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字体:16+-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兵家必争之地

,最快更新剑来 !

郑居中和陆沉,两位都是公认有希望跻身十五境的人物,就是不知下次重逢,是在秋风肃杀的时节,还是春暖花开的气候。

陆沉又不笨,闻弦知雅意,单凭郑居中一语,就知道自己差不多可以重返人间了,终于不必在此跟姓郑的大眼瞪小眼,陆掌教委实心慌。

回了青冥天下,到了白玉京,一定要放串爆竹庆祝庆祝。

至于郑居中为何时不时就要折几只袖珍彩色纸船,将它们放入光阴长河当中,陆沉懒得深究,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

见郑居中已经站起身,有就此离开这里的迹象,陆沉突然开口言语,有意挽留,抬头试探性道:“怀仙兄,机会难得,我们不如多聊几句?”

白帝城郑居中,字怀仙,好像一直没有道号。

郑居中似笑非笑,“怎么,有姜赦替你们白玉京挡去一灾,陆掌教还觉得少赚了?劝你学一学某位,点到即止,见好就收。”

陆沉连忙起身,眼神诚挚说道:“下次你我再见面,极有可能就不会这么气氛融洽了,贫道不得趁此机会,多说点?”

郑居中伸出手掌,随便掬起一捧光阴流水,笑道:“洗耳恭听圣人教诲。”

陆沉摆摆手,笑呵呵道:“不至于不至于。郑先生折煞小道了。”

郑居中率先挪步,陆沉识趣跟上,两人联袂而行,边走边聊。天地茫茫,空得好像连个空都没有了,那就是有。

陆沉主动说道:“摆在姜赦眼前的,大概有三种选择。上策,姜赦去蛮荒,竖起一杆旗帜,公开立教称祖。”

郑居中没有说什么。若是附和一句废话,岂不是更废话。姜赦与白泽,一个远古天下十豪之一,一个候补,他们都是异类中的异类。两座天下,大动干戈,杀伐四起,姜赦凭此以战养战,拔高修为,毕竟兵家修士的道行,很大程度上,就是从乱世中来。另外一个好像负责为蛮荒天下兜底,保证不至于天崩地裂,被浩然杀得亡族灭种。战事打得越惨烈,白泽一个炼气士,竟然

就会违背道心,被迫跻身十五境,天底下竟有这等美事……

陆沉继续说道:“如今蛮荒共主,剑修斐然,他是个没有太大功利心的,比较好说话。当然前提是做一桩公道买卖,双方都有赚头。”“斐然还是相当不错的,总会让贫道想起我们白玉京的张风海,都是年轻有为,一般的心气高,且道力与心力相匹配。斐然推崇内圣外王,杂糅王霸兼用,分明是以‘持道者’自居的架势。但是斐然杀心不重,更多是被形势推到位置上去的,换由姜赦入主蛮荒,共掌天下权柄,也是一种不错的调和。让蛮荒既有一套规矩,

规矩也不至于太过严密。双方都能接受。”“时机正好。早了,蛮荒妖族没有被浩然天下打疼,就不行,那帮桀骜不驯的大妖,只想着全无束缚,根本不认这个。晚了也不行,大势已去,姜赦就算成了十五

境,还是不济事的。如今的浩然天下,从山上到山下,太过人心趋同合一了。”

郑居中终于开口说话,“智者善谋,不如当时。”

陆沉笑着点头,“霸言!”

郑居中话锋一转,“姜赦不会去蛮荒的。”

陆沉疑惑道:“为何?”郑居中说道:“周密之所以选择斐然担任蛮荒共主,只是因为免得首徒绶臣,骤得高位,成为众矢之的。选斐然,是一种更加稳妥的缓冲。但是杀心最重的绶臣,随着战事的推进,以后肯定会取而代之,与那晷刻成为道侣的斐然,当然也愿意顺水推舟,主动让贤,成为谋主之流的角色,退居幕后,耐着性子,慢慢寻找跻身十五境的道路,保证自己不被邹子之流的人物给盯上。周密安排绶臣担任下任共主,那么谁想争这个位置,就都得过周密这一关。姜赦为何将那真身去往蛮荒

?就是想要亲眼勘验一些真相,以便亲自确定此事,看看陆掌教所谓的上策,会不会是他姜赦的下策。”

陆沉皱眉道:“绶臣?”郑居中没有解释半句,自顾自说道:“可惜斐然生错了地方。如果是在浩然天下,大道成就,前途无量,若是看长远些,不局限于七八百年,浩然斐然后劲要更足

,说不定就是另外一位礼圣了。斐然跟陈平安互换位置,就更有意思了。”

陆沉拿出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请教郑先生,为何偏是绶臣?”

好像在蛮荒那边,确有一个南绶臣北隐官的说法,再加上绶臣是文海周密的开山大弟子……可即便如此,陆沉总觉得理由不够。郑居中说道:“夜航船上,姜赦故意询问陈平安,道法可以借,人心呢?答案很简单,当然不能。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其中有一种,玄之又玄,就是人心所向,

这不是借,是送人心于某人一身,便如百川到海。既然能白拿,不必偿还,为何要借。所以姜赦是在给陈平安……嗯,用兵法。”

陆沉一边恍然,一边给出自己的见解,“不必偿还是不必偿还,可要想还也是能还的。”

郑居中点点头。天会下雨。

陆沉啧啧道:“不曾想这位兵家祖师爷,还挺有才情的,在那夜航船灵犀城内,谈论一个‘心’字,真不怕被陈平安抓住关键,顺势来个心有灵犀一点通?”

只是陆沉又有疑惑,“蛮荒那边,论被人心认可的数量多寡,绶臣比得过白泽?”

郑居中说道:“绶臣暂居第二。”

陆沉脸色古怪起来。

郑居中微笑道:“白玉京大掌教消失了百余年,人心流散不少,导致如今在青冥天下,家乡是浩然的陆掌教,最得人心呐。”

蛮荒天下的白泽,青冥天下的陆沉。

陆沉赧颜道:“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郑居中说道:“吴霜降都不会算错。”

言外之意,我郑居中就更不会了。

郑居中说道:“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你跟白泽,都未能跟后边的豪杰们,拉开太大距离。”

陆沉伸手擦拭额头,“好好好,好事。”

陆沉小声问道:“浩然这边?”

郑居中调侃道:“莫非陆掌教想要一肩挑,好事成双?”

陆沉神色尴尬道:“小道细胳膊细腿的,哪敢与怀仙老哥争什么。”

郑居中说道:“聊完了?”

陆沉立即重回正题,“姜赦还可以在青冥天下开启门户,比如与白玉京缔结盟约,跟余师兄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定数州内乱。”

郑居中笑道:“余斗未必答应吧。”

陆沉说道:“余师兄未必不答应吧。”

郑居中说道:“反正只要余斗不答应,姜赦就会选择你们白玉京的对立面。当年五斗米的道士张觉揭竿而起,他们做不成的事,姜赦跟盟友,未必做不成。”

陆沉说道:“未必做得成吧?”

郑居中说道:“一个不得不最要面子的读书人,是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是给人打得内伤,两者区别,没有陆掌教想得那么大就是了。”陆沉唉声叹气起来,岔开话题,“姜赦还可以跑去五彩天下,另起炉灶。在那边传道,武学演化,如水银泻地,姜赦就能有一桩大功德在身。何况姜赦与远古剑修,关系莫逆,飞升城的年轻剑修,跟他天然亲近。此外仙家机缘,终究虚无缥缈,凡俗夫子成为炼气士的门槛太高,但是武道攀升,只需脚踏实地。武学拳法,人人可练,哪怕成就不高,也不至于竹篮打水一场空。五彩天下,过不了几百年,就会人间遍地龙蛇,武道昌盛,与那剑道气运,一起压过其余所有道统,说不

得姜赦跻身十五境的大道契机,就在那边等着他呢。郑先生以为然?”

郑居中对此结论不置一词。

陆沉好奇问道:“撇开郑先生不谈,那边胜算如何?”

郑居中说道:“谁都不敢说自己一定赢,谁都不敢保证对方一定死。”

陆沉满脸无奈,“贫道这位好友,真是每过几天,就会让人刮目相看一次。”

郑居中说道:“换成我是你,当年就不会拖泥带水,要么当机立断将其打杀就跑路,要么把他敲闷棍抓去白玉京修行道法。”

陆沉长吁短叹不已,脸色晦暗,说道:“所以你才是白帝城的主人,贫道就是白玉京的陆掌教啊。”

郑居中笑了起来,说道:“各有私心。我在意所有的过程,你只追求那一个结果。”

陆沉笑道:“难怪郑先生只喜欢下围棋。象棋高手,一旦铁了心要下和棋谱,过程就会很无聊。”

沉默片刻,郑居中没来由说了一句题外话,“记得当初白泽帮助礼圣,在山巅铸鼎刻名,记录天地间一众精怪名讳,总计一万一千五百二十种。”

陆沉瞬间心领神会,“一万一千五百二十,是个如今极少有人在意的‘大数’。”

万年之前的那场光阴长河议事,三教祖师有了万年之约,万年之后,就有了一场散道。

这就意味着接下来的一千五百二十年,会决定下一个‘大数’期限内的所有大局与大事。

个人之运气,往往大不过一国之国运,国运大不过一座天下的浩荡运势,一座天下的运势升降,大不过整座人间的天道运转。

郑居中正色道:“文圣和邹子,都极为钦佩你的那篇齐物论,我却独独钟情于你的那句‘道术将为天下裂’。”

陆沉懒洋洋道:“兴许是贫道学某位弟子作那杞人忧天了。”

郑居中缓缓道:“千古枯荣事,浑然一梦中。敢问书写南华的南华道友,如今读到南华第几篇?”

陆沉立即头疼起来,一聊起“梦”这个字眼,陆掌教就难免犯怵。

两人并肩散步,一路上都是了无生气的枯燥场景,在这里,想要见到一个大活人,难如登天。名副其实的古路无行客。

若说天地逆旅,那这间屋子也太空旷了些。

只是郑居中带路,再次找到了那位躲藏此地的“未来”十四境修士,正是此人,“无缘无故”遥遥出手,数次打断了陈平安的扶摇麓道场闭关修行。

若是不曾眼见,陆沉肯定想不到是此人偷袭陈平安。可既然瞧见,陆沉就豁然开朗了,一下子想明白了缘由。

陆沉笑呵呵道:“哈,半个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位道友,必然怀揣着一件了不得的秘宝。”

记得剑修白景,如今的落魄山次席供奉,谢狗谢姑娘,她就有类似神通的两把本命飞剑。

那两把本命飞剑,分别名为“上游”,“下游”。听着貌似名字挺俗气的,但是与她同境的修士,谁都不想触霉头。

对白景而言,所谓淬炼飞剑,无非就是将上游和下游的河段拉长,与此同时,还可以拓宽河床,加深水位。

如果白景合道成功,被她跻身十四境,相信未来千年之内,绝大部分的新十四,哪怕身在自家道场内,还是会忌惮万分。

陆沉不怕这个,贫道与陈山主,可是那种一见面就喝酒、把臂言欢的挚友。

那位如一叶浮萍在漩涡中回旋飘荡的十四境修士,坦然笑道:“相信以郑城主和陆掌教的身份,还不至于见财起意吧?”

郑居中笑着反问道:“黄镇,你能猜到我们的心思?”

陆沉笑嘻嘻道:“郑城主大可以把‘们’字去掉。”

黄镇问道:“郑城主来此游历,不惜消磨道行,是试图沿着长河逆流而上,寻找击杀余掌教的合适机会?”

陆沉眼皮子微颤。

郑居中摇摇头,“既已名垂青史,贴黄就没有意义。”

陆沉松了口气。

黄镇继续道:“那郑城主去而复还,到底所求何事?若是想要询问将来事,恕难从命,泄露天机,后果难料。”

郑居中说道:“只是想帮陆掌教找个聊天的人。”

道上不敢逢郑。

黄镇眼神复杂,用不了多少年,新天下十豪和候补人选,就会新鲜出炉,约莫半数在情理之中,半数在意料之外。

陆沉随口问道:“这厮类似一个年幼时接下那串糖葫芦的陈平安?”

郑居中笑道:“差不多。”陆沉抬起手,抖了抖道袍袖子,故作掐指而算状,啧啧称奇,“第一恨,先是记恨那些自己娘亲未能与阮秀讨要来的银子,少年思来想去,不敢恨一位高不可攀的兵家圣人之女,就把账算到了同龄人陈平安头上,嫉妒后者狗屎运的飞黄腾达,恨他能够认识阮秀那样的女子。第二恨,若干年后,苦心钻营,高不成低不就,中年人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壮起胆子,到了落魄山的山门口,却被封山二十年的理由给婉拒了,断了登山修道成仙的路,去往州城的回家路上,脸上火辣辣的,恨自己丢了颜面,转为更恨落魄山的一切人一切事。第三恨,恨那个给清风城许氏当一条狗的卢姓同乡,更恨自己不得不成为一条狗的走狗。再往后的新仇旧恨

与诸多怨怼……贫道可就推算不出来了。”

被陆沉随便揭穿老底,黄镇却是神色如常,只说一句,“他自己都承认自己是吃百家饭才活下来的。”

郑居中淡然道:“复仇是一条最能让人心无旁骛的直道。”陆沉唏嘘不已,看着眼前这位,好歹是个名副其实的十四境,处心积虑谋划了多少年,甚至不惜在此画地为牢,当个半死不活的守尸鬼,与那位同乡的陈山主,

多大仇多大恨呐。

他们离开此地,去往阍者所在的地界。

那黄镇望向两位修士的背影,尤其是陆沉头戴那顶莲花冠,低声笑道:“幸会。”

郑居中问道:“当年陆掌教见过大部分的光阴长河画卷,还记不记得,泥瓶巷陈平安,出生的时候是几斤重?”

陆沉揉了揉下巴,思量片刻,说道:“好像是个大胖小子,约莫七斤重。”

不过第一次见面,少年已经晒成黑炭,瘦竹竿似的。

先前在那律宗寺庙内,陈平安分身之一,临别之际,与主持和尚有过一番问答。

“请教祖师西来意。”“他乡米价几许?”

“敢问和尚,渐修顿悟是一路,还是两路?”“施主,一文钱是几文钱?”

老僧反问那位抄经文士一语,“你家山头,门风如何?”中年文士作答两句,“有错改错,无则加勉。不怕起念,就怕觉迟。”

文士最后询问一事,“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老和尚抬起胳膊,双指并拢作拎物状,笑答一句,“领取青州布衫重七斤。”郑居中说道:“那陆掌教知不知道,当年带着那几个孩子走在求学路上,期间歇脚于一座黄庭国的仙家客栈,陈平安有句话,半真半假,骗过刚刚认识的老秀才。

陆沉无奈道:“这种事,贫道何从知晓。”

郑居中笑道:“一颗铜钱。”

陆沉疑惑道:“很关键?”

郑居中摇头道:“其实无关紧要,就是一直想不明白。”

陆沉愈发奇怪,“如此上心?”

郑居中说道:“答应过崔瀺一桩买卖。”

陆沉忍不住问道:“怀仙老哥,你觉得贫道的碧霄师叔,之祠前辈,还有白也,他们仨,论打架本事,谁最厉害?”

郑居中说道:“能问出这种问题的半个十五境,更厉害。”

陆沉悻悻然。

半个十五境?

行百里者半九十。

郑居中说道:“碧霄洞主的合道人和,毕竟受限于自身大道的天时地利。三者兼备,于道心而言,反而是一种不小的拖累。不过碧霄洞主本就志不在杀力高低。”

陆沉一惊一乍,碧霄师叔真能藏拙!

“之祠道友必须依靠十万大山来压胜自身道行,道力之高深,可想而知。等这位前辈收回那两颗眼珠子,便有壮举。”

听到这里,陆沉更是满脸震惊,迫不及待问道:“啊?难不成是公认手持仙剑、杀力最高的白也垫底?”

郑居中没了耐心,只是斜眼陆掌教。

我与你聊了这么多,你却把陆沉自己当傻子?

陆沉扶了扶头顶那莲花道冠,干笑道:“我就是有些替白也打抱不平,若是能够从郑先生这边得到一两句准话,以后再跟人吵架,就有底气了。”远古时代,姜赦就与碧霄洞主,关系不错,时常去落宝滩喝酒。前不久姜赦将真身置身蛮荒,其实就两件事,一件事当然是看看适不适合入主蛮荒。再就是去往

十万大山,见一见老瞎子。看看能否让早年关系同样不错的之祠道友,回心转意。

郑居中说道:“周密不是没有想过杀之祠前辈,否则也不至于让绶臣跟着重光走一趟十万大山,害得这位大弟子被扣掉了一颗眼珠子。”

此物最终给那当看家犬的桃亭,捡漏嚼了去。

当时不但蛮荒大祖就看着那边的事态,事实上,周密就站在一旁,随时都有可能倾力出手。

不过蛮荒大祖不愿周密与老瞎子来一场生死相向的厮杀,于公于私都是自有理由的。

需知托月山,本就是飞升台之一落地演化而成,而那座飞升台,又是之祠登天一役,单独开辟一条道路的战利品。后来之祠看那一场内讧,乌烟瘴气,便心灰意冷,除了自剐双目,分别丢在浩然天下和青冥天下,还随手将那飞升台,赠送给了登天之前肯说一句“嚼了真身增补

道力”的妖族领袖,也就是后来的首任蛮荒共主。故而托月山大祖是欠了老瞎子一份天大人情的。当初若非陈清都联手观照和龙君,毫无征兆的,有了那场剑斩托月山,让蛮荒老祖伤及大道根本,否则后者完全可以跻身十五境。所以说之祠割不割走十万大山

的那片蛮荒疆土,起先对蛮荒大祖来说,并无大碍。

蛮荒大祖劝说周密,“只需绕过十万大山,先生就会胜券在握,当下何必涉险行事。”

周密点头笑言一句,“确实没有把握,那就再等等。”一旦蛮荒妖族成功攻破剑气长城,若是浩然那边战事胶着,未能势如破竹,连下三洲,占据桐叶、扶摇和金甲洲,却留下一个立场模糊的老瞎子在战场后方,实

属用兵大忌,不允许有任何变数的周密,自然而然会将之祠和十万大山的存在,视为一等一的心腹大患。一日不除去之祠,蛮荒妖族始终有着后顾之忧。

老大剑仙为何是带着宁姚走了一趟十万大山?为何不是单独去见老瞎子?

为何还会跟宁姚说,只要亲耳听到老瞎子那句“谁也不帮”,就足够了?

要知道以陈清都一贯的脾气,

跟阿良不打不相识的大髯豪侠,蛮荒剑道第一人的刘叉,就曾主动帮着老瞎子一起搬迁大山。

能够入老瞎子“法眼”的人物,无一例外,俱是屈指可数的当世豪杰。

至于那场针对白也的扶摇洲设伏围杀,白也明知是陷阱,依旧仗剑前往。当时蛮荒的那拨旧王座大妖,几乎倾巢出动。

最为关键所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前提下,围杀那位人间最得意,从头到尾,都是周密在亲自主持大局。

挑起两座天下的大战之前,周密在蛮荒天下,独来独往,吃谁不是吃,需要什么帮手?

饶是郑居中,提及白也,都要忍不住感慨一句,“能够如此被周密针对,仅此一人。”

陆沉小鸡啄米,使劲点头,“贫道与白也关系颇好。”

郑居中没来由说了一句,“在合欢山地界,陆掌教与那‘白茅’很是投缘?”

陆沉想不通郑居中为何有此问,啊了一声,“有说头?”

郑居中说道:“有些时候,确实会羡慕陆沉的逍遥游。”

陆沉笑道:“其实就是懒。”

宝瓶洲,骊珠洞天内的那只黑猫,经常出现在杏花巷,偶尔会去杨家铺子。桐叶洲,陈平安带着裴钱离开藕花福地,北游路上,在一座小城镇的客栈内,裴钱曾经瞧见窗口一只白猫,还拿行山杖戳它,结果黑炭小姑娘被吓了一跳,原来

白猫会说人话,还骂她是疯丫头片子。(注,第330章《过山过水,遇姚而停》)

陆沉玩味笑道:“谁能想象姜赦这一世真身的阴神所附,竟是女子。”

万年刑期一满,姜赦重新现世,为何会找到斩龙之人陈清流,对陆沉这些知晓太多内幕的人来说,比较好理解。

绝不是外界想象那般,若能与陈清流结盟,姜赦就与白帝城和郑居中有了一份香火情。

而是姜赦的阴神“真身”所在,便是谢石矶。

这就涉及到了一桩有关压胜兵家初祖的密谋。

而当时在海上御风,要通过归墟去往蛮荒的曹慈与师姐窦粉霞,见到云海垂钓的姜赦,姜赦身边,还有一个道号龙伯的张条霞。

而张条霞的存在,这就又涉及到了兵家二祖的另外一桩谋划。当初崔瀺将神魂一分为二,走入骊珠洞天的“白衣少年”,那会儿仍然还是以崔瀺自居,由他负责与师弟齐静春对弈,表面上是一场凶险至极的大道之争,师兄弟

反目成仇,看似要跟齐静春争夺道统文脉,以此提升境界,帮助大骊王朝完成南下大业。

崔东山当时跟出任槐黄县衙首位县令的学生吴鸢。有过一番泄露天机的言语,举了两个例子,来证明山巅大道之争的用心至深,算计之远。

姜赦除了被一场共斩、剥夺了武运,只保留一副阳神身外身用以栖息魂魄,阴神则被放置在一座福地,不断转世,一点点消磨意气。至于那位兵家二祖,过错大小不如姜赦,刑期也更短,得以只余一魄占据肉身,始终保持神志清明。但是其余三魂六魄则被一一分离,分别放入浩然天下和青冥天下的九座福地当中,或修道,或习武,不管是炼气士兵解转世,还是武学宗师的正常去世,每一人每一世的成就,都不低。而他们九人,还都不清楚自己真正

的“前身”和大道根脚。(82章《先生学生,师兄师弟》)

陆沉说道:“关于兵家二祖的‘分身’,我还有两个猜不到是谁。”

郑居中说道:“每一场天时有变,都会引发不小的变数,让他们成为漏网之鱼,顺利离开圣人的视线。陆掌教本来就不上心,猜不到全部,很正常。”

浩然九洲,只有疆域最小的宝瓶洲,独独拥有两座兵家祖庭,不是没有原因的。

就因为宝瓶洲曾经关押着两个兵家二祖的分身,一个是与陆掌教亲传弟子之一贺小凉并称金童玉女的神诰宗,高剑符。另外一位,则是远游求学于宝瓶洲中部观湖书院的一位北方士子,是个志向高远的大骊读书人,想要凭真才实学赢得一个儒家书院的君子头衔。而这位读书人的

之后转世,曾以大骊官员身份,手持灯笼,见过那位自称“楚夫人”的嫁衣女鬼。

桐叶洲那边,是曾经去往藕花福地历练的剑修陆舫。

扶摇洲,某位身披大霜宝甲的人间君主,如今身在五彩天下。不过此人的上一世,却是金甲洲福地出身的炼气士。

中土神洲,便是昔年武道第一人的张条霞。

浩然天下这边的最后一位分身,便是刑官豪素。

青冥天下,则有一个真名叫朱大壮的得道之士,此人道号极多,比如“绿萍”,现在是汝州山上第一人。

郑居中停下脚步,笑道:“黄镇是在守株待兔,他野心极大,真正图谋,不只是为了恶心陈平安,他还要试着杀一杀陆掌教。”

世上有些人,吃过苦头,便要吃人。

可惜黄镇还是胆子太小,送上门的机会,都不敢抓住,一颗道心疑神疑鬼,生怕他郑居中想要来一手黄雀在后。

倒也不奇怪,黄镇若是一直胆子大,恐怕也见不着他与陆沉。

陆沉满脸无所谓,从袖中摸出一本书籍,撕下其中一张书页,很快便折出一盏莲花状的纸灯。

手托莲花灯,陆沉突然问道:“按照崔瀺的计划,若是杀了姜赦,以后的兵家,谁来做主?”

郑居中微笑道:“陆沉既然惫懒,又何必追问谜底。”

陆沉朝那花灯轻轻呵了一口气。

一个觉字,两种读音。天壤之别?音异意同?

置身于光阴长河的陆沉眼神恍惚片刻。

轻轻一推,如放河灯。

吾辈人生何似一盏灯。

————

姜赦被强行拽入一地,是一处苍茫无垠的古战场遗址。

青天的苍翠颜色,就像要滴落在大地上。

可见一座曾经让男子地仙成就神位的通天飞升台。除此之外,遥遥可见西北方位,一根接引云壤的天柱呈现出倾斜状,全无颓然之感,气势犹壮。层层云海如各色篆文,一串串沉闷雷鸣响激荡回响。远古岁月,天地神祇,昭布森列,道法流转,循环不息,人居其中。此时此刻,陈平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为姜赦设置了一处光阴长河疾速回旋不已的低洼涡流,与

那艘依旧泛海浩然的夜航船,看似距离薄如纸张,实则路途遥远超乎想象,道上两地,已经不可以用相距亿兆里计算。

水火之争的起始战场。

姜赦将手中那杆长枪“破阵”往地上重重一戳,凭此试探这方天地的虚实,得出的结果十分明确,真的不能再真了。好!好极了,正合吾意!姜赦被迫置身于此,一股再熟悉不过的浑厚古意笼罩心神,更加证实了此处的并非作伪或是什么障眼法,虽无半点畏惧,反而愈发斗志昂扬,这位身经百战的兵家初祖,仍是不由自主心弦紧绷起来,不敢有丝毫小觑,对方毕竟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引发了变天的异象,姜赦内心深处,终于将那姓陈的小子,第一次视为

可分胜负的敌手。只是姜赦很快便不由得想起诸多故事与旧人,见那尊东道主,还在缓步沿阶而下,仿佛暂时没有动手的想法,姜赦便也不拘着信马由缰的繁杂念头,由着心神恍

惚片刻,终于回过神后,姜赦缓缓蹲下身,双指撮起些许泥土。

浮云归帝乡,沧海成尘土。悠悠万年犹如昨昔一霎。

姜赦稍微视线上挑几分,遥望那位即将走至神道台阶底部的男子。好个无量境界,无垢金身,无上神位……终于吃饱喝足?总算越来越是半个一了。

一双粹然金色的漠然眼眸,身材修长,着青衫,双手插袖,道气磅礴,神完气足。他长久沉默,与姜赦对视。姜赦深呼吸一口气,站起身,拍了拍手掌,环顾四周,只是一个简单的拍手动作,姜赦周遭地面便升起了几条地龙卷,气势汹汹一直往外席卷,地上尘土飞扬,条条陆地龙卷高达数千丈,可是相较于此方境界,它们依旧渺小如野草,足可见何其天高地阔,何等战场广袤,姜赦心胸随之一阔,笑道:“主人待客周到,确是

递拳伸腿的好地方。”

双方都没有着急动手,理由很简单,当然是各有所求。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厮杀,注定影响深远,狭路相逢,道上相争,任何一方都不愿意出现任何纰漏。蓦然天地洞开,一道气势恢宏的金色虹光从天而降,打破屏障,刹那间落在神道台阶之上,整座天地随之晃动不已,只见那位身材高大、衣袂飘摇的白衣女子,

现身于陈平安旁边,只是她所站位置,低了一个台阶,双方身高却是相仿,她斜睨远处小如芥子的姜赦,与陈平安微笑道:“主人。”

陈平安面无表情,向下走出一个台阶,点点头,“百年之约不得不提前了。”

持剑者的到场,引发一场声势愈演愈烈的天地震动,如同将整座巨岳砸入一处湖泊,一股光阴气流轰然散开。姜赦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任由那道气机横扫而来,凑巧挡在路上的两条陆地龙卷,顷刻间被那道长河水流撞碎,姜赦眯起眼,无限剑意扑面而来,姜赦甚至没有去拔出身边那杆矗立大地之上的长枪,任由剑意一冲而过,双袖猎猎作响,有一阵阵细微的丝帛撕裂破声响,可姜赦一副魁梧身形,始终岿然不动,如中流砥

柱分开一条滔滔长河。片刻之后,姜赦神色如常,只是抬起手臂,随便挥动几下,将身边残留剑意打散,周边无限金光摇曳不定,“持剑者要不是在天外跟披甲者打了一架,我还真会被

你们这对狗男女给唬到几分。”

陈平安听闻此言,一念不起,心无波澜,准确而言,远古神灵皆是无心的。故而后世才会有得道之士,认为某种意义上,修道之人,一点一点摒弃七情六欲,终于获得修道之初梦寐以求的不朽和长生,宛如身处神殿,既是无限的自由,

又是永恒的牢笼。后世大量获得朝廷封正的山水神祇,和那些自立祠庙淫祠神灵,塑像矗立神台再高,神位金身再精纯,却还是或多或少保留了一丝执念,或是某个发心,或是某种获得天地人认可的宏愿,或是能够跨越幽明、能够与道相契的一缕意念,诸如种种,都如一枝金色荷花亭亭立于光阴长河当中。生为过客,天地逆旅,任你是

追求长生久视的炼气士也不能例外,唯有一位位享受人间香火的神灵,才可不似浮萍随流水。

少年时在杨家铺子的后院,受伤很重的陈平安沉睡如“小死”。杨老头曾经问过宁姚一个古怪问题,心声是何人之声。

陈平安心湖的旧记忆和新思绪,没有前后之分,快慢之别。都像是一部早就写好版刻的书籍,固定在一页页纸张上边的文字。

神道台阶那边,她更是不以为意,淡然笑道:“好大一只昔日蝼蚁。”姜赦眼神熠熠,放声大笑,瞧着那位至高神灵的金色眼眸,拧转手腕,晃了晃手臂,“别忘了,登天之前,人间道上,第一位手刃神灵,单凭双拳碎金身者,姓姜

名赦!”陈平安稍微抬了抬眉眼,望向那位兵家初祖,心意微动,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桩轶事,难怪一场共斩过后,姜赦身躯被拘押在古星荧惑,必须承受万年刑期,

一身武运虽然连同身躯被瓜分殆尽,但是魂魄二物的处置,好像还是给了三教祖师一个不小的难题。这算不算是老话所谓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若还是那位一年到头待在城头上喝西北风的年轻隐官,此时恐怕就要施展某种本命神通,撂下一句怪话了,“前辈运气这么好,竟能凑巧与那姜赦同名同姓?”

那几年,虽然有些孤单,说话还是很随心所欲的。孑然一身,苦中寻乐,倒也自在自由。持剑者杀力是高,毋庸置疑,可惜她先前为了斩杀同等神位的披甲者,受伤不轻,故而持剑者如今距离神性圆满之境地,差了太多太多。上次在古怪山巅,荧惑道场中,姜赦故意言语挑衅,得偿所愿,挨了几剑。持剑者如今杀力高低,经过一番缜密推衍,姜赦已经大致有数了。至于姜赦的这份心思,想必陈平安和持剑

者都是心知肚明,只不过一个没有拦着“剑侍”出手,一个根本不屑隐藏什么。

姜赦嗤笑道:“要不是披甲者先跟小夫子厮杀一场,估计披甲者又有自己的打算,你未必能够如此捡漏,由你剥甲斩首。”

距离那场中土文庙议事,光阴长河之畔,这才过去几天光阴,于她这尊神祇而言,便如人间的纯粹武夫,尚未来得及更换一口纯粹真气。

那部记录千万神祇名号、神职的老黄历,彻底翻篇多好,让人间变得清清爽爽。你这位持剑者,何必学那鬼祟,长久阴魂不散。

姜赦摇摇头,眼神怜悯。属于你们高高在上的时代,终究是早就被打得稀烂了。何必强撑,苟延残喘,不肯认输?远古天庭五至高,十二高位神灵。为了保证神道香火不绝的青童天君,画地为牢一万年的男子地仙之祖,不惜耗费剩余神性,为周密和阮秀那拨登天者,重启飞

升台。之后马苦玄敌不过同龄人的陈平安,被斩碎前部的大道根脚,马苦玄也算与雷部前身做了切割。

现如今就只剩下这位持剑者,独自“依旧”。

姜赦以掌握拳,轻轻舒展筋骨几分,望向那个陈平安。眼前“人物”,虽非真实,也不差了。

谁都不是那个一世俗意义上的什么转世,已经重返旧天庭、再次竖起神道旗帜的周密不是,浩然贾生也好,蛮荒文海也罢,周密就是周密。

依然待在人间落魄山的陈平安,出身普通,自然也不是。不过是个赢下桌上全部赌注,大小通吃的命硬之人。

他们各自的半个一,都是各凭道力心力,成为继承者,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自求多福,自助者天助之。

最终联手造就出今日格局,一方居高临下,俯瞰人间大地,一方脚踏实地,仰头与天对峙。

三教祖师共同散道,围堵旧天庭遗址,不单是针对周密,更是限制所有神道,无形中让此格局更加坚固。

姜赦不得不承认,一个没什么特殊前身的陋巷孤儿,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确实不太容易。

姜赦冷笑道:“你们读书人,有心算计人起来,步步为营,环环相扣,脏是真的脏。”

陈平安笑道:“既然是同道中人,姜道友何必妄自菲薄。”

姜赦此刻并不好受,总计五份武运。青冥二浩然三,一场内讧,搅得人身灵气天翻地覆,体内山河震动不已,好似两军对垒,以二打三。

姜赦内心自嘲一句,果然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陈平安微笑道:“喝快酒,容易醉。”

姜赦笑道:“事已至此,就别藏掖了,其他援手何在?”

一起上,姜某照单全收便是。

当姜赦双膝微曲,刹那之间,以他为圆心,万里大地,往外崩裂出无数条沟壑。陈平安记得崔师兄说过一句话,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样子。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