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八十八章 小爷是雷家的人

“老子就不信了,连你一个小兔崽子都收拾不了!”图洪一咬牙,体内的命魂同样不留余地的爆发而出,两把五棱锤柄尾相连,接触的时候,被他的双掌朝两个扭动,“咔嚓”一声,两把五棱锤合二为一。

聂皓的脸色凝重,脚掌在地面一踏,将身子撑起,旋即犹如离弦地利箭,对着正在蓄力的图洪暴冲而去。

一步先,步步先。

尽管不清楚图洪的招式路线,可依然看得出来,随着蓄力时间的推移,那股气压越来越强横,甚至把空气给挤压的扭曲起来。

短短的数十米的距离,在一个呼吸间便至,剑刃横挥,扫出一道数米长的剑芒,将图洪纳在剑刃的攻击范围内。

对面的图洪见此状况,果断的切断蓄力,即便如此,双锤合并的他也已经充满了信心。

双锤合体,中间粗长的棍把被他的双掌紧紧地握在手心,两端则是硕大坚硬的五棱锤,大喝一声,五棱锤的一端被他高高扬起,夹杂着强横的无形气劲轰然朝聂皓砸去,五棱锤被魂力包裹,更显得声势浩大,威风凛凛。

现在的图洪看上去,犹若战神降临一般,势不可挡!

聂皓的脸色微微一变,陡然的压低自己的身形,硕大的金锤就这么的从他的脑袋上擦过,发丝在挥舞的风流下四处飘逸。

“破山空!”

聂皓怒喝一声,竟然化掌为拳,左拳暴怒的朝地面一挥,强悍的力道直接将地面轰出一道深坑,自己本身则是借助着一拳的力量,将自己送上了半空中,双脚同时交错,使得身形越升越高。

人至半空,聂皓的腰躯骤然一扭,笔直的身体在这股力道下,旋转而起,手中被加持的青锋剑,借助着这股力道,默然一扫,剑刃划破天空,灰色的剑影带起一抹锐利的劲气,快若闪电,劲若雷霆!

一击未中的图洪凝重的望着聂皓扫来的剑芒,竖起五棱锤,做格挡式,那道摧枯拉朽的剑芒就硬生生的斩在五棱锤的棍把上,直接将附着在五棱锤棍把上的魂力击溃。

“咚——”

清脆的声音再度传来,不过比较之前的那一下,这次发出的声音更加的粗犷。发挥到极致的剑芒扫到五棱锤上,生生的将图洪扫了出去,踉跄的倒退了数步,才稳住自己的身形,就连五棱锤也被剑芒划出了一道细微的痕迹。

低首望了望还在发颤的五棱锤,张开手掌,完全是模糊一片,彻底被血液染红。

强悍的反震力让聂皓同样不好受,体内的血液翻涌,一口气没憋住,嘴角开始渗出一丝腥红的血液,反震力顺着青锋剑朝着他的右臂涌去,右肩还未来得及卸力,就被那股力道震得在半空翻了一个跟斗。

静寂,整个时空仿佛都在这一刻定格。

聂皓调息着体内有些混乱的魂力,刚才那一下,已经让他的肺腑遭到了轻微的创伤,趁着图洪还未缓过劲,连忙运起夺魂心典,四周的灵气无形的扑了过来,被聂皓吸入到丹田处。

“好小子,倒是小瞧你了。”图洪咬牙切齿的说道,可眼神流露出一丝佩服的神色,“我开始后悔昨日没有狠下心来,将你斩杀,不然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局面。”

“你的兄弟都已经下去了,一会儿小爷送你一程,好让你们团聚。”聂皓咧嘴一笑,有些胀红的右掌抹了抹嘴角的痕迹,语气狠辣的嬉笑道。

“我现在到想知道,你是哪个家族培养的,小小年纪如此的狠辣,还有些老油条的狡猾。”这个时候,图洪反而出奇的冷静下来,脸色平淡的说道。

图洪的那副淡然的表情让聂皓的眉角微微一挑,脑子里却瞬间的转了好几圈。

今日不管结局如何,双方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这个图洪被手下称为图二爷,那么是不是还有图老大?强龙不压地头蛇,自己还要在青云山呆上,不宜暴露自己的身份,既然雷家也来人到了青云山,那不妨就利用一下,反正对自己没有坏处。

旋即,脸色如常的回应道:“小爷乃是清宛城雷家的人!”脑袋里回忆起雷家子弟平日里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似模似样,倨傲的对图洪喝道。

谁知,听到聂皓的话,图洪不屑的朝地上吐了一口腥臭的恶痰,淡淡道:“雷家?不可能,雷家有如此实力的只有雷敬一人,我曾见过雷敬,你根本不是他!”

妈的,这四肢简单的家伙也会激将法,不过,这激将法用的太烂了。

“放你奶奶的狗臭屁!小爷有必要和你个将死之人说谎,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身就是雷家的人,雷家又不是只有一个雷敬,他不过是好运被家族用各种资源堆出来的罢了,等着吧,这次回去,我一定会超越他!”

聂皓时应的表现出愤世嫉俗,不被家族重视的怨恨,不过,说的话和聂皓本身也有些相似,虚虚实实的表演下,居然让图洪有些拿捏不准眼前这家伙是不是雷家的子弟。

“怎么,怕了,别说小爷不给你机会,跪下给小爷磕三个响头,再将赤目暗影豹的妖晶和骨髓交出来,小爷没准就能饶你一命。”见图洪一时没有说话,聂皓不给他任何思考,猖狂的对图洪说道,仿佛他已经将对方拿下一样。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谁能料想到,仅隔一夜的时间,双方转变如此之快,当真是世事难料!

听到聂皓的话,图洪想当然的认为聂皓是故意用赤目暗影豹来讥讽自己,自己长这么大,还未被人如此的算计过。本以为十拿九稳的收取妖晶,谁想到等待自己等人的是一头血脉觉醒的赤目暗影豹,损失了一半团里的精英不说,就连自己也或多或少的受了伤,不然这小子怎么敢在自己眼前如此的张狂!

不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尿壶,老子都不是响当当的图二爷!

聂皓不知道自己逃走后发生的事,见图洪面色涨红,青筋暴露,隐约有发作的可能,心里大为欣喜。

这狗熊还真好激怒,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一口气没上来,活活的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