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八十六章 冤家路窄

出了山洞,聂皓的身形飞快的朝青云山内掠去,速度极快的飞奔,脚掌和地面轻微的接触,就连尘土也没有溅起来,整套动作行云流水,颇有草上飞的感觉。

刚刚晋升成凝魂四重境,还未来得及掌控好这一股能量,体内散发的气势不能熟练的收敛起来,感受着实力提升带来的力量,聂皓意气风发去找妖兽的茬去。

可奇怪的是,仅仅一日的工夫,青云山的妖兽如同销声匿迹似得,连平日里在树上叽叽喳喳的鸟儿,亦不见了踪影。行了一段路程,聂皓逐渐的从兴奋的状态中退了出来,才发觉到这种奇怪的现象。

“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可也不至于让妖兽全都消失啊。”聂皓边走边疑惑的喃喃自语道,实在是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好比京城里日日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仅一日的工夫,街面上突然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冷冷清清,死一般寂静,着实让人不解。

施展天眼通,好不容易找到一头一阶妖兽,恰巧适合聂皓练手的水平。

朝着妖兽栖息的方向飞快的狂奔,体内散发的气势不加收敛的暴出,特意吸引那头妖兽,出奇的是,哪怕聂皓介入了它领地的范围,感受到前者不加掩饰的战意,那头妖兽仅是愤怒的嘶吼数声企图喝退越境者

见聂皓依旧散发战意的时候,反而闭口不言,缩了缩脑袋,如同鹌鹑一样,硕大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着。

面对这样的情形,让聂皓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连续找了好几个妖兽,发现情况大致相同。

聂皓的心里开始对这种现象感到好奇,身形再次消失,化作一道流烟朝着深处赶去,面对那些瑟瑟发抖,颤颤巍巍的妖兽,聂皓连提起动剑的欲望都没有。

既然妖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么人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吧。更何况,刚才古辰风给聂皓支了个方向。

“往那边赶,想必你会感兴趣的。”九玄玉内的古辰风指向聂皓的右前方,缓缓地说道。

聂皓没有接着问下去,反正古辰风的神识可谓通天彻地,定然是察觉到了什么,虽未详说,但不会害自己是肯定的。

“二爷,咱们这次损失这么多兄弟,回去老大会不会惩罚我们啊。”一名毒蛇佣兵团的成员忧心询道。

“不会,你放心,咱们这次侥幸得到了赤目暗影豹的妖晶,大哥是不会惩罚咱们的。”图洪一脸轻松,断然的说道。心里却肉疼的紧,累死累活的得到了这颗赤目暗影豹的妖晶,还是血脉觉醒妖兽的妖晶,竟然要上交,太不甘心了。不过,这些损失的人手实在是太大,不交出去没办法交代啊。尤其是这帮家伙都看见那枚妖晶在自己手里,总不能都宰了吧。

有了这颗妖晶,想必大哥的修为定能再上一层,如果让大哥突破到化灵境,那么毒蛇在青云镇的名头真是雷打不动了!

图洪的心里不停地安慰着自己,强颜欢笑的嘴脸显得如此别扭。

远远的,杂乱的人声从那片树林里传来,极速奔驰的聂皓速度陡然一僵,眼神露出一丝的戾气。

我干,是这帮杂粹!还真是冤家路窄!怪不得古老让我朝这边赶,原来这群家伙在这里!

虽说自己实力提升,但聂皓不敢大意,图洪可是老牌的凝魂境武者,本身就不好对付,何况手底下还有一群装备精良的精锐。

“小子,这次你就拿他们来练手,将自己的境界彻底巩固起来。”古辰风语气清淡的说道。

“您老说真容易,我还想一个屁就把他们蹦死呢!”聂皓翻了翻白眼,撇嘴说道。

古辰风丝毫不在意聂皓话里的揶揄之意,风轻云淡接过话说道:“如果你的实力能达到一个屁将凝魂五重境蹦死的程度,老夫敢预言,在这东方,你已经可以横行无阻了。”

“……”

聂皓不再理会古辰风的话,偷偷摸摸的向着图洪的队伍赶去,借助着一颗颗参天大树做掩护,同时夺魂心典将自己无法掌控的气势掩盖起来,犹如一条向着目标进发的毒蛇,狰狞的吐露着它的蛇芯。

直到摸到小路的右侧上方,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一批急忙赶路的队伍,眼神不由的爆出一道精光。

“六……十……十三……”

聂皓默默的细数着眼前的人数,加上图洪才十四人,昨天明明是三十多号人,今日怎么就变成一半了,看着一个个颓废的模样,分明就是经历了一场惨战,尤其是领头的图洪,露在外面的双臂还残留着数道伤口!

苍天啊,大地啊,是哪路神仙大姐替我出的这口气啊!

聂皓的内心忍不住的欢呼雀跃着,还有些幸灾乐祸。

抢小爷的东西,该!遭报应了吧!一会儿看小爷不把丢的东西再抢回来!

看这一队残兵败将,聂皓警惕的心稍微有些放松,不过,却没有大意到认为自己能轻松吃的下这群人,一番打斗,是在所难免。

不过……

“哎呦喂,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毒蛇佣兵团的图二爷嘛!”寂静的丛林四周陡然响起一道声音,如同平静的湖泊里被扔进了一颗石子,惊起道道波澜。

原本有些杂乱的队伍立刻围拢成一个阵形,纷纷的抽出自己的兵器,警惕的打量着发出声音的地方。

“什么人!有胆现身,何必装神弄鬼!”图洪大喝一声,两把五棱锤持于胸前,眼珠乱转,好熟悉的声音,哪儿听过,就是有些记不起来,居然还认识我,难道也是青云镇的佣兵,打算劫了自己?

图洪的声音粗犷有力,嗓音粗大,顿时让有些慌乱的手下闻言如同找到主心骨一样,逐渐的稳定下来。

“图二爷真是贵人多忘事,昨日还有缘相见,今日却不相识了。”聂皓的话缓缓的传来,渐渐的,在一帮佣兵的注视下,他的身影渐渐的从身侧的树露出身形,反而慵懒的背靠大树干,精神抖擞,气宇轩昂,哪有昨日魂力尽失的狼狈。

“哦,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小子。”

图洪见是聂皓,不由的咯噔一下,仅是淡淡的回应一句,就不再说话。眼珠乱转,心里大骂:草你姥姥的,怎么一天就恢复了,难道不是一个人?我干!怎么可能不是一个人!草你姥姥的,实力还提升了,难道是某位大能夺舍了?这可能吗?!一定要将这小子唬住,现在还不适和这小子打斗,等回到青云镇,就不信这小子还能跑得了。

“哟,看样子图二爷是记起来了,小子真是倍感荣幸。”聂皓仿佛真的感到荣幸一般,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就差没点头哈腰了。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知二爷这是去哪儿啊?”

“哼,你问这干嘛,老子去哪还用得着和你说吗!”图洪警惕的打量着聂皓,仿佛要从中看出对方的意图。

“当然不用,小子昨日被图二爷指点一番,突然觉得眼前豁然开朗,这不,实力得到提升,特来感谢二爷,还望二爷再指点小子一番。”

“不必了,老子现在着急赶路,没空指点你,不如你改天到我团部去,我再指点你不迟。”图洪一番趾高气昂的模样,还真装出一副高人的表情,心里却一个劲的祈祷:一定要将这小子唬住!

“图二爷,择日不如撞日,正好你我都在,不如就在这里指点吧。”

“哼,都说了老夫着急赶路,你若在纠缠不休,休怪老夫锤下无情。”说罢,还装模作样的将沾染血迹的双锤朝聂皓的方向挥了挥,若摊到别人的身上,还真可能半信半疑的被唬住,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聂皓旁边还有个古辰风,一眼就看透他们现在的情形。

“那小子就要看看大名鼎鼎的图二爷是怎么无情的。”

聂皓讥笑一声,身躯弓起,手掌心凭空出现一柄长剑,右手一抽,青锋剑蓦然出鞘,身形如疾风般朝图洪的队伍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