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七十六章 机缘巧合

PS:新书签约,求人气!!点击、红票、收藏、打赏、月票!有啥给啥,执笔不嫌弃啊!!

哎呦~谁扔的臭鸡蛋~!

……

九星残影!

现!

聂皓心里大喝一声,魂力疯狂的窜动,双腿奥妙般在原地变幻摆动,在这等急迫的状态下,心里默念着第一层的口诀。

脚踏九星

九星相连

变幻莫测

无影无形

双腿连迈九步,身体随着脚步的挪移开始晃动,在巴掌落下之际,聂皓竟然将自己的脸转了过来。本来是打后脑勺的,如今阴差阳错的情况下,竟然是打脸!

三长老见状,暗呼一声不妙,欲要收力,可发出去的力道岂是说收回就收回的。这下要是挨中,那就不得了了,掉几颗牙是小事,可打脸是对武者来说是极大的侮辱,饶是聂皓在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有遭受这样的待遇。

三长老已经开始暗暗后悔自己的做法了,你个老不死的,不好好闭关,出来得瑟什么玩意儿啊!要是让大长老、二长老知道,少不得又要跟自己练练了。

黄不通欲哭无泪,你丫的,好端端的干嘛把脸转过来,你这不是难为我么!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大概是迫于压力,聂皓的第九步终于施施然的踏出,第九步的迈出,使得前面的八步顿然连贯起来,一种难以名状的玄奥在聂皓的脚下弥漫。

第九步的跨出虽然让距离没有变化多少,却改变了他面朝的方向,身子随着脚步不由一弯腰,形成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感受把脸颊刮得生疼的力道,三长老的宽厚有力的巴掌就这样从聂皓的鼻尖划过……

有惊无险!

在其他聂家子弟的眼中,整个过程聂皓都只在左摇右晃,最后堪堪躲过那一巴掌也是运气使然,他们完全没有看出那一瞬间聂皓连跨九步的玄奥。

只有三长老的眼中陡然爆出一道冷光,身为化灵境武者的他刚才在一瞬间捕捉到一种蕴含天地之道的玄奥,即使那股玄奥是一瞬而过,他也能确定它的存在。同时,他也在暗自庆幸聂皓躲过那一巴掌。

还好让这臭小子躲过去了,不然让老大知道了,非拔了自己的皮不可。一想到大长老满脸怒色的情形,三长老就忍不住的一哆嗦。

“苍天有眼,修炼有时候也需要机缘巧合,看来以后要多做善事以正人品啊!”聂皓暗压住内心的窃喜,转过身去,揶揄道:“三长老,背后偷袭可不是君子所为哦。”

此次误打误撞,顺利悟透九星残影中的玄奥,黄不通可谓功不可没!

黄不通不温不怒,只是那咧开的大嘴让刚刚欣喜的聂皓升起不详的预感,只听闻:“臭小子,老夫本来就不是君子,看招!”

三长老本来就是一个武痴,上次与聂皓交手让他感悟到一丝武道真理,继而借此突破到化灵境,如今再次见猎心喜的情况下,岂能轻易收手,说道最后,竟然理直气壮的动起手来。

当然,和聂皓交手并没有动用全力,只是将自己的境界压制到与聂皓同等。

聂皓欣喜若狂,在三长老的压力下,终于堪堪的悟出九星残影,初步入门,可离随心应手的施展还差好大的距离,这时候和三长老交手能够更好的感应那种冥冥之中的奥妙。

随着三长老的喂招,聂皓脚下的步伐不断的变换交替,似同星辰变幻,日月交替,对九星残影的感悟更加渗透。

刹那间,练武堂不断传来暴喝声以及拳拳交碰的声响……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雷家。

“砰!砰!砰!”

接连不断不的破碎声从房间内传出,每一道破碎声响起,门外的侍女便忍不住的颤抖一下,脸色泛白,冷汗顺着额头的鬓发缓缓滴落,仿佛是正在等待被宰杀的猪羊,脸上堆满了恐惧的神色。

“聂皓!我雷敬发誓,不将你扒皮抽筋,誓不为人!”

“我要让你在痛苦煎熬中慢慢死去,一点点的折磨你的肉体,折磨你的灵魂……哈哈……”

雷敬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言语中发癫的状态,万一让旁人听到,还以为雷家的大少爷精神不正常。

“还有你!万禄,你不过是万食楼养的一条狗罢了,总有一天,老子要你像狗一样的跪在我面前!”

“还有你!聂落天,你实力之所以比我高一筹,无非就是比我年长一岁,倘若你我同日出生,你未必胜的过我,等着吧,等我把聂皓宰掉,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雷敬早已失去了在人前的那份高傲神态,脸色疯癫,每一个字都是咬牙切齿的吼出,如同一只被刺激的猛兽。

“咯吱~”

房门猛地被推开,爆射进房内的光线却被一道黑影挡住,拉下一道斜斜的黑影。

“谁!”

被惊得回过神的雷敬蓦然的将头抬起,透过光线,清晰的看见他眼珠里流动的红血丝,泛青的嘴唇更是透露着一丝戾气。

“敬儿,你的心,乱了。”苍老孤寂的声音从那道身影传出,这正是雷家家主雷暴的声音,不过言语中没有了对孙儿的自豪,而是夹杂着一分失望。

这就是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孙子,自从上个月回来,就性情大变,变得有些连他自己都不认识。

“爷爷。”见到是老爷子,雷敬脸上的怒色一顿,逐渐的沉浸了下去,脑袋也不由的垂下。

“我知道你不甘心,清宛城有了一个聂落天也就罢了,现在却又冒出了一个聂皓,可那又怎么样,你这就认输了么?!承认自己不如聂家的子孙?!敬儿,以前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雷老爷子沉声劝解道,眼神中的那股怒其不争的色彩,让雷敬有些无言以对。

那些话语,虽不好听,但也让雷敬从躁狂的状态里冷静了下来。

“爷爷,敬儿不甘心,我一定会亲自打败聂皓,用他的血来洗刷他给我带来的耻辱。”一回想起回来路上那些武者看向自己或幸灾乐祸,或蔑视不屑的眼神,雷敬的心里更添一份前所未有的坚定。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雷暴欣慰一笑,就要转身离去。

“爷爷请留步,孙儿想修炼《雷神决》。”

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话里带着不可扭转的坚定,双拳紧握,指尖压得掌心的疼痛都被其无视掉。

“你想好了吗?”雷敬的话让雷暴顿时驻足,头没回,声音却异常沙哑与苦涩。

“虽然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聂落天和聂皓的资质高我一筹,尤其是聂皓,虽然现在才凝魂三重境,但其忍辱负重十六年,岂非泛泛之辈。我要胜,而且要胜的漂亮,只能一赌!请爷爷成全!”

“哎,随你吧,《雷神决》就在藏书阁,自己去取吧。”

雷敬作为雷家继承人的不二人选,出入藏书阁根本不用持手令,他的样貌,便是最好的出入凭证。

其实不仅是雷敬,庄家的庄毕凡,聂家的聂落天皆是如此。

随即,雷老爷子便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他苍老的脸庞却带着忧虑的表情,他从未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是那般的沉重,却又不得不离开。

“聂落天,聂皓,我雷敬,一定会超越你们!”

……

一连半月,除了吃饭睡觉,剩余的时间里,聂皓都呆在聂家的练武堂,沉浸在身法修炼,想要一鼓作气参悟身法的精髓。值得庆幸的是,付出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步伐由生疏逐渐熟练起来。

然而,废寝忘食的修炼却引来聂晴儿的白眼和嗔怒,这家伙,太不注意身体了,每天回来都是一副虚脱的模样,看来要好好补补才行。

就连小蝶也仗着聂晴儿的雌威而对聂皓的苦涩幸灾乐祸起来……

这些画面尽数落在古辰风的眼里,恶狠狠的被鄙视了一番……

聂晴儿暂且不提她,可小蝶这丫头都敢不将你放在眼里,你个聂家少爷当的也太失败了吧!

“娘的,你以后我想啊,谁让本少爷天性纯良,只是不和她们一般计较而已。”每当古辰风的白眼亮起,聂皓便会给自己找各种理由安慰自己。

……

“呼呼~九星残影应该算是初步成型了。”练武堂内,聂皓气喘吁吁的舒缓着步伐,放松双腿紧绷的肌肉,让经脉内的魂力缓解这种疲惫感。

“初步成型?!”九玄玉内的古辰风感受到聂皓的想法后,不可思议的大叫一声。

“能不能不要大惊小怪,一惊一乍的,你好歹也是一位高手中的高手,要淡定知道不?那份古波不惊的心境哪去儿了?虽然现在不同往日,可也不能自掉身价啊……”猛地被古辰风大叫,聂皓不满的调侃道。

“小子,老夫没空和你贫嘴,你说九星残影已经初步成型?”古辰风对聂皓的调侃置之不理,反而语气嘲讽的反问道。

“当然。”聂皓屁颠儿屁颠儿的傲娇道。

“放屁!!放你娘的大臭屁!!”能将古辰风逼成这样,足见其现在气急败坏到何种程度。

聂皓刹那间被古辰风怒骂的转了向,诺诺的问道:“咋了?”

“咋了?你还敢说咋了?”聂皓甚至想到,要不是这家伙不能以实体现身,估计自己现在早已皮开肉绽了。

“就你这点道行,还初步成型?小子,你未免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语气微微一顿,调整好呼吸:“老夫虽然未有缘修炼此身法,却也知道九星踏月需要在不断的实战里才能练成,就你这样,真正的打斗起来,也就是给敌人当靶子的料。”古辰风毫不客气的说道。

“不……会……吧……”聂皓垂头丧气的回应道,可话里的语气已经出卖了自己,古辰风根本没有必要骗自己。

回应的却是古辰风的两声冷哼。

“如果你想要不借用老夫的力量而战胜雷敬,我劝你明日便离开聂家。”沉默少许,古辰风的声音再度传来:“在聂家,只会阻碍你武道前进的步伐,须知,每一位实力强横的高手都是从血海尸山一步步走过来的,与其在聂家练一些花架子,还不如出去真刀真枪的闯一闯。”

“闯一闯……”仿佛被古辰风说的有些意动,聂皓情不自禁的喃喃出声。

“就去青云山!只剩五个半月,剩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可懈怠,这附近,唯有那个地方才更适合修炼。”

“青云山?”

“不错,那里局势错综复杂,妖兽纵横盘踞,盗贼肆意劫掠,最重要的是,那里正适合你现在的修为。就这么定了,明早就出发!”

听到古辰风的话,聂皓并没有出言反对,只是他的脸顿时黑压压的。

丫的,刚从狼窝出来,又要回去……

脑海不禁的想到那只被自己打伤的妖狼,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再遇到那家伙……

真是期待啊……