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风流

第四十八章 鱼儿已上钩

次日,陈肃暗中安排人手对北千户所将官家眷进行暗中监视,庆幸的是,这些人都没有逃离蔚州的动向,也许是时机未到,也许是这件事就是谣言。

王旦不敢掉以轻心,除了在三个城门口以加强城防为名加派士兵之外,还命亲信以劳军为名带着不少物资去江彬在城外的大营探听消息。

但劳军的队伍压根就没有进入大营的机会,半路上便被关卡给截留下来,江彬带人前来接收物资说了一大堆客气感谢的话,却坚决不让劳军的队伍进入军营,理由是战场重地,为安全计,非本部人马一律不准进入。

这样的消息让王旦稍微放下来的心思又悬了起来,种种可疑之处正预示着江彬在试图掩饰什么。

二月十五日夜,方大同再次深夜来访,这一回他带来了更加让人惊讶的传言,在城外军营中的随军锦衣卫放出鸽子传信回城,说江彬已经跟鞑子达成了投降条件,鞑子将调集三千重兵开赴蔚州郊外,江彬则负责诓开蔚州城门,协助鞑子兵夺取蔚州重镇,据称江彬献城的条件只有一个,便是要鞑子将王旦交给他来处理,这样的条件自然得到了对方的应允;目前江彬按兵不动便是等待鞑子调兵部署,而江彬则封锁住城北的所有道路,禁止城中哨探到北面探听消息,以防鞑子大军到来的消息被城中察觉。

方大同的话如同晴天霹雳,将王旦劈的浑身瘫软,尽管方大同还是一再强调,这些都是手下校尉在军营中的风闻,全部未经证实;王旦却想:当然无法证实,江彬已经封锁了军营及北方所有通道,如何证实消息?方大同手下的随军锦衣卫校尉恐怕连行动都要受到限制,能传出打探的消息已经算是相当的不易了,又如何去证实消息的真实?

难怪这两日城中哨探被阻隔在壶河以南,说江彬下令不准任何人过壶河往北,派去劳军的人马也被阻隔在城北十里处,压根无法接近军营;几下里一对比,江彬投敌几成定局。

方大同离去之后,王旦急忙叫来陈肃商议,这件事还没到公开的时候,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揣度和推测,自己手头没有一丝证据,方大同送来的消息统统强调是未经证实,目前只能跟陈肃商议此事。

陈肃胆战心惊的听完王旦的叙述,颤声道:“姐夫,江彬这是冲着你来的啊,他肯定是觉得这一回必死,所以才铤而走险,跟鞑子谈得条件之一便是要您的人头,可见完全是因为私人恩怨呐。”

王旦怒道:“这厮居然置大义于不顾,为了私人恩怨败坏气节,实在是个浑人一个。”

陈肃道:“任谁死到临头也不会顾及什么大义,姐夫你若是不逼得他走投无路,恐无今日困局。”

王旦斥道:“我叫你来是商议对策的,可不是叫你来放马后炮的。”

陈肃摊手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要不咱们点齐人马从腹背打他个措手不及,咱们手头还有四千多人马,他只有一千六百人马,应该能一举歼灭之。”

王旦缓缓摇头道:“恐怕还不到时候,没有证据,师出无名,将来江彬来个抵死不认,我如何向朝廷交代?”

陈肃咂嘴道:“倒也是,他娘的,要是能抓到证据就好了,对了,要不这样,姐夫以督促战事为名招江彬回城。”

王旦道:“他岂肯回来?这不是说笑么。”

陈肃道:“他若敢回来,姐夫便以理由控制住他,若他真和鞑子达成投靠协议,此举正好打乱他们的计划,将江彬羁绊在城中,再派人去接手城外的兵马退回城中,鞑子兵无内应,自然计划泡汤。”

“他不会回来的。”王旦重复道。

“不回来的话,姐夫岂不是正好有了出兵绞杀他的理由么?他这是公然违抗军令,以此为由,谁也无话可说,事后朝廷也不至于怪罪姐夫。”

王旦一拍桌子道:“对啊,我都气糊涂了,居然没想到这一层,这倒是个好办法,我明日一早便传令让江彬回城述职,看看这厮作何反应。”

……

不出王旦所料,江彬以军务吃紧为由拒绝回城,于此同时,陈肃派去监视军官家属的人回来报告,江彬及其手下的将领家属已经在偷偷的收拾东西,似乎有逃离蔚州的打算。

王旦下定决心要对江彬进行致命的偷袭,二月十七日晚上,王石在蔚州卫军衙召集众千户和亲卫营将领参会,准备宣布江彬违抗军令的行为,要求众人集结兵马,次日一早跟随自己出城对江彬兴师问罪。

然而就在会议开始前的半个时辰,各部将领陆续抵达衙门大堂的时候,方大同第三次紧急求见。

王旦正在内宅整理身上的盔甲,很久没有穿上这身盔甲在外人面前亮相,盔甲上都有斑斑的锈迹,帽子上的红缨也腐败的变了色,王旦命人逐处的打磨,这是近三年来第一次披挂盔甲在众人面前出现,他要注意形象。

闻听方大同忽然又来了,王旦赶紧召见,一见面便道:“方百户,老夫要去剿灭江彬这个反贼,这件事你出力不小,要不要跟随老夫前去,事情平息之后,老夫在上报朝廷的奏折里也好给你蔚州锦衣卫衙门记上一笔。”

方大同脸色难看之极,连声叹息道:“使不得啊,使不得啊,卑职正是因为此事来的。”

王旦诧异道:“怎么?我已召集众将在衙门与会,四千兵马四更出发,天明时便可直捣江彬军营,将这反贼的阴谋粉碎,为何使不得?”

方大同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竹筒递给王旦道:“这是卑职刚收到的密报,大人看看吧。”

王旦疑惑的打开小竹筒,在里边取出一张小小的纸条来,但见纸条上写着一行字:“鞑子已至,设伏以待。”

“这是什么意思?”王旦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方大同叹道:“我的大人呐,你召江彬回城之举已经打草惊蛇了,江彬既然违抗你的军令,便明白接下来你一定会率军出城对付他,这情报说的还不明显么?鞑子兵已经到位了,正张着口袋等你往里边钻呢,大人你带兵前去,岂不正好中了计么?万万使不得啊。”

王旦宛如一瓢冰水从头浇到底,由外而内的寒澈骨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变得煞白。

“这……这厮简直太阴险狡诈了,太狠毒了,老夫要将这厮碎尸万段。”

方大同将纸条在灯上点着,烧成灰烬,轻声道:“大人,从长计议吧,已经教江彬有所防备,事情已经逐渐变的不可收拾了,您还是仔细考虑考虑应对之策吧。”

王旦喃喃道:“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方大同摇头道:“卑职觉得还是赶紧上报给大同总兵府为好,在拖下去,万一真的丢了蔚州,那就全完了。”

王旦茫然道:“对对,上报,上报……来人呐,取消会议……连夜备马,我要去大同府面见总兵王勋大人。”

当夜,王旦连夜出发,带着数十骑亲卫直奔大同府,次日下午,抵达山西首府大同,十多个时辰不间断的奔驰,一路风刀霜剑的凌虐,将个养尊处优的王旦弄得人不人鬼不鬼,浑身上下骨头仿佛散了架一般。

但他丝毫不敢耽搁,连口水都没喝便入城直奔总兵府求见大同总兵王勋;王勋听闻蔚州卫指挥使王旦星夜赶来求见,本就知道近日蔚州鞑子扣边袭扰甚巨,还以为是蔚州城出了什么差错,紧急推掉军务会议召见王旦。

王旦哭丧着脸一五一十的将所有的事情禀报王勋,惊得王勋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你是说江彬投靠鞑子意图攻下蔚州?”王勋惊得一蓬黑胡子吹得飞起。

“回总兵大人,正是,下官自觉此事重大,所以在星夜来报,恳请总兵大人给予协助解决,下官本想率城中兵马攻其不备擒拿叛贼,可那江彬和鞑子勾结设下埋伏,下官不敢妄动。”

王勋道:“不可能,江彬我见过,是个勇武刚烈之将,不可能投敌,是不是你消息有误?”

王旦急道:“有蔚州锦衣卫百户所的方大同为证,不信大人可去向他求证。”

王勋又问:“你可有真凭实据?”

王旦道:“这个……倒没有,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明朗,江彬的所作所为已经昭然若揭,下官有十成把握判定江彬已经背叛我大明。”

王勋仔细考虑了一会道:“好,此事重大,若真有其事,朝廷亦会震怒,但单凭你一面之辞,又无证据,本官实难相信;这样吧,本官率两千人马随你去蔚州,若查证属实,便合力将叛贼和鞑子一举歼灭。”

王旦感激涕零道:“多谢总兵大人,总兵大人肯往,下官便心里有底了。”

王勋肃然道:“但是本官也要提醒你,如果事实并非你所说的那般,你要负全部责任,到时候可别怪本官不讲情面。”

王旦心里打鼓,但事已至此,容不得他犹豫,再加上他已经得出江彬已经投敌的结论,更是胆气立壮。

“总兵大人放心,下官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