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八十章 姬长空、姬长云

入夜。

“砰砰——”

疾步的脚步声从房门外的走廊响起,隐约间,依稀能听到吵杂的声音,盘膝修炼的聂皓猛地张开双眼。

“天眼通!”

嘴唇喃喃,微弱的声音传出,被睁开的双眸陡然变了颜色,眼珠在一瞬间变得死灰般灰白色,不经意间,流露的沧桑与渺茫。

聂皓体内的魂力正疯狂的引导入眼瞳中。

如今青云镇正是多事之秋,各方人马齐聚,而万食楼正是他们落脚的地方,动用天眼通,或许能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眼瞳发生变化的同时,脑海中的神识一点点的扩散,逐步将万食楼笼罩……

天字号一房。

“大公子,已经和雷家谈妥,他们同意助我们一臂之力。”房间内,悠悠的传出沙哑的嗓音。

一位身着青袍,面挂白须的老者双手合拢于身前,身子微微向前探着,恭敬的对着一个面色狂傲的男子说道。

男子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也许是天生的高贵,他的神态每时每分都流露着高人一等的傲然之气。

的确,他的身份有资格让人仰视!

大风国长皇子——姬长空!

“哼!若不是临时起意来这里,带来的人手不足,又岂会用得着这等小家族,还敢跟本殿下提条件,真是胆大包天!吃了本殿下的好处,他们也不怕撑死!”姬长空大刀阔斧的正坐首位,面露凶色,随着他的话落,椅子上的扶手被他握得“咯吱”作响。

“大公子,此一时彼一时,雷家虽然是小家族,可在清宛城却也不差,若能够收服他们,占据清宛城这一有利地势,对以后霸业会有帮助。而且,倘若真的找到那家伙的踪迹,又岂是一点点好处所能替代的。”那名瘦弱的老者点点分析,劝导道。

“这老头实力不弱啊。”聂皓紧了紧眉头,竟从他的身上感到阵阵威压。

“不错,倘若将其收服,就不是手掌大风这么简单,即使是开疆扩土也不在话下!”姬长空越说越激动,凶色的双眸逐渐的被贪婪之色所代替。仿佛看到了自己君临大地那狂野霸气的场面。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那个王,便是我姬长空!

老二,你永远都只能是老二而已,想和我争皇位,就凭你?!

……

天字号三房。

“二殿下,已经确认大皇子的人和清宛城雷家接触,恐怕是打算借助雷家的人手。”一个中年男子单膝跪地,恭敬的对着一个面色略显苍白的年轻人说道。

相对于大皇子的狂野倨傲,二皇子显得有些瘦弱,苍白的脸颊,薄薄的嘴唇,眼眶深陷,奈何一对眸子却始终充满了对猎物的残忍,体内散发着浓郁的阴霾之气,左手端着一盏酒杯,轻轻的晃动。

大风国二皇子——姬长云!

“没想到我那个呆头呆脑、狂妄自大的大哥也有求人的一天,想必他的脸色不好看吧。”姬长云的声音有些阴柔,但凡面对他的人,都会感觉到窒息的阴寒。

“无妨,随着他去,现在局势混乱,任何一招走错都会导致满盘皆输,不得不谨慎。”

“二皇子,那我们就这样无动于衷么?”

姬长云的深思片刻:“无动于衷?当然不!”

细若无骨的手指轻轻的敲击在扶手上,眼神一暗,想必内心在思忖不已。

“给我盯住姬长空的人马,任何一点蜘丝马迹都不能错过,一有异动及时禀报!”

“是!”

中年男子应声后,匆忙的退下,他可清楚自己侍奉的主子不是一个仁慈的人,倘若出现纰漏,后果不是他所能承担的。

“姬长空啊姬长空,这次我就当一回黄雀,你可一定要将螳螂的角色扮演好哦。”姬长云一仰头,将酒杯内的酒水一饮而尽,邪魅的舔舐着嘴唇,喃喃自语。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一切的一切,都如同景象一般在聂皓的脑海中放映,就连他们的对话也一丝不拉的钻进了他的耳内。

“传言大皇子和二皇子为争夺皇位暗地不和,没想到竟然到达了这种程度,最是无情皇家人,对亲情还真是淡漠。看他们的模样,应该是到青云山寻找什么东西,不过,到底是什么能让两位皇子亲自赶于此地呢?”聂皓不解的自语道。

“哼!”

就在聂皓感慨皇家无情,继续用天眼通搜寻情报的时候,一道冷哼声蓦然的在他的耳畔炸响,如平地一声雷,震得他气血翻涌,脸色涨红。

一股强大的魂力顺着神识波动猛然袭来,如滔天骇浪般,无法阻挡。

“噗哧!”

感受到这股魂力的破坏力,聂皓陡然变色,立刻切断神识的联系,这道魂力随着神识的消失而逐渐消散。

壮士断臂,这是聂皓最不想用的一招。

迫于无奈,却又不得不用!

强行切断神识顿时让聂皓头晕目眩,仿佛被遭到重击。依旧感受到胸闷,实在压制不住体内沸腾的血气,嘴唇一张,一道血箭喷射而出,溅在地板上,鲜红一片。

灰色的眼瞳竟然诡异变红,两滴如眼泪般的血珠分别顺着两个眼角滴落。“啪”的一声,打散在地面。

“妈的,大意了。”聂皓苦笑,嘴角上挂着血珠,眼瞳依旧通红,显得极其狼狈。

“好可怕的实力,此人的修为想必至少也是化灵境中阶!”

神识监视,乃是武者大忌,除非你有强硬的手段,否则,就要接受人家的报复!也幸亏聂皓性情果断,没有丝毫的犹豫,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哈哈,小子,吃大亏了吧。”古辰风幸灾乐祸的说道,老家伙的眼角笑的都冒了数道皱纹……

聂皓撇撇嘴:“看来这万食楼也隐藏着高手,以后要小心行事了。”

“哼,那些废柴也敢称高手,老夫当年纵横江湖的时候,他们还在玩泥巴呢!”古辰风语气不屑,傲然的说道。

“喂喂喂,你也说了是当年!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一看你就知道你不是好汉!”

“……”

古辰风的脸色被躁的一阵青一阵白,幸好没有肉体,神魂大陆首位心脏病患者就这样诞生了……

小子,你等着!看来上次那药剂的量还是少了点,该给你换种更厉害的试试。古辰风手指摩擦着下巴,坏坏的想到。

不知道聂皓知道古辰风的想法后,会不会嚎啕大哭,你妈妈的,上次都快把小爷骨头拆了,你还来?还玩的更狠?不带这样报复的……

聂皓双掌叠合于胸前,丹田的元婴如实质般的散发着灰色的魂力,魂力顺着经脉在体内疯狂的窜动,体表逐渐的上涌一层模糊黯淡的灰色雾气,纤细的十指被灰雾所覆盖,脑海的神识在魂力的滋补下缓缓的恢复。

地字号四房。

“丫丫的,果然是没有江湖经验的雏儿,平白让人教训了一下,不过这也好,多吃吃苦才能快速成长嘛,不然以后怎么和本帅哥并肩作战。”房间内,一个清瘦的男子慵懒的躺在床上,不羁的翘着二郎腿,右腿在半空一摆一摆的。

说出这等没心没肺话的人,自然就是被城主一巴掌扇走的‘包打听’!

原本还对老头子的做法抱怨不满,但一路尾随聂皓而来,见证了后者心境的蜕变,他已不再是家族中那个阳光男孩,而是一个人挡杀人,佛挡诛佛的刽子手!

心怀仁慈,行走江湖最要不得的!

尤其是聂皓的功法,更令他产生了浓郁的兴趣。

但他清楚自己的目的,谨记老头子的话,不到危机时刻,不会擅自出手。

就连聂皓的神识遭到重创,他同样无动于衷。

竖日。

聂皓从入定中醒来后才发现,昨日监视的姬长空已经和雷家的人马汇合,一同潜入青云山,而姬长云却留在万食楼内,不过聂皓清楚,一旦姬长空找到蜘丝马迹,那么姬长云定会插上一手。

当然,这些和聂皓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虽说本想给雷家找点麻烦,可昨晚得了个教训,明白人外有人的道理,现在的他还不能和雷家相抗衡,更何况还有个姬长空,谁能保证堂堂大皇子身边没有高手护卫。

聂皓此行的目标仅是提升实力,其他的一改不管。

将所需物品一股脑的塞进囚牛灵戒,两袖清风,神情潇洒的朝着青云山的方向赶去。

青云山地广物博,连贯大风国南北,妖兽纵横,清宛城是大风国南方距青云山最近的一个城市,地名看似文雅,却蕴含着令人心寒的血腥残暴!

虽不能和四大险地相媲美,却步步暗藏杀机。

在这里,你可以一夜暴富,更可能随时丧命!

这里分布的妖兽有明显的等级制度,越是深处,妖兽的实力越凶悍,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仿佛冥冥中施加的规则。

上次聂落天考虑到家族成员实力的问题,不能带他们朝着青云山深处去,仅是在外围和野兽相搏,这次聂皓的目标则是尽可能的向着深处进发。

刚刚踏入外围,聂皓不羁洒脱的表情顷刻间就收敛起来,他明显的察觉到,青云山各处散发的压抑之气,让他不得不小心。

青云山道路崎岖,各处夹杂着荆棘藤条,聂皓蹙着眉头,手中的青锋剑随意的挥舞着,将眼前的藤条一件斩断,精神却始终保持着警惕的状态。

“唰——”

一道破空声在聂皓的耳畔响起,一条细小的蛇从他头顶的树枝一跃而起,张开獠牙,锋利的獠牙直接朝着他的脖颈咬去,腥臭味从它的口中冒出。

感受到头顶气流的变化,聂皓持剑的右手本能的挥出一剑,剑光闪烁,锋利的剑刃倾泻而下,陡然和蛇触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