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八十九章 你还真是个极品

“老子管你是什么鸟家族!雷家怎么了!雷家又如何!雷家了不起吗!今日老子就让你见识一下,爷爷也不是好惹得!”彻底暴怒的熊类妖兽聂皓没见过,不过看到图洪现在这怒发冲冠的模样,就大致能想象的到了。那咬牙切齿的表情,让聂皓甚至为他担心,会不会将这幅好牙口给崩坏了。

“给脸不要脸的家伙,但凡侮辱雷家的人,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你也不例外!”聂皓现在表现的那是相当入戏,和图洪两人一大一小的怒瞪着,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火药味。

小爷是雷家的人,小爷是雷家的人。

聂皓不断地对自己进行着自我催眠,每一个动作,每一处表情,表演的相当到位。

“啊!”

图洪仰天长啸,激起的气劲如同浪潮般的朝四周扩散,树林内的群鸟受惊的四处乱舞。场中图洪的气势轰然爆开,宛若刮起一道强烈的暴风,以他为中心的地面齐齐的被气浪掀起,结实的石块都被化作齑粉吹散,靠近的青树树干,则是被划出一道道狰狞的痕迹。

“疯魔锤法!”

青筋滚动,强烈的魂力在丹田内引爆,整个身躯变得涨红,丝丝青烟从他的脑门上冒起,渐渐的,他的身躯居然扩散了一圈,和对面的聂皓形成鲜明的对比!

被他握在掌心的五棱锤浮起一道虚影,显然是他动用了命魂的最大依仗,投下命魂虚影,合并的五棱锤顿时散发出令聂皓感到极度的压抑的气息。

在聂皓的感知中,在那一瞬,那把五棱锤仿佛活了一样,隐约间,他甚至从那把兵器中感受到泰山压顶的紧迫。

“破山空!”

随着聂皓心中的暴喝声响起,左拳之上,青筋滚动,灰色朦胧的魂力陡然将其覆盖,强烈的气流将剩下的半截衣袖彻底化为乌有,猛地挥出,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朝着图洪的方向击去!

这一招,聂皓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只希望从图洪抵挡招式的时候,能够捕捉到那怕是一丝漏洞。

巨大的拳影轰向图洪,只看到他的嘴角露出轻蔑的笑意,对聂皓发出的拳劲不闪不避,五棱锤向横一挥,五棱锤和拳劲交碰。

“嘭!”

一道类似闷雷的声音,在广阔的山林里炸响,只见那气势如虹的拳劲被五棱锤生生的给击溃散开。

再看图洪,将聂皓的拳劲击散后,并没有使五棱锤停下,反而右脚倒退一步,身子弓步,左脚猛地一踏大地,借助着摩擦力带着恢宏的气势朝聂皓疯狂的挥出五棱锤,每每挥舞一下,五棱锤在魂力的灌注下,都会掀起一道疾风狂流,所过之处,大地毁灭,寸草不留!

“我操,这蛮牛发春了!”

聂皓惊叫一声,说完,脚步一移,九星残影动起,就要向一侧闪躲。

“轰!”

地面发出轰隆之声,尘土飞扬,石屑飞溅,刮得聂皓的脸颊隐隐作痛,强大的气流将他吹的倒退起来,感受着鞋底摩擦带来的温热,他的心渐渐的涌起强烈的战意。

“小子,爷爷要把你砸成肉饼!”

图洪叫喝一声,五棱锤被他舞的虎虎生威,一招一式都带着强悍的破坏力,聂皓一时间被他逼得一退再退,前者不依不饶的再度进攻。

“不好,中计了!”

聂皓心里暗叫一声,恨不得拍拍自己的脑袋。在不断的后退中,他发觉图洪的疯魔锤法乃是越战越勇,每发一招,威力都会是上一招的一倍,以此叠加。最开始聂皓还能招架,现在则变得有些相形见绌。

“不能再拖了!”聂皓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居然落了这这等局面,原本大好的优势被自己给浪费掉,好在自己实力有所提升,而图洪并未在巅峰状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一咬牙,聂皓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的狠劲,原本单手持剑的他在面对图洪的重锤的时候,果断改为双手持剑。

由于他的命魂奇特,乃是以自己为型凝聚的命魂,所以到现在他都想不明白,自己的命魂除了将灵气转化为魂力外,还有什么作用,所以他无法像图洪一样,投下命魂虚影。

眼下只能凭魂力发威了!

身形暴掠,体内的魂力瞬间调动,青锋剑的剑芒再度暴涨,直冲云霄的气势让狂暴中的图洪有些动容。

“砰!”

一剑一锤重重相碰,震出的音波尖锐刺耳,甚至让就在近处的二人一阵头晕,强烈反震之力顺着两把兵器涌进二人的体内。

“噗哧!”

“噗哧!”

二人皆是喉咙一甜,齐齐的狂喷出一道血液,身体狼狈的倒飞,双目却尽是狰狞之色。

然而聂皓倒退之时,上空中浮现出五棱锤巨大的虚影,是图洪手中五棱锤的数十倍,虚影如同实质的朝聂皓袭来,反观图洪则是一副胜卷在握的表情,内心深处有点如释重负。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动用这一招了,只是依稀记得,上次被自己砸中的那名武者,整个肉躯都被砸成齑粉,虽说事后自己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可对这一击,他依旧信心满满。

这可是他压箱底的大招!

五棱锤虚影在图洪的控制下,带着恐怖的威势朝聂皓俯冲而下,巨大的风压,将后者的双腿陷入地面数寸。

“小子!去死吧!”

在图洪有些疯癫的叫喊声中,五棱锤轰然砸出!

头顶上传来的强大强劲,让聂皓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该死!又要动用那一招了!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看来事后又要清闲一阵子了!”

淡淡的声音从山林里响起,话语中苍凉之意无形的感染着这片山林。聂皓将青锋剑收进囚牛灵戒内,深呼一口气,双手快速的结印,体内的魂力在结印的过程中有序的排列,每一道道玄奥的气息源源不绝的从他的双掌散发,直到双掌被魂力覆盖,在半空中形成巨大的掌印。

“大荒擎天掌,一掌截山河!”

伴随着聂皓的呢喃声,左掌毫不迟疑的推出,巨大的掌印带着无限荒凉的猛势与上方的虚影强强相碰!

“轰!”

强强相碰的后果就是引发巨大的爆炸,方圆数里的山木彻底化成飞灰,哪怕是距离稍远的,也逃不了拦腰折断的下场。声音振聋发聩,倘若有凝魂境下的武者在场,定会被这一道声音震死过去,饶是图洪和聂皓,也免不了口喷鲜血,披头散发的狼狈下场。

“妈的,有完没完,那边儿玩爆破呢!要不是非常时刻,老子动不了,定然不会轻饶你们!连睡觉都不安生,太欺负……兽了!”

方圆近距离的妖兽本就对昨日突然冒起的血脉威压所压制,体内的妖血宛若被冰封一般,毫无生气,浑身打颤。只能用休眠来保存体内的能量,这时被吵醒,当然不会有好脸色,奈何现在情势严峻,只能愤怒的仰头怒吼,表达自己心中严重的不满。

“嗷嗷~~太壮观了,太精彩了,这才是热血男儿!”

青云山巅,一棵硕大的树干上,包打听双眸放光,兴奋的发出一道类似狼的叫喊声,紧接着,双手摇摆,两腿在半空胡乱蹬着,手舞足蹈的在树枝上扭着他的身躯,看这样子,八成是看着两人的打斗,而引发了体内的不安因子。

“嗷嗷~~”

兴奋的狼叫声刚刚传远,紧接着,不远处,顿时传来阵阵的狼嚎声,声音婉转悠扬,还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感情这货发出的声音,竟然引起了群狼的共鸣!

呛人的尘烟被阵风吹散而开,场中两人中间的地面,彻底被炸出一道数十米深的大坑。上空中,大荒擎天掌的掌印和五棱锤的虚影交碰,相互相撞摩擦,交碰之处,甚至引发了空间扭曲,道道的空间波纹从那里散开,双方角逐似得相互较劲,企图力压对方,谁也不想让。

“雷家不愧是清宛城三大家之一,培养出来的子弟同样不凡,有了一个雷敬,再有一个你,恐怕不用再过十年,清宛城就属你一家独大。”图洪脸色涨红,胸腔此起彼伏,贪婪的吸取空气中的灵气,双眼狠狠的瞪着聂皓。

“怎么,现在想求饶了?”聂皓不屑的嘲讽一句。

“哈哈,求饶,恐怕一会求饶的是你吧!”图洪不顾体内的伤势,大笑一声,结果牵引了内伤,再度喷出了一口血。

我一个堂堂凝魂五重境武者魂力恢复速度岂是你一个凝魂四重境所能相比的,只要牵制住你,实力的天枰自然会向我偏移!等到那个时候,你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你姥姥的,你该不会是……该不会……”聂皓双目露出惊诧之意,嘴巴哆嗦,连话都说不全。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不过,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爷爷长这么大,还没有尝试杀掉天才,想必会带来极大的快感!桀桀!”图洪阴森冷笑道,看聂皓的目光如同待宰的羔羊。

“真亏你想得出来,居然打算吐血来淹死我……哎……和你这种弱智呆在一起,真是伤不起啊!”聂皓鄙夷的望了望浑然自得的图洪,开口讥讽道。

“噗哧——”

图洪一时间闻言怔住,待反应过来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通红,胸脯喘的更加频繁,不一会儿,又是一口殷红的鲜血喷了出来。

这小王八蛋居然在戏耍老子!

“哎,长了一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模样也就算了,奈何脑袋还不灵光,打劫别人也就算了,还敢占小爷便宜,现在更想出这等损招,你……你……你还真是个极品!”聂皓摇头晃脑,发自肺腑的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