的,皮耶罗他们自然也是如此,因为如果他们只是在报纸上刊载比特工厂的负面.新闻,就跟亨特联系合作,那有很大几率成功。

可偏偏他们没选择这么做,原因也很简单,如果这时候合作,亨特会保有一个较高的心理预期,会跟他们谈条件分利益。大家都是资本家,你要分利益这不等于是在要皮耶罗他们的命吗?

本来皮耶罗这边利益就不够分,你亨特一个受针对的家伙,凭什么分走?

正是这个原因,不管皮耶罗还是其他人,他们都更倾向彻底将皮耶罗打死,然后就能分走亨特的利益了,这一加一减,皮耶罗他们更开心了。

于是皮耶罗他们的第二波攻击也很快到来,就在临近中午的时候,格鲁航空制造商突然宣布对国防部的一批电子战机可能要进行暂缓交付,理由是工程师在对这批电子战机进行检修的时候发现可能存在的漏洞,他们要重新进行检修,以确保每一架电子战机的绝对安全。

这条新闻同样也是各路媒体的头条,但实际上这种消息放在全美的商界里,并算不上什么重要新闻,可放在某一批行业里,却是哀鸿一片。

要知道在现在全美传统制造产业低迷的形势下,来自国防部的订单就是传统制造业难得的天降甘霖,这对比特工厂也是如此。

可现在格鲁公司突然宣布暂缓交付前一批电子战机,这也就意味着下一批的订单就要继续延后,同时由于格鲁公司没有宣布漏洞和故障原因,也会直接导致货款的暂缓支付,这对各个零件和仪表工厂来说,无意更是雪上加霜了。

亨特收到这个消息顿时愤怒的破口大骂:“皮耶罗这个混蛋他究竟想干什么?以为我亨特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亨特一眼就看出这是冲自己来的,毕竟时间上太凑巧了,早上才有的那个负面.消息,现在又是货款的暂缓支付,更重要的是皮耶罗手上有相当一部分格鲁公司的股份,这其中的关联,只怕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但他以为这就能让我就范了吗?他这是在做梦,而且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亨特怒吼着。

只是还没等亨特这边有什么反

应,皮耶罗的下一组合拳就打了过来。

下午的时候,曼鲁特公司公开宣布仓库失窃,未来将提高特种钢材的售价。

这下亨特再也坐不住了,毕竟要只是格鲁飞机那边的意外,自己手头上还有钱,暂时不至于出什么问题,可现在上游钢材提价,那就要了老命了。

本来现在传统制造业的利润就非常微薄了,你这一提价,难道让亨特开机器就亏钱吗?

但对亨特的打击还不仅于此,随后公司总裁打电话给亨特,告诉他公司又出了事,告诉亨特银行那边在催缴贷款,有非洲裔男子向法院起诉,声称自己在比特工厂受到虐待的事情,顿时又掀起一轮新的舆论。

在这些舆论的影响下,美隆族内的老伙计都不得不纷纷打电话过来,委婉的告诉亨特,说他们需要将合作暂缓先避过这一轮舆论再说。

有的直接一点的,都直接问亨特是不是惹到了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情。

毕竟这么轰轰烈烈的针对,不是哪一个人或者哪一方势力能独自做到的,肯定是几方联合才能做到的。

亨特现在稍稍冷静了些,他突然想到这一次来达拉斯的并不只有皮耶罗。

难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变故吗?

亨特不知道,但他再也坐不住的抓起电话就给皮耶罗打了过去,第一次电话没有接通,直到第二次拨打才勉强接通。

接通电话,亨特立即忍不住自己的满腔愤怒,直接质问皮耶罗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和美隆全面开战吗?

“不要以为你姓摩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我们美隆也不是好惹的!”

相比亨特的激情电话,皮耶罗那边显然更做好了准备。

他面对亨特的质问,摆出一副无辜的态度,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就要和美隆全面开战了,还说亨特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亨特先生你知道我皮耶罗一向是非常稳重的,从来不会去做什么冲动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呢?这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皮耶罗说。

在皮耶罗这里碰了个软钉子,亨特也没啥好办法,总不能真的过去给皮耶罗这些人暴打一顿吧。

无奈之下,亨特最后警告了皮耶罗,这才挂断了电话。

亨特放下电话,一直不敢出声的威斯丁过来提醒亨特,这很有可能仍然是皮耶罗他们希望自己跟他们同盟,而不是私底下联系的报复。

“所以亨特叔叔,要不我们还是跟他们合作……”

威斯丁本想提醒亨特,但在亨特非常严厉的眼神下被劝退了,甚至连后半句话都没说的出来。

“我不可能向他们认输投降,尤其不可能是现在!”亨特咬牙切齿道。

“既然你们这些混蛋就这么不讲究了,那也别怪我!”亨特最后坚定的说。

旁边威斯丁瞪大了眼睛,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亨特要做什么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