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字体:16+-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布朗克哪去了

周铭的独栋别墅外一派热闹的景象,几百号大小地产公司的老板和他们的助理围在别墅门口,不知道的都以为这里搞什么刺激的特殊派对呢!

这也就是独栋别墅门口有一块大草坪,要换成其他地方肯定放不下这么多人,或者早就挤成沙丁鱼罐头了。

只是或许这些人倒希望真能挤成沙丁鱼罐头,这是因为虽然达拉斯在南方,但冬天也经常能出现冻死人的寒潮天气,现在这么多地产老板站在门口,小风一吹都瑟瑟发抖,可他们却根本不敢离开,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周铭那边是什么情况,万一在自己离开的时间里,周铭出来达成了什么协议,那自己可就亏大了。

正是这样的原因,让他们只能在门口苦挨,别人不走自己也万万不能走。

根本都不需要什么读心术,随便谁来这门口看一眼,就能看到满天漂浮全是黑漆漆的怨念,恰巧有人路过都会被吓得飞快逃开,仿佛见了鬼一样。

当然即便这样,他们也根本不敢在门口骂周铭,只敢默默的腹诽。

他们认为周铭太狂妄,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不过就只是一个总统的执行官罢了,有什么可嚣张的。

现在让大家在门口吹风,也不怕事后被人报复!

要知道房地产可是最硬的产业,现在只不过大家资金困难一点,才被你拿捏住了,就这么嚣张,真认不清自己是什么东西吗……

可他们也只能这么在心里画圈圈了,毕竟现在周铭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当大家都面临资金困境的时候,他们能早一步从周铭手上拿到次级房贷的份额,就能早一步让自己的公司摆脱困境。

这个时候的他们也都非常后悔,觉得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行动,不相信周铭真能解决他们的困境呢?

尤其是沃尔顿和多勒万这些人,他们身份上有差距,但他们曾经距离周铭的联盟是最近的,可以说都是周铭把钱都送到了他们手边,然而他们却因为傲慢而错失了机会,结果搞到现在要在寒风里等待。

对这些商人来说,丢面子并不重要,现在让他们最恐慌的是他们不知道周铭想干什么。

“他可是周铭,是华人呀!虽说是代表总统先生过来的,也有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陪同,但他毕竟不是美国人,他根本不会在乎我们的公司明天是否倒闭,甚至他都不在乎房地产这个行业明天会怎样。”

“我突然很怀念小沃尔什先生了,虽然他的智商可能有点问题,但是如果是他来的话,我想我们现在已经坐在温暖的壁炉前,喝着热气腾腾的咖啡,讨论次级房贷如何分配的问题了,而不是在这里受冻!”

“我觉得我有些相信漫威了,可能这个世界背后真是由华人在操纵一切,而我们都是他手上的提线木偶……”

别墅门口,这些大大小小的地产商人们一片阴郁,别墅里,莱斯透过窗户观察着这一切。

不同于周铭的淡定,莱斯可是慌得一匹,她已经是

不知道多少次回来向周铭汇报外面的情况,提醒周铭外面这些地产商的忍耐可能到了极限。

“周铭先生,我认为外面那些蠢货们的确需要惩戒,但现在已经足够,如果继续下去,就会像在猛火上的牛排一样,会被烤糊的!”莱斯说。

周铭却并不在意,甚至都没有抬头去窗边看上一眼:“不过牛排也有三成熟五成熟和七成熟的说法,但是我最喜欢全熟的牛排,所以现在形势还早得很。”

说到最后,周铭还顿了顿:“这些地产商们的脑子还好使吧,现在应该要想到另外的办法了。”

莱斯当然明白周铭在说什么,她皱起了秀眉:“真要这么做吗?”

周铭笑着让她放心:“虽然我也不认为他是一个最好的选项,但却是现在最适合的,而且就像你说的,极限施压需要有个度,我可不想多出几百个仇人。”

……

沃尔顿作为第一个来到周铭独栋别墅门口的人,他一直都是站在最前面的。

由于是站在最前面,周铭只要开门就能看到自己,因此他并没有后面那些人那么阴郁的表情,只是皱着眉头,旁边有些人甚至还谈笑风生。

但沃尔顿却并不是做做样子,他是真的在思考对策,在想周铭到底想干什么,现在这个局面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做到最好。

沃尔顿看向旁边和身后一眼,不用想,不管是故作轻松,还是腹诽碎碎念,都不是沃尔顿想要的,可面前的别墅又进不去,周铭的想法自己也理不清楚,怎么想都好像是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沃尔顿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不动声色的叫来自己的助理,助理快步跑来,可结果沃尔顿却好半天没说话,助理瞪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觉得自己眼睛都瞪酸了以后,沃尔顿才做出了决定。

然后就见他一边大声交代他去给自己拿羽绒服外套,一边告诉他让他尽快找到周铭的负责人:“就是那个当初帮助周铭组建联盟的布朗克,现在只有他还有机会了!”

助理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但仍然点头照办,然后匆匆离场。

旁边几人注意到了沃尔顿这边的情况,有了峰会的事情,他们根本不信沃尔顿去拿什么外套,他们都询问沃尔顿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他们还提醒沃尔顿:“现在我们是在同一艘船上,他们需要互帮互助。”

其实沃尔顿也就是在等着他们向自己提问,毕竟自己是新晋地产大亨,在人脉关系的底蕴上,肯定比不过这些老牌选手。可沃尔顿却不能自己主动说出来,要他们先开这个口,这样自己才有主动权。

听到他们问候,沃尔顿才告诉他们:“是布朗克,那个曾经在峰会会场里打架,为那个周铭组建联盟,却遭到背叛的家伙。”

峰会会场里没有秘密,因此布朗克和多勒万的事情,沃尔顿这些豪门基本都知道。

正是知道,他们现在才惊讶万分:难道这个布朗克才是破局的钥匙?

是因为布朗克遭到了背叛,是多勒万那些家伙的贪心触怒了周铭吗?

沃尔顿告诉他们:是不是触怒不知道,他只知道布朗克已经很久没看见了。

“你们想想布朗克是什么时候紧急退房不见踪影了的?是不是在我们给美房美地施压,要求他们重新审批次级房贷以后。”

原本这些人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听沃尔顿这么说以后,他们越发的细思极恐起来。

是呀!为什么布朗克失踪的那么巧?

“所以这一切根本都是周铭先生计划好的,布朗克也是周铭先生安排躲起来的,周铭先生早在背后安排好了一切,我们都只是提线木偶。”

“这太可怕了,这个华人到底拥有什么样的脑子啊,才能策划出这一切……”

不过现在并不是感慨的时候,他们马上行动起来,也让自己的助理和秘书等人员,马上去寻找这位布朗克先生。

沃尔顿松了口气:这么多人一起找,肯定很快能找到吧。

……

布朗克可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事情的焦点,此时的他仍然躲在酒店的房间里不敢出门。

原本布朗克计划躲几天就过去了的,他也准备今天离开达拉斯回去听天由命了的,可结果上午才出门去吃饭,虽然只是一个快餐厅,但他总觉得周围那些看着自己的眼神,是有人在找自己。

于是他又急急忙忙躲回了酒店,回来以后布朗克就觉得自己得至少再躲上一个礼拜。

事后布朗克也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但后来却也认为自己就该这么做,毕竟多勒万还有那么多人在找自己,万一他们知道自己只是骗他们,其实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能力给他们拿到什么次级房贷份额,杀了自己都是轻松的,很可能要给法医出难题如何辨认自己了。

虽然一直待在酒店房间也让布朗克很难受,但比起出去以后挨揍甚至丢了小命,那还是在房间里的好。

不过这么谨小慎微的布朗克似乎忽略了,如果酒店有这么一个一天到晚就待在房间不出门的家伙,那才是酒店最关心的,他会担心你是不是利用房间在做什么违法的事,今天酒店老板就故意来敲了好几次布朗克的房门了,这样反而更容易被找到。

事实也的确这样,当沃尔顿这些人的各种人脉动员起来以后,很快找到了这个偏僻酒店。

“他肯定是你们要找的人,他每天都不出门,我对他的印象很深刻!”

酒店的老板这么对来找人的助理说道,然后笑呵呵的收了钱,甚至还表示如果有其他需要,比如制服不让他跑,自己也能帮忙找附近的帮派。

助理告诉他不用,随后便带人上了楼,拿老板的钥匙打开了布朗克的房门。

“布朗克先生是吗?我的老板请你过去一起吃个饭,有事情和你商量,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助理如是通知了布朗克,然后招手让人不由分说的架走了布朗克。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