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八十七章 屠戮‘毒蛇’

“纳灵戒!”

图洪惊呼一声,他没有料到这小子身上竟然还有这等难得的宝贝,要知道,整个毒蛇佣兵团只有大哥才有一枚最低等的纳灵戒。

失策,早知道这小子有纳灵戒,昨日就应该一并夺了去,不过现在他自愿送上门,倒也省得我为之奔波了。

随即,理性被贪婪所占据,眼珠变得红彤彤的,呼吸开始喘息起来。

“小子,将那枚纳灵戒交出来,爷爷饶你一命!”事到临头,图洪还不忘大喝一声,惦记着聂皓手中的纳灵戒。

“我倒要看看,你要装到何时!”聂皓怒骂一声,手中的青锋剑攻势不减的朝图洪的面门攻去。

“既然如此,休怪爷爷不讲情面。”图洪怒喝一声。

“放你姥姥的屁,小爷和你有个屁交情。”

面对聂皓挥来的剑芒,图洪嘴角露出血腥的笑容。右锤朝着对方奔来的方向,极速的挥去,带起一连串的残影,锤声呼啸而过。

聂皓神情谨慎,脚步一顿,腰间的肌肉带着身躯一扭动,脚下的九星残影连忙运起,擦过攻来的五棱锤,从图洪的右侧穿过,直奔他身后的队伍。

“你们太碍事了。”聂皓淡淡的说道。

在一群已经目瞪口呆毒蛇佣兵团的成员注视下,聂皓手中的青锋剑一挑,朝着一个佣兵的要害攻去。

一个是信心满满,实力全盛,一个是心中胆怯,还受着伤,就连牵动肌肉都会带起疼痛感,结果不言而喻!

……

“噗哧——”

青锋剑轻松的从那名佣兵的喉咙划过,细微的伤痕出现在他的喉咙上,紧接着,他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仿佛被人掐住脖子不能呼吸,最后,在鲜血从伤口中喷出的时候,已经不甘的倒地身亡!

“瘦猴!”

“操你妈,老子宰了你!”

“……”

那个死于聂皓剑下的佣兵正是之前和队员叫的热火朝天的瘦猴,不过他再也没有机会去春风楼里风流快活了。

一个佣兵的死亡激起了其他佣兵的血性,不顾身上伤口的疼痛,纷纷叫嚣着朝聂皓扑了过来,手中的兵器朝他的身上招呼着。

聂皓不屑的招架着一遍遍的攻击,同时,借助着身法和实力的优势,手中的青锋剑连连挥出,带起一连串的血花,本就实力不济的佣兵,在连连的惨叫声中,接二连三的倒地身亡,死前双目狰狞,眼珠就快要瞪出了似得,充满了不甘。

身后的图洪则只能有力无处使,聂皓根本不给他近身的机会,每当他的五棱锤攻来的时候,聂皓就极速的掠进佣兵群里,逼得图洪只能咬牙切齿的收力,唯恐怕伤到自己人,可偏偏这样给了聂皓可趁之机,连连得利!

一炷香后,场中除了聂皓和图洪二人还能站立,其余的皆无力的躺倒在血海里,就连那名凝魂三重境的佣兵亦是如此。

不过,相比之下,他倒是个例外,聂皓将青锋剑捅进他胸腔的时候,特意一偏,剑芒虽没穿透他的心脏,但也让他瞬间晕死过去,失去再战之力。

之所以没有下死手,聂皓有着自己的想法。

“去死吧!”

图洪呆呆的望着倒了一地的手下,心在滴血,随即,怒发冲冠的仰头望着聂皓,怒喝一声,身上的衣衫刺溜一声撕裂开来,片片碎衣被图洪激发的气劲搅成齑粉,就连腰间赤目暗影豹的妖晶划落在地都不管不顾。

他现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要为了这帮兄弟报仇!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持着的五棱锤带着冲天的气劲飞速的朝聂皓的奔来,看似孔武有力身材魁梧的他,愤怒起来,速度不是一般的快,眨眼睛,五棱锤就到了聂皓的面前。感受到气劲中暗藏的杀力,聂皓皱了皱眉头,这要是被击中,定管脑袋开花!

招未至,势先到!

威猛的气势夹杂着呼啸的狂风,脸颊被气流刮得生疼,脚步轻盈,微微一踏,蜻蜓点水般一纵而跃,身子如浮萍借助周围的树干躲避。

饶是躲开,衣衫依然被那道势所擦破!

同时,双眼死死地盯着暴怒当中的图洪,脑袋里思索着击败他的方法,寻找着他的弱点。即便是身法占据优势,可论力量战斗经验他还差得远!

此刻,他只得全神贯注的死盯着对方身体每个部位的轻微动作,以此来分辩,对方接下来的攻击方式。

淡淡的瞟了一眼全身戒备的聂皓,图洪的嘴角不由的露出狰狞的笑容。手中的巨锤一扬,带起一连串璀璨的金光,朝聂皓落脚的地方竖直劈下。

巨锤掠过半空,散发的金光笼罩着一连片的地面,就连聂皓所站之处都被这种金光覆盖,若有若无的气压让他的身体停顿一下,旋即,又恢复过来。

望着几乎跨越数十米的巨锤,聂皓的瞳孔微缩,缓缓的吐了口气。在巨锤到达头顶之时,身体豁然的朝一侧闪躲。

五棱锤带着破风的气劲,擦着聂皓的衣衫笔直划过,最后重重的击在他脚下的地面,结实的地面瞬间遭到炮轰般的炸了起来。

尘烟弥漫,石屑乱飞,几根杂草在半空还未落下,就被散发的气势搅碎。

紧接着,一道虚影从弥漫的尘烟中飞出,聂皓的身影颇为狼狈,几处衣衫都沾满了灰尘,呼吸比开始的时候喘的更厉害了,仔细的观察,甚至可以察觉到聂皓鼻尖那细微的汗珠。

稳住身形后,身躯微微弓起,左脚在地面上诡异的摆出一个弧度,身形便极速的朝图洪掠去,青锋剑一挥,一抹刺目的寒芒带起刀锋般的气流朝图洪斩去。

“叮——”

清脆的兵器交碰声在尘烟中响起,手持青锋剑的聂皓,感觉到斩到山峰顽石一样,难以撼动,反而手腕轻微的酸疼不已,虎口之处,迸出一道细微的伤痕。

图洪狰狞的脸上蓦然一僵,双眼尽是诧异之色,刚才势在必得的一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乐观。五棱锤传过来的力道更是将他的手腕震疼。

“他的力量好强!”

分开的顷刻间,双方有默契的共同的想到。

“这小子力量怎么会这么强,难道他的命魂也是力属性,可他明明用的是一把剑,难道他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清楚?开什么玩笑,家族子弟连这点事情都不知道,还混个屁啊!”图洪尽是疑惑不解。

“这图洪的力道强劲,若硬碰硬,难讨好处,不妨试试远距离将他拿下。”聂皓眉头一挑,心里暗想道。

全力催动丹田的命魂,尽情的将体内的能量释放出来,灰色浩瀚的魂力在七经八脉处游荡,整个人的气势顿时一升再升!

青锋剑被魂力覆盖上一道朦胧的虚影,原本光亮的剑面反而缺失了那份光鲜,虚影笼罩,黯淡无光,没有任何的突出,可图洪真真实实的从那把剑上感到了危机,哪怕还有一点不可置信的恐惧感。

好古怪的魂力波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