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七十八章 善恶到头终有报,莫怪我

聂皓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批人马不属于任何势力,而是一批盗匪!

妈的,浪费小爷宝贵的时间,不知道爷时间紧迫啊!

聂皓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对面的贺老大见聂皓那副见鬼的模样,理所当然的认为后者已经被自己等人的气势所吓破胆,心里大美:“怪不得今天和孙婆娘在床上有些力竭,提前缴枪,原来是天意啊……天将肥羊……”

“小子,你耳朵聋掉了么!大爷就是要打劫,把你的钱财通通交出来,敢私藏一两,别怪爷的刀不讲情面。”贺老大大刀阔斧的喝道,一把钢刀恶狠狠地敲打着地面。

讲情面,我呸你一脸!和你有个屁情面好讲!

对方仅是盗贼的身份,让聂皓有些失望,也没了扮猪吃老虎的兴致,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的气血,没有了胆小怕事的模样,望向对面的贺老大的目光似嘲讽、似冷漠。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不过我劝你还是提早悬崖勒马,不然,稀里糊涂的丢了脑袋,就后悔莫及。”

贺老大脸上喜悦之情生生的定住,聂皓的话如同巴掌一般的扇在他的脸上,尤其是数十个小弟在场的情况下,狰狞的戾气霎时间从他的身上散发,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今天别说你身上的钱,就连你的小命,老子也一并收了!不将你扒皮剔骨,难消我心头之恨!”握着刀柄的右手面上,蚯蚓似的青筋一抖一抖。

“就凭你们这群菜鸟,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这本事也敢出来打家劫舍,当真是可笑至极。”聂皓阴阳怪气的讽刺道。

“小子找死,看刀!”

贺老大怒喝一声,提刀攻来,硕大的宽背大刀被他挥舞起来,在空中擦出破空的声音,光华的刀面折射的刀光异常耀眼,如同一抹精光袭来。

刀未至,刀上蕴含的血腥味却早已散开。

聂皓眉头一拧,如此浓郁的血腥味,需要染上多少人的鲜血?!回想起贺老大脸上狰狞的戾气,聂皓暗叹一声:恐怕死在他刀下的人不在少数,本不想惹是生非,可这都是你逼我的!

聂皓气定神闲的望着刀攻来的轨迹,见机身形一扭,刀堪堪的擦过他的鼻梁,同时单手指出,两根手指带着风一般速度弹射在刀面上。

“叮~~”

清脆的声音从刀面上响起,指上的力道将刀生生的打偏,刀面上反震的力道让贺老大持刀的手一阵酸麻,差点就要将手松开舍弃那柄刀,身体不由的倒退数步。

聂皓那一指看似简单,实则不然,不单说修炼天眼通后对任何事物的观察力增强,掌握时机恰到好处,就说那一指的力道,已经暗暗动用了体内的魂力,才造成这样的效果。

淬体境和凝魂境的本质区别便是后者可以吸纳天地灵气,滋养壮大体内的魂力,借助魂力的力量增强自己的实力!

这也是为何聂皓赤手空拳,仅用两指击退贺老大的攻势!

倒退数步的贺老大眼珠瞪得溜圆,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愣愣的看着震破虎口的右掌,那一抹的轻蔑彻底消散。

碰上硬茬子了!

贺老大第一反应便是如此,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算是个老油条,聂皓一出手贺老大就知道他的修为乃是凝魂境。

跑!

这是他的第二反应!

他倒是想跑,可他感觉冥冥中有一道神识牢牢的锁住自己,只要自己一动,随即而来的便是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尼玛,这么年轻的凝魂境武者,这不是坑老子么!

四周的匪徒脸上嘲讽的笑容生生的被定格在脸上,不敢置信的望着倒退的贺老大。

老大该不会在那婆娘身上用力过度导致体虚吧……连这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收拾不了……

“小兄弟出手不凡,我老贺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小兄弟不要介意……这是个误会……对,是误会。”贺老大自知不敌,就是这帮兄弟一起上,也不是那小子的一合之力,立刻变脸,谄媚的对聂皓拱手作揖说道。

“一群饭桶,还不赶快滚开,给小兄弟让路!”转过头去,朝着还在发愣的同伙喝道。

妈的,没点眼力劲儿……

“唰唰~”

一帮人马连忙散开让路。

“是你脑残还是当小爷是白痴,这就想完事儿,门都没有!”聂皓嗔着邪魅的笑意,根本没有打算放过这些人,光凭这些人散发的那股子的戾气,就知道这些人的手上沾满了人命!

恶贯满盈!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尽管聂皓不认为自己是好人,铲奸除恶的大事还是留给那些沽名钓誉的大侠君子去做好了,不过对于那些没眼力劲儿、送上门的家伙,聂皓不介意顺手除去他们,特别是前些日子误打误撞练成九星残影,更让他生出做好人好事的念头。

今日,就当做回好事!

送他们归西好了!

“小兄弟倘若不追究我等今日的莽撞,在下感激不尽,并奉上赔礼。”贺老大先是脸色一变,眼眸暗含阴毒恼火之意,脸上的谄媚之意不减。

“哦,赔礼?”聂皓眼珠刺溜一转,不怀好意的道,似乎有些意动。

“对对,定然会让小兄弟满意。”

“不必了,宰了你们,那些赔礼照样是我的,我现在倒是对你们的脑袋比较感兴趣。”聂皓揶揄道。

“小兄弟是不打算善了了?须知我等在这一片混迹数十载,也不是好招惹的!”贺老大脸色一转,再度恢复狰狞之色,色厉内敛道。

“试试就知道了。”聂皓的话刚说完,身形一闪,直奔贺老大的方向,手掌一翻,一把利剑陡然握在手心,剑光闪烁,如惊鸿一般划过空间直取贺老大的喉咙。

聂皓竟然没有直接动用命魂,而是将实力压制在淬体境,脚下正是踏着九星踏月第一重。

难得有个敢拿命给自己练手的,怎么能浪费?!

贺老大走南闯北也不是吃素了,凝魂境打不过,在淬体境内却是鲜有敌手,聂皓境压制实力,一时间倒也无法拿下他。

贺老大知道这次遇到铁板,双手持刀,怒喝一声,刀破空,朝着聂皓奔来的方向猛然上挑,完全是无视聂皓的攻击,以伤换伤,以命抵命的打法。

草,真阴险,不愧是在刀尖上讨生活的。

聂皓暗骂一声,收敛轻视之意,变刺为劈,手上的力道也随之加重。

“砰——”

一声清脆的金属交碰的声响荡漾在这片树林,刀剑相碰,擦出一丝凄厉的火花。

“大家一起上,这小子有纳灵戒,干掉他,咱们这辈子都不必愁了!”贺老大见其他人有退却的迹象,大喝一声,他自然知晓自己这帮手下是什么货色,见机不好定会撇下自己逃亡,如今只能利诱,并且能够增加他们的士气!

果然,听到贺老大的话,再看到聂皓凭空出现在掌中的剑,一个个眼红不已,体内的血液如同被引爆一般,纷纷如打了鸡血般的冲了上来,手中的刀剑朝聂皓要害的地方招呼。

诱惑让他们丧失了理智!

正和贺老大交手的聂皓察觉到刀剑破空的声音,脚下步伐变幻,整个身体如同醉酒般摇晃没有章法,一时间,数个聂皓的身影出现场中,游走在这班人群内。

“善恶到头终有报,莫怪我!”聂皓叹息一声,本想只除掉贺老大为首的主犯,偏偏事与愿违,在利益面前,他们已经疯狂的忘却了理智。

一剑挡开贺老大的大刀,面对即将而来刀枪剑棒,聂皓不退反进,冲进了他们的包围圈。

“砰砰砰——”

青锋剑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挡开扑面而来的攻势,已经生出杀心的聂皓根本没有留手,青锋剑划破空气,朝着他们的咽喉,心窝等要害刺去。

“噗——”

聂皓的身体蓦然的出现在一名盗匪的身后,青锋剑笔直的从他的后背刺入他的心窝,一道凄厉的血花从心窝处喷了出来,浇在地面上。

前一刻还生龙活虎的人,这一刻,眼神黯淡无光,瘫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境界的差距不是人数能够弥补的,当第一个同伙被聂皓杀掉的时候,贺老大的眼神就有些复杂,不可力敌,他已经有了退却的心理。

“噗……噗……噗……”

接连不断的声音响起,不断的有人倒地身亡,聂皓杀得毫不手软,如同杀鸡宰羊一般的冷漠。

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内,三十多号人仅剩下贺老大以及两名淬体七重境修为的匪徒,其余的,这时候应该在在奈何桥喝汤呢!

三人早已没了刚开始的霸气嚣张,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若不是聂皓为了拿他们练手,他们也追随他们的兄弟而去了。对视一眼,读懂其余二人的意思后,陡然的散开,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

“想跑?”

聂皓不屑的冷笑一声,收回青锋剑,身上的气势腾腾的暴涨,凝魂三重境修为的气息毫不保留的爆射而出。

“破山空。”

嘴巴喃喃低语,双拳涌上一层朦胧灰色的魂力,似乎带了一层手套,地面上的落叶枯草诡异的转动,随着聂皓体外的气流而游走。

随着话语落毕,双拳猛的挥出,两道蕴含恐怖能量的攻击如同炮弹一样朝着两名淬体七重境修为的盗匪攻去……

两名刚刚松一口气的强盗,还没来及的松一口气,体会劫后重生带来的喜悦,就被这股能量击中。

一瞬间,破山空就打在他们的身上!

“啊——”

急于逃命的贺老大不敢回头,只听见两道绝望的嚎叫之声传了过来,霎时间,深深的恐惧之意涌上全身,他恨不得自己有一双翅膀,立刻逃离此地。

“后悔了么,绝望了么,一切都晚了,记住,下辈子,做个好人。”贺老大的耳畔荡起微微的声音,似叹息,似无奈。

冥冥中他似乎看到了一抹极光,耀眼异常,旋即,他失去了自己最后的意识……

种因得因,种果得果,因果循环,报应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