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七十九章 青云镇变故

青云镇。

三天后,再临小镇,浓郁的血腥味远远的飘逸而来,方圆千里的空间被若有若无的血雾笼罩,血雾犹如实质,触手可及一般。

配合着上空滚滚黑云,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

步入小镇,身为陌生人的他立即引起了青云镇其他人的注意,目光闪烁,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在盘算什么,甚至有些自持胆大有*的家伙,更是对他指指点点。

在他们看来,这种初来乍到的小菜鸟,无疑是给他们增添收入的存在!

有些被刘海阻挡视线的眼眸闪过一道冷芒,聂皓轻声喃呢:“希望你们不要招惹我,不然休怪我剑下无情。”

没有了上次那般与众多聂家子弟通行,这一路走来竟然颇有曲折。路上不间断窜出盗贼,少则几人,多则数十人,但凡面露杀机的,聂皓一律杀之。

可以说,这一路,聂皓是踏着他们的血肉走过来的!

“小子,看不出,你的心还蛮狠的。”古辰风似乎感受到聂皓的想法,说道,语气中却没有讽刺之意,好像对聂皓的做法很满意。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聂皓本能的想到前世那一句话。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说得好,说得好!”古辰风仔细琢磨聂皓的话,眼眸不由的发亮,这话虽然冷酷无情,却恰恰是神魂大陆生存的法则,实力为尊,武力至上!

倘若当年自己能够做到这样,恐怕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地步。

漫步在青云镇的街道,没有清宛城天乐坊摩肩接踵的热闹,这里有的只是死气沉沉的寂静。

周围弥漫的浓郁的血腥味,寂静的氛围感染着每一个来到这个小镇的人,似乎进了这里,再唠叨的话痨都会便的沉默少言,甚至连风,都带着阴冷。

相隔一个月,青云镇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两侧的楼阁依旧在做生意。两侧的街道上,摊位杂七杂八的摆放着。

不过聂皓还是感觉到青云镇的人比上次多了至少一倍。

陆陆续续的伤员从聂皓的身围被抬着匆匆离去,聂皓的眼神有些诧异,虽说去青云山会出现伤亡,可这一段路走来,被抬着的伤员也太多了点。

“嗯?雷家的人?”

聂皓赫然发现一队身穿雷家衣袍的武者,约莫二十号人,没有做声,冷眼的望着匆匆而过的他们,心里有些踌躇。

不过其他镇上的人对此却不闻不问,就连眼神的波动也没有露出半分,显然是已经习惯。

一个多月不见,难道青云山发生了什么大事?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既然来得巧,岂能错过,就当是一次历练吧。”聂皓的心理如是想道。

犹豫再三,聂皓决定先到万食楼打探下消息。

拔腿朝着万食楼的方向走去,这里的万食楼比不过清宛城的宏伟大气,可在这青云镇却也是一等一的建筑。

“哎呦,这位公子,打尖儿还是住店?”熟悉的声音在聂皓的耳边响起。

听到这声音,聂皓的嘴角不由的眯了起来。上次来就是这店小二招呼的,没想到时隔一个月又遇见。

转过头去,望着眼前挂着招牌笑容的店小二,他的身体有些瘦弱,身躯单薄,仿佛一阵风都会把他刮飞。衣衫虽不是锦衣绣袍,却非常干净,嘴唇微薄,脸颊纤细,双眼有神的刺溜乱转。

这是个精明的人。

仅一眼,聂皓就对他做出了判断。

“住店,一会儿将饭菜给我端上楼。”聂皓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旋即,头也不回的直接上了二楼的客房。

“好嘞,一会儿给您送去。”小儿高喝一声,嗓音略尖,声量却不低。直到聂皓的上了二楼,他的眼珠不由一转,嘴唇微抿,随着聂皓背影的消失,他的眼眸划过一抹精光。

上了二楼,聂皓瞅准一个挂着“空房”牌子的房间,推门而入,慵懒的躺在舒适的床上,绷紧的神经得到了放松。

很快,房门上便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

“进来。”聂皓故意将声音调整的有些低沉。

“咯吱——”

房门被推开,尖嘴胡腮的店小二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怀里端的看似丰盛的饭菜。

“公子,您的饭菜。”

蹑手蹑脚的将饭菜放在房间那唯一的圆木桌上,旋即,头也不回的欲要离去。

不过聂皓知道,这不过是他故作的姿态罢了,这人比想象中的还要机灵。

“问你些事,回答满意了,这些就是你的。”聂皓从怀里掏出一个银锭,“啪”的一声,敲在桌上,听那声音,显然分量不轻。

店小二闻言转身,谄媚的目光中划过一道精光,隐晦的难以觉察,“公子尽管问,小的定然知无不言。”

“那好,外面的伤员死怎么回事?”聂皓淡淡道,神识却牢牢的观察店小二身上的波动,一旦他在说假话,聂皓便能从波动上感应到异样。

“公子不知?!”店小二没有回答聂皓的话,反而一声惊讶的叫了起来。

“知道我还需要问你么!”聂皓有些不耐的说道,眉头微皱,显然是对店小二的话感到不满意。

“公子莫怪,只这件事对青云镇上的人来说已经不是秘密,小的只是一时惊讶公子不知道而已。”店小二缓缓说道:“这件事应该从一个月前说起,青云山虽不及大陆四大险地妖兽多,可也有不少的妖兽在山林纵横,一个月前,青云山爆发了一道金光柱,导致天地变色,日月无光,这天地异象被传言是上古神兵出世,这一传十,十传百,青云镇就热闹了起来。”

一个月前?那岂不是自己凝结命魂的时候,他们该不会……

想到这里,聂皓的嘴角抽搐了起来,额头冒出黑线……

“那这些伤员是怎么回事?”

“自从这件事传出后,大风国的各方人马纷纷派人过来寻宝。”说道这里,店小二竟叹了口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会存在仇恨。青云山每日都会有大批人马相互厮杀,有夺宝的,有世仇的。有几次甚至杀到了青云镇都不收手!”

“直到清宛城城主府下了告示,这才让青云镇渐渐恢复往常的平静。”

“就凭一个告示竟能让他们收手?”聂皓难以置信的问道。

“那倒不是。”店小二摇头示意,旋即,双眸暗暗发亮,崇拜的说道:“最开始都当这是个笑话,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该杀依然毫不留情。不过,但凡在镇上动手的,毫不例外,当天晚上就被宰了!”

“血洗!”聂皓闻言,两瓣嘴唇长的老大,惊诧的语气都有些变了声调。

“连续三天,但凡在青云镇滋事和试图报复的,无论身后*如何,皆是被杀掉。所以,青云镇就有了这不成文的规矩,哪怕是生死大仇,在青云镇也只能熄火,导致这里比以前还要和平。”

清宛城城主,貌似长这么大还从未见到他露面,甚至连他的画像都不曾流出过,这显然违背了大风国的常规。

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忤逆之人血洗,没有强悍的实力或势力是办不到的,这城主还真是神秘莫测。

在一时间,聂皓思忖不已,眼神陷入思索。见聂皓突然沉默,店小二也没有吭声,他是聪明人,自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那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势力在青云山活动吗?”聂皓问道,心里却忐忑,这次打算在青云山修炼,他可不希望因为这帮人而扰乱了他的计划。

“主要是大风国内的势力。大皇子姬长空、二皇子姬长云,听说就近的清宛城的雷家也赶了活来凑热闹,甚至还有许多散修临时组成的队伍。”

“好了,这些是你的了。”聂皓大袖一摆,显然是下了逐客令。

“好嘞,公子若还有事,招呼一声小的就是。”店小二也不在意聂皓的态度,有便宜赚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将这人尽皆知的事告诉他也无妨,还能换银子。

店小二恭敬地退了出去。

聂皓坐在圆桌边上,旁边便是热腾腾冒着香味的饭菜,他却未动分毫,蹙着眉头,手指随着深思不由得敲打着圆桌,发出脆脆的声响。

“一个小小的青云山竟然能将皇子也引过来,定然不是因为一个月前晋级而引起的光柱所导致的。那些没有见识的武者人云亦云也就罢了,现在甚至连两大皇子都牵扯出来,一定还有我不知道的原因。不过乱世出英雄,当不了英雄,能得些好处也是可以的。”聂皓的嘴角掀起邪魅的弧度,每当他的心思在算计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露出这样的表情。

“或者那店小二有所隐瞒,或者是他根本不知道,这趟青云山赶得还真巧。就连雷家也来了,只可惜还不知道是谁带的队,不如暗中加把火凑凑热闹,反正聂家和雷家势同水火,能给他们下些绊子也是不错。”古辰风突然阴恻恻的笑道。

“嘿嘿,我也是这么想的。”聂皓鬼鬼一笑,杀机暗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