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多娇:少将难自控
字体:16+-

第1934章 衣服事件

那座低调却不失奢华地别墅。

秋念希这边,也遇到了问题。

同野兽一样,林舒也在秋念希的衣服上发现了锈迹,而且还发现了好多处,甚至孩子的身上还有肉眼可见的灰尘。

这已经不是林舒第一次在秋念希身上发现这些了,自从秋念希出院后,每天从图书馆回家,从那个时候开始林舒便就会在秋念希的衣物上发现一些脏脏的东西,但也不是那么明显,所以林舒便就打算暂时不管它,但是现在,林舒却无法让自己继续无视了。

因为上次秋念希被卷入恶性斗殴事件中差点死掉的事,已经是林舒心中一块挥不去的阴影了,所以林舒担心秋念希是不是又去做了什么危险的事,不然为什么衣服上会有这些锈迹还有灰尘呢?在图书馆里可是沾不到这些东西的。

厨房里。

“玉嫂,你怎么看?”就算很担心,不过林舒并没有选择直接去问秋念希,而是先同玉嫂商量看看,问问玉嫂的想法。

“是有点奇怪。”对于这件事,玉嫂也想不明白,纵然她已经想了无数的假设,但最后都被她自己否定了。

“那我一会儿还是去问问念希吧,上次的事真的让我怕死了,我担心念希是不是又在偷偷做着什么危险的事情,为了不让我们担心,所以打算瞒着。”

“太太,不如先把这件事告诉黎末吧,万一黎末知道些什么呢?念希是个男孩子,这个年龄对周围的事物比较敏感,要是我们大人总是管的太多,这样也不太好,会让孩子觉得我们不相信他。”玉嫂耐心说着自己的想法。

“说的也有道理……也好,那我就听你的,晚些的时候我去问问黎末。”这时,林舒又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玉嫂,还是你去问吧,我现在还在生黎末的气呢。”

“太太,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为了念希,跟有没有生黎末的气是没有关系的。”其实玉嫂也是时刻都在想着法的试图让林舒不再生秋黎末的气,但是每次制造了机会,最后都是以失败收场。为此,玉嫂也是颇感无奈。

这对母子,其实还不是一样的脾气,真要是倔起来的话,真要是自己认准的事,别人真的很难让他们改变,唉……

“这倒也是,我都是为了念希。”林舒想了想,“那还是我去找黎末吧。”

“好好。”玉嫂笑了。

晚上大概九点多的时候,确认秋念希在自己的房间里,林舒去向了书房,因为秋黎末在书房里。

咚咚。

林舒敲了敲书房的门。

“是我。”然后轻声说道,声音还是冷冰冰的。

“进来吧。”紧接着,秋黎末的声音从书房里传了出来。

听到后,林舒开门走了进去。进去后,还不忘将门关上。

书房里,原本正在处理事情的秋黎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看着林舒。

秋黎末知道林舒一直都还在生自己的气,现在却突然主动来找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而且大概不会是什么好事。

“最近你有没有发现念希有些不同?”林舒刻意和秋黎末保持着距离,她坐在离秋黎末稍远一些的地方,口气生硬。

“没有。”秋黎末这般回答。

“是真的没有,还是说你在帮念希隐瞒什么东西?”林舒继续问着,声音依旧冷淡,表情也十分严肃。

“我没有帮念希隐瞒任何事情。”秋黎末直接回答着,“如果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就好了。要是我知道,我会告诉你。”

林舒看着秋黎末,但也看不出秋黎末究竟有没有对自己说谎,身为母亲都看不懂自己孩子的表情和心思,只能说自己有这么一个厉害可怕的儿子也实在是没办法。

“其实从念希出院后,每天他从图书馆回来,衣服上就会沾上一些脏东西,这也倒没什么。但是今天那孩子回家,身上很多处地方都有锈迹,灰尘,我想着直接去问念希可能不太好,所以就来问问你知不知道些什么。念希每天去的那间图书馆我是知道的,里面的环境非常好,所以衣服上是不可能会沾上锈迹这种东西的。”林舒认真地说。

“这个我倒真没有注意到过。”秋黎末这般说着,说的也是实话,“我知道了,我会留意的。”

“你真的不知道原因吗?”林舒板着脸对着秋黎末。

“我真的不知道。”

“我说你啊,念希才刚发生了那么可怕危险的事,你就不能稍微留点心吗,万一那孩子又在做什么危险的事而不让我们知道该怎么办?上次的事,难道你还没有吸取教训吗?”林舒皱着眉头,生气的说。

“是我的问题,所以这件事我会来弄清楚的。”秋黎末顺着林舒的话说着,他知道林舒生气了,自己说话得小心一点,尤其是在如此敏感的时期。

“你是真的不知道?”林舒又追问了一句。

“我真的不知道。”秋黎末回答的比上一次来的更加的认真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林舒相信他。

被母亲讨厌,还真的是一件比较头疼的事呢。

秋黎末不禁在心里想着。

“好吧,这次我就相信你。不过你最好快点弄清楚其中的原因,我可没有耐心等太久,弄清楚后,就马上告诉我。”

“我知道了。”

之后,林舒便离开了。离开前,还不忘给秋黎末施加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在林舒离开后,想着林舒对自己说话时的口气还有离开时的反应,秋黎末忍不住笑着。

“真的是被彻底讨厌了呢……”

那之后又过去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秋黎末离开书房,准备去见秋念希。秋黎末是特地挑这个时间的,因为这个时候林舒和玉嫂都睡了,去见秋念希最合适。

来到秋念希的房门前,透过门的缝隙传出了一丝微弱地光亮。

秋念希一直很晚才会去睡这件事,秋黎末一直都留意着。

轻声敲响房门后,“念希,是我。”秋黎末说着。

房间里,传来了窸窸窣窣地响声,之后,秋念希将门

打开了。

“爹地,这么晚了有事吗?”

“是有一点事情,方便进去吗?”秋黎末笑着问。

“当然可以啦。”

之后,秋黎末进了房间,还顺手将房门关上了。

“身体还好吗?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的地方?”秋黎末环视了一下房间,在看到那被有些着急收拾过的书桌时,秋黎末的视线稍微停顿了片刻,但很快便就将视线收了回去,他看向秋念希。

“一切都很好,没有任何问题。”秋念希坐在一旁,笑着说。

“那就好,如果有任何事情,记得告诉我,或是告诉奶奶,不要让她担心。”

“我知道啦。不过爹地,你就去哄哄奶奶吧,还打算一直让奶奶生你的气啊。”

“关于这件事,就随奶奶去吧,我没关系。”秋黎末笑着,“不过念希,有件事你还是要稍微注意下,最近你总是会把衣服弄脏,你发现了吗?”

“是吗?”秋念希的确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我一回家就会直接将衣服换掉,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衣服脏的话,一定就是在那处废弃训练场不小心沾染到的。那处训练场地因为荒弃不用,所以大多数的东西都布满了铁锈。真是的,自己还真是把这个细节忽略掉了。

“总之,我不会问你原因,因为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只是之后要更加注意一点,要记住,细节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有时候往往就是这些不起眼的细节就能够直接让一件事成功或是失败。无论做什么事,要让自己将所有能够发生的事情或是可能性全部都考虑到。”

“我明白了爹地。爹地,奶奶她,也发现了衣服的事,对吗?”

“就是因为奶奶先发现了,然后找到了我,问我知不知道原因,因为上次的事件,奶奶就变得特别敏感担心,担心你是不是又去做了什么危险的事。”

“爹地,我并没有在做任何危险的事,这个我可以保证。”秋念希认真地说道。

“我知道,所以之后注意就好。至于奶奶那边,我会解决的。我还是那句话,无论是每天去图书馆,还是去做其他事情,只要是你认为对的事,是你已经认定的事,那就专心把它做好,爹地会支持你的,因为爹地相信你。”秋黎末的脸上,扬着笑意。

“谢谢爹地。”

之后,秋黎末和秋念希又聊了一会儿,然后便离开了。

到了第二天,秋黎末很是认真地编了个理由,然后跟林舒解释了一番,最后在林舒半信半疑之下,衣服事件暂时画上了句点。

后来,林舒再也没有从秋念希衣服上发现任何东西后,心中的顾虑才慢慢消散。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段时间,离开的人儿,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等待的人儿,让自己更加用心努力的生活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事情,也渐渐要开始变得明朗起来,因为也是到了该明朗的时候了。

(未完待续……)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