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暖婚新妻
字体:16+-

第3935章 和他什么关系

“咳咳咳……”白唐差点被自己的唾沫呛到。

“袁子欣,你平常胡说八道也就算了,这种事怎么也能乱说!”白唐深感自己这个队长实在当得挫败。

袁子欣乐了:“我就知道白队是个深情的男人,不会轻易背叛自己的女神。”

白唐更加无语,“没有公事汇报的话,你就去忙公事吧。”

“我的话还没说完,”袁子欣面孔一板:“白队,祁雪纯和司俊风是什么关系,你也看明白了吧,按照队里的规定,祁雪纯是不是要回避?”

白唐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他当即拿起电话打给祁雪纯。

“白队,我正要打电话跟你请示,”祁雪纯抢先说道:“毛勇案我找到了新的线索,现在过去调查,你派一个队员来给我搭把手吧。”

“好啊,是这样,祁雪纯……”

祁雪纯又抢话:“我还没资格配枪,你派一个有配枪的老队员。”

白唐一愣:“情况很危险吗?需不需要支援?”

“我只是以防万一,什么情况我暂时也不清楚。先这样吧,我要研究路线了。”说完,电话便被挂断。

白唐赶紧走出办公室,指派阿斯去接应祁雪纯。

“白队!”袁子欣非常不服气,“不是说要回避的吗,怎么又派人去接应了?”

“她这不是还没回来吗,等她回来再研究这个事!你也办正经事去吧!”白唐摆摆手离开。

袁子欣懊恼的跺脚。

白队明明对祁雪纯偏爱有加,他虽然不承认但事实如此。

等他的女神过来,她一定把这些事情统统捅出来!

阿斯搜索到祁雪纯的定位,立即跳上车准备离开。

转头一看,袁子欣坐在后排座位上。

“愣什么愣,赶紧去接应祁雪纯啊。”袁子欣怒瞪双目。

“白队……”

“白什么队,就是白队让我一起去的。”

阿斯发动车子,呼啸而去。

“叮咚!”门铃响起,祁雪纯已经置身一个小区的单元房门口。

片刻,门打开,一个穿着家居服的年轻女人出现在门后。

女人长发垂腰,素颜示人,一点也不妨碍她的美丽。

“是孙瑜吗?”祁雪纯亮出警官,证,“我是警察,有关毛勇的案子,我有些问题想问你。”

孙瑜有些紧张:“我要出去洗头了……不是,我和朋友约好的。”

“我不会占用你多少时间,再说了,你也希望早点找出真凶吧?”祁雪纯反问。

孙瑜没话反驳了。

两人坐下来,祁雪纯问道:“你和毛勇认识多久了?”

“两年多吧。”孙瑜回答。

“他在这里住吗?”祁雪纯问。

“不……偶尔过来,他以前在这里住,后来他说公司项目太忙,就住到公司附近了。”孙瑜渐渐平静下来,眼神不再有丝毫躲闪。

祁雪纯站起来,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

孙瑜不动声色。

祁雪纯注意到电视机旁摆放的两张照片,都是毛勇和孙瑜的合照,只是装束不一样。

“我可以看看家里吗?”祁雪纯问。

“你……怀疑我?”孙瑜的眼神充满戒备。

“例行检查而已,毕竟是毛勇住过的地方

,万一能找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祁雪纯说得坦然轻松。

孙瑜略微犹豫,“洗手间可能不太方便,里面有很多我私人的东西。”

“我不去洗手间。”

这是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一间卧室,一个衣帽间。

看得出毛勇生前很疼爱这个女朋友,室内百分之九十的空间都给了她。

祁雪纯在鞋柜里发现一双潮牌运动鞋,款式和颜色都很跳脱。

“这是毛勇的鞋子?”她问。

孙瑜摇头:“这是我弟弟的,他在A市读大学,有时候会来这里过周末。”

祁雪纯关上了柜子门,不再查看其他地方。

“谢谢你的配合,如果还有需要的话,我可能随时会找你。”她准备收工。

孙瑜有点着急:“请问什么时候才能抓到凶手?”

“侦查需要一个过程。”

“警察同志,你们可以快一点吗,”孙瑜一脸为难,“司老板说必须结案了,才能将毛勇剩余的薪水给我,公司也还有一笔慰问金。”

“你很缺钱吗?”祁雪纯问。

孙瑜点头,“谁敢说自己不缺钱?毛勇如果知道,也会想让我早点拿到这笔钱……他一直对我都很好,舍不得我受半点委屈。”

所以,她觉得尽早拿到那笔钱,对毛勇反而是一种安慰对吗?

这个逻辑,祁雪纯接受不了。

她走出单元楼,阿斯匆匆赶来。

“别说话,走!”祁雪纯及时低声阻止,与阿斯悄无声息的离开。

坐上车,她才瞧见袁子欣也在,留在车上做策应的。

“怎么这么快回来了?”袁子欣疑惑。

正好她在!

祁雪纯冲袁子欣扬起下巴,“我们换衣服。”

袁子欣一愣:“什么意思?”

祁雪纯将阿斯的脸别过去,一边脱外套一边对袁子欣说:“你换上我的衣服后离开,造成我已经离开的假象,我留下来继续监视他们。”

袁子欣不干,“凭什么你留下来立功,让我走?”

祁雪纯:……

“那你留下来,我和雪纯走。”阿斯说着就要推门,“回头你跟白队汇报工作。”

“喂,”袁子欣立即拉住他的胳膊:“我什么都不知道,留下来有什么用。”

万一漏了什么重要线索,岂不是让她担责任!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姑奶奶你想干什么啊!”阿斯没耐心了。

“我……我换衣服还不行吗!”袁子欣嘟囔。

袁子欣驾车离去,祁雪纯和阿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方便监视孙瑜,这才说起了案子。

“你有什么发现?”阿斯问。

祁雪纯将自己去孙瑜家的过程说了一遍,然后说:“孙瑜在撒谎。”

首先,桌上两张孙瑜和毛勇的合照,从年龄上来看,两张照片相差了起码五年。

第二,那双潮牌鞋子,孙瑜说是度周末的弟弟穿的。

她让人查过了,孙瑜的确有一个读大学的弟弟,穿的鞋子也是42码,而孙瑜家里的那双鞋鞋底也有灰。

“那不就对了吗?”阿斯疑惑,“都对得上啊。”

“鞋底虽然有灰,但没有磨损。”正常鞋子哪怕只穿过一次,也是会有磨损痕迹的。

唯一的解释,那是一双

新鞋,但为了看上去像穿过,所以人为的抹了一点灰。

“她想掩饰什么?”阿斯琢磨。

“家里有其他男人的痕迹,但完全清除是很难做到 ,用另一个男人的痕迹也掩盖,就要容易得多。”祁雪纯分析道 。

阿斯连连点头觉得颇有道理,“她在替什么人遮掩?”

这时,祁雪纯收到了一条信息,有关孙瑜的个人资料都收集了。

但祁雪纯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她只能继续盯着。

“我们在这里盯什么?”阿斯问,“等孙瑜出来,跟踪她吗?”

“不用,盯着就好。”祁雪纯目不转睛。

阿斯犹豫片刻,还是问道:“你和司俊风是什么关系?”

立即又说:“我不是八卦你的私事,你和司俊风真有什么的话,按规定这个案子你得回避。”

祁雪纯一愣:“谁说的?”

“不是谁说的问题,问题是的确有这样的规定。”

祁雪纯怔然无语,心思翻滚,一时间脑子里闪过很多种推理结果。

孙瑜的出现打断了她的思绪。

孙瑜提着垃圾袋走出楼道,扔完垃圾又转身上楼了。

祁雪纯等了一会儿,上前将孙瑜丢的垃圾提溜了回来,认真仔细的翻找。

阿斯看着她对着一袋垃圾聚精会神的模样,既感觉可爱又感觉搞笑,“祁雪纯,你不觉得脏吗?”

祁雪纯给了他一个奇怪的眼神,“这些都是破案线索。”

说完埋头继续翻找。

阿斯想到她以前的生活环境,再看她真实不做作的态度,更加觉得她可爱。

“我帮你一起找。”他也投入了寻找线索的工作中。

然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等等……”忽然,一块胶囊药丸的锡箔硬板引起了阿斯的注意。

这块锡箔硬板里的药已经吃完了,留下一个一个的小洞,洞与洞之间只有残存的几个字能看清楚。

就凭借这几个字,阿斯硬生生的读出了这胶囊的名字。

祁雪纯一听,立即惊讶的看向阿斯,阿斯则点头,表示她的想法没错。

“这种药是男人吃的,而且是有年龄的男人,反正不可能是她口中所谓的弟弟。”阿斯也得出结论。

祁雪纯点头,可以确定,孙瑜身边还有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谁?跟她什么关系?”阿斯充满疑惑。

“再盯一段时间。”祁雪纯镇定的说。

连着翻了两天的垃圾后,事情终于有了进展,孙瑜的房子里多了一个男人。

而她丢出来的垃圾里,有几份申请保险赔付文件的复印件。

每一张都是刚提笔写了几个字,就被揉成了团丢掉。

祁雪纯如获至宝,赶紧将资料抚平,查看。

被投保人是毛勇,而投保人是孙瑜。

再一次,当祁雪纯从垃圾袋里发现用过的子孙伞时,她对阿斯说:“马上让白队向局里申请拘留令。”

阿斯立即打电话,却听到电话那头白唐的声音:“按程序,最快下午可以拿到……”

“下午太迟了,我现在就要进去。”祁雪纯起身便往前。

阿斯一愣,赶紧对电话说道:“白队你快想办法,我可拦不住祁雪纯!”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